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符文之地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初生灵魂显威

符文之地游记 单于单飞 3676 2019.08.17 11:04

  竹林内,超然看着亚索不断踩着飘逸的步伐向前猛冲,避开一棵棵翠竹,在密集的竹林中依然游刃有余。

  超然瞪着眼睛,这个让他这个莽夫做可做不到,亚索再次脚下一踏,来到超然的身前。

  “这个身法叫做踏!前!斩!是疾风道馆最为优秀的位移身法,配合独特的拔刀与攻击技巧,能够在千军万马之中七进七出”

  “这个就是踏前斩?”

  “不想学?”

  “没没没,就是第一次看到”

  亚索开始逐步讲解踏前斩身法的要点与技巧。

  “踏前斩,就是注重第一个字——踏,右脚瞬间爆发,整个身体重心向前倾,右手肘部向前,感应风的流动,顺应风的方向……”

  超然听着亚索的讲解,半知半解,亚索有近距离示范了一遍,示意超然:你现在在牛啤一下?

  超然做出拔刀的动作,右脚瞬间猛踏地面,全身重心放前,仔细感应着身周的风。

  “风?风在哪啊???”

  身体重心偏移,超然找不到要诀,只能摔个狗吃屎,超然坐了起来,吧啦着最里面的泥沙,幽怨的看着一脸憋笑的亚索。

  “你多试试,虽然重要的是在最前一步的踏,但是没有感受到风,也无济于事,我当时也像你一样,所以,多试试吧”

  超然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仔细回忆亚索的动作要领,虽然动作没有差别,但是只是徒有其形。

  御风,御风,最重要的就是风,超然闭着眼睛,仔细感受着身旁流动的气流——风。

  超然挣开双眼,邪气一笑,一脚踏出,脚下落叶纷飞。

  “踏前斩!!!”

  “啊!!!”

  超然又一次摔倒,一旁的亚索看着超然比起第一次有了些许长进,至少一股微弱的气流浮现在超然的周围。

  “超然,站起来,再来,我相信你”

  “哎,好吧~_~!”

  超然重新站起,一遍又一遍开始受虐的练习之旅。

  竹林内,一声声惨叫传来。

  “啊!!!”

  “超然,站起来,再来”

  “啊!!!”

  “站起来,再来”

  “啊!!!”

  “再来”

  ……

  明月升起,皎白的月光照亮竹林,超然还在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踏前斩,亚索一直默默站在超然的一旁,督促着超然重新站起来。

  超然看着天空的明月,此时竹林狂风大作,一阵阵清爽微凉的夜风拂过超然的衣衫与面庞。

  超然重新闭上眼睛,御风,御风,接近内的初生灵魂此时爆发一阵微光,一根根看不见的丝线从初生灵魂表面浮现,透过结界,扎根在超然的灵魂上。

  超然从未感觉脑海如此清明,仿佛一尘不染的净土,超然回想起一遍遍踏前斩的要领,脑海中思绪极速散发。

  超然挣开眼睛,瞳孔中,一点星光浮现,超然笑了起来。

  右脚瞬间出击,猛烈一踏,周围的夜风瞬间围住超然。

  “踏!前!斩!”

  超然随意的穿梭在夜晚黝黑的竹林中,放声狂笑。

  “哈哈哈,我TM终于回了啊,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一旁的亚索,瞪着眼睛看着竹林中不断穿梭的声音,喃喃自语:

  “这,怎么可能?”

  但是超然不断使用踏前斩的身法穿梭在竹林中的事实,然亚索不得不相信,一天之内,超然学会了踏前斩。

  这是历代疾风道馆都没有出现过的奇迹,就算被素马长老誉为疾风道馆历年来最有天赋的亚索都是在一个星期勉强学会的。

  亚索眼中露出一股的挫败感,但是看着竹林中穿梭的超然,瞬间燃起满满斗志。

  第二日,亚索开始教授超然配合踏前斩的刀法——斩钢闪。

  亚索带着超然来到一片石林内,对着身前不远处一块满是刀痕的巨石说道:

  “斩钢闪,要领就是瞬间拔刀,猛烈向前突刺,斩碎身前的一切事物,我先来给你演示一遍”

  亚索站在巨石前,马步一扎,右手握刀,身体略微前倾,眼神凌厉的看着前方的巨石,剑鞘喷薄强烈的剑意。

  “斩钢闪!!!”

