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卡拉迪亚异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五、猎熊

卡拉迪亚异世 修罗魂 1007 2018.12.07 10:50

  不是我不想同她去跳舞,而是我根本对跳舞一窍不通,尤其是维吉亚的民族舞蹈,我只得照模扮样,照葫芦画瓢的附和着她,而她也全然不顾,开心的同我拉着手,和大家一同舞蹈起来。伴着维吉亚的民族特色的乐器,发出凄美悲壮的乐声,我手足无措的跟着他们七扭八扭的舞在一起,火光中,这狂野魅惑的舞蹈,不断刮过的带雪的冷风,伴着烈酒的温热,然后我就宿醉一场,全然不知道了。

  第二天清晨,我被窗檐下透进的微光照醒,我茫然的折起上身,看着身上铺盖的一层皮毛被子,身下毛茸茸的狼皮床垫,窗外大亮,闻得到维吉亚人们忙碌的声音,我听不懂他们说着什么。我正在呆滞着享受着这惬意的片刻,哪知房间的门彭的一声大开,我被惊了一跳,险些一蹦上了房梁,猛然间我的意识最先划过的是盗贼绑匪之类的,却见贝蒂大大咧咧一脸兴奋的冲了进来,对,就这么冲了进来,“爱哭鬼,起床啦,今天有惊喜哦!猜猜看,。你想知道吗?”我在心里只想着,鬼才要啊,求求你放过我吧,大小姐,

  “不,不用了,求你出去,谢谢!”哪知她竟然一下扑过来,用手揽着我,“走吧走吧,!快起来!”揪住我就要将我往被子外拖,我突然有一种失身之感,我的尊严告诉我要制止她的恶劣行径,我抓着她的手,正作势要甩开,可谁知我看到了她那晕红的脸,和直勾勾带有几分惊讶的大眼睛,我忙甩开她的手,不过这次是轻轻的,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在心头激荡澎湃着,冲刷着我的心房。

  她突然间转变了态度,她放开了我,只微微说了句“那求你赶快起床吧。”便转身走出屋去,轻轻的将门合上,我突然又有些后悔,是不是我又对她太凶了,可是她做的也太过分,太得寸进尺了,如是想着,我穿好外衣,下了床铺,赤脚走着,找到了散落在床下的鞋。

  我呆若木鸡的走了出来,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原来我被安顿在了村北头的一处屋中,我推门出来,感到的深寒之感,维吉亚的环境果然恶劣啊,我正迈步打算走出去,肩膀猛的一沉,我就知道我是被缠定了,劫数难逃啊,可谁知我正要发作,扭过头去,“喂,你是怎么回事。。我。”只见提比斯一脸微笑的看着我,“我的女儿很调皮是吧!她的性格就是那样,但她很勇敢,很坚强,请你原谅。”“啊,哈哈,没有那回事,我明白的。”我尴尬的笑了笑,和他说道,只见贝蒂从一处小雪坡上哧溜一下滑了下来,她身手矫健,是天生的猎人,“呀,你终于醒了,我爸爸说今天我们要去猎熊的哦!你们也一起来吧!嗷,熊你怕不怕?”她做出了一个俏皮可爱的鬼脸,我被她逗乐了,可我还是忍住了,没有笑出来,看在她父亲在她身边,所以没有浇她冷水,算她走运,哼哼。

  提比斯等一众人兴许是早就起来了吧,早已收拾好一身行头,整装待发,都看着我堪堪的走了出来,一脸的呆滞之色,我心里感觉到一阵羞愧,我知道我现在一定满脸通红,应为我感到脸上火烧的感觉。贝蒂递给我一柄长弓,“囔,这是你的,还有这把猎刀,”她将弓递给我,然后从腰间又拔出一柄冷光直闪,刀柄上缠绕着一层皮毛的猎刀,刀身虽然有多处划痕,但依然光可鉴人,刃口上还残留有斑驳的血迹。她给递给我一个毛皮帽子,和毛皮围巾,我正要接,她直接替我包裹武装起来,我看着众人,不求别的,只求给我条地缝,好让我钻进去得了。

  我回屋中拿出了我的弩机,维吉亚人善弓不善弩,他们在风雪中打猎,弩机虽可连射,但是笨重,远不如弓箭的轻便,而且维吉亚优良的复合猎弓威力与射程要远胜于弩机,所以他们见我拿出了弩机便朝我说道。“打猎可用不着那个,打猎注重机动性,便于携带的猎弓才是猎场的利器,打猎注重的是一击毙命,讲究的是威力和准头,你就拿上猎弓吧,正好我也教教你箭术。”我仔细想来,确实是这样,而且提比斯说要教我箭术,我当机折回去将弩机放回桌上,取出那把闪烁黑光,黝黑发亮的猎弓走出屋来,我确实想见识一下维吉亚人的箭术,也想学上那么两手,开通点弓箭的门道。我一路小跑过来,招呼他们一声说走吧,便跟着他们一同往山洼外的一片幽谷走去,我们一行大概算上我们佣兵团的63人,尼哥斯村陪同出猎的20人,一共是83人,我们都是没有任何打猎经验的菜鸟,只得一众人跟在村民们身后长见识。

