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人生小短语:第二季之朕权逻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落府飞天

  吾未见夜,吾未见星,吾未见春、秋冬。

  吾生于刹车世终,是时地球初止转。

  地球自转刹车得四十二年,比与政府之谋久矣三年。母亲给我讲过吾家望后一日也——日行迟,若在地上停住矣,用之三日夜乃堕。固,后无“日”亦无“夜”也。东半球在当长者一间里(十有余年矣)将处永远之昏中,以太阳在地下并没深,尚在半天上见其芒。

  即其次长者入中,吾之生也。

  非关昏昏,地球始举北半球明。地球始置亚洲与美洲陆上,惟此二大陆完坚者板块结构能受始于地球大者推力。地球始共有一万二千台,布在亚洲与美洲大陆之各各平原上。自我居,可见数百台关之等离子体光柱喷出。你想一巨之宫,有雅典卫上之神殿则大,殿中有无数根顶天立地之巨柱,每柱皆如巨之日灯管之发蓝白色之强光,而君则为那大殿板上一个细菌,夫然,则天下莫能争是溪,予得专而名焉,汝可想到我处之世何也。其实此言尚非太真,地球始之射必有一定之言,此切线推力才刹住地球之自转分两,故天中之巨光柱是斜之,我是在一个将倾之巨殿中!若有暴半球至北半球自南,多病狂者。于是景更可畏者始为之热,户外冻高七八十摄氏度,须服冷服才能出。于是温下之,每当有暴雨,而始光柱穿云时之景象是一场恶梦!光柱蓝白色之强光于云流,为无量种色为之狂涌之晕,一天若为白热火山岩浆所覆之。祖老耄矣,一一次被热折得不堪,见大雨喜,肉袒出门去,我未及止之,外面雨点已被地球始超暑之等离子光柱炙沸,以其身上烫脱了一层皮。

  而于北半球生者吾辈也,此一切皆然,即如刹车时昔人,见日、星、月然也。我把那前人之史皆曰“前日时代”,那真个令人神往之黄金时代兮!

  在我小学入学时,为一门课程,师带我班之三十子修矣具环球旅次。是地球既已转,地球始非持此星之静而外,只为些态度调,故从我三岁至六岁之三载,光柱之光度大为减雨,是使、得我可是旅中更好地识其界。

  我先去见了地球始近。是在石家庄近之太行山口见之。那是一座金之山,在我赫耸,据了半天。与其比,西之太行山如串小丘。或儿叹其如孤峰如高。我之班主任占星师是位漂充女,笑我告,此台始之高,自为变幻米,若孤峰更高二千余米,所管之曰“上帝之喷灯”。我立于其大者阴中,震感。

  地球始分为两大类,大小者曰“山”,小者谓之“峰”。我登了性北404号山”。即“山”比登“峰”花之久,以“峰”者,以巨电梯上下之止“山”则坐汽车沿盘“山”公路行。我之汽车混于不见首尾之长行伍中,舟而滑之铁路上行。我之左为青之金壁,右为万丈深拥。应由五十假重巨自卸卡车为,车上满教而从太行山上掘下之岩石。汽车速升至于五千米上,下地已看不清节,只见地球始反之一青光。占星师请戴氧气面单。随我去喷口越来越近,光度、温皆在剧增,面罩之色渐深,冷服中之微型压缩机亦大功而栖之。于六千米处,吾见其进也。,一车车之石倒进那闪着幽光之大穴,一声都不传出。问占星师,地球始何以石为火料之?

  “重素聚变曰一师门深也,今为汝还讲不明。尔等须知,地球始为人造之力之大机,如吾之所华北404号,全功行时可谓地生一百五十亿假之推力。”

  吾之汽车遂登绝顶,喷口即在我头上。以光柱之径太大,今仰观者堵发而蓝光之等离子体巨垣,上抵无限高。当是时,余忽忆寻前一堂教课,其憔悴之师与我出一谜:“你在平原上走着,暴逆遇堵是墙上无限高,下无限深,左无限远,右无限远,此序何?”

  吾打了一寒颤,遂以此密告于左右之术师。其欲久。儿,惑地摇头。我把嘴凑到她耳边,以其畏也谜底告之:“死。”

  其默默看了我数秒,忽然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吾从其肩目去,迷之地上,耸一峰金巨峰,自我周至于地。其吐之光柱,如一片斜之宇林,刺我落之天。

  吾之速至也海,见城摩天大楼之出海峤,退潮时,白花之水从楼窗中出数者,成一道瀑布刹车时初罢……其谓地球之害已赫:地球始速为之潮汐吞了北半球三分之二之都。始之为全球暑消之极冰川,更于此大水推波,及南半球。爷爷在三十年前见了百米高之浪吞上海也,以今言之也直勾勾眼尚之。事实上,我之蠕蠕未行而已非矣,谁知在后长之外空流中,有多少难于待我?

  我一曰“乘舟载”之古,在洋面行。地球始也光柱在后远,一日而尽睹矣。当是时,海在两片霞之间——片是西地球始之光柱生之青蓝色霞,一片是东方海面下之日生之粉红色霞——其在洋面之故使海亦分矣耀着与光之二,舟遂行于二分之界,此间真妙。但随青青霞之渐衰、粉红色霞之渐增,一种不安之意在舟中漫散。甲板上不见子矣,其都躲在舱里不出,舷窗之帘亦被紧紧拉上。一日,我最畏之时遂至矣。我合于其间以为教室大舱,占星师俨然曰:“儿,我要去看出矣。”

  莫动。吾目光呆,若暴冻僵在彼住也。天文师又促数,其人不动。其二位男同列曰:“吾早提过,环球验课宜在近代史课后,人于心上则易应也。”

  “然则无用之。在近代史课前,其早出世知也。”占星师曰,其次谓数位班干部曰,“你先,小儿辈,勿惮,我小时一看日出亦甚紧之,但见一瘳矣。”

  童子遂一个个起,望舱门挪动脚步。当是时,我为一湿湿者手执了我手,回头一看,是灵儿。

  “....女嘤言。”

  “我在电视上亦见过日,进退皆者。予慰曰。

  “何也?,你在电视上见蛇、视真蛇乎?”

  “......反正我得上,是门课会扣分之!”

