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古代种田大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小伙子,请留步

古代种田大亨 十八尺 2163 2019.07.25 23:06

  刘彦祖心情不太好

  作出离开叶府的决定本就让他心情低落,路上还遇到一帮傻比

  那是几个穿着华丽衣服的男子,看打扮应该是有功名在身的士子,正驱赶着路过的庄户,嘴里还说着各种难听的话

  “真是臭死了,你们这些该死的泥腿子,看到我等过来还不赶紧走远一点,知不知道我等过几天就要参考了,要是被你们散发的恶臭扰了思路,这份损失,你们赔得起么!”

  “贱民就是贱民,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活该一辈子在地里刨食吃!”

  “想我等饱学之士,却闻嗅着贱民之臭,斯文扫地啊”

  “....”

  这些男子都以袖掩面,正好遇到刘彦祖掩面走来,其中一人看他衣着打扮得体,颜值出类拔萃,不似普通品种的帅气

  立刻上前打招呼

  “这位兄台也是出来踏青,为几日后的大考寻求灵感而来的么?”

  刘彦祖停下脚步,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眉头皱了皱,他们都以为他是同道中人,能与之把酒畅谈之欢

  “你们几个特么有病吧,大夏天踏个锤子的青啊,我看你们几个脑残也不用参加大考了,直接回家种田吧”

  气息猛的一滞,几人同时大怒,相继发飙

  “哪里来的乡野小子,可知我们是什么身份,竟然如此跟我等说话,你好大的胆子!”

  “废话不说,拉他去见官,光天化日,侮辱待考士子,此等大罪,若不加以惩戒,以后还不得天下大乱!”

  一群三五人全都围拢过来,抓着刘彦祖的衣襟推推攘壤的

  刘彦祖摸了摸别在腰间的手枪,想了想,又放开手,而后操起拳头,对着其中一人鼻梁就是一拳

  “见你妹的官,就你们这群比坤坤还要虚弱无力的家伙,也敢跟我动手,真拿豆包不当干粮啊”

  砰!

  砰!

  砰!

  刘彦祖打不过剑兰,打几个被酒色掏空身体,只会满口知乎者也的傻比书生还是可以的,不出两分钟

  三五个士子全都很没有形象的躺在田坎上求饶哀嚎

  看着他们,刘彦祖很不屑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我呸,就你们这群一没骨气,二没本事,五谷都分不清的垃圾也好意思参加大考,说什么为国效力,身先士卒上阵杀敌?开什么国际玩笑”

  “说句难听的,京师城里的流浪狗都比你们强!”

  “还看不起农夫,他们辛辛苦苦耕作供你们吃喝,你们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们?就凭你们会几句够屁不通的知乎者也?还有辱斯文呢,你们也配当得起斯文二字?都给老子滚,再让老子看到你们,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

  一通痛骂之后,刘彦祖连踢带踹,将几名士子轰走,一回头,只见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名老者正凝眼望着他

  尤其是处于正中间那位,那犀利的眼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老人

  光天化日,烈日当空

  几个根本不应该出现的人突然出现在此地,为避免惹上麻烦,刘彦祖远远朝几人笑笑,以示礼貌之后,立马就要闪人

  “小兄弟请留步”

  我擦

  听到这声音,刘彦祖立刻就是脚步一顿,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假装没听到,然后直接跑路

  但是,经过一番仔细深思之后,他很明智的打消了这种不智的做法

  跑路一时爽,一直跑路一直爽

  但是,跑得太快总有翻车的时候

  风险很大

  还是听听他们想说什么吧

  顿了顿,刘彦祖默默转身

  气定神闲的朝几人走去

  看似稳如老狗,其实内心里慌得一批,尤其是在他看到旁边田地里没有风却不断晃动的庄稼之后,心里就更不安了

  “小子刘彦祖,见过几位老人家,不知老人家叫住小子,可是有什么指教?”

  刘彦祖朝这几名老人拱拱手,态度十分到位,即便是最挑剔的导演,估计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走到近前,他才发现,其实这几位不全是老人,其中有几个只能算是中老年人

  用二十一世纪的说法,正当壮年,正是开创一番事业的好时机!

  此刻,被众人如众星拱月一般簇拥着的中年男子仔细看了他好几眼,那如刀一般锐利的目光似能将人看得通透

  “你便是刘彦祖,叶家的新婚姑爷?”

  刘彦祖尴尬的笑了笑

  “正是小子”

  中年人看看他身后

  “你家夫人呢,怎么没与你在一起?”

  刘彦祖更加尴尬

  “她...哦,她去庄子上了,我觉得庄上太闷,便出来走走”

  他想了一个不算太蹩脚的理由,没办法,总不能让他说

  对不起,就在刚才,我已经把我家夫人给甩了...吧

  “年轻人就是好动”中年男子继续盯着他,脸上带着一种刘彦祖完全看不清他内心想法的笑容

  忽然就话题一转

  “刚才我看到你在殴打辱骂那群士子,你可知道,依我大楚律例,无故殴打辱骂士族者,轻则杖责三十,重则操家流放,你难道不怕吗?”

  刘彦祖听完一愣,大楚还有如此操蛋的律法?

  难怪这些读书人如此嚣张

  这要是在他们家乡,有大学生敢站在农田边如此辱骂农民伯伯,铁定屎都给他打出来

  刘彦祖脸上毫无惧色,甚至一点变化波动都没有,他只是摇着头

  “不对,您肯定是看错了,小子怎么可能无故殴打他人呢,刚才分明就是他们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我是好心过去扶他们起来,打人不存在打人的,这辈子不可能打人的.....”

  “真的?”

  “真的!比真金白银还要真”

  “那就奇怪了,刚才我可是明明看到是你在打人,还骂他们是垃圾,傻比.....”

  刘彦祖“....”

  “没有这回事,您肯定是听错了,也看错了,您也知道,这种天气那么热,出现幻觉很正常”

  这话,他纯粹就是胡搅蛮缠,随口一说,能骗到人那才叫有鬼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不论这老头说什么,他都一口咬定

  是你看错了,老子没打人

  就在他打算打死不认账的时候,中年男子接下来的反应又让他看不懂了

  “嗯,那可能真是我看错了吧...”

  他竟然真的信了!

  这你敢信?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他自己是不信的

  刘彦祖表面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心理却开始深思起来

  这家伙突然出现在我前面,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本就不擅长阴谋诡计,更不能洞悉人心,生平第一次遇到中年男子这种一看就是脑尖菊滑之辈

  立刻大感头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