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花灵与少女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140 2020.03.02 14:25

  那一日,云毅背负着小李头下山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灵山县。

  满身血和泥的云毅两眼失神的瘫坐在灵药坊门前,他忘不了老李头看到小李头尸体那一刻眼神中地绝望,不断回想起小李头被刺死的一幕,心中悔恨与恐惧交加,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起初人们并不相信云毅口中山中有怪物的说法,甚至有人认为是云毅在山中害了小李头,当然那只是个别人尔,许多人还是相信云毅的,那种恐怖的、差点将人一分两半的贯穿伤实在不像人为,县衙也对云毅做了一番的的调查,最后却是无果,只好草草了之,也没有追究云毅的罪责,最后更是下令不准任何人再上灵山。

  时日一久,小李头的死渐渐的淡去了,云毅没有将那朵花的事说出去,小李头的死虽然过去了,但是云毅却终究是无法忘怀,他想要自己去探明这朵花的秘密,在此之前他不想有任何人再因为这朵花受伤。

  云毅将那朵花种在了自己的内室之中,取灵山之土,由一青白瓷器所装。

  花早已不是当初他第一次见时的骨朵模样,这花花开四瓣,中间是淡紫的花蕊,花瓣之上黄白两色相存,金黄的花边,然后由深及浅逐渐变白,它的茎较长,凝然静立,整朵花高格出世,犹如一个出尘仙子。

  早日的光润着她、晚间的月养着它,花儿贪婪的吸收着日月的精华,外表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如果细细观察却能发现这花的周围似有细雾环绕,灵气逼人。

  夜深了

  云毅给花浇完水便也早早的睡去,此时窗台之上的花儿颇为古怪,睡去的云毅自然是无法发现,但若是他看到这花儿这时候的姿态定是会被惊的目瞪口呆,花儿不停地往上钻,像是要挣脱泥土的束缚一般,终于它卯足了力气,挣脱了泥土,独自漂浮于空中.

  在月光的掩映之下,花儿化作了一名少女,她懵懵懂懂的睁开了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最后看向了床上的云毅。

  她是花灵,自然知道是床上这个人一直在照顾她,皎洁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白皙无暇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刚出世的她一丝不挂,纯洁的如同白纸,她不知道这人世之间的羞耻,她缓缓地走向云毅的床边,趴在云毅的枕前,她看着安睡的云毅,脸上满是欣喜,此刻她只想像往常一样静静的看着他。

  次日,清晨的阳光如约升起

  云毅向来是习惯早起的,睡意还未散去的他,早早的便闻到了一股很淡却又沁人心脾的芬芳,他马上睁开了眼,第一眼便看到了床头趴着的少女,少女睡得很香,微微的呼吸声却在云毅心中响起了晴天霹雳

  “竟然还是个一丝不挂的**!天呐,这是谁家的姑娘!若是给人看见,我云毅的清白之身可是毁了呀!”

  云毅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谁会想到自己大梦觉醒之时,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可人的陌生少女,然后还一丝不挂!

  自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起身,着好衣裳,用床上被絮盖在了少女身上,也不知道现在是否要叫醒这个熟睡的少女,看着少女的模样,心里一阵热血翻涌,加急赶到水房猛灌了一口凉水,这才冷静下来。

  当他再次返回房中时,他懵了,少女已经醒了,但是她好像完全不懂什么叫做羞耻,什么叫做男女有别,全身赤裸却又满脸开心的看着眼前呆滞的云毅,云毅的脸涨得通红,赶忙让眼前大胆的少女裹上了他的布衫。

  这可不是他一个人的家,尽管因为他是县府内的住家画师,让他独自拥有一间客房,但县府内人丁嘈乱,要是被人看到这一切,云毅自是无法解释。

  缓过神来之后,云毅见这少女也不做声,便问道

  “你是何人,为何在我房中?”

  少女见云毅满是疑惑的问着自己,激动的指了指一旁的窗台,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好像意思就是在告诉云毅,自己与那花有关,看到少女的手势,云毅心中讶异到

  “完了,还是个哑巴?”

  心中一边嘀咕着一边顺着少女的手指看去,只见原本种着花的青白瓷盆之中竟是空无一物,靠近些仔细观察后,花盆中留下的痕迹好像就在跟云毅说“我被人给拔了”

  “你是想说我的花被人拔了?”

  云毅微微皱着眉,望着一旁的少女,少女见云毅没有看懂他的意思,着急的手舞足蹈,这时云毅更加的懵了

  可惜生的如此可人,却是个有点“痴傻的哑巴”

  没等云毅多想,少女却是掌心向上,细手一抬,手中便是多出一朵花来,花朵悬在她的手掌之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少女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花再指了指自己

  云毅顿时间明白了,这少女竟是眼前这花所化。

  她竟然是个妖精?!

  知道少女的身份之后,云毅镇静不下来了,小李头刚死没多久,这女子是“妖”的消息若是传了出去,莫不是连云毅他自己都牵扯不清了。

  细细沉思之下,云毅还是决定要赶紧将这个女子带离这里,县衙府中必定是藏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若是被发现,云毅难免受到无妄之灾。

  既然是决定要走,那便首先要辞去自己的画师一职,还要编一个过得去的理由才能说服县衙大人,不能惹人怀疑。

  望着眼前这个不懂世事、充满谜团的女子,云毅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说话她能够听懂,但是却又不会说话,便是一再吩咐让她安生呆在房中,莫要出去。

  云毅写了一封辞呈交给了县衙大人,辞别时,县衙大人倒也是没有多留,他或许认为云毅此别是因为山林一事,临走之前还给了些盘缠送与云毅。

  就此,云毅告别了县衙,离开了灵山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