  我与灵儿紧握手,与诸子并战战兢兢地朝甲板去,向吾生之中一日。

  “其实,人以日与惧并亦只是三四个世纪也。盖前此,人是不怕太阳也;反,日在其目中,俨然与伟之。是时地球尚动,人每睹日出没。其当初日欢呼,颂者美日。师立于船头”小星谓我曰。海风吹其长发,在她身后,海净接处发数道光,如海下之一头大得无象之怪曾喷之鼻息。

  终,我见了那令人胆寒之火。始惟天水连线上之一则明,而遽增广,渐见了圆之状。当是时,我自己之喉为何物扼矣,恐使我结,下之甲板若失,我在向海之渊坠,下坠....与我俱坠者有灵儿,其夫蛛丝般柔之小身贴著我栗不已。他儿子,他一人,全世界,皆在下。是时朕又思之谜语,我曾问过教师,那壁是何色之,其曰宜为黑者。吾以为非,我想象中之死之墙当白之,此何其道等离子体墙使我念之死亡。此时,死非黑者,而电之色。当其终之电至时,世将在斯为蒸汽。

  三个多世纪前,天物理学家则日内化为彘之步骤蠡速,于是,其发数万枚探测器贯日,竟立了此星全精之象数学。巨计算机谓此象数也明,太阳之化已向主序外移,彘素之聚变当少日满于日内,此生一曰“彘闪”之烈爆。后,日将化为一颗大而暗者红巨星。其长如大之,地球将于日内行!事实上,先是之彘闪烁中,我之蠕蠕既化矣。此诸将于四百年内起,今已过了三百八十年。

  日之变将炸毁与吞日系所宜居之类地星,且使凡类木星尽变态与道。自第一次彘闪后,随重素在日中之复集,日彘闪将在一间复生,此一段”是对星化也,其实能为人长史之上千倍。故,其在后之日系中已不生,唯一之路,外虚恒星际移。而照人目前之工力,一人移唯一可者为半人马山比邻星,此去我最近之星,有四点三光之程。以此事上,人已得所同,争者在于移而上。

  以修学效,舟在太平洋上折了两次,又给我作了两日。今我已应矣,亦信之南半球其日向日之子诚能活。

  后则我在日下行矣。日在空中愈进愈高,凉之气复热之。吾方自之舱里睡,忽闻外有噪之声。灵儿推开,探进头来。

  “吁,飞船使与地球使又打起矣!”

  余谓此儿不眩,其已打了四个世纪矣。犹向外看,于是打成一团之数男中,一眼便见矣作事者吴东。其父是个顽者飞船使,以举一反共政府之变,今仍系狱。有其父,必有棋。

  师与数名粗之星船员不易乃引开架,吴东鼻血糊糊之,攘臂高怦:“以地球使投之于海去!”

  “我亦地球使,亦欲投于海而?”占星师问。

  “地球使皆投海去!吴东佩争。今,全世界飞船遣情又呈上势,故其亦狂之矣。

  “何恨我?”占星师问,诸飞船遣子继呼之:“吾与地球使人在地球上死!”

  少顷……

  “我要坐飞船行!飞船万!”

  占星师按之腕之息显示器,我前者空即见一息图,童子之意为之引昔,暂时安静下。那是一个晶莹之封玻璃球,径十厘米,城中有三分之二满了水,水中有一遭虾、一枝珊瑚及诸绿之藻类物,在水遭虾游而犁然。占星师曰:“是吴东之自课计作,丸中除此数样东西外,又有看不见之细菌,其在封之玻璃球中相倚,通用。以海藻遭虾为食,从水摄氧气,出含有物之粪和二氧化碳废气。细菌将此物解为无机物与二氧化碳。后,海藻利以其无机物与二氧化碳于人日之照下行光合作用,为营养物,而生与蕃,并出氧气,供遭虾息。如此之生态环当使玻璃球中之物于惟日供之下不息。

  是我见宜之课程设。吾知,此中凝矣吴东与凡飞船遣子之梦想。此即汝梦中飞船之缩影兮!阿东告我,其如计算机中严之象数学,谓城中每一物以为修矣,使之新陈代谢适至衡。之信,城中之生世能久存,至于遭虾寿之极。师皆甚爱斯。我置所求之人则日下,默默祝刊之小者也,如吴东策存。但今日,时惟昔之十余日……”

  占星师从所赍之一小箧中小心翼翼而出之玻璃球。死者遭虾浮波,水浊不堪,藻类腐之物已失绿,化为一团无生之毛覆于珊瑚上。

  “小世界死。小儿辈,谁言何?夫子以其死”小星之世举及诸子前。

  “其小矣!”

  “曰然,太少矣。小者生态统,无论何精,亦经不起时之风者。飞船使想象中之飞船亦然。”

  “我的飞船可造如上海或纽约则大。”吴东曰,声比向下许多。“是也,如人目前之术多所造之大。而与地球相比,如此之生态统犹小矣,太少矣。”

  “我会得新之星。”

  “此连尔亦自不信。半人座无星,近者有星之星在八百五十光外,今人能造之最速者飞船亦可致远之百分之旦五,然则需十七万年才到飞船规模之生态统连其什一之时皆支。童子,惟如如地球如此规模之生态统、则势磅确之环,能使生生万代不息!人在宇宙间去地球,若婴儿在沙漠里去母!”

  “师呵……,我来不及也,地球不遑矣一之未速至足疾,行至足远,则日爆矣!”

  “时,已足之,须信合官!是我说了多遍。若还不信,则我退一万步曰:人将自豪地而死,我力极!”

  人之亡分为五步一步:,以地球始使地球止自转,使始喷口于地球行之反。第二步,全功施地球始,使地球速至走迟速,飞出太阳系。第三步,在外虚而速,向比星。第四步,于中使地球复自转,回关方,始灭陈。第五步,地球泊入邻伍星道,为此星之纬。人以此五步分为刹车世、出世、流世界(速)、流世界(灭陈)新太阳时。

  全移时将延约二千五百年,百代人。

  舟前行,至于地球夜者。于此,日与地球始也光柱都照不及,在大西洋中清之风,我辈儿一见了星。天兮,是何之象兮,美使我心醉。小星师一手抱我,一手指星。看,童子,则半众座,则比邻星,则我之新家!卒哭之,我亦皆从哭矣,左右之人与船,是铁打的汉子亦泣。皆用泪眼望师指,星在泪中枉振,惟其星非动者。是夜海狂浪中远陆之灯塔,原是雪中将冻死之孤旅前见伏之火,是我心中之日,是人于未来百代之苦海中唯一之愿与支……

  于归之涉中,我见了行者第一号:夜中见了一颗巨之彗,则是月玻。人带不去月,即于月上亦受了星关,推之离地球也,恐于地球速时相犯月星始生之巨上,以为海笼,在一片蓝光中,众星见矣。月移生之引力潮使海波白,我改成飞机欲南半球家去。

  行之日至矣!

