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臧舜的到来

与花灵的千年往事 笨蛋才子 2068 2020.03.08 19:50

  逸云斋门外,许多爱看热闹的街坊百姓此时凑了过来。

  众目睽睽之下,高瘦男子一脚踹倒那醉酒的兵卒之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令牌,上面赫然写着一个“臧”字。

  高瘦男子正是那良成侯臧霸之子,臧舜。

  士兵们瞧见这“臧字令牌”皆是惊慌失措的向下跪去,厢路街道由青白岗石所铺,齐齐下跪之时,周围之人皆清晰的听见那膝盖与岗石碰撞发出的闷响,但士兵们却是一改酒后的颓废,一声痛喊也没有发出。就连刚才蜷缩在地的士兵也是翻身起来,满脸严肃的跪在臧舜的面前。

  臧家军规,为整个大魏之最严苛,臧舜是绝对不允许士兵在城中如此的借酒胡闹,甚至拿刀指向了手无寸铁的女人。

  “你可认罪?”

  臧舜把手中的刀缓缓的架到了面前那闹事的士兵脖子上,士兵没有躲也没有逃,只是咬着牙吐出了两个字“我认!”

  “那你可知你刚才所作,是为死罪?”

  臧舜冷冷的望着眼前的这人,虽然低着头,无法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却能感觉得到此时他内心的不甘与恐惧,士兵缓缓的伸出了一只手,顾自的解下了自己身上的轻甲,摘下了头上的束发,微微抬头向着臧舜那张冷漠的脸又吐了两个字:“知….知….道!”

  士兵脸上的深红掌印还没有消去,两行清泪顺着脸颊向下滑去,弯曲跪下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他没有想到自己酒后的行为竟然招来了杀身之祸,作为士兵的他没有死在冲锋陷阵的路上,却是马上要倒在这自己的刀下。

  秦若兰望着跪在地上等待处死的士兵,心中又隐隐有了恻隐之心,虽然刚才那人拿刀砍向自己,但毕竟是酒后举动,就这么定下死罪,总觉得有些不忍。

  “能不能手下留情,饶他一命?”

  秦若兰走上前去替这士兵求情,可却没想到那人看都没看她一眼,冷漠的背影下,手起刀落,一颗人头便滚落到了地上,秦若兰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那人的鲜血飞溅得到处都是,众人一惊之后,便是四散逃开,站立在一旁的秦若兰此时只觉得自己腹中一阵翻涌,捂着嘴巴便奔入了逸云斋。

  手握长刀的臧舜,望着倒在他身前的这人,不由得也陷入了沉思。臧家军规不能破,这人也确实该死,但是不愧是条汉子,长刀砍去的时候他依旧没有躲,敢于直面死亡的人,他臧舜很是欣赏,只是可惜这人死罪在先。

  “你们几个把这人的情况报上去,让军中出面,好些安置后事。”

  臧舜说罢,便将那枚“臧”字令牌交给了跪在地上的几人,回头望了望身后的逸云斋以及门前所站的云毅和盼兮二人,便大步离去。

  人死了,街道也在不久之后便有人打扫了一番,洛阳城中一时间内四处传着这事,只说那当众处刑的人正是那良成侯的次子臧舜,只不过没多久这些所谓的风言风语便消失了。洛阳城依旧还是那个洛阳城,街道上来往的行人路过此处便是似乎记不起这里好像处死过一人。

  逸云斋关了几日的门后,终究还是再次开了门。云毅依旧在完成着未完成的画作,坐在内室的盼兮无聊的呆望着街上来往的行人,若兰已经很久没有再来过逸云斋了,盼兮让她教自己的刺绣也还没有完全学会,顾自的摆弄着手中的针线,此时的盼兮多么希望若兰姐姐能够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秦若兰此时倒不是不想来逸云斋,只是父亲秦远山已经将她软禁在了秦府之中,不许她再出去。

  当她知道自己与臧舜有一纸婚约的时候,她恳求着自己的父亲让他取消这纸婚约,但他的父亲根本就没和她商量,若兰一想到当初在逸云斋看见臧舜手起刀落斩去那人头颅的时候,便是一阵的恶心,更别说此时的她已经心有所属。

  秦若兰是一刻也不想在秦府待下,但是身边仆人却是形影不离,无论自己跟他们讲什么都是不听,只说老爷让他们一定守住自己。自己若是逃走了,估计他们也得受不小的惩罚,想到此处,便又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正当苦恼的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阵粗狂的声音。秦若兰闻言连忙把房门给堵上,门外秦远山领着臧霸、臧舜父子两正在向着秦若兰这里走来,秦远山上前敲了敲门,却是没有人开门,仆人们本是想上前去开门,但是秦若兰一把拦着了前面,背靠着紧闭的大门,是半步也不退让。

  门外的臧霸却是哈哈一笑,大声的说到:“秦丫头,快给你臧伯开门呐!”

  秦若兰以前虽没有见过臧舜,但是对臧霸却是有着很深的印象,打小便总是见到臧霸和自己父亲在一起,若兰称他为臧伯,他便唤若兰秦丫头。她的印象中臧伯是一个粗狂但却和蔼的人,却没想到他竟然会有那么一个冷酷的儿子。

  “臧伯伯,您还是请回吧,若兰不想见你们!”

  屋外的三人听到秦若兰如此说道,脸上的表情各异,秦远山自然是知道若兰的态度的,所以也没有表露出什么意外,臧舜倒是一脸奇怪,他不知道自己哪儿惹这位小姐生气了,竟是连见都不见,望着父亲逐渐凝重的表情,臧舜脸上也是多出了一丝的不悦。

  屋内外众人便这样相持不下,秦若兰不愿开门,屋外的人也不可能破门而入,时间一久,臧霸和秦远山终于是呆不下去,只留下臧舜一人在门外等待,臧舜也感到好奇,他倒是想瞧瞧这秦家小姐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性子如此执拗。

  秦若兰听见门外逐渐远去的脚步声,还以为是众人都走了,于是又悄悄地打开门来,往外探去,这一探,却瞧见了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正站在门外看着自己。

  臧舜认出了眼前的秦若兰,想到当初站在自己身后的这个女子,也便想明白了这秦家小姐为何不肯见自己,轻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上前于秦若兰说道,

  “秦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笨蛋才子

笨蛋才子

才子在评论区见到各位书友的评论了,感谢大家对才子新书地支持,今天还是求一下各位的推荐和收藏,谢谢各位!

2020-03-08 19: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