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人有悲欢离合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035 2020.03.09 20:40

  盼兮和云毅从文府离开没几日,文老爷便醒来了,但是文茵却是把父亲醒来的消息隐瞒了起来。文府上下除了文茵其他人都不知道文老爷此时基本上已经病愈。

  文老爷得知自己被人下毒,也是十分的震惊,他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与文茵两人一合计便准备唱一出引蛇出洞的好戏。

  逸云斋今天没有开门,盼兮为了治愈文老爷过度的使用了灵力,导致身体变得十分的虚弱。云毅便是关了逸云斋的门在家好好的陪着盼兮。

  盼兮突然告诉云毅她想喝云毅亲自熬的糖水,云毅便赶忙起身,去了灶台旁准备东西,望着云毅忙碌的背影,侧躺在床上的盼兮此刻感到十分的满足。

  上次笼灯会后云毅再也没有带她出去游玩,她能够理解云毅为了在洛阳城中扎根所作出的努力,她也愿意一直陪着云毅,但是有时候盼兮真的挺向往外面的世界,可她也从来没有和云毅聊过自己的这些心事。

  云毅顾自的忙活了一阵,终于是将盼兮想要的糖水给熬好了,这一碗糖水可不简单,可是云毅花了很大的功夫才从秦若兰手中学来的。当初秦若兰喜欢做些小点心送到逸云斋中来,云毅偶然尝到了秦若兰做的糖水,当时是记忆深刻,之后便是找到了机会向秦若兰学到了这做糖水的工序。

  熬制糖水关键的就是那蜜饯的选择,蜜饯一定要选成色好的上品蜜饯,那种蜜饯在阳光之下一眼便能看出,上等的蜜饯十分光透且有股淡淡的花香,选用上好的蜜饯之后,便是准备好杧果(芒果),切块儿然后压成泥状,再取些许的牛奶备用,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便开始小火熬糖,糖完全融化之后,放凉备用,最后与杧果、牛奶混合,搅拌而成。

  云毅做好后端给了盼兮,盼兮尝了一小口,脸上是满满的幸福,甜甜的蜜饯刺激着她的味蕾,浓浓的果香更是让她陶醉其中。一口又一口,一碗很快便吃完了。

  吃完之后,盼兮微嘟着嘴望着云毅,拿起手中的碗,示意还想吃,但是云毅哪儿有准备那么多,当下便是表示没有了。

  轻拍了下眼前这个好吃的家伙,便是说到:“要喝那你就给我赶紧好起来!”

  就在这天傍晚,云毅和盼兮所住的那条街上路过了一队礼仗队伍,一路上是锣鼓喧天,好不热闹。

  一队约莫二三十人,两路队伍排成长龙,皆身着大红衣装,甚是喜庆,队列之前的那十数人卖力的演奏者自己手中的各种乐器,这是一队昭告姻缘的队伍,也就是在举办喜事之前,派人昭告街坊百姓的仪仗。

  云毅看着迎面而来的仪仗队伍,微微感到有些好奇,心中暗想,也不知道是谁家弄喜事,非要弄得满城皆知。跟随着仪仗队伍而来的是一对喜联,云毅定睛一看,“秦若兰”三字却是赫然在目。

  第二日,秦家小姐要和臧家公子在洛阳城中不日成婚的消息便四散传开,逸云斋依旧如同往日一样没有开门,但却有一人独自来到了逸云斋的门前。

  秦若兰呆呆的站在逸云斋的门前,望着门前匾额上写的三个大字,秦若兰是从府中偷跑出来的,她知道自己与臧舜不日成婚的消息此时已经传遍了整个洛阳城,云毅肯定也知道了,她非常想告诉云毅自己并不喜欢那个人,自己真正爱的人是他,便下定决心偷偷跑了出来。

  见逸云斋大门紧闭,秦若兰转身便往云毅的家中走去,她知道怎么走,因为她曾经也去过云毅的家中,她甚至还在他的家里教他怎么熬制糖水,云毅简直笨死了,每次都会把糖给熬焦,无论她怎样教云毅总是把握不住火候,她便只得一次又一次的手把手教云毅,不知道在经历过多少次失败之后才让云毅熬出了一碗合格的糖水。

  在她的印象里云毅的家是一间极其简陋的小屋,虽然简陋了些但是秦若兰从来都没有嫌弃,更是十分向往,此刻的她多么希望屋中的女主人是她,或许像盼兮一般可以一直陪在云毅的身边,便是若兰最大的念想。

  站在云毅家的门口,秦若兰此时却犹豫了,她不知道是否要敲响这间大门,去找云毅将一切都表露清楚。她的心中两股力量在不断的争斗,一方告诉她,勇敢的敲门,告诉云毅你很爱她,然后和他远离洛阳寻一处僻静地方好好的生活,一股力量也告诉她,你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或许云毅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你,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

  正当秦若兰犹豫不决之时,屋内却清楚的传来了盼兮和云毅对话的声音。

  “云毅哥哥,你说的若兰姐姐要成婚了是真的嘛!”

  “对!是真的”

  “那….云毅哥哥你会去参加若兰姐姐的婚礼嘛?”

  “我想……应该不会吧,若兰要成婚了是好事,我呀过去只会添麻烦,况且盼兮你的伤也没有好,还是想要陪着你好好养伤!。”

  “云毅哥哥难道就没有喜欢过若兰姐姐?”

  。。。。。。

  “没有...”

  秦若兰听到云毅这般言语,只觉得脑中是天昏地暗,刚才还抱有的幻想一下子破灭了,心间隐隐的传来一阵刺痛,秦若兰没忍住捂嘴便是哭了出来,若兰内心最后的倔强被云毅的一席话彻底粉碎,她极其失望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在她的眼前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洛阳街道,在她的背后是再也回不来的那个“家”,离开的背影逐渐湮没在了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

  云毅在若兰走后缓缓打开了家门,空气中还残留着那独特的的香草气味,地上掉了一块刻有“兰”字的玉佩,摔落在地给这块玉留下了一个不可抹去的痕迹。

  云毅抬头望着秦若兰远去的地方,却是顾自的抚摸着玉上那块微微泛白的印记。

  离恨却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