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古代种田大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心动的感觉

古代种田大亨 十八尺 2608 2019.08.14 22:45

  “你们两个,皮痒了是吧?”

  河边大树下,花老二说得正嗨,忽然一道充满杀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听到这声音,花老二顿时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刘彦祖已经悄悄离开他好远,正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小伙伴唐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嘴巴,眼睛望天望地,左顾右盼,时不时伸手饶自己的脸,一副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花老二就算在怎么反应迟钝也知道出问题了

  他僵硬的扭过头去,就看到剑兰正气鼓鼓的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大将军双目含煞,眼中闪烁着极其危险的光芒

  “呵呵,原来是小兰啊,吓我一跳,将军也来啦,你们是来找姑爷的吗?...你们可来啦,赶紧帮忙劝劝姑爷吧,姑爷他不知道抽了什么疯,不肯回家,说要留下来捕鱼....”

  花老二看着剑兰,脸上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剑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行啊花叔,最近长本事了,竟然敢在背后说小姐坏话,您这是要自寻死路啊....”

  花老二“我....”

  所以说,人不能得意忘形,不该说的,绝对不能说

  你看花老二和唐汉两就是个很明显的例子

  生活就像过山车,刚才说得有多嗨,现在日子过得就有多惨

  听着远处大树下,两名中年男子传来的阵阵惨叫

  正低头摆弄着一条巨型粘网的刘彦祖露出了喜闻乐见的笑容

  所以说,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醒目

  “夫君,这是何物?”

  伴随着两道香风,一团阴影将刘彦祖罩住,他一抬头,发现原本围在他身边的人不知何时已全部消失

  只有眼前一大一小两名俏丽少女

  小的满脸兴灾乐祸的坏笑,大的像没事人一样的,依旧满眼温柔

  不过,看人不能只看外表,从她们的表情中,刘彦祖看出,二人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他的美色.....

  “这是粘网,网鱼用的”

  刘彦祖低下头来,依旧摆弄他的网,这时候,千万不能表现出任何异常,不然,远处那两个惨叫的家伙就是他的下场

  “粘网?姑爷又开玩笑,这么细的鱼网,怎么可能捕得到鱼”

  剑兰嘴快手更快,刘彦祖一个不留神,好不容易理好的网就被她弄乱一大截

  “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个锤子”

  刘彦祖瞪了她一眼,将这个只会捣蛋的少女轰到一边,而后待他将鱼网再度整理好之后才起身

  “走,姑爷今儿个就让你好好开开眼界,不就捕个鱼吗?有什么难的”

  抓鱼这么简单的活,在这个世界竟然比上山打野猪还要艰难,刘彦祖实在无法理解

  下到河边,早有庄户备好小渔船

  “主家,您忙好啦?要不要小的帮你划船?”

  一名庄户讨好般的问道

  刘彦祖还没来得急说话,剑兰就嘴快的骂了一句

  “有没有点眼力劲儿,划船这种小事我家小姐还用得着你?这没你事儿,一边去。”

  将庄户赶走后,剑兰自己也走了

  临走前给了两人一个大有深意的眼神

  对此,刘彦祖有些无奈

  剑兰是想给他和叶清澜创造二人空间,这番好意他心领了,可是,他真的不需要

  刚才有外人在场还好

  这会儿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刘彦祖独自面对叶清澜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些尴尬,对方的眼神总让他觉得有种莫明的味道

  像在在审视,又像是在期盼

  当然,这绝对是他看错了

  叶清澜怎么可能期盼与他单独在一起呢,将他换成赵全那个二逼还差不多

  两人对视片刻,刘彦祖也些承受不住叶清澜的视线,微微扭头,将目光错开

  “你真的会划船?这网可不好放,不行的话,还是换个人吧”

  不知道为什么

  自打决定要尽快搬出来开始,刘彦祖就不想与叶清澜在一起了

  尤其是对方一口一个夫君的叫他

  这让他十分的别扭

  “夫君放心,妾身会划的”

  “那好吧”

  上了船,刘彦祖提着网,叶清澜拿着刚炮制出来的划水板,两人乘坐小船快速离开岸边

  叶清澜真的很会划船

  经过短暂的磨合之后,两人很快就配合的天衣无缝,让放网的刘彦祖挑不出任何毛病

  “夫君,你看这样行吗?”