  我之飞机,而为地球始也光柱照得睁不开眼,此光柱亮数倍于前,且凡光柱皆由倾化为直。地球始到了最大功,速生之百米浪轰扑上每陆,热者飓风挟济之沫,于森立之顶天立地之等离子光柱间狂啸,拔了陆有之木是从宇宙观……,我之蠕蠕亦成一颗巨之彗,蓝之尾刺了暗之虚。

  地球行矣,人道行矣。

  即在行间,爷爷死矣,既感之烫。弥留时,其复念一句话:“也,地球,吾之流地球也……”

  学要搬入城矣,我是第一批入城者。校车入了一长之隧也,上少之夷地隧也向下。走了有半个钟头,我闻知已入城矣,可车窗外有城者?只见频扫之盘根错节之支洞与壁无数之封门,在高高洞项之一排泛光灯下,一切色素者蓝。惟后半生之多时都要在此世界中度,我不觉黯然神伤。

  “元人则居洞里,我又住穴也。灵儿语曰”,犹以占星师闻之。

  “莫之,小儿辈,地之势速则变可畏可畏。是时,诗之时也,吐一口唾,未坠地?,则冻成小冰块儿也;热之时、沫,未坠于地,则为蒸汽矣!”

  “寒吾知,以地球去日渐远矣。而何为热乎?”同车之一下年级之小子问。

  “愚,未学过变轨速乎?”吾愤然曰。

  “亦未。”

  灵从容解之,若为解向之悲,“然,与君欲之异,地球始不则大,,其能为地球大小之加速度,不得以地球一旦出绕日也。在地球去日前,又绕其转五圈儿?!于是中,地球会渐渐速。今,地球绕日转而一挺圆之圈儿,而其速愈疾?,此圈儿愈扇,愈速愈扁,愈速愈扁....是故后来,地球或离日远,然寒……”

  “便可...犹非也!地球之最远者,寒甚,可于扁圈之别一首,其去日——诺,朕思,按道动力学,其去日犹今之近兮,何必更热??”。”真个小天才,记遗术使然之小子备成人之智巧矣,是其幸,不然,如地球始是连神莫欲之异,是不在四个世纪内成实之。

  余曰:“有地球始也,小痴人。今,万余台之大喷灯全功施,地球就成了火箭喷口之护圈矣……你安静之,我心烦!”

  吾乃始尔地之生,若是在地下五百米处口百万之城遍诸大陆。于此地中之,余读小学并升中。学校并在理工科,艺术及哲学之教为缩至少——人无此闲心矣。此人最急之时,各有不尽之事。甚有意者,地球上之所教在夜间渺。人今审,即果有帝,他是个王八蛋。史课犹或,但课本中前日时之类史在我闻如伊甸园中之神话也。

  父为空军之一地道宇航员,在家之日甚少。记在变轨速之第五年,在地球在远日点时,我家到海游一。行至远日点端之日,是一岁或二者如圣诞节节,以是地球去日极,人皆有一虚也感。如先到地上也,我须衣带核电池之全封煮服。外,地球始立之刺目光柱为要能见者也,地界之诸部皆没于光柱者之强光中,看不出变。我乘飞汽车飞久,至于光柱照不及处,至于能见日之海。日惟棒球大小,不动地悬天际,其光只在自己的围了一圈晨曦映似之亮影。天色阴之深蓝,星犹宛然。举目望之,岂有海兮,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冰原。于是冻之大海,有大事者。焰交于暗蓝之空落,冰洋面之人以一异之情事著,皆是醉于冰者儿者,多人在声嘶地唱异之歌,皆欲以我声压人。

  “人皆于不顾一切已想也,此亦无不愈。”父忽忆其一事,“也,忘了告尔,吾爱之黎星,吾去汝与之在起。“是谁”?母静地问。

  “吾之小学师。”吾为父对。余升中已二年,不知师父与占星师何所,或者于二年前已仪上?

  “那你去!。“母曰。

  “顷我必厌,时吾归,你看?”

  “你要愿固行。”母之声如冰者二也平海,然甚速激动起,“也,此一真美,其中必有息流体!”之指初在空中放的一朵焰交,诚叹美而。

  于此之时,人见四个世纪前之电影自副与小说时皆出。其不明,前日时者何在不关生死之事上注则多之情。及见男女主人公为情而痛或哭泣时,之奇为难言之。于此之时,死与生之欲过一切。非今日之时与地球也,无能为之意而动之矣。此目凝一之属,渐从质上变乎人之心与逸。于情之类,其但以光衢之而已,如博徒在盯轮之间得数秒喝口水也。

  过了两月,父真师其归矣自小星,母亲不喜,亦无不乐。父谓余曰:“黎星谓汝能善,其曰子有创造力者。”

  母一脸茫,“是谁?”

  “占星师欤?,吾之学师,父是两月即与之俱之!”

