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崭新的起点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173 2020.03.16 14:21

  云毅睁眼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木屋之中,环顾四周,屋中摆设只有自己身下这一张床。

  额头有些温热,身上的衣裳好像是被汗水浸湿了。

  轻抚着自己的胸口,微微还有些疼痛,但是已无大碍,便尝试着缓缓坐了起来,靠在了墙边,透过一旁的窗户望了出去。

  眼前好像是一个小村落,村中来往的人服装各异,男的上身单色衬衫、下身齐膝短裤,女的便是各色长裙,但都带着形态各异的头冠。

  云毅不认得也未见过这样穿着的部族,隐约间记得像是一个与他们着装相似的人将他从山中带了出来。

  揉着自己的额头,云毅回想起了那天山林中的事情,其实他并没有完全昏睡,努力微睁着眼睛,亲眼看着盼兮一掌接一掌的将道士打死,又看着盼兮最后化作一道光融入了自己体内,那一切他都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

  但是盼兮并没有消失,反而是化作一道光没入了他的体内,大量的天地灵气好似被吸引着一般涌入了云毅的体内,被破坏的五脏六腑如同一个漩涡疯狂的吸收着天地之间涌来的灵气,就这样硬生生的把云毅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自此之后云毅的识海之中便多了一朵漂浮在上的金色小花。

  正当时,门被推开了,一身白装的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一盆热水,望着坐在床边的云毅,脸上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你终于醒来了,可真没见过哪个汉子昏睡这么久还不醒的。”

  女子说着便拿过床边的手巾放在热水之中浸泡了一下,拧了拧水,递给了云毅。

  “诺,既然醒了,就自己擦汗吧。”

  云毅有些错愕的接过女子手中的手巾,望着女子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当时是你把我从山里带回来的?”

  女子却是摇了摇头,云毅并不是她带回来的,带云毅回来的人是她的母亲,昨天傍晚在山中遇到便将他带回来了。

  “是我母亲将你带回来的,当时你好像受伤很严重,本以为你没救了,却没成想你倒是活了下来。”

  云毅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认真的听着身旁的女子向自己叙述。

  一番交谈之下,女子告诉云毅自己现在正呆着的地方是湘北地界中瑶族聚居的地方,这里是瑶族中的一个小村落。

  她叫白芸熙,是村中祭祀夕红的女儿,父亲早年被朝廷征讨参战,一直便没有回来,现在或许已经死了。

  “云毅,你说你是从洛阳来的,那里是不是像阿叔他们说的一样,有高大的城墙、繁华的市井还有好多各样的奇珍异宝?”

  当云毅说到自己来自洛阳之时,一旁的白芸熙好像突然起了兴趣,一番追问,云毅便是有些回答不过来。

  此时,屋外走进来了一个中年妇人,着着一件大红襟长袖衣,手上还拿着一件衣裳。

  妇人的袖衣上绣花斑斓多彩,技艺可见一斑,云毅细看之下,只觉得或许洛阳都内都没有谁能够有如此水平。

  “芸熙!你让人家休息会儿,阿叔刚找你有事。”

  白芸熙一听阿叔找她,便马上离开了屋子。

  站在云毅面前的红衣妇女正是白芸熙的母亲夕红,也是村里唯一的女祭司。

  “没想到受了如此重的伤,这么快便几乎痊愈了,但就算如此,小兄弟还应多静养一番才是。”

  云毅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感激之色。

  “多谢夕夫人救命之恩,云毅没齿难忘!”

  夕红轻咦一声,没想到云毅倒是先知道了她的名字,后转念一想,便是猜到定是那芸熙刚才所说,微微一笑,将手中给云毅准备的衣裳放在一边便转身离开。

  云毅刚换好衣裳没多久,屋外此时就传来一阵阵的争吵声。

  在村落之内好些人围住在一起,但是隐约之间又是分成两股对立的势力,中间的两个中年汉子正在激烈的争吵。

  “白大光!你们白村要是再不把月俸给我交上来,我李铁可就不客气了!”

  “还敢问我们要月俸,上次你们带人占了我们一半的田地,现在还来要月俸,想都别想!”

  被称作白大光的中年汉子,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中的锄头,望着眼前的光头汉子李铁,心中充满了忌惮。

  李铁是李村的人,专门负责向各村收集官府要缴纳的月俸。

  所谓月俸其实就是粮食,各村都有各村的标准,本来白村每年每月都有正常上缴的,但是自从去年李铁带人占了他们白村的田之后,白村便再也没有上缴过。

  “我告诉你,李铁!你仗着身后有官府撑腰,你欺人太盛!要不把田地还给我们,以后一担粮食都别想要!”

  白大光心中虽然有些忌惮,但是嘴上却是丝毫不妥协。

  李铁摸了摸后脑,望着眼前这些手中或是锄头或是柴刀的白村人,顿时觉得事情有些难办,田是官家要占的,粮食也是官家要收的,他李铁不过是个替人办事的,办得好,官老爷就赏些银子,办的不好估摸着怕是要掉脑袋。

  越想越不对劲,一拍脑袋便是冲着白大光大声喊道:“白大光!你可是村长!你要想清楚你这么做的后果!”

  望着眼神之中微微有些迟疑的白大光,李铁又是说道:“我只是个替人办事的,你们的田地已经被官府给收走了,我也没有办法,但是这粮食该交还是得交,不然你们白村怕是要被当成乱民给缴了。”

  听到李铁这么一说,不仅白大光有些犹豫了,身后的村民也有些犹豫了,他们虽然不甘心,但是自从官兵进来的那天起,他们便已经成了给朝廷种粮的苦力,每年一半的收成都给收了去,被编入士籍的家庭每年还要被征派男丁前去当兵,出去了的男人,却没有一个回来。

  白芸熙的父亲便是被征派而去的,那一年白芸熙才刚刚三岁,现在已经是一过十五年,父亲依旧没有半点消息。

  躲在人群之中的白芸熙望着李铁,恨得牙痒痒,若不是这些人,自己的父亲又为何会去战场之上,又为何会一直回不来,甚至兴许自己的父亲已经埋骨他乡,心一横,便是将手中的石头大力扔向了李铁。

  啊!

  随着李铁一身惨叫,之间李铁头上被石头砸开了一个口子,鲜血直流的李铁愤怒的咆哮着,恶狠狠的望着白大光身后的人群。

  “是哪个兔崽子,偷袭老子!”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感谢书友“柒清”“的推荐票,洛阳卷结束了,云毅和盼兮在洛阳的生活也结束了,现在就要开始围绕着盼兮的身世来做点文章了,还请各位继续支持~谢谢(晚上还有一更,也可能下午就会发吧-。-)

2020-03-16 14: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