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学长他又可爱又傲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6 怀梦的脑回路

学长他又可爱又傲娇 一盒甜点 2089 2020.10.13 23:57

  “怀梦,你觉得我做错了吗?”姜魏转头看到这人是夏怀梦之后,就放低声音问她。

  如果之前还是非常理直气壮地说着盛昱川的不是,那么此时此刻就是无比地心疼,感觉的怎么做都是不对的。

  都是有人要受伤的,而受伤的人都是他除了家人之外最在乎的了。

  夏怀梦对于自己的这位同桌了解的不是很多,了解得到的都是不好的,但是对于面前的这个人,她是了解得更多的。

  她是从老师那里知道他的优秀的,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对他有着满满的崇拜的,上次他过来主动跟他说关于盛昱川的事情,这让她更加地知道他是一个很在乎朋友的人了。

  但是眼下她也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只好如此说着:“姜魏,在数学上,两条相交的直线和两条平行的直线相比较之下,你更喜欢前者还是后者。”

  此时的夏怀梦还是像往常一样,戴着一副特别厚重的眼睛,头发也是有些凌乱,那长长的刘海似乎还遮住了一半的眼睛。

  但是姜魏还是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十分地认真,就很努力地笑了笑:“我喜欢后者。”

  “可是后者,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交集的。”

  “而前者就只有一次相交的机会,以后永远都不可能有牵连呢!”

  姜魏是赞同她的这种见解的,突然就有一种冲动想知道她的选择会是什么,就问她:“怀梦,那你呢?”

  “我两者都不喜欢,我喜欢则是两者的结合。”

  夏怀梦眼里满满骄傲的神色,似乎都让这有点悲伤的气氛变得有暖意了,“因为我觉得大部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不是这两者的任何一个。而应该是这两者的结合,会有一段时间是平行的,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相交的,当然每一个相交点之间还是有着一定的距离的,但是距离是微小的,可以忽略不计的。”

  “那么,从平行到相交,以及相交到平行,都是由双方的所作所为决定的。”

  “我虽然不知道你和盛昱川之间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你们明德大院“七飞侠”到底有着什么样子的故事,但是我刚才说的那些应该适合你们的。”

  “没有一个人是会不成不变的,不变的地方有,但是变的地方只会更多,而不会更少。”

  “怀梦,你是不是很喜欢数学啊?”姜魏等她说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如此问着她。

  “啊……”夏怀梦不是太能明白他为什么这么一问,在看到他不是开玩笑的之后,就微微地点了点头:“不算特别地喜欢,但是学长你要是想来跟我探讨数学方面的问题对我话,我是非常欢迎的。”

  “好了,怀梦,我已经明白了你用数学例子给我说的道理了。”

  “姜魏学长,这只是我个人的理解,不一定是正确的。”

  “怀梦,从今天开始,你就算是我姜魏的朋友了,所以你叫我名字或者是阿魏就可以了的,”姜魏看着面前这个有点愣愣的女孩子,便笑了笑,“不用叫学长的,这样子怪怪的。”

  “姜魏学长,我不觉得会这样子叫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你本来就是我的学长啊!”

  姜魏听到她这么一说,就知道他说不过她了,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那我先走了。”

  “姜魏学长,你回去之后,也不要和任何人说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我同桌他应该不会想让别人知道的。”

  “嗯。”

  夏怀梦看着姜魏离开的身影,就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因为你离我太遥远了,所以叫学长是最为合适的了。

  她没有继续想下去了,而是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

  这边,沈一弦和盛明月已经回到大院了,但是没有立马进去,而是在外面停留了一下。

  沈一弦把盛明月的书包拿下来之后,就突然很神秘地说:“阿月,你十六岁的生日很快就要到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很独特的礼物。”

  “沈一弦,你不知道礼物就得悄悄地准备的嘛?”盛明月没有想到他不进去的原因,就是为了说了这么一句如此愚蠢的话,就拍了拍了自行车的后座,说:“你居然还说了出来,生怕我不知道你会给我准备礼物的嘛?”

  “我当然知道你会知道我会给你准备礼物,但是我一想到你会因为这份礼物而开心,我就很想迫不及待地告诉你了。”

  “沈一弦,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给我准备的礼物是那非常幼稚的小裙子。”

  “不是,送裙子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盛明月,你能不能不要时不时拿出来说一下。”

  “你难道是买了那一科目的练习册给我吗?”盛明月想着不是裙子的话,那就只剩下这个了,所以就又问他。

  “盛明月,你能不能再猜下去了?”沈一弦听到“练习册”这三个字,就有点头疼了,为什么这丫头记得的都是他的“黑历史”。

  “不是你自己先提起生日礼物的嘛?”盛明月对于这家伙的突然地生气,觉得特别地莫名其妙,瞟了他好几眼,才这样子说着:“你真的莫名其妙的,居然不让我猜,那你说出来的意义何在。”

  “因为我害怕你还因为以前我做的事情,而不开心,所以就提前把这个惊喜跟你说了。”

  那怕你已经说了,不希望我胡思乱想,但是一想到以前的你默默承受了那么地多,心还是忍不住的心疼。

  所以就如此地迫不及待想把这世间所有的欣喜,都一一告诉与你了。

  “好啦,沈一弦,我没有生气了。”

  因为我在乎的那个人其实也是有在乎我的,所以这么多年并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着。

  这已经是一件特别幸运的事情了。

  “阿月,你能不能不要直呼我的名字,感觉这样子怪怪的。”

  “那你说我应该要怎么叫你啊!”盛明月眉眼弯弯地看着他,如此说着。

  “一一,一弦,一弦哥哥,弦弦都可以的。”

  “但是这些我都不想叫。”

  “那你想叫什么?”

  “沈学长。”

  “嗯?”

  “沈学长,你好。”盛明月把手伸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