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微雨遇春风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137 2020.03.12 14:32

  洛阳城东街,一间普通的临街小酒馆中。

  在街口矗立许久的云毅没有直接回家,倒是在一旁瞥见了这间酒馆,云毅倒也不是喜酒之人,从来喝酒也确实不多,倒是以前的师父云启山经常带他往酒馆中赶。

  馆子里喝酒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坐着几个,云毅挑了个靠墙的角落便是坐下,酒馆小二见有客人落座,立马便是赶上前来。

  “哟!客官,您要吃点什么?”

  云毅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要点些什么,微微撇了撇了前面那桌的酒菜,便指了指,示意店家小二照样来一桌。

  “好嘞,客官,您稍等!”

  街上不知道何时落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点点滴答在青石岗的路上,酒馆中的小二见状,小跑到店门口连忙收起店前那一摞人高的陈酒坛子,望着小二忙活的云毅却是同时看见了撑着油纸伞出现在街口的盼兮。

  云毅并没有告诉盼兮自己今天会来参加若兰的婚礼,盼兮的身子此时还很虚弱,一再叮嘱让她好生休息,待到盼兮睡着后才是出了门,却没想到自己晚回去这么一会儿,盼兮却是先找起了自己。

  街口的行人匆匆,连忙往家中赶去,盼兮撑着油纸伞站在街口,望着三条相似的街道,她不知道哪儿一条可以找到云毅,从来没有独自一人出来到洛阳城中逛过的盼兮,望着四处高矮不一的院墙,身旁穿梭的皆是陌生的行人,她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中的纸伞,脸色显得更为的苍白。

  本来是出来寻找云毅的盼兮,此时站在街上却是感觉像是个被人遗忘的女孩,雨水打湿了盼兮的裙摆,她望着脚下被润湿的裙子却又无能为力。

  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

  朦胧的细雨中,盼兮萧瑟的身影如同一朵含羞的海棠,静静的候在雨里,望着四下渐渐散去的行人,她多么希望此时云毅能够出现在她的面前,带她一起归家。

  “身子都没好全,怎么就自己出来了。”

  云毅冒着雨出现在了盼兮的眼前,盼兮望着云毅一时间竟然是回答不上来,明明是云毅丢下自己来参加若兰姐姐的婚礼,下雨了,她担心云毅没有带伞才跑了出来,但是当云毅这么问道时,却是一时哑语,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们先回家吧。”

  云毅一手拿过盼兮手中的纸伞,一手便将盼兮紧紧的搂在怀里,两人一路并行,便是消失在了这处氤氲的街道。

  盼兮靠在云毅的怀中,细细感受着身旁这人胸口的温度,本在雨中有些寒凉的身子也是暖和了起来,果然她还是那个喜欢依靠在云毅身边取暖的盼兮。

  此时,秦府内,秦远山从臧霸那儿得知了迎亲队伍被劫的消息,但是臧霸没有告诉他是何人所劫,只说了臧舜和其他人的死以及他女儿的失踪,得知这一消息的秦远山是又惊又怒,一时不知如何宣泄自己内心的怒气。

  他好不容易通过联姻让臧霸答应了他联手对付文家,但是女儿还没有到琅琊境内便被贼人所劫,此番为联姻所做的一切都付诸东流,望着后院的一地花草,赔了女儿又没捞到便宜地秦远山狠狠地拍向了手中扶着地木栏。

  不管如何,秦文两家在他眼中终究只能有一家留在洛阳,这金市只能由他秦家来掌控,世世代代都在洛阳从事金银买卖的秦家绝不能容忍被突然闯进来的文家分去了一杯羹。

  这么多年,看着文家一步步地爬到现在的位置,虽然现在是各分半壁江山,但是秦远山深深地明白,如果现在不做点什么,文家迟早会有一天连他秦家都给吞掉。

  买卖上他秦远山不如文青云那个老不死的,但是若要比较秦文两家在洛阳的人脉,他十个文青云也不及他秦远山,更何况现在还传出消息那个老不死的已经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多日,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秦远山向着身旁一直默不作声地家仆招了招手,家仆见势连忙赶到秦远山跟前,弯着身子仔细的听秦远山的吩咐。

  “派人给我去文家仔细查查,弄清楚文青云那个老不死的究竟死了没有。”

  秦远山话语之间透露着一股阴狠之劲,家仆听从老爷的吩咐,躬身又是一礼,向后退去。

  云毅带着盼兮回到了家中,盼兮坐在桌前,云毅端上了刚泡好的热茶,盼兮捧着手中冒着热气的茶水,呆呆地望着桌子。云毅此时就坐在盼兮的旁边,望着一言不发的盼兮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若兰那晚其实在赶来的路上,盼兮便已经得知,但是云毅还是让盼兮配合自己把话说给了若兰听,若兰走后,盼兮心中也难受,自己这一系列的表现也可能让盼兮感觉到更自责。

  “盼兮想知道为什么我要那样说给若兰听吗?”

  盼兮不解的摇了摇头。

  “因为我只能去喜欢一个人,我不能欺骗若兰,更不能因此害了她。”

  盼兮如此说到,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显得有点慌乱,云毅哥哥口中喜欢的那个人会是盼兮吗?如果不是盼兮,那云毅哥哥到底喜欢谁?难道是文茵姐?肯定是文茵姐,上次云毅哥哥被文茵姐姐抱的时候,脸都红了。

  “盼兮?盼兮?”云毅连连喊了两声,盼兮都没有听见一般,便用手摇了摇盼兮的胳膊,盼兮却是突然一觉,手一抖却把杯中的热茶洒在了手上,“哇”的一声,烫得盼兮叫了出来,热茶在盼兮的手上留下了一个淡红的印记,云毅连忙拉过盼兮的手,低着头一直朝上面吹气,边吹还一直问道:“还疼不疼。”

  盼兮看着眼前着急的云毅,突然又是释怀,或许云毅哥哥心中到底喜欢谁对她来说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还是盼兮能够一直陪在云毅的旁边。

  盼兮心中一想却是惹不住的笑出了声,望着云毅一脸迷惑的样子,盼兮打趣地说道:“云毅哥哥吹气的样子实在是太笨了!”

  听到盼兮这么一说,云毅皱着眉回到:“下此你迷路了、烫伤了,可别想起你还有个云毅哥哥,好吧!”

  盼兮一把扯过云毅的胳膊,又是如同在雨中那般紧靠在云毅的怀中,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细细的说到:“才不要,盼兮要伴着你一辈子。”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感谢“茶荼九”“渡624434287”的推荐票,感谢“茶荼九”对新书的大力支持!真心感谢!谢谢支持!如果于本书有什么意见可以在评论区大胆的提出来,才子一定悉心听取。

2020-03-12 14: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