  “很好,保持这个节奏”

  “夫君,这个网真能网到鱼?妾身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渔网呢?”

  “当然啦,你可曾见过我骗人?等着吧,明天我给你做一顿全鱼宴”

  “嗯”

  “....”

  也许是没有了那么多人的缘故,此时的叶清澜话比平时多了不少,性子也不像之前那般温柔

  从她划船的动作甚至可以看出她以前战场砍人时的凶残

  “夫君,刚才你还花叔他们在聊什么?”

  还能聊什么

  当然是聊你的辉煌过去嘛

  没看出来,你丫还挺能装,表面看起来温婉尔雅,原来骨子里却是如此的会玩儿

  居然女扮男装勾引敌方美女猛将,还和人家谈了一场轰轰烈烈,惊天地泣鬼神的百合花之恋

  听说还和对方私定了终生

  实在牛比啊

  那个妖族美女只怕是眼瞎吧,竟然连情郎是女扮男装都看不出来,这得近视多少度,没有一吨珍视明怕是滴不好

  见刘彦祖不回答,叶清澜想了想,又道

  “夫君不要听他们瞎说,妾身其实....”

  正说着,刘彦祖忽然感觉手中猛的一沉,身子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扎进水里

  “夫君,怎么啦!”

  刷

  香风扑鼻

  人影闪烁

  从这头到那头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纤纤玉手抚上刘彦祖肩头,与此同时,另一只柔夷紧紧握住了刘彦祖舍不得松开的手

  柔软带着温度的触感,望着近在咫尺的人儿,刘彦祖心头情不自禁就是一荡

  “夫君,没事吧?”

  这还是有史以来,两人第一次这般亲密接触

  这一瞬间,仿佛心底有跟弦被人波动了一下,刘彦祖心里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糟糕,我好像心动了!

  见刘彦祖愣愣的看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感受着他扑面而来的炙热气息,叶清澜罕见的脸色羞红

  又问了一句“夫君,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没事,只是上鱼了而已”

  从粘网上传来的动静让刘彦祖回过神来,他敛去心里的骚动,吩咐叶清澜划着小船往回走,很快,害他差点落水的罪魁祸首,一条重达不下于二十斤的大鱼被拖出水面

  “哇,真有鱼啊,好大的鱼,夫君你真厉害”

  鱼在大楚卖价不低,即便是叶清澜这样的高门大户都不一定天天吃得起,更何况二十多斤的淡水鱼,本就十分罕见

  第一次亲手参与捕鱼,收获的喜悦让叶清澜彻底丢掉了大将军的身份包袱,兴奋的像小女孩一样在船首雀跃

  刘彦祖却犯了难,这么大的鱼,怎么弄上船是个问题,他手上的粘网可兜不住这样的大家伙

  看着被粘网束缚,在水里不断挣扎的鱼儿,担心被它溜掉,刘彦祖心一横,直接抓起粘网猛的一提,猝不及防之下,二十多斤的大家伙还真被他弄进了船舱

  啪

  啪

  啪

  离开水面,大白鱼开始在船舱里疯狂跳动,二十斤重的大家伙,力气不是一般的大,没几下就崩断了身上的网线,眼看着就要被它逃出生天,刘彦祖急忙伸手去按,叶清澜也赶紧过来帮忙

  二人一鱼在船舱里展开激烈搏斗

  怎奈滑不溜手,一场激战之后

  只听咚的一声

  水花四溅

  大白鱼成功逃离

  刘彦祖只来得急抓住一对洁白如玉,十指修长的小手

  “夫君....鱼跑了,不好意思”

  叶清澜低下头去,不知道是她口中的不好意思是因为被刘彦祖握住了手还是跑了鱼

  “是啊,让它给跑了”

  刘彦祖看看水面的圈圈浪花涟漪,半晌后才擦了擦满脸水渍,无奈叹气

  “算了,兴许这便是天意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