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薄承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薄承欢 居孚 1095 2019.01.13 10:14

  念离回到了自个儿的屋中,脱了斗篷和外衫,只一件续了貂绒的里袄,便偎了屋正中的美人榻懒懒躺着。连枝边抱了一床锦被替她盖上,边笑她:“姑娘的身子是越发沉了,怎的只一会儿就又躺了回去?仔细被人看见了,要说姑娘缺了规矩体度了。”

  念离微微一笑,连带着语调也是懒懒的:“自个儿的屋子,谁念着我这档子事儿,许是今儿醒的早了些,这会子倒有些乏了。”

  连枝听到这话,给那炭炉中添了几块银炭,又替念离拢了拢锦被,方静立在一旁,生怕扰了念离休息。

  不过小半个时辰,浣月脚步匆匆的进了屋子,推门声扰醒了念离,她微眯了眼,看着浣月走向自己。

  “小姐,来了、来了!”

  浣月此番话说的没头没脑,但念离很快就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缓缓的坐了起来,浣月将信递予她。

  念离撕开信封,抽出其中一张信纸,做工精良的信纸上一行龙飞凤舞的草书映入眼帘,字写的遒劲有力,让人似乎能觉察到执笔之人的霸气。

  对方在信中表述很是随意,对于她的投诚显出了两分趣味,但更多的是探究。

  至于是否接受她的表态,则显得模棱两可。

  但是念离心中却很清楚,她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

  是了,她今日让连枝递予宋轶的,正是一封投诚信。

  言辞并未过于急切,只淡淡叙述了几会子实情,要求见面详谈。

  她晓得对方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若过于急切反倒令其生疑,倒不如开诚布公,对方也许对她的能力不信任,却不会不对她的身份生出几分趣味。

  这也是她为何找宋轶做保的缘由,宋家世代忠烈,那宋轶更是是非分明,虽则对她有着些情愫,事情却拎地极清,能让宋轶都为自己做保,对方倒也能放宽几分心。

  当然,这些都是念离的猜测,真正让她肯定对方动心的原因,正是她此时手里的这封信。

  其一,对方亲自回了信,表了自己的态度,虽则信中未直接说明,却让念离知晓了对方愿与其一试的深层含义。

  其二,对方的字念离也曾见过,当今圣上龙体欠安,众皇子均手抄佛经为其祈福,首当其冲自是这太子的抄文。只这字与当日念离所见大不相同。

  当日所见之字为正楷,一笔一划虽则有力,但笔锋处则显出了几分圆润,只一眼便觉这落笔之人的温润祥和之心。

  而今之字,似乎是对方刻意在像她表露其真正面目。既表达了愿与其一试的态度,又是变相的试探。

  这个人,绝不如表面所见那般温润如玉。

  念离将信投入火中,盯着跃动的火苗微微发愣。

  自然对方动了心,必会愿与她一见。而她,只需静静候着便好。

  圣上龙体欠安,近来已有日渐加重之势,能让父亲都入宫伴驾几日不得回,怕是凶多吉少。

  几日本是腊八,可半月前宫中便盛传皇帝有恙,今儿竟连宫中都未见庆祝腊八之喜,更别提底下这些做官的会不惧有什子庆贺之举。

  而新年之前的祈福,许是他们最好的见面时机。

  茉莉花晾到六分热,浣月端了过来,念离微嘬一口,复又放下。

作者感言

居孚

居孚

阿久:一个个小没良心,不晓得支持一波才不算负了咱们这一场子相逢?   爱你们哦么么啾~

2019-01-13 10: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