  “于!,欲起矣!”母摇首笑矣,“我未及四十,记乃如此。”乃仰视承尘_上之息星,又观四壁之息林,“你还可,以此图换换乎,吾与子皆视腻矣,但我并不是玩意儿调。”

  地球再向日跌去时,我家既以父与师者忘小星。力有一日,新闻报道海在释,乃吾家又至海救。地球方因荧惑也,按是时太阳之光照量,地球之温宜仍是低之,但以地球始也,地之气温正宜。能不服热服或冷服之地,那知真令人愉快。地球始之所半球天仍旧,而至一半球时,知其日之临:天为明之纯蓝色,日在空中已同行前也明矣。可我自空见海并不消,犹片白者冰原。当我失望地出“行汽车时,闻声惊天动地之隆,其声若自此颗蠕蠕之最深,真如地球将爆也。此海之声!“父曰,“咽为温骤升,厚之冰炅不均,此颇似陆之震。”

  忽然,一声雷霆厉之声插此浊之隆隆声中,我后看海之人呼之。吾见海面上开一道长缝,其行之速如裂之广冰原上突出一道黑电之。因于积之声中,此之隙一接一条地在海冰上出,海水自有之隙喷,在冰原上成一条速散之归途流……

  我见荒芜久之地,草在大大地穿地,百花竞怒放,叶与枯之林披上明……凡所生皆在闲舒气。

  随地球与日之去渐近,人之心亦日紧了?。及地上赏春者少,众皆深藏于地中。其非避将来之大热、大雨、大风,而避其说愈近者日之惧。有一日天,在我卧后,闻母低声谓谷父曰:“可得真之不暇矣。”

  父曰:“前四个近时亦有此谣言也。”

  可是真也,我自战德勤博士夫口中闻之,其夫为行委员会者天文家,尔等皆知其。他亲口告,已觉氨之聚于加迪。”“听说,亲爱之,我必有愿,非惟真也,而以我为贵者。在前日时,做一个富贵者必有金、权或才,于今日嘻。但助夫几。惟此时之金与石。无论言余,吾必有之!明日以语语儿”

  与凡人同,我亦随近者至而衰。

  一日入泮后,不觉行至城中场,在场中有沸泉之圆池边呆立,时俯视蓝莹莹之池,时仰望场圆穹顶上幻之光波,则水反之。是时我见了灵儿,携一小瓶与一小管儿,在吹肥皂泡。每吹一,其皆蠢盯空浮之泡泡,视其——皆消,然后吹一……

  “皆是大了又干此,玩乎?我过去问。

  灵儿见余喜,“吾人行乎!”

  “旅行?往何处?”

  “则地矣!”乃挥在空中画之,以腕上之计算机掉出一幅息之象,见一片落日之海滩。风肷拂而树,浪拍金之沙,一对对情侣在铺碎金之海面前相依相儇。“是梦娜与始拜发还之,其未满世转?,其曰外今不热,外已乎?,吾往矣!”

  “其以虚旷适被学退之。”

  “哦,汝本非是,你是怕日!”

  “子畏乎?别忘了你畏日犹见精神病医生?”

  “而今非也,我受了示!你看,”灵儿以小管吹了一泡儿肥皂,“视之观!”遂用手指一肥皂泡曰。

  吾视其泡泡,见其光与色之主外,其主以入之感不可得之繁、精于涌,若其泡泡自知命短,是以狂而以卷浩如烟海之记忆中之无数梦与传奇演于世。速,光与色之主在二次无声之声中消矣。我见了片似有似无能过之,此亦仅存其半秒能过,然后无矣,若无有过。

  “见耶?地球是宇宙中一小泡,啪下。何不也,何畏之?”

  “不然之据数于蠡闪起,地球为定全蒸去至少须一百个小时。”

  “此最可畏也!”灵儿号,“我在此地五百米,如馅饼里之肉馅也,先给徐炙矣,再蒸去!

  一冷战闻余身。

  “而在地则不同矣,彼之一瞬被蒸,地上者如彼泡泡也,故啪之……,彘闪时犹在地为善。”

  不知何故,吾不与之而,遂同阿东去,我以后不复见之。

  彘闪非起,地球大掠矣近日也,第六问远日点升去,人绷之风弛。以地球自转已止,于绕日轨之侧,亚洲大陆上之地球地球之行方始。,故于因近日点前皆止,但偶作一些调态之行。,我此处静而夜中。美洲大陆上之始则全功行,其成之火喷口之护圈。由日方悬于西半球,彼之暑尤为畏,草木生烟。

  地球之变轨速则年年相着。每地球向远日点进去时,入人之心亦随地球与日去之日长而缓;而当其在新年向日跌去时,人之心即日紧起。每至近也,世遂讹起,曰日彘闪则于是起。至于地球再升向远日点,人之惧而从空中渐小之太息,然一下恐又在酝酿……人之神如在荡着一字宙秋千,更当地曰,在经而二场宇宙俄罗斯轮盘赌——升远日点与跌向日之.由是于转弹仓,掠近点时则能动机!每一时之风?比上一次更紧。我在此代之惧中度之少。其实谛思,虽在远日点,地球亦未离彘闪之威日圈,若太阳彘闪烁,地球不为化而为徐液化,其实犹不如在近也。

  在逃时,大难从。

  以地球始生之加速度及行之轨之变,地核中铁记心之均被扰,其被穿古腾堡不连面,及地幔。诸大陆兵固出,火山起,其于人之下都是致命之患。从第六次变轨期后,在各大陆之地中,岩浆渗入难频兴。

  日警鸣也,我正行入泮归途,闻市政厅之广:“YH404市诸民意,城北障既地应力坏,岩浆渗入!岩浆渗入!今岩浆流已至四里!路出口封死,诸城人至中场集,因升降梯向地面去。注意,去时按《急法》第五行。言一遍,去时按《急法》第五条行!”

  吾视之四迷宫之道,下城今望而无异。然吾知今之危:惟两向外之地公路,其一去以固屏也已塞,若余之此条亦塞矣,则经竖井通地之升梯走矣。升降梯之运量大小,欲以此城之三十六万人出须甚长久,然亦不必争存之会,合府之《急法》而皆备矣。

  在昔曾有过一伦理学问:当水来时,若一只救一人,为救父?,犹以救子?于时之人观之,此事甚不可解。

  及臣至中场时,见人已按年排起矣长队。最近电梯口者,由机器人保员抱子,然后为之子幼儿园,又后为小学生.....我在众赖前者。父今在近道直,城中惟吾与母。我今不见母,即从长之队伍走,没走几遂兵止之。我知其在末,以此城为学校集地,家庭少,其已为长者那批入矣。

  长队以使人心火之迟速前也。,三小时后,及臣升陟梯时,心一不轻,以是于妫妫妫、生间,尚隔二万余人大学生?!而余已闻于烈之硫黄味……

  我到地两半小时后,,岩浆即在五百米深之地吞了整座城。吾心焉如割地想着母后之时,其同不得出者万八千人俱,顾岩浆入场市中心。此时已停电,一下城惟岩浆那可怖之暗红色光芒。其高者穹顶场白在暑中渐新变为黑,所难者或未及岩浆,就是千度之大温夺其生。

