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盼兮的来历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023 2020.03.16 18:51

  李铁捂着头,一顿怒吼,却是不见砸他的人出来承认,心中火气更甚。

  但是李铁这次出来也没带多少人,随行的就村里面跟他混的这十来个汉子,白村人多,他也不敢真的跟他们拿家伙硬拼。

  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白大光破口骂到:“好你个白大光,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白村人可真行!”

  白大光这时候自然是不能落了气势,撇了撇了嘴,一脸的不屑,李铁本欲发火,但是还是咬着牙又把这股气给咽了下去,向着身后随行的人招了招手便是离开了白村。

  望着李铁一行人离去的背影,白大光和身后的白村人心中渐渐生起了担忧,李铁这么一走,待到再回来的时候,怕不是十几个人和他在这里斗嘴这么简单了。

  “白阿叔,对不起,芸熙不应该丢石头砸他的。”

  白大光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怪罪白芸熙,世事不如人,该来的总会来,白村与官家之间的纠葛埋藏已久,李铁这一回去,不过是个导火索,现在更该要做的,应该是商量如何应对官家的报复。

  “大光。”

  夕红向着白大光走了过去。

  “官家不好惹,我们虽然没有多少存粮,但实在不行就让我去问别的村子借点吧。”

  整个白村在白芸熙的父亲走后,便一直是他的弟弟白大光在打理,十五年来,白村逐渐成了周围村落中的大村,夕红作为村里的祭司也是想为白大光分摊一点压力。

  “再等等吧,如果官家真的逼得急,我们再借也不迟,他们还是要靠我们种地纳粮的,应该不会做的太过分。”

  夕红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中有意却是无奈。

  自从官家对湘北的少数部族进行征讨、管制之后,他们瑶族便一直是四分五裂的状态,多少年了,一直被官家压制着,在吴人的铁刀之下瑟瑟发抖。

  但谁又敢反抗?就凭他们这些连温饱都成问题的族人?瑶族现在连铁器都被管制着,又拿什么反抗?

  白芸熙一脸阴沉的走进了云毅的房间,云毅倒是看到了白芸熙拿着石头砸李铁的一幕,见着白芸熙走来,云毅不禁问道。

  “砸都砸了,人也走了,你怕什么?”

  白芸熙摇了摇头。

  “哪有那么简单,那个可恶的李铁肯定是回去叫官家的人来报复了。”

  云毅倒是后知后觉,看样子白村是惹上大麻烦了。

  次日早晨,白村外便有人急急忙忙的传来消息,说是李铁带着官兵上山了。

  白大光立马组织村里面的妇孺老少连带着伤员云毅一齐往山里面赶,而村里面二十以上的男丁全都都留在了村中。

  村里两百多妇孺老少一齐进山也不是件易事,山路崎岖,多少老弱腿脚不便,根本在山间走不动道儿,进山的步伐十分的缓慢。

  云毅扶着一旁的白村老太太,步履阑珊在山路上走着,老太太望着云毅,口中一直说着些什么,但是云毅根本就听不懂,老太太不会说官话,云毅自然也听不懂瑶族语言,只能是随声应付着几句。

  在山中,白村人修了一个大木屋,四四方方,十分宽敞,里面纵横数十米,堆积摆放着些简陋的木板床,一侧的空地之上还有些用来度日的存粮。

  看来白村人进山避难也不止这一次两次了。

  大木屋的最里头有一样东西吸引了云毅的注意,那好像是一幅“画”,但并不是他所了解的传统水墨画,反倒是像用刺绣绣出来的一般。

  那是一朵金色的花,云毅望着那朵花,眼眶渐渐有些泛红,心中早已是大惊,那朵花,他太熟悉了,正是与停留在云毅意识海中的盼兮一模一样!

  云毅转头便往木屋之中那两百多人望去,不断搜寻着夕夫人和白芸熙的身影,他迫切的想知道为什么这个木屋之中会绣上这么一朵花。

  四处寻着,到处望着,云毅急不可耐,终于在一群孩童之间看见了夕红。

  云毅跑到夕夫人的跟前,一脸急迫的望着她,夕夫人倒是一脸茫然,云毅缓了缓神,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措辞,一直指着那处绣着“盼兮”的画。

  “夕夫人,您能告诉我那幅画上面的花是什么来历吗?”

  夕夫人听到云毅突然问起那副“画”,狐疑地看着云毅,那可不是什么“画”,而是他们花瑶一族的图腾,图腾之上的那朵花当然便是花瑶一族的守护灵,更是花瑶族的信仰。

  夕夫人瞧见云毅如此着急,便也是向云毅解释了这一切,云毅不可思议的听着夕红说着那图腾的一切,包括盼兮。

  一千年前,花瑶族是一个统一的大部族,族群和睦,势力强大,成为了当时整个南疆大地上最为强大繁荣的部族。

  族中的祭司可以通过祭拜等方法取得和守护灵的沟通,求得一方风调雨顺、四季平安,在有外辱入侵的时候,花瑶族也会因为统一的信仰集结一齐,对抗外辱,那时候的南疆无人敢惹,以花瑶族为首的部落群体便在南疆地区逐渐繁衍开来。

  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在了南疆之上,也正是这场灾难使得花瑶一族的守护灵自此再无联系,强大的花瑶族也因此逐渐凋零、瓦解,各部族之间分崩离析,一千年来更是因为相互争斗,实力减损,不复当年。

  至于一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当年的祭司,无人可知,因为在那场灾难中活下来的只有祭司一人。

  “当时的祭司没有留下什么嘛?”

  云毅相信或许知道更多的线索,说不定就可以将盼兮从自己的意识海里面释放出来。

  一旁的夕夫人摇了摇头,一千年前的祭司留了什么,她也不知道。

  云毅失望的走到角落坐了下来,眼中本来期待着能够再得到些信息,却是被夕夫人一席话给拉回了现实。

  意识海中的盼兮依旧是那多金色的小花模样,至于如何让盼兮复原却依旧是一脸的迷茫。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哇哈哈哈哈~新书终于签约啦~   感谢各位书友一路的陪伴~谢谢你们的推荐票和收藏!

2020-03-16 18: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