  长剑入猛龙般出鞘,刀刃附着凌厉的剑意,瞬间刺入坚硬的岩石之中。

  “砰”

  岩石被刺出一个深深的口子,碎石飞溅,亚索瞬间收刀。

  超然又一脸懵逼,看着刚刚虚幻的瞬间,他的眼力都没有完全看清楚亚索的出刀方式与瞬间。

  亚索偏头看着一脸懵逼的超然,得意的笑了笑,刚刚是他特意蓄力的巅峰一击,超然当然看不清楚。

  “看清楚没?”

  超然猛然摇了摇头。

  “那我在示范一遍,这次你可要看清楚咯”

  超然猛然点头。

  亚索回头,看着身前的石头,体内气血凝聚,剑意喷薄。

  “斩钢闪!!!”

  石壁上又出现一个深洞,亚索快速斩击后立马收刀,笑眯眯地看着又是一脸懵逼的超然。

  “看清楚没?”

  超然猛然摇了摇头。

  “那我在示范一遍,这次你一定要看清楚了”

  超然猛然点了点头。

  亚索积蓄全身力气,猛然出刀。

  “斩钢闪!!!”

  “砰!”

  又是一个石洞出现,亚索一脸贱样的看着又是一脸懵逼的超然。

  “看清楚没?”

  超然再蠢也发现了问题的出处:亚索这坏小子在刻意打击自己,内心忍不住素质三连。

  “艹”

  “马蛋”

  “甘霖娘”

  但是超然有苦不能说出来,超然现在沦为弟中弟,只能做出弟弟行为。

  “亚索,我还没看明白,你可以慢一点嘛?”

  “这已经是最慢的速度了,你好好好看”

  超然:(; ̄д ̄)

  亚索强撑着身体,再次出刀。

  “斩钢闪!!!”

  “砰”

  又一个石洞出现,超然面色平静,看着亚索满脸大汗,依然一脸轻松的问他。

  “你看清楚没?”

  “没有”

  “那你这次要仔细看清楚了”

  “斩钢闪!!!”

  “看清楚没”

  “没有”

  “那你要看清楚了”

  “斩钢闪!!!”

  “看清楚没?”

  ……

  连续全力出刀,此时亚索的身体终于撑不住了,满头大汗,全身发虚,四肢发抖,上气不接下气的对一脸平静的超然说道:

  “看,看,看,清楚,没?”

  “看清楚了”

  “斩刚……啊嘞?你,你,你看清楚了?”

  超然无语,站在亚索旁边,学着亚索的动作,马步一扎,身体往前倾,右手握住刀柄,左手握住刀鞘。

  体内气血凝聚,剑意喷薄在刀鞘内的长剑上,超然闭眼,仔细回忆着亚索出刀的每一招一式。

  超然体内气势达到顶点,陡然睁眼,一缕白色的剑气在眼中闪现。

  “斩钢闪!!!”

  “砰”

  长剑刺入石壁内,超然快速拔剑,长剑脱手而出,卡在石壁上,超然看装B失败后,都不敢回头看亚索那鄙视的眼神。

  “咳,这只是意外”

  超然双手握住剑柄,奋力一把,长剑回到超然手上,超然快速插入剑鞘,不知道,下一步该干嘛。

  亚索微微一笑:“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嘛?”

  超然摇了摇头。

  “是因为你的剑气在插入石壁后,被石壁不断消减,到最后剑气完全消弭,所以你只能刺进去,而拔不出来”

  超然仔细回想刚刚剑气在长剑消失的一瞬间,到后来超然又重新注入,一步之差入天壤之隔。

  “那怎么解决?”