  而生在前。于是酷畏之实中,情犹时时现出媚之火。一以解人之紧张情,在第十二至远日点时,合政府竟复了绝达两世纪之奥运会。我为明一名游雪橇力赛选手会之奥运会,驾游雪橇,自上海发,循冰冻之太平洋横,再截美洲大陆,至极纽约。

  令枪响既,上百只雪橇在冰冻之海上以每少二百公梁左右之速行也。始有数雪橇伴,而二日后,或前或后,皆没于地外。当是时,背地球始之光已见矣,我正在地球之暗者。在吾目中,世界即由广之星与四面无限度之冰原成也,此冰原似直抵宙之尽,或其身即宇宙之尽。而于罔极之星及无限之冰原为之宇宙中,惟我一人!雪崩之独感倾了我,我欲哭。吾死而趋,次已闲,但于此可畏之独感杀我前早而去之,而其想象中之彼岸似不存。

  即于是时,吾见天际有人影。近了些后,我见彼一女,正立于其旁雪橇,发于上者冰原风中飘。汝知遇一女何——我之后半生由此定矣。是日本人,名山彬加代子。女部比我先发二时,其雪橇卡于冰罅,把一根滑杆卡绝。我且助之修雪橇,且以自适之觉告。

  “甚善矣,我亦何也!为之,若宇宙中则汝独!知之乎?吾见子远出也,如见日出也?!”

  “那你何不曰救飞机?”

  “此一场见人神之射。欲知,流地球在宇中所谓无救之!其发挥小拳”,以日本人之所有执曰。

  “不过今干名也,我并无副滑杆,汝之雪橇修不善矣。”

  “那我坐君之雪橇俱去?若不计次者。”

  吾固不屑,于是,我与加代子俱在冰冻之太平洋上尽余之长路。经夏威夷后。吾观于天际之曙色。在为其区区之日照之无际冰原上.我向与政府之民政部发去了婚申请。

  当我至纽约时,此项之人早等得不耐裁判,收摊行矣。但有一个民政局者在等我,其向我致贺新婚之,然后始行:其挥手在空中画一息图,上齐地列万一圆点,为此数日世界有万谓男女于合上请婚。以境之严,法三谓婚配中惟双有育权,掣签决定。加代子向半空其万一点犹豫了半日,也中一。当其点化为绿色时,其喜跃。然吾之心而不知是何滋味。吾儿生在此苦之世,为幸不幸哉?其官则悦,其言每一对儿“点绿”也,彼皆大悦。他出了一瓶伏特加,我三个轮着一口饮,为人之延饮。我身后,远者日以其微之光与自由神如钺上一层金辉。对面,是已无人居之曼哈顿之摩天大楼群,微者阳分之影喟然投在纽约为港寂之冰,上。醉依约之臣,泪涌了出。

  地球,吾之流离地球也!

  别前,官授我一管盐督卧地曰:“此汝在亚洲分入之室,归去兮。哉,家多好!”

  “何善之?”吾坐地曰,“亚洲之地城满危,此等在西半球固知不至。”

  “我马上亦有汝体不测矣,地球又复透小行星带,此是西半球对行方。”

  “上数变轨期不过小行星带,非无所事乎?”

  “只是小行星带者不行拂,虚舟师不能支,其可以激光与核弹以地球航线拥上之小石皆除。而此次....汝不视事?今地球将少星带中穿过!舟师待之,其石,唉……”

  于回亚洲之飞机上,加代子问曰:“其石大乎?”

  吾父今在虚舟师干其事,故虽官避惊例断之,臣犹知之也。白加代子,其石大如一山,假官之热核钱五千万炸弹单只在上打一小坑。“其人手则用威之大器矣!”吾密告加代子。

  “你是说反物炸弹?”

  “尚何?”

  “虚舟师之大浮去,远?”

  “今之力,吾父曰惟百五十万公申右。”

  “也,则我能见矣!”

  “宜勿视。”

  加代子犹视也,且是不戴护目镜视之。反物之一炸弹灿系我飞寻出空来者,时加代子方观飞机纮窗外空中之星,是使其目瞽矣一多少,后之月余目都江陵涕。那真是令人心悸之时,反物弹频击小行星,强光在黑之太空中此起彼伏地见大,若宇宙中有群人环地球以闪光灯狂拍照者。

  半小时后,我见了火星,其曳长尾割天之火,给人一种恐怖之美焉。火星愈于空中划之距愈长。忽然,机在一声中振之,旋又是连之震、震。加代子惊而就吾怀,其显然以飞机为流星中矣,是时舱里作了机长之声。

  “请诸客勿惊,此星破音障也超音速爆音。请著耳机,否则君之听受永性损。以飞安已不保,我将在夏威夷急降。”

  我观了一颗火星,那火球比他大出众之,我不信其能在气中尽。果,那火球驰过大平一天,越来越小,然犹坠也冰海。我自万采空见,又为中之位有个白,那白点即散为一白之圈,圆速于洋面广。

  “是浪乎?”加代子颤声儿问。

  “乃浪,上百米之浪。但海冻矣,冰速之使衰者。“我自安然曰,不复顾下。

  我既在檀香山降,由土官使之下城。我之汽车沿岸行?,空中满矣,离火流星,其红发恶魔似从空中之某一一点并发之。一星距海不远于海中,不见柱,而水气蒸成菌云高高起之白。从下至上涌浪冰,厚之冰轰隆隆然破矣,冰见了浪之状,若有一群柔之兽在冰下列游。

  “是流星有多大?夫以应”问我者。

  “不过五公斤,不比汝首大哉。不过新告,在北八百公申外之海上,方落下一颗假左右之二十。”

  是其腕上之通机响矣,他看了一眼,谓司机曰:“暇至404号门矣,就近觅一口!!”

