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符文之地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辛德拉

符文之地游记 单于单飞 3186 2019.08.06 13:03

  “咚咚咚”

  超然的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超然现在还是很虚弱,他只能坐起身来。

  “进来吧”

  辛德拉端了一碗浓汤走到超然的旁边。

  “你饿了吧,我煮了一碗汤给你”

  超然惊愕的看着辛德拉:这个小妮子有这么好?

  超然伸出手端过了辛德拉递过来的汤,闻了一下,一股淡淡的清香,但是这个绿绿的颜色是什么鬼?

  一勺入嘴,一股巨大苦涩的味道从舌头传入超然的脑海,超然脸色铁青的含着汤,奇怪的看着身旁的辛德拉。

  辛德拉看着超然的样子,一边捂着肚子一遍大笑。

  “哈哈哈,没事的,这本来就是这个苦甘果的味道嘛,这个没毒,就是难吃了点”

  “难吃那你还给我吃”

  “可是这个有助于你的恢复呀,这可是我今天早上特意摘的,你不喜欢嘛?”

  “我喜欢喜欢”

  超然含着泪把汤喝完,他感觉自己将要失去味觉了,又像回到了小时候吃中药的感觉。

  把碗放到床边,超然疑惑的问辛德拉。

  “那个柯尼根老师呢?”

  “导师他每天都会冥想,只有少数时间才会醒来,教授我一些基本的符文魔法”

  超然看着辛德拉眼中的不快,还有语气中的愤怒。

  “是这样呀?我也会一点点符文魔法,要不要我教教你呀?”

  “真的嘛?可是,柯尼根导师经常告诫我千万不要学习别人教的符文魔法”

  “可是你不是已经开始怨恨你的导师了吗?”

  辛德拉也开始陷入了犹豫之中,她是怨恨她的导师,但是内心还是有一些尊重,导师对于一些很严格的禁忌是不会让辛德拉触碰的。

  超然看到了辛德拉眼中的犹豫,此时亚托克斯从冥想中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辛德拉,接受了超然刚刚的记忆。

  “蝼蚁,你可要想清楚了,教授她符文魔法,可是自寻死路”

  “我知道,但是不教授她符文魔法同样会产生不可预料的灾难”

  “蝼蚁,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你有什么办法吗?”

  “让我在想想?”

  ……

  辛德拉最终还是决定与超然学习符文魔法,导师的劝戒并不是阻难她脚步的石头,她一直所追寻的只是掌控自己的力量罢了。

  “那你可要带我好好转转咯,我的伤还没好,可不能叫你呀”

  “好的吧”

  辛德拉把超然从床上扶起,超然搭在她柔弱的肩膀上,二人依偎的向外走去。

  神庙是修建在一处悬崖边上的,具体是什么人修建的连柯尼根自己都不知道,柯尼根自从学成之后在艾欧尼亚游历了大半辈子,到了晚年才开始回到神庙,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在居住了。

  超然与辛德拉二人走到神庙通往海边的小路,看着路边上独特的景色,这里与世隔绝,许多奇特的动植物在这里一直得以保留。

  二人走走停停,到了海边,做到一颗粗橡树的底下,二人不断看着破涛起伏的海浪与不远处升起的朝阳,都没有说话。

  一声不知名海鸟的鸣叫打断了二人继续发呆,超然与辛德拉偏过头互相看着对方。

  “咳,你不经常到海边玩嘛?”

  “没有,导师经常要我在神庙冥想,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少有机会到外面玩”

  “其实沙滩上还有更好玩的,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来”

  “什么好玩的呀?”

  超然捡起了一个个细长的树干,用藤蔓绑好,不一会儿,一个简易的木筏就造出来了,二人推着木筏到了海边。

  超然与辛德拉有在海边捡起许多美丽奇特的海螺,坐上了木筏,飘向大海。

  超然拿出刚刚捡到的海螺,对辛德拉说。

  “其实,这种海螺吹出来的声音可以呼唤大海,与海里面的生物沟通哦”

  “真的嘛?为什么从来不知道耶”

  “你不信,那我给你吹吹看”

  “呜~”

  一声悠扬的海螺声在海面回荡,超然心神沉浸在结界内。

  “小帝柳,看你的啦”

  小帝柳开始摇曳柳条,一阵阵金光散发。

  “哗啦啦”

  超然二人坐的木筏附近开始不断有海鱼跃出,辛德拉惊奇地看着海面的情况。

  “哇,真的耶!”

  “现在信了吧”

  “那你可以给我玩玩嘛?”

  超然看着辛德拉一眼期待的看着他,便把手中的海螺递给了她。

  “呜~”

  海面上的海鱼又开始不断跃出水面,甚至在水面上做起了花式动作,就像海洋馆里面的表演一样。

  “呜~”

  辛德拉玩性大发,不断的吹着手中的海螺,笑嘻嘻的看着海面上的奇景。

  海鱼: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跳舞?

