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奇幻版骑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可能存在的遗迹

奇幻版骑砍 南北之间 2149 2020.03.25 19:35

  “头儿,矿脉那儿挖了个坑,好像是个入口,您要不要看看?”

  奴贩首领站在凯恩的面前,解释情况。

  凯恩表情有些奇怪。

  入口?莫非是什么遗迹?

  仔细想想倒不是没有可能,毕竟遗弃之地这块地方最开始可是泰坦的流放之地。

  作为曾经卡拉迪亚的霸主,他们的财富、珍宝一定数不胜数。

  当年人类、精灵和矮人的联军也只缴获了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都跟随泰坦来到了沙漠,至今下落不明。

  凯恩不指望那里能有多少珍宝,但凡能有点武器、法杖之类的东西,他就心满意足了。

  “好。”凯恩点点头,看向罗兰,吩咐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城墙的进度可以放缓,把空余的资源用在冶炼工坊上。”

  有了法拉贡树人,沙漠强盗的威胁就降低了不少,城墙也就没有那么紧迫了。

  但努恩宝石和水泥作为努恩的两大产出却是不能停的。

  更何况,努恩的冶炼工坊并不多,熔炉也只有几个,就目前而言,远远跟不上努恩的发展速度。

  要知道在没有农田的情况下,想要养活一批全脱产的战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是,大人!”罗兰恭敬行礼。

  凯恩又叮嘱了他几句,便骑上护卫牵来的马,带着奴贩首领和几个银雾轻装射手前往努恩矿脉。

  矿脉还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就是中间的位置多出了一个大坑,看上去的确像是某个洞穴的入口。

  凯恩翻身下马,旁边立刻有矿工奴隶凑了过来。

  “大,大人......”矿工奴隶看上去心有余悸,不知是天气热,还是畏惧凯恩,不停的抹着汗。

  凯恩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回事?”

  矿工奴隶深吸一口气,平静自己的情绪,然后回忆道:“一个多小时前,我和法拉斯按照您的吩咐开采岩石,有块石头特别硬,我们俩没有多想也没停手,然后......然后它就塌了。

  法拉斯现在还被压在下面,大人不让我们下去,我们也不敢下去......”

  凯恩听见这话,看了一眼奴贩首领。

  奴贩首领解释道:“头儿,这矿坑挺深的,里面也不知道有什么,我不敢轻易做主。”

  凯恩叹了口气,没有责怪他。

  若是放在以前,他一定会说,不管什么事,救人最重要!

  可他清楚奴贩首领的选择没有错,如果洞穴里面是什么巨兽,比如......巨龙。

  他们这点儿人下去只是送死,更何况......那只是一个奴隶,在沙瑞兹的价值只相当三个黑面包,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谁也没有办法。

  “你做的没错,这种情况下,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凯恩默默叹口气,拍拍奴贩首领的肩膀,看向坍塌的矿坑。

  很明显,这附近的岩石并不是石灰岩,而是花岗岩。

  花岗岩石一种由火山爆发的熔岩在受到相当压力下隆起至地表,慢慢冷却后形成的熔岩,是一种很常见的岩浆岩。

  沙漠里为什么会出现岩浆岩?

  凯恩面露思索。

  他猜想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人为的搬运过来修建某些建筑,比如墓室。

  第二种就是这地下有岩浆。

  综合来看,凯恩还是觉得第一种的可能性较大。

  “救命!救命!”

  凯恩正考虑是派人下去看看,还是把坑口封住,就听见坑洞里传出呼救的声音。

  他身旁的奴隶听见这个声音,面露兴奋,忙不迭道:“是法拉斯,是法拉斯的声音!他还活着!”

  凯恩皱皱眉头,随即又舒展开。

  不管怎么说,还活着就是一件好事。

  他看向身旁的奴贩首领,摆摆手,“去找粗一点的麻绳,把他拉上来。”

  “是,头儿!”

  矿脉已经从原先的努恩共同财产,变成了凯恩的私有财产。

  嗯......准确说整个努恩都变成了他的私有财产,因此,商队护卫们就在这里建造了几间石屋。

  方便奴隶们休息的同时也储备了一些常用的物资,其中就包括了麻绳。

  没一会,几个奴隶就顺着矿洞把那个名叫法拉斯的家伙拉回了地面。

  法拉斯原先就破烂不堪的衣服经过这一番折腾已经彻底报销,身上也都是各式各样的伤口,不少伤口还在往外渗血,但只是一些刮蹭的外伤,看上去问题不大。

  当然,很多内伤单纯从外表看是看不出什么的,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里是遗弃之地,即便是富庶的沙瑞兹,一份圣光教会出产的‘圣水’也是有价无市(圣光教会不愿与遗弃之地产生任何联系),更何况是努恩。

  能不能挺得过去就只有看他自己了。

  法拉斯只是一个怯懦的奴隶,经过这一遭显然被吓惨了。

  凯恩也没有逼他,等他休息一会,情绪稳定,才走到他的面前,问道:“法拉斯,里面是什么情况?”

  法拉斯抬眸,看见是凯恩,忙不迭的跪下,“大人,我......”

  凯恩摆摆手,“你只要告诉我里面的情况就好。”

  “是,大人!”法拉斯面露沉思,似乎陷入了回忆,片刻后,方才道:“那里是一片很大的空间,里面有很多东西,我,我当时太害怕了,没敢多看就往上爬。

  一直爬,一直爬,不知道爬了多久才见到光,然后我就喊,再然后就看见一根绳子......”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凯恩打断,“后面的事我都知道,我要的是矿坑里的情况,再具体一些。”

  “再具体......”一个怯懦的奴隶,让他在极度紧张,极度恐惧的情况下,还能记得周围的环境,的确是一件困难的事。

  凯恩看着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提醒道:“比如是亮还是暗,能不能看见东西,能看多远,是冷还是热,有多冷,有多热......湿度高还是低,呼吸困不困难。”

  法拉斯听到这,面露恍然,脱口而出:“不暗但也不亮,就好像在夜里有月光,看不太远,热,很热,比在这里还要热一点,其他的都没什么感觉。”

  这么说......好像还真是个遗迹?

  理性告诉凯恩,努恩已经步入正轨,没必要冒险。

  可是感性又告诉他,很多时候,冒险得到的回馈要超过正常努力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更何况又没太大的危险,何乐而不为之?

  凯恩就在理性和感性之间挣扎。

  片刻后,他好似下定了决心,咬咬牙,看向奴贩首领,坚定道:“你带两个人,跟我下去一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