  我们跟着猎人的步伐,行走在一片白色的画卷之中,小路两旁的树梢都挂上了冰凌,枝丫之上则铺满了厚实的雪,风掠过时,不断有雪从枝头上散落,枝丫失去承重,都左摇右摆起来,雪花迎面吹来,打在脸上有种刺痛之感,偶然吹到嘴里,融化掉带着些许杉木的味道与自然的芬芳。

  此时正值暮冬,熊们还未进入冬眠状态,但是它们此时并不饥饿,而是悠闲的在郊外散步,晒太阳。

  我们一行向着有熊出没的森林中走去,我望着远处山涧冰封的河流,还有山崖之上裹着素衣的松木。一派雪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四周都是一片白色,有些白的刺眼,在白色之中又夹杂着些许棕土之色。只听得近了,不知哪处树木之上有鸟儿啁啾婉转的歌声,回响在空谷之中,只见提比斯寻声定位,搭弓上箭,吱啦一声将猎弓拉了个满圆,他握弦的两指上磨出了老茧,他一拗弓弦,猛然一张,箭头厉声破空而出,远处只见跌落下一个看不清的物体,砸在一处雪中,走近前来,那是一只山鹭,一只长箭贯穿它的腔腹,正是上好的山珍野味,这离提比斯搭弓放箭的距离足有200多米有余,我甚至只闻其声,不见其身,但提比斯就那么瞄准一射,便精准的把它从树梢射下来,我心中暗暗佩服投地,一个脸上涂抹有腊油的猎人将它负在肩膀上,我们继续向前走去,一个猎人在一处杉木下面发现了熊的粪便和足印,从此来看,他们分析有一头熊刚走不久,距这里并不遥远,甚至近在咫尺,我们全都聚拢过来,看着提比斯将山鹭的血撒在一处清扫一下的地上,在血迹的四周刨出了个一米多深的坑道,其中插满了锐利无比的木锥,再用雪虚埋其上,,我们跟着提比斯则走到距离此地300多米的一处山坡之上,远远的蛰伏起来,用雪盖掉身上的气味,我们全都匍匐在地,用雪覆在身上,仔细的观察着那里的动静,不过半个时辰,只听得一声哀嚎,一头棕皮,雄壮的狗熊掉落在了陷阱之中,它挣扎着爬出了壕沟,但是他熊掌之上定然扎满了木刺,半尺长的木锥可直接贯穿熊掌,让他失去行动能力,我们寻声赶了过去,那熊远远的看到我们,惊叫一声,扭头便要溜走,但是它受了伤,还在滴血,它跑进一片杉木林中,我们也不急着追,提比斯带领我们赶了过去,只见地上正淋着一片血迹,延伸向杉木林中,我们寻着血迹一路追踪而去,贝蒂争着要冲在最前面,他父亲喊她她也不理置之,真是个爱出风头的女孩子,只见她身姿轻盈,体态矫健,一个剑步飞跃过一棵躺倒的杉木,真的是天生寒风中的猎手,承载了她父辈的优良血统啊,还有几个和我一般大的男孩尾随其后,都想争着先去杀掉那头熊,只见那几个青年人也都壮实,精瘦,身上线条分明,脸上和胸口上涂抹着一种维吉亚不知名的腊油,可驱蚊虫保暖,也可隐蔽之用,在我看来也很美观,我们就这么追着,追着,突然他的父亲大吼了一声不好,定是他察觉出了危险,我甚至没有多想与犹豫,便向贝蒂追去,只听得提比斯在身后大吼“贝蒂!!快回来,不要跑了!贝蒂!!贝!危险!”

  只觉得他也紧跟了上来,就见贝蒂慌神往后看的时候,从一处长春草丛中闪出一头吊睛灰额红唇的棕熊棕熊,脊梁壮硕足有牛大,它瞅着贝蒂,原因是贝蒂跑的太快,冲在了最前面,就在熊掌狠狠的向她甩出的时候,时间的好像静止了,我一咬牙挺身提刀在胸而上,她吓的抱住了脑袋,我一个纵身敢在熊掌落下之前,先来到了她的身前,将她护在里面,“别怕,我保护你”我搂住她的肩膀,手碰到她温润的面庞,只听得噗嗤一声,后背传来火辣辣撕裂的疼痛“贝蒂!”提比斯的声音还在身后撕心的喊着,我只觉得时间好似凝固了,耳边的声音也逐渐变小变远变得通透了,就在我觉得好似就要离开的时候,耳中却猛然响起了凯恩的呼声“艾伦!艾伦!艾伦,小心呐,艾伦!!”就这么一刹那,我猛然惊醒,这一幕就好似之前和凯恩一同时的那个处境一样,我抬起手中刀,挺刀在胸口,双手死死握住刀柄,那熊已经向我扑来,它看到我突然清醒,惊呼一声,熊眼的瞳孔我都清晰的看到伸缩了两圈,但是它已经出力在身,无法在折回去,只听得噗嗤一声,一刀直刺在那熊的胸膛,血泉当下喷射了我一身,我已然成为了一个血人,看着那熊断气躺在身边,我也放下心来,只觉头越来越沉。“艾伦!艾伦!怎么样,不要紧吧!你说话啊!”我微睁的眼看到了贝蒂的脸庞,我躺在她的腿上,最终眼前一黑。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