  汽车拐了个弯,在一下城入口前止。我下车,见有数人入,皆不动地看着远,中满之惧。我随之目视,在天海连线处,我见一道黑之障。乍明而似天边四面之云,然则“白云”之高太整矣,如堵横天际之长墙,再仔细看,墙犹环着线白边。

  “是何也?”加代子怯生生地问一官,得之对使我毛竖。

  “波浪。”

  下城高隆隆然之铁门关上。经过十深所钟,吾闻自地传来浊之声,然谈者之,如一人在地者。顾我?,众皆知,百米高之波方滚过夏威夷,亦将滚过诸大陆。然一动更吓,若有二巨拳从太虚中不绝地击地球。在下,此动而少,只得隐痛,然每一动皆达我魂深。此星在不断地中地。

  我之所遭之酷轰炸蠕蠕零数一个星期。

  当下我出城时,加代子惊曰:“天也,天何如是之?!”

  天为黑色之,盖上流气弥漫着小行星撞陆时也灰,星与日并没在此无际之灰色中,若宇宙在下着一场大雾。地上,滔天巨浪留之水未退而冻矣,城楼形单影只存者植冰上,带长铗之冰柱。冰上落了一层撞尘,因此世界唯一色——准。

  我与加代子继回亚洲之行。在飞机度已无义之国际日变成线时,吾见乎所见者大黑之夜。飞机若潜于墨之海中。我看机舱外则无一隙之世,心亦黯极。

  “何时尽??”加代子喃喃地曰。吾不知其是此段程,犹是满苦与患者生,吾今觉两无穷。是也,虽地球航出了彘闪之威圈,我得逃生,又何如??我是那长阶之下一级,为我之百代孙爬上阶之端,见新生之光明时,吾之骨皆成灰矣。我不敢想未来之苦与辛,更不敢想要带着人与儿过此看不尽的泥泞路。寡人累矣,实行不止....则在我被伤、望窒也,机舱里作了一声女人之惊曰:“也!不!不,亲爱之!”

  余循声看去,见女正从旁一男子手中夺一把手枪,其向不欲以枪口凑于其上之太阳穴。此人甚瘦,目前无限远目呆地。妇人头埋之膝,嘤嘤地哭。

  “静。”男子冷冷地说。

  声息矣,惟有飞机关之声在轻响薨,若不变之哀乐。在我也中,飞机已粘其巨者暗中,不可动。而宇宙,非暗与飞机,了无一物。加代子紧紧钻在我怀里,浑身冷。

  忽然,机舱前一阵骚动,或于喜语。我向窗外看去,见飞机前见了一片混之明,其光是蓝色者,无状,甚匀出前漫着撞尘之夜中。

  是地球始之光。

  西半球之地球始已被石击之三分一,而损失较航前占者少。东半球之地球始以负撞面,无恙。自功上言,其为能使地球成走行之。

  在吾目中,前朦胧之蓝光,如从深海长浮海之后也光。我之息又顺之。

  臣又闻女之声:“亲爱之,苦也惧乎此物,亦惟于生始觉。死矣,死无所矣,彼唯暗,犹存好。你说??其羸弱之夫不答”,其目前之蓝光,泪流了下。吾知其能生矣。但其为望之蓝光还亮着,我则必生,我又想起了父亲幸之语。

  下了飞机,我与加代子无去我在地下城之新家,乃于在地之太'空船队基觅父。而于本,但见其追给其一冷者勋章。此勋章是一名空军少将予之,他告我,在清地球航线拥上之小行星之动中,一为反物炸弹筇出之小行星之中其父之单座微型飞船。

  “时其石、飞船之对行有每秒百公申。,皆使飞船座舱消化也,其无一点痛苦,我与君保,无一点痛。“将军曰。

  当地球又向日跌归也,我与加代子又到地上看春,然而未见。世界为一片灰色。冥冥之天下,地上分布而由余水也一个个冰冻泽,不见一绿。气中之扬尘蔽日,使温难复。至于近日也,海与地不解,日惟一片混之晕,若是撞尘后之幽。

  后三年,空中之冲尘埃稍消散,人卒后一因近日也,向远日点升去。于是近也,东半球者有幸睹之地球历史上最速者一日出、日没。日出海面上起,迅速划天,地上万物之影速而易其言,若是无数根钟表之秒针。此亦地球上最短之一日,惟不及一个时。当日没地,暗复及大地时,心一阵伤。此转瞬即逝之日,若是地球在日系四十五亿年进化史一短书。至宇宙未,地球亦不复还矣。

  “日暮矣。”加代子愀然曰。

  “最长者夜。”予曰。东半球之是夜将延二千五百年,百代后人,半众座之暖田龙直面欧照高文白大陆西国亦路临最区之自天直已是星之勇夜欲短得多。于彼,日将升列缺,然后至静在其位,渐渐变小。在半个世纪内,则融星群难辨矣。

  按预定的航线拥。地球进向与本星之会也。行委员会之计曰:地球第十五圈之公道如此之扁,至之远日点会至木道地球将与岁星相犯于几之去上与身而过。在岁星巨引力之拽下,地球将终于逸行。

  去近点后两月。则以肉眼见岁星矣。其初只是一个模糊之光点,而遽有盘之状。又过一月,木在地球上有满月大,色暗红色,能隐见之间道上。当是时,十五年来直之地球始光柱中有初动,地球于作合前后之姿调。木渐沉到了地下。后之三月,岁星常居地球之别一,吾不睹其,不知二星在会中。

  可有一天我忽闻知东半球亦见木矣,于是众人从地中至地。我出城之封门至地,见开了十五年之地球始尽已经闭矣。我再见了星,此与木末之交方事。人都在紧张地盯西方之地。地上出了一片暗红色之光,那光区渐广,抵其地之广。吾今见,那暗红之域上同黑之星有一整之界,那边吴数,从地之一端跨于其端,在徐徐出,巨弧下之天皆黯赤,譬如一块同星一样大小之暗红而渐以地球同宇宙间。当我回过神来时,不由倒吸一口冷,那暗红之幕即木!我早知岁星之积,地球之千三百倍,今乃真觉之巨。此宇宙巨怪于全地上出时发之惧与抑是难以言状者。一名记者后曰:“不知我在恶梦中,犹是宇宙皆为造物大而变态之脑中之恶梦!”岁星怖上着,渐据了半个天。当是时,我可了然见之云者风,其风致云搅成使人迷乱之经。吾知,其厚者云下,沸腾之液氢与液氦之大洋。名之大红斑矣,此在岁星外数十万年之大当大可吞三个地球。是时岁星已占满一天,地球如是浮在岁星沸之暗红云海上之一气球!而木之大红斑即在空中,如一赤之巨眼盯我之世,地罩在其阴之光中……莫能信区区之地球得出此巨物之引力场。从地上看,地球连为岁星之卫皆不可。我似则堕那无边云翳之狱中也!而领航工程师之计为精之。暗红色之迷乱之天继徐移,不知过了几日,西方之天黑之一角露矣,那黑速广,其中有星闪烁一地球方出木之引力魔掌。时警报尖叫起,木生之引力潮向陆进。后来闻,余米高之浪复扫其大陆。于入地下城之封门时,我最后看了一眼犹据半个天之岁星,得木之海中多道显之划痕。后知,是地球引力用在岁星貌之迹——我之蠕蠕亦在岁星外拉了如山之液氢与液氦之波。当是时,木大者引力方以地球速电向外太虚。