  “这个是你剑意使用的方式不对,你的剑意还是略有散乱,剑意,就是剑客另一把无形的剑,剑意散乱,你的剑就不利”

  超然点了点头,很认同亚索的说法,他的剑意确实大开大合,粗糙的很,论精细,还是不及亚索。

  “既然你的剑意斑杂,不够精细,那么我们就进行特殊的剑意训练”

  ……

  二人又走到竹林空地,亚索让超然站在空地中心,开口教导:

  “现在我会不断的踢落竹叶,你要不断使用剑气一片一片的切断,记住,是一片一片的,在你切一片竹叶时,尽可能不要扰动其他竹叶,知道吗?”

  “知道了”

  超然猛然点头,马步一扎,右手握剑,左手握鞘,目光紧紧盯着亚索的动作。

  亚索看到超然准备就绪,一个踏前斩,一脚抖落许多竹叶,接着猛然向左突进,又抖一脚,直到亚索围着超然,把所有外围的珠子全部一根一根的抖一脚。

  竹子:╮(•́ω•̀)╭

  超然:(; ̄д ̄)

  霎时,场地落叶纷飞,连太阳的光线都被遮蔽掉些许,满天的落叶,超然都看呆了,不知道从哪一片斩起。

  抖完竹叶的亚索站在场地外围,看着里面被竹叶淹没,不知所措的超然,大声说道:

  “你还不开始?”

  “啊!!!”

  超然拔刀,剑意喷薄,银白色的长剑嗡鸣,超然锐利的目光盯着一片最近的落叶,隔空斩出。

  “嚓”

  竹叶断成两截,但是挥出的剑气有接连斩断数片竹叶,超然看到后,第二击收缩剑意,再次斩出。

  “嚓”

  又是一大片竹叶被斩断,超然再次改变剑意大小与强度,隔空挥剑。

  “嚓”

  又是数片竹叶段成两截,超然看到后,不忍大声对着一直在看笑话的亚索说:

  “这个根本不肯能好吧!”

  “怎么不可能?”

  亚索看到超然竟然质疑他的训练方式,虽然他当时没有这么多落叶,但是也不少。

  大概有可能只有十多个根竹子,但是十多根和超然现在的几十根差别不大好吧。

  亚索跳到超然身边,凝声说道:

  “你现在看好了”

  亚索瞬间拔剑,斩落一片竹叶,紧接着有再次一挥,又是一片,亚索挥舞长剑变成一道虚影,一片片落叶被剑气单独斩落。

  超然置身与一片绿色的雪景之中,段成两截的竹叶不断落在四周,地上铺满厚厚一层端掉的竹叶。

  “锵”

  亚索收剑,漫不经心的对一旁的超然说:

  “现在看到没?”

  “看到了,可是还有很多落叶没有斩落啊”

  “呃~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训练,知道吗?”

  “哦哦”

  “那你现在开始吧”

  超然看着亚索迈着虚浮的步伐走到一旁,内心不断吐槽,接着看向天上稀疏的落叶,开始练习。

  “嚓嚓嚓”

  一次次斩击,超然不断调整自己的剑意大小与强度,剑意不断精进,超然也在努力寻找那种前几天出现的空灵感。

  三日后,二人又按时来到竹林的空地中,超然如往常一样站在空地的中心,亚索快速的环绕空地一圈,双腿抖落一根根翠竹。

  遮天蔽日的落叶在空中飞扬,超然闭眼感知,每一片竹叶旋转后流动的风,判断每一片竹叶的位置。

  剑鞘中的长剑不断发出嗡鸣,精锐的剑气被超然挤压进剑身,超然迅速拔剑斩击落叶。

  一大片落叶被斩成两半,超然睁开眼睛。

  “不行吗?不,你要冷静,你要冷静,超然”

  超然重新闭上双眼,感知着周围被竹叶搅动的风,手中的长剑又再一次挥舞,大片竹叶段成两半。

  超然不气馁,放空肉身与精神,接近结界内的初生灵魂再一次绽放荧光,丝线扎入超然的灵魂之中。

  “来了嘛?”

  超然一抹邪笑浮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