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穿过云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向死而生”的程小云

穿过云层 任小C 2091 2021.05.04 23:39

  在离这个很远的地方,有一座小小的县,叫做麦云县,那里面的人们以种麦为生,千百年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日子过的不算富裕,但也说得过去。

  麦云县里面有几座山,绿植也多,所以那里的空气很好,天也很好看,尤其是当天空中出现一片片巨大的云层时,那壮丽的景观,实在是让人流连忘返。

  在那里,人们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只要穿过云层,就能见到想见的人,说出想说的话,所以只要向着云层诚心祈祷,那么人的声音便能穿过云层,让想要见到的人听到想说的话。”

  而程小云,正是那样环境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没有什么优点,但也没有什么缺点,只是一个扔在人海里都找不到的女孩。

  程小云的父母本来是外出打工的,程小云倒也算是个留守儿童,不过同其他人不同的是,程小云在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

  这种病极其不易被发现,但当被发现时,它的治愈率已经变成了不足百分之十。

  很不幸的是,程小云属于后者。

  但对于她的家庭来说,一瓶要三千块钱的药,这负担实在是有些重了,一瓶三千,一个月起码就要六千。

  就这样,程小云的童年一直在不断地吃药和断药之间度过。

  程小云有一个外婆,叫做连美琴,是个快七十岁的老人,她的女儿,也就是程小云的妈妈,在和程小云的爸爸离婚之后,不到一年就因为劳累过度去世了,他的爸爸也早就不知所踪,连美琴老人不仅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她女儿的死是没有赔偿的。

  生活的重担,一下子便落在了连美琴的身上。

  她们两个人靠着种麦子和社会低保过活,程小云也在上完了初三之后便辍了学,和她外婆一起,过着清苦的生活。

  可是,程小云会长大,但长大的同时,也会有人老去,连美琴虽然如今也是体格健朗,可毕竟年纪大了,生活的压力,渐渐让这一家两口喘不过气来。

  程小云曾经和外婆说过,她从来没有怪过任何人,更没有怪过自己的命运,她一直都表现着积极乐观的心态,也正是因为程小云的这种心态,让连美琴在面对生活的重担时,也稍微轻松了一点。

  然而好景不长,程小云病发的愈加频繁,药剂量也从每天吃一次,变成了每天在病发后吃一次,程小云自己也渐渐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拖累那个恨不得照顾她一辈子的外婆,那时的程小云也算是年轻吧,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做了一个决定,一个让那个爱她的外婆,痛彻心扉的决定。

  程小云想要离开这里,偷偷的离开这里,或许她想着,哪怕死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也总比死在自己爱的人面前要好。

  程小云消失的很突然,就像半夜里突然下的不到十分钟的小雨一样,到了早上,一点踪迹都不会留下。

  程小云把身份证,户口页,存钱罐,衣服,鞋子,关于她一切的东西,她都一件不剩的带走了,就那么一晚,那个连美琴心疼了快二十年的外孙女就那么不见了,甚至连一点程小云存在过的踪迹都没有留下。

  或许是程小云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在那座城市,从来都没有和那个爱她的老人生活过吧。

  程小云去了很多的城市,但她都觉得还是离家太近了,她想要孤立自己,想让自己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

  可又有那个人,是能够忘掉自己最为珍贵的亲情呢。

  连美琴找了很久,就连现在她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程小云,她始终相信着,只要穿过云层,就能见到自己想见的人,说出想说的话。

  连美琴报了警,可是并没有用,程小云带走了一切和她相关的东西,就连手机号码都换了,况且,连美琴又去不了太远的地方去寻找,所以她只能寄希望于警察,可那么多年下来,这间案子早就没有太多人过问了。

  连美琴身边的很多人也说过,就让她忘了程小云吧,那样一个不孝子女又有什么可以留念的呢,走的时候甚至连一封信,一句话都没有留下过,这样的人,就权当养了个白眼狼就好了。

  可是连美琴自己知道,程小云的离开,完全是为了自己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婆啊。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独身一人前往未知的世界,她凭借的,不是一腔热血,也不是对未来的渴望与向往,将程小云推向世界的,是她对外婆的爱,是她觉得自己不得不离开的事情。

  她没有不计后果,更没有一时冲动,她只是爱自己的外婆,所以她要给外婆一个幸福的晚年。

  就这样,连美琴一直没放弃过程小云,而程小云,也一直在这个世界上兜兜转转,她被骗过,也被善待过,可她都知道,那里不是她应该待在的地方。

  最后,她来到了这里,一个距离麦云县三四天火车的城市,她虽然在这个城市的第一份也是第一次的工作遇到了麻烦,可她却遇到了夏磊,夏磊把程小云带进了易天咖啡厅,一个所有人都对她好的地方,没有勾心斗角,只有朋友间的互相关心。

  程小云爱上了这座城市,也爱上了一群人,更喜欢上了,一个人。

  她并没有在这座城市里看到自己的未来,但她也同样没有再像往常那样,想要拼了命的忘掉自己的未来。

  她想念自己的婆婆,可是她也知道,在她决定离开的那一天,这一切的相思断肠,都要由她自己来承担。

  她开始写信,虽然一封都没有寄出去,可她却以此来寄托自己的无限的思念。

  这座城市,让程小云牵挂的东西太多了,多到她甚至以为那些东西可以代替自己的亲情与思念。

  程小云只是想待在这座城市而已,带着可以穿过云层的思念,带着对这里东西的牵挂,带着她好不容易遇见的这些人,就那么一直待在这里。

  或许没有这致命的伤病,程小云便不会遇见这里给她无限希望的一切。

  就像那句很老很老的话一样:

  “向死而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