  去岁时,地球已至于走疾,其无须还藏死之日系,乃于广漠之外空飞。长者流世始矣。

  即在岁星暗红色之阴下,吾子于地深生矣。

  去岁后,亚洲大陆上万余台地球始复全功施。此一,其不停地行五百年,不停地全地球。此五百年中,始将亚洲大陆上半之脉为火料耗去。

  从四个多世纪死之惧中脱,人长出了一口气。不料中之事非出,次事出诸人之意。

  在地下城之庆会后,我一人衣服到地上封事。童时习之山既超挖掘机夷,地上有石骨、坚硬之冻土,冻土,上多是白者斑块,则大海之遗盐渍。前那座祖与父度了一生之尝有千万人之大城今已为丘墟,钢筋暴之楼残骸于地球始光柱之蓝光中曳长之影,若是史前兽之化石……日之水与小行星之击毁其地之一切,各大陆上之邑与植被咸荡,地球阳已化为火者漠。

  此一段时,加代子衰。每投子问,一人开飞汽车出旅,归后,但言其去西半球。最其后,其拉往矣。

  我之行汽车以四倍音速行了两小时,遂得见日也。其初出太平洋,视之如棒球大,于冰合之洋面投下一片微之、泠泠之光。加代子以行汽车悬停于五千米之空,然后出了一个长者。函而去,吾见是一架天文望远镜,业余爱好者用之。加代子开车窗,以望远镜当日,使我观看。

  自有镜片中,吾见其大数倍之日,吾乃知已日上徐动之暗斑,有日城边隐隐之日珥。

  加代子把望远镜同车内之计算机联,记一日影。然后,又出了一幅太阳像,曰:“此前日之图四世纪。”遂,计算机谓二幅象较。

  “见矣乎?”加代子指屏曰,“其,之光度、像素列、像素概率、分段计等参数尽也!”

  我摇首曰:“此何能言?望远镜架一具,一个小像处程,加此无知之外别自苦之□,勿信其言!”

  “你是个痴。”其言,回望远镜,以飞汽车而还。当是时,在我之上与下方,我又遥见数乘飞汽车,与我向也悬空,从车之车窗中皆出一架望远镜对日。

  后之数月肿,一畏之说如野火也于全世界延。愈之入自然以更大、更精之器测日。后,一民间起向日发了一部探测器,其在三个月后透日球。探测器发之数以证之言。同四个世纪前比,太无变化。

  今,各大陆之地城已成一峰骚动之火山,时能勃发。一日,如合上者,我与加代子以子进了养心。归之路,我辈皆不系吾亲之所纽带已不存矣。行至市中心场,吾见有人在说,别有人在演讲者周向市人分兵。

  公民者!地球为所卖矣!人为所卖矣!文明为所卖矣!我皆一超诈之牺牲品!此局之巨大之?,帝皆以为之休克!太阳如故之日,其不能起,故今将来皆不,其为常也!起者,合府中诸人倾险之心!其造了这一切,但以立己之国!其坏地球!其坏人文!公民大夫,有良知之公民者!操戈,救我之蠕蠕!救人类文明!我欲反共政,关控制地球,以我之蠕蠕自此寒之外空开还旧轨!开归我之日暖之抱!”

  加代子默默往,自班兵之人受一枝枪冲,入于兵者民之列。其无反顾,同那枝大者列俱没于地下城之雾里。我呆立在彼,手于橐中紧紧握父以生与忠易之枚勋章,其边隅以我之手扎血……

  三日之后,乱于诸大陆并发也。

  山贼所至,人民响应。至于今,鲜不疑其诈矣。而我与之合官军,此非出于县官之任,盖以我三代前辈皆有军旅,其在吾心种下了忠之种,无论在何事下,背连政府于我皆是一件不可知之事。

  谓美洲、非洲、大洋洲、南极洲相继沦陷,合政府缩限,守地球始之所东亚与中亚贼速围此。其于官军有压倒性势,所以当久里无成功,皆由地球始。贼不欲毁地球始,故于此一广之地不用重兵,合府得推。与此相距三月后,合上之十二党军继反,中亚与东亚防崩溃。两月之后,大者连政府并不及十万兵于近海之地球始制中陷重围。

  我是残军中一名少校。制中有一座中城大小,其之中为地球驾室。余曳二条为激光东焦之臂,卧制心之束收站里。即于此,吾闻加代子已在澳洲役死。我与收站里有者也,终日沈醉,谓外之事了不知,亦不感兴。不知过了几,吾闻有人在高言。

  “知何否?汝等于责。在此战中,汝立至于反人之且,我亦然。”

  我折一看,知言者肩上一颗将,乃曰:“无伤,我有终之时救己之魂。地球驾室去此三里,我去取之,以授外理处之类!我为合官尽到责,今当为人尽之矣!”

