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古代种田大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我有种不妙的预感

古代种田大亨 十八尺 2068 2019.08.19 22:52

  那船虽然能飞,但速度并不是很快,不过,比起刘彦祖的马车来,却是要快的多

  没多久功夫,就在漫天夕阳中飞进了城中

  目送宝船渐渐离开自己的视线,刘彦祖转过头来问道

  “烈阳宗,很厉害吗?”

  剑兰点头道

  “当然厉害!烈阳宗位于三千里外的烈阳山脉,自烈阳祖师开创宗门以来,传承至今已超过一千五百年,门下内外两门弟子加起来超过三千,听说光玄师级的长老就在十数位之多,当代掌门烈阳子更是一举突破玄师境,成为楚国近百年来第一个再次登上道师之境的超级强者!”

  刘彦祖哒吧几下嘴

  近百年来第一个道师

  这几个形容词加在一起,看来这名为烈阳子的叼毛确实有点厉害

  刘彦祖不通修行,不过来到大楚也有小三个月,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他还是有所了解

  修炼者一般分为几个等级

  普通武者,念师,玄师,再就是道师

  普通武者就是花老二这样的

  而念师相对比较牛逼,用刘彦祖的话那说,就是真气外放,打出特效

  代表人物请参考来不急放特效就被他打死的那位

  玄师

  这个就更加的厉害了,放出的技能相当于龟波气功,修炼至极深境界,甚至能踏雪而行,堪比达摩,三丰真人

  叶清澜就是玄师,刘彦祖曾亲眼见到她练功时隔空一掌轰碎三寸厚的青石碑,而根据她自己所说

  在玄师中,她的实力,也就是个末尾

  对于刘彦祖来说,叶清澜就已经够让他震撼了,至于更在玄师之上的道师有多强,刘彦祖无法预测

  他只记的叶清澜曾跟他说过一句

  “修士境界,每一阶都是一道天嵌鸿沟

  举个例子

  一个资深玄师,打一百个念师或许太夸张,打二,三十个绝对随随便便

  如果说念师是青铜的话,那道师就是王者

  .....

  进了城

  果不其然,镇国楼即将更换驻守仙长的消息已经引发了全城轰动,无数百姓来到镇国楼划出的警戒线,一层一层的,如潮水一样跪伏在地上叩拜。

  这个世界,皇权是不需要百姓下跪的。

  需要跪拜的,只有这些仙长。

  看着天色还不算晚,带着看热闹的心理,刘彦祖一同来到镇国楼前观望,通过望远镜,楼里的情况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然后,他就摇了摇头

  外面的朝拜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而楼里那些人,却是个个神色桀骜,面带不屑,甚至有些人脸上干脆挂着刺裸裸的嘲讽。

  看到这一幕,刘彦祖都替外面这些人感到可悲。

  你当人家是个宝,人家当你一坨翔....

  舔狗是冒得前途滴!

  何必呢!

  .....

  家里,饭桌上,叶清澜给刘彦祖盛了一碗,趁着这个空当,她嘱咐道。

  “相公,镇国楼换防在即,城里接下来一段时日可能比较乱,所以,若是没什么要事的话,还请少出门可好?”

  这怎么能行!

  夏季已经过去一多半,等到秋冬之季来临,天气转凉,可是会延误工程的,他还盼望着早日住上自己的大别墅呢。

  叶家虽然豪华,可没有电,住着终究不是很方便。

  想是这么想,不过叶清澜的意思他还能听的明白

  怕是有人要对付他。

  为了不让她担心,刘彦祖点了点头

  “嗯,你放心吧,这些天我会注意的”

  这时,剑兰也插进来一句

  “对啊小姐,你不用担心姑爷,这不是还有我吗,我一定会牢牢看住姑爷的”

  叶清澜脸上泛起笑意,却给了剑兰一个白眼

  她现在是一点都不信任这丫头了

  自从跟了刘彦祖以后,在他的各种零食加小玩意儿的轰炸下,这丫头都快不记的自己是谁了,几乎唯他马首是瞻

  比第一号马仔花老二还要狗腿

  吃着饭,过了一会儿,叶清澜忽然又提起祭月节的事情

  “夫君真不打算参加祭月节的诗会”

  废话,都说了我又不会写诗,去参加诗会干什么

  虽然他很自信,觉得自己才高八斗,写富十五车,可写诗这玩意儿他是真不会,就连小时候学的唐诗三百首都忘光了

  他要是参加了,万一有人看他不爽故意挤兑他,要他作几首诗怎么办

  拿头写啊!

  人贵有自知自明,所以,还是算了,况且,这类文绉绉,附庸风雅的玩意儿,他也确实没什么兴趣

  倒是这对主仆两

  她们居然也对诗会敢兴趣,她们这样的人,不是只会砍人吗!

  不是他狗眼看人低

  叶清澜的水平那晚他可是见识过滴

  他觉得还是砍人这份工作比较适合她,真的!

  ......

  接下来的两天,似对刘彦祖不放心,叶清澜哪也不去,就一直待在家里,时间一晃而过

  很快就到了第三天傍晚,诗会开始的时间要到了

  叶清澜在剑兰的陪同下走出家门

  “夫君?你真的不跟妾身一起去?”

  不死心的,她最后又问了一遍

  刘彦祖还是摇头

  “不了,你们玩吧,祝你们玩的开心”

  “那好吧,既然夫君执意不肯去,那妾身便独自去了,夫君一人在家,还望早些歇息”

  说完,叶清澜带着剑兰走了

  本来她是不打算带着剑兰的,可架不住小丫头软磨硬泡

  真不知这诗会有什么魅力,居然连小丫头最喜欢的零食都失去了作用

  得,都走了

  看来今晚我要独守空房喽

  刘彦祖摇了摇头,正欲往家里走,忽然,他扭头看向叶清澜和剑兰消失的方向,心里忽然感到阵阵不安

  这次诗会可是隔壁老王住持的

  叶清澜带着剑兰孤身前往,这跟送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

  要知道,他们两人之间,可是有不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这没有他在一旁看着,万一两人干柴烈火,做出点什么不能书写的事情来,他还不得绿成一道光

  想到这里,他猛然觉得肩头就是一沉,似有一顶无边无际,充满了生命气息的无形大帽子正逐渐向他扣落而来

  虽然,以他对叶清澜的了解,感觉她并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这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

  问题是,这种事情,如果不亲眼看一看,他真放心不下

  不行,我得跟着

  回房的路上,刘彦祖心里越想越不对劲儿,走到一半立刻回头

  “老花,赶紧收拾一下,陪姑爷我出去一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