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官道人与劫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086 2020.03.03 15:14

  福安县,位于荆州北处的一处县城。

  城门口是一队将行的马车仪仗,女子文茵不舍的告别了送行的妹妹。

  她从东都洛阳至此,只因她那唯一的妹妹远嫁于此地。五日的行程她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妹妹,作为姐姐的文茵竟是掩面而泣,要将妹妹远嫁福安县的时候,她便是第一个反对,但是这一切都是他那父亲的安排,哪是她一个女儿身能够说了算。福安县的王家一直与洛阳文家有着商贾之间的往来,父亲将妹妹远嫁到那儿也不过是想要稳固住与王家的生意,只是可怜了她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妹妹遵从着父亲的旨意远嫁于此。

  车队启程后,安坐于马车之上的文茵又掀开了车上的帘子,从窗外探出头去,望了望愈来愈远的妹妹,暗暗抹净了眼角的泪滴。

  官路之上漫漫黄土,两匹高壮的黑鬃马在官道上踏着零碎的步子,领着一行数十人,还有两车用黑布遮掩的货物,这一行人中除了车夫其余的都是文家府内的家兵,家兵一身轻甲加身,腰佩统一制式的弯刀,神情严峻,谨慎的盯着远行的路途。

  这一趟前去福安王家,其实有两个原因,一是文家小姐文茵想要前去探亲,其二便是要护送一批从王家送出的金银货物。文家一直在洛阳城中经营着金银生意,在金市中也有着不小的名望,这批货物中有黄金万两,白银百担,价值不菲。文家老爷自然担心这样一批货物,让女儿的探亲队伍随着货物一同前往也是有着他的考究的,若是平常弄个百人车队护送货物行走官道指不定会遭抢,不论山匪或是官兵,这样一笔金银论谁也会动心。因此他想借女儿的探亲车架掩人耳目,又把护送的家兵消减了些,把这一趟行程的第二个目的遮掩的严严实实。

  但就算是文家老爷深谋远虑依旧走漏了风声。

  “大哥!刚传来消息,说货快到了。”一黑衣男子细声说道。被称作“大哥”的另一个黑衣男子听到消息后,立马给正在官道一旁隐蔽的众人发去了命令,“准备动手!”

  只见那官道两旁的山坡之上密密麻麻的手持长刀的黑衣男子听到“动手”的命令之后立马行动起来,悄悄地向着不远处的车队摸去。车队众人没有察觉到官路上暗藏的杀机,反倒是两匹黑鬃马开始惊乱起来,踏步不前,用头甩着牵制的缰绳,似乎是要逃离这个令它感到不安的地方。马车夫狠狠的抽打着两匹不听使唤的黑鬃马,但如何都不能再前进半步,正在这时,官道的四面八方突然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喊杀声,约莫两百余众的黑衣人手持着寒光凛冽的长刀正向着车队杀来,周遭的府兵立马展开了防卫的阵型,团团围住了车中的文茵以及货物。

  年轻的张继也参加了此次的护卫任务,更是这队家兵的队长,家中世代都是文家的护卫,虽然年轻但是张继却颇得文家老爷赏识,早早便继承了父辈的衣钵。他冷冷地盯着正杀来地黑衣贼人,紧握着手中的制式弯刀,此刻却想起了临行前妻子对他的叮嘱,他的孩儿很快便要降世了,妻子万般不舍,一遍又一遍的叮嘱他早些、安全些归家,可不成想还是碰到了这群贼人。

  思绪之间,其中一个贼人已经跨步向前,双手举刀,直劈向张继,张继冷眸一望,身形侧闪,便是躲过这致命的一刀,未等那贼人反应,反手便是斩向那持刀的双手,刀至,手落,黑衣贼人痛苦的倒在地上,两眼中满是恐惧,张继手中的刀却是没停,一刀劈下,贼人尸首分离。

  刀刃的血顺着刀面滑向了刀尖,血还未落,又是一股寒风迎面而来,张继提刀上撩,坚瘦身躯却是使出虎贲之力,一刀劈开了袭来的寒芒,顺势一步,借力便是斜劈,贼人之血喷涌而出,溅得张继白袍化作了红袍。

  车架外是寒刀与寒刀之间的厮杀,文茵不知如何是好,窗外望去,四面八方都被黑衣贼人团团围住,到处都是叫喊声,到处都是厮杀声,她一个闺中女子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

  手中紧紧攥着的丝帕浸透了香汗,她很害怕,担心若是府内兵卒抵挡不住,那她又该如何是好,逃?逃得过那些穷凶极恶的贼人吗?躲?这四面八方尽是贼人如何藏身?或许这官道便将成为她文茵的埋骨之所。

  正当她万念俱灰之时,只感到马车一震,车架飞快地再往前赶,文茵掀开面前地挽帘,只瞧见满身是血的张继正驱赶着车架,马鞭一道又一道的抽打在黑鬃马的后背之上,马儿吃痛,扯开步子飞速狂奔。

  “小姐!恕卑职无能,车架卑职已经护不住了,只能送小姐先杀出去!”张继疯狂的抽打着黑鬃马儿,心中却是万分的不甘。

  敌人两倍之多,他终归是双拳难敌四手,唯一能做的或许就是带着小姐杀出去。

  黑衣贼人见张继驾马要逃,连忙冲杀了过去,为首之人更是翻身上马,扬鞭赶来。张继回头望着追赶的黑衣贼人,他们那是靠的越来越近,明晃晃的刀让张继意识到,带着车驾,他们或许根本就无处可逃。

  “小姐!快快上马!”

  张继说完,回身便拉过一脸恐慌的文茵扶她上了左边的黑鬃马,一手持绳,将文茵的脚固定在了马鞍之上。

  “小姐,等下你尽量报紧些马鞍!回去之后,给我妻子带句话,就说我张继对不住她!”

  也不由文茵问到原由,张继挥手便是一刀砍断了黑鬃马儿与车架相连的缰绳,随手又是一记重鞭,狠狠抽在脱缰的黑鬃马后背之上。

  望着紧紧抱住马鞍远去的小姐,张继内心一沉,他知道自己可能从此便再也回不了那个家,再也看不到那快要出世的孩儿与等自己归家的妻子了,现在能做的便是尽量为小姐多拖些时间。

  马头一转,黑衣贼人依旧喊杀不断,快马便要冲上前来,张继一刀砍断缰绳,挥刀立马,便是要阻众敌于马前。

  拼将少年头,纵死不令万事休!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更新速度较慢,还请见谅!同时谢谢各位的推荐票!你们的鼓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2020-03-03 15: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