  到了中午时分,超然让小帝柳直接沟通海鱼把木筏推上岸,顺便还让几条大鱼直接跳上岸,超然拖着两条海鱼,辛德拉则一直蹦蹦跳跳把玩着手中的海螺。

  巨橡树下,超然生起了火堆,两条大鱼被烈火烤的滋滋作响,超然在树林中找到了一些调味果,挤在了烤鱼上面,不一会儿,芳香扑鼻,超然把一条递给了眼巴巴看着的辛德拉。

  两个人呼哧呼哧的吃了起来。

  “这个鱼真的太好吃了,超然哥哥”

  “一般一般啦,你们平常都吃浆果嘴巴哪来的味道”

  ……

  吃完后,辛德拉又嚷嚷着要去海里面玩,超然看着正午的烈日,坚决摇了摇头,人都要被晒开哦。

  “其实这个海螺在森林里面也可以用”

  “真的嘛?”

  “刚刚不是用过了吗?”

  二人返回丛林,辛德拉迫不及待的吹起了海螺。

  “沙沙沙”

  两头纯白色的鹿从森林里面跑了出来,亲呢的舔着辛德拉,辛德拉回头看着超然。

  “超然哥哥,你快来呀,这两头小鹿好可爱呀”

  超然走到了旁边,两眼放光的看着这两头白色的鹿:要是烤了吃一定很好吃,超然舔了舔嘴唇。

  “超然哥哥,你在发什么呆呢,你快来默默,它们摸起来好舒服呀”

  超然伸出来右手,摸再了白鹿的身上:这肉很松软呀,烤起来应该要好吃点。

  此时辛德拉翻上了白鹿的后背,抓住了白鹿的双角。

  “超然哥哥,你也快骑上来”

  超然看着两米高的鹿背上的辛德拉,在看着这个只有他高的白色小鹿,他坐上去这个鹿会不会折掉,辛德拉看着超然的犹豫。

  “你不可以坐那个小鹿哦,坐我这个嘛”

  ……

  两个人影坐在纯白色的鹿上,欢快的在森林里奔腾,辛德拉不断的吹着手中的海螺,只见白鹿后面的动物不断增多,各式各样的动物与白鹿一起在森林里面奔跑。

  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半边天空,辛德拉摸着两头鹿的头。

  “小鹿们,你们走吧,明天再来玩哦”

  两头白鹿在森林里面一阵跳跃,不一会儿,消失在森林里面,超然一直在心痛的看着跑远的白鹿:这鹿看起来很好吃啊!!!不行,不能让到嘴的肥肉跑了。

  “超然哥哥,快过来吃吧,我刚刚在森林里面采了好多的果子哦”

  超然看着辛德拿出了各色各样的浆果,假意的走了过去。

  “这里面没有我最喜欢吃的唉”

  “啊?没有嘛?”

  “不过我好像在回来的时候看到了那种酸酸甜甜的果子,我带你去摘吧”

  “那好吧”

  两个人又重新走入森林,超然让小帝柳直接控制还没跑远的白鹿,那一头小白鹿眼神迷离,一头撞向一棵大树,当场暴毙。

  “嘭”

  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撞击声,超然带着辛德拉立马跑过去看看,刚刚没跑远的小白鹿倒在了血泊中,辛德拉跑过去,看着小白鹿已经死去,哭啼啼的对超然说。

  “超然哥哥,为什么小白鹿会自己撞死在这里”

  “哎,或许它有什么心事吧”

  小白鹿:ヾ(TдTヾ*)

  “那我们把它埋在这里吧”

  “其实,它需要的是火葬,森林里面并不适合它”

  “为什么?”

  “它轰轰烈烈的离去,我们就要火辣辣的把它送走”

  ……

  巨橡树的底下,超然不断的在小白鹿上刷着调料,辛德拉无语的看着超然。

  “超然哥哥,你想吃就直说嘛”

  超然尴尬的笑了两声,并不以为意,继续手中的动作,不一会儿,肉香扑鼻,二人拿着烤好的鹿腿不断塞如嘴中。

  “超然哥哥,小白鹿怎么这么好吃”

  “那是当然,小白鹿它已经看穿了我们的窘迫,主动献身解围当然不能辜负它”

  小白鹿:_(:3 ⌒)_

  ……

  夜将深,超然收拾好东西,拍拍屁股准备走人,看着辛德拉依旧坐在地上,吹着海风,看着满天的繁星。

  “超然刚刚,我们今天到这里睡好嘛?”

  “那柯尼根老师怎么办?”

  “他一天到晚就在冥想,不用管他”

  “那好吧”

  超然与辛德拉做好了一个简易的小木屋,上面用树叶盖了起来,二人坐在巨橡树的地下,躺在沙滩上,看着天上的星星。

  “超然哥哥,你可以给我讲讲你在艾欧尼亚的故事吗?”

  “你要听吗?”

  “嗯嗯,我一直都希望有人跟我讲讲睡前故事呢?可是从来都没有人给我讲过,我只有小时候听别的小朋友有过”

  “哎,那我每天都给你讲好嘛?”

  “真的嘛?”

  “那还有假,不过我的故事很多哦”

  ……

  夜已深,超然讲着讲着看到了一旁的辛德拉早已入睡,但是身边有意无意的暗能量时不时涌现,超然把辛德拉抱起来放到床上,自己则向着海边走去。

  他需要更多的血肉来恢复自身,小岛上没有,那只有眼前的大海了。

  超然走到海边,从胸膛处拔出了巨剑,跳入海中。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