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大婚与转机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128 2020.03.10 15:48

  红纱帐暖,本是良缘好梦,奈何佳人所思非人。

  婚期如约而至,秦府内外鼓乐齐鸣,宾客携着厚礼皆是蜂拥而至,上有皇家国戚、朝中大臣,下有城中贵族、府外名人。秦家为了彰显气派,更是在三大集市同摆万人长席,洛阳城中顿时万人空巷。

  街道之上挂满了红罗绸缎,四处更是张灯结彩,可府中的秦若兰却感受不到自己婚期的一丝喜气。

  方棱铜镜中是凤冠霞帔、红唇皓齿的秦若兰,她望着镜中的自己,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一旁的婢女给秦若兰盖上了红纱,短短的红纱遮掩住了若兰眼中的泪水,可却没能掩盖她此时心中的不甘与怨悔。

  流光溢彩的嫁衣用精美的孔雀翎毛点缀,红衣素手,光彩耀人,目光流盼之间,秦若兰起身踏出了闺房。

  数十里的红光,迎亲的马车排成四路长龙,从街头一直排到街尾,路旁是数不尽的鲜花与听不完的喝彩,春风卷起的是人们最真挚的祝福。

  臧舜在鲜花与喝彩的簇拥之下缓缓向着秦府走去,身上着的是一件大红的直襟长袍,腰上束的是月金祥云的腰带,对于臧舜来说,即便这场婚礼是父辈的安排,但对他来说也是莫大的恩赐,这样的安排甚是和他心意。

  大红锦缎早已经铺好,臧舜在漫天的花瓣之间走向了远处由女婢搀扶而出的秦若兰。花香沁润在空气之中,挥发出迷人的香味,没有半点情缘的两人便是在这红绸的中央相遇,臧舜握着秦若兰的双手,他能感受到秦若兰双手的倔强,但是再怎么倔强也已经改变不了现在的局面。

  一旁望着自己女儿出嫁的秦远山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这场婚事对他来说更像是一场交易,虽不情愿但是终究是成了这场交易的被动方,但有些东西他终究是已经得到了。

  秦府的门外,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云毅着着便装混在人群之中。

  他望着臧舜春风满面的走进秦府,又望着他深情款款的牵着秦若兰的手慢慢走了出来,秦若兰披上了红绸,他看不到秦若兰此时脸上的表情,或许忧伤、或许喜悦,只不过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半点瓜葛,今天之后她便是别人的妻子。

  云毅昨日的那番话其实本就是在讲给门外的秦若兰,他知道秦若兰对自己的感情,但他有太多的理由不能和她在一起,所以他不希望秦若兰的大婚被自己影响。

  臧舜掀开了大红花轿的珠帘,小心的扶着秦若兰进了花轿,那一刻鼓乐齐鸣,锣声宣天,伴上众人的欢呼,迎亲的车队缓缓离开,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

  新郎的车驾走了,人们也入了酒席,这是一些人的狂欢,也是一些人的落幕,云毅望着身旁被早春的凉风卷起的花瓣,固执的站在临街的角落,仔细摩挲着手上那块带有斑点的青玉。

  既是入了局的人,想要再走出来,不带点伤又怎么能够明白。

  洛阳城中,观月台上,一白衣男子手持羽扇,也正静静的注视着秦府的一切,望着车马行人逐渐远离洛阳城,站在白衣男子身旁的一个魁梧大汉走上前来。

  魁梧大汉单膝跪在地上,表情严肃的望着白衣男子,正色道:“少主,一切都已安排妥当!还望少主放心!”

  白衣男子走到了魁梧汉子的身后,手中羽扇指向了刚才车架离开的方向,厉声向着地上跪着的汉子说道:“若是没有把人带回来,你便也不要来见我了!”

  “是!”

  听到魁梧汉子决绝的回复后,白衣男子轻摇着羽扇,便是拂袖离去,人虽然走了,但是弥留在空气之中的香草气味却是没散。

  两日后,臧舜的迎亲队伍还在缓慢的前往琅琊国的路上,此去琅琊全程需要近六日,一路上会途经诸多的郡县,迎亲队伍虽声势浩大,光仪仗便是百人,但并不惧怕会有什么贼人路上捣乱,因为后面还紧跟着臧霸安插的三百大魏铁骑用以护卫。

  坐于轿内的秦若兰这两日并没有什么心思去想以后的事情,她对于以后的事情也并不关心,人已经坐在了婚轿之上,离开洛阳城也已两日,但秦若兰的心却一直还留在原来的那个地方,她多后悔没有敲响云毅的家门,没能亲自跟他说出自己心里的话,即使是听到云毅那样的说辞又如何,为什么自己会在那个时候突然变的软弱?

  红纱之下的若兰,眼泪不住的流淌,脸上的微醺妆容早已经被弄坏,两道泪痕清晰的留在脸上,眼睛已经哭得红肿的她却硬是没有让周围的人发现丝毫,就连陪嫁的丫鬟此时也被她赶出了花轿。她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这副模样,即使现在的她已经像一个被秦家抛弃的人。

  高头大马之上,昂首目视前方的臧舜眼神中满是喜悦,很快他便可以抱的美人归故里,享受自己的新婚时光,秦若兰现在不理睬他并不重要,等到了琅琊自有的是办法让她听从自己。

  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行进在官道之上,一路北上,途径荒凉的戈壁,路途两旁渐渐由高大的树木变成些浅短的发黄野草,目光所到之处是漫漫的黄沙。

  在相隔迎亲队伍十数里处,一支近千人的铁骑正在静静的候着,骑马的士兵头戴兜鍪,身披带有披膊的裆铠,手执长柄马稍。骑士胯下的战马全身披裹着具装,头颈和躯干都被具装遮住,只有马的眼睛、口鼻、耳朵和四肢、尾巴露在外面。

  这支军队的首领望着自己身后的近千人,千人铁军,这是一支曾经饱经战争的骑军,他们此行只有一个目的,便是从迎亲的队伍之中夺下秦若兰!

  风沙渐起,将士们的脸上统一都是一副整纪严肃的表情,他们此行奉的是上面大人下的是死命令,以近千人突袭三百大魏骑兵,他们很有信心。

  身下的战马不断的挪动自己的马蹄,不时传来“呼哧”之音,昂扬的马头拉扯着缰绳,他们按捺不住,战马更加按捺不住,在他们心中那将会是场屠杀。

  为首的将军见时候已到,高举自己手中的马鞭,振臂一呼,千人军队脚踩惊雷,便向着迎亲队伍奔袭而去!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感谢书友“茶荼九”、“文字先生没办法”的推荐票,谢谢!希望多多收藏本书!--才子留

2020-03-10 15: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