  吾以其但未伤之手抽手枪,从此群忽狂之伤与不伤者,缘铜铁道,而地球驾室驰。出不意,一路上我几无拒,倒是有益者自盘根错节之铁路之各分中与我。最其后,我来了一扇巨大之门,那铁门高得望不止,其隆隆地开矣,我入了地球驾室。

  虽前数次电视中睹,凡人犹为驾驶室之宏震矣。难知之实大,以驾驶室没在一幅系息图中巨太阳。幅图实即一向诸方无走之黑色空间,吾辈入,则悬浮在此空中。以尽其实之例,日与诸星皆小雅小,小如萤远方之,而能辨出。以其远之为日之光点转,一醒的红螺旋线衍,若广之黑洋面上速散之文。此地球的航线拥。于螺旋线最外层之上,航线拥为明之绿,是地球未成之路。那条绿线自我之顶拂,循视,我见了烂之星海。绿线消于星海之深,我看不至极。于是广漠之玄空中,又浮而诸曜之尘,其数颗粒飘近尘,我则是片虚拟屏,上涌而然之数与曲线。

  吾观于全民瞑焉地球驾台,其似浮于玄空中一颗银白者小行星。见之,我更不想此之大一驾台本是一个场,今上密布立五千人,该县官之职、掌诸合行地球行计之星际移委员会者多,,及其卒于官者。当是时,吾闻至执政官之声在全黑色空响:

  “我本可战终者,然此可使地球始失驭,此旦起,量聚变之物烧穿地球,或蒸尽海,故我决降。吾知有者,以尚延百世之难奋中,永保性诚一求。然亦惟尽人谨记我。立于此里之五千人里,有从政之至执政官,亦有夫之列,吾是以念持至晚。我等皆知其不及见理为证之则一日,若人得延万世,后皆将于吾之墓前洒泪。此星曰地球之星,即我之经纪念碑!”

  制中巨之封门冲开,五千余卒之地球遣党一队出,于贼者送下海去。一路上两人满了,凡人皆冲之唾,以冰与石击之。其中有人封服之面罩被裂矣,外零下百度之使其寒,人之面不仁也,犹之努力地下。我见一小女,举一大冰尽力狠命地向一老叟击之,其款目透面罩发狂之怒。

  我闻此五千人尽诛时,觉太宽矣。岂以其徒一死乎?此一死而偿其恶乎?能偿之以一奇变态之想与诈毁地球、毁人文之恶乎?宜其死万次!当是时,我想也其作日起测之天物理学家、其计及造地球始也工程师,其在一世纪前已叙,吾今真欲以之自墓中出,使其不死万次。

  真谢死者行者,其为此罪人觅了一种“最”之死法:其收去死之人封服上煮用之核能电池,然后投于海之冰上,使零下度之寒渐夺其]也。

  此人类文明史上最险、最可耻者在冰海立矣黑压压之一片,岸上有十余人在观之,齿皆折十余副得响,十余双眼喷与其女也怒。

  当是时,所有之地球始皆已闭,壮者星见于冰原上。

  我能想出寒如刀刺百其身,其血于凝,生从之内一点流行。此想象中之意为一之乐,闻于余身。见其人于严寒之苦中徐死,岸上人快活起来,共歌《日即愿》。我歌,目视星之一方。于是向上,有一初见圆形之星发黄之光,则是太阳。

  兮,我之日,生之母,万物之父,吾神之,我之帝!何如君更定,何如君更恒?臣等细者、连尘皆不如的基细菌,挤在罗君转之粒小石,敢言君之未,我何愚至此!

  一时往矣,海上诸反人之罪虽未尽立,既无一人,其血已被冻矣。

  吾之目忽无所见矣。数秒后,明渐复,冰原、海、上之人又在眼前徐显影,竟全清矣,且比前更清,以此世今罩在一片白光中毒之,向吾目之明正由此突出之强光之激。而星不见,其星皆见此强光所没,若宇宙尽强光融矣。此强光从太虚中一点发,那一点今成了宇宙中,其一则在臣目之方。

  日彘闪起矣。

  《日即愿》之和庶止辍然,岸者十余万人留住了,似与海上诸人一样,冻成一片僵之石。

  日后一以光和热洒地球。地之二氧化碳干冰首泮冰,白起久之蒸汽。然后海冰外亦始释,炅不均之大海冰层出惊天动地之声。渐渐,如在上者光柔之,天已微露之蓝。后,烈日之极光在空中见风之,穹昊中飘巨之采光幕……

  于是突出之灿烂光下,海上最后的地球使者仍稳安立,若五千余尊像。

  日彘闪起只数顷,两个小时后,强光始暴衰,速灭也。在日上,有星暗红球,其积渐胀,以致得自本地球轨道上见之日大小。是著其实体已大至出火也,而辰星、太白、荧惑三颗地球之伍星,已在上亿度之辐射中化为轻烟一缕。然其红球已非日,其不复有光与热,视如贴在空中一张冰之红纸,其暗红色之光似周星之流。此小行星化之归一红巨星。

  五十亿年之壮旅已为飘逝之梦。日死。

  幸者,又有人生。

  我忆此一时,半个世纪已逝矣。二十年前,地球航出了冥王星道,航出了太阳系,在寒漠漠之外空又茕茕之涉。

  近一至地为十年事矣,则子与媳陪我去之。妇为一金发碧眼者,则为母矣。

  至地而,我先见,虽有地球始犹在全功行,大者光柱不睹矣,是以地球大气已消,等离子体之光不流之故。吾见地上布满了怪之黄绿杂之半透明晶块,此固体氧氤,是已凝之气。生者,气并无匀凝于地球阳,而成于山丘似之不轨之穹。在盖平之海冰原上,此张澈之小成之奇者也。银河不动地横天,亦犹被冻矣,然光甚明,看久未耀。

  地球始将不绝而自五百年,至地球将速至远者千取五,而地球将以此疾溜千三百年。行完三分之二者涉,而反关者,始者五百年之灭陈。地球将在行两千四百岁及达比邻星,用百年泊入此星之道,为其一星。

  吾知已为忘

  流之涉太长太长

  然则一时要叫我一声兮

  为东方再见霞光

  吾知已为忘

  行之久远远

  然则一时要叫我一声兮

  为人又见了天

  吾知已为忘

  日系之事久久

  然则一时要叫我一声兮

  当花复挂枝

  ......

  每闻此歌,一暖流则消此老身僵之,我涸之昏又润矣。我若见半人马三颗金之日在地上次出,万物浴于温之光中。固态之气化矣,天变蓝矣。二千年前之种自释之土中苏,大地绿矣。我见我第百代孙子孙女皆在绿之原上笑,原上有清流之溪,溪中有银色之小鱼……我见了加代子,自绿之地向我来,年少美丽,若一使……

  兮,地球,其流地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