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我养的神都超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有人惦记着

我养的神都超凶 龙鳞道 2191 2019.05.18 00:00

  当沈煜正在琢磨着怎么把万法宗最后的家底也搬空的时候,在昆仑界某处,一座形似巨鼎的山峰之上,某个巨大的阵法发出了嗡的一声轻响。

  从中央开始,有一道道花瓣似的光辉闪耀而起,徐徐流转。

  阵法四周,一名名身着金甲的战士站的笔直,戍卫在旁。

  那光芒五颜六色,带着一股乌蒙蒙的气息,每一道,上面都映照着山河大地,宛如幻象一般,快速的闪动着。

  片刻之后,所有的‘花瓣’都朝内一收,一道炫目的白光闪起,阵法中央,出现了一个身着月白色长袍的少年。

  “恭迎龙之圣裔、仙朝帝女、蓬莱万族之圣女...”

  所有的战士全部跪地,高声呐喊一长串的名号,声浪大的异乎寻常,远远飘去,回荡在崇山峻岭之间,似乎整个天地都在为之应和。

  原来,在这山峰之下,还跪伏密密麻麻的人影,数量成千上万,也在同声高喝着。

  远处,传来了一声高亢的嚎叫,天边有彩霞涌动。

  八头身长百丈、身披霞羽,龙首凤身的怪兽拖着一驾好似小城一般巨大无比的车鸾浮空而来,一位位婀娜多姿的少女捧着花篮和银色丝绸飘然而下。

  素手轻扬,花瓣漫天,拥簇着丝绸化成的通天之路,缓缓降下。

  两位长相最为出色的少女,一人手持着银色权杖,一人臂弯之中拘着一件银色的披风,落在了少年身前,跪地托起。

  “老家伙都快翘辫子了,还搞出这么大排场...怪不得每年的预算都不够用!”

  少年嘀咕了一句,伸手一引,将权杖握在手中,披风同时扬起,将其包裹在内,一道银光闪过,便化成了一位留着齐耳短发,英气勃勃的少女。

  她握着权杖在掌心之中轻轻敲着,得意洋洋的仰天笑道:”走,先去看看老家伙!这次我凑满了十二尊位,其中有一位还是君王级的,再磨练上几年总能应付虚空天魔劫了,等我闭关出来,他也该让位了!”

  身前的少女们哪里敢回话,只当没听见。

  整个蓬莱仙朝,敢用这语气说话的也唯有这一位了,其他人,脑子里哪怕想一想那都是亵渎。

  八匹龙血凤雉齐齐的高鸣了一声,展翅而去,车鸾上,传来了少女银铃似的笑声。

  “这段时间风餐雨露的,也没吃啥好东西,得补补了...唔,回头把这几头麻雀烤了吧...”

  车鸾微微一沉,坐在前方的一位红须御者伸手一挥,虚空之中闪起了一道数十丈长的雷鞭,啪的一声抽了上去:“公主殿下要吃你们那是多大的福分!不识相嘛!”

  虚空引雷,这位御者竟然是位养神三境之上的高手...

  龙血凤雉凄厉的鸣叫声中,少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悠悠说道:“八丈叔,回头见了老家伙我就要闭关啦,这张万里神念符你收好了...如若有人找我,你便走一趟吧!

  唔,有什么要求,能满足就满足他吧...对了,记得把人带回来,不愿意来也没关系,绑回来就好!”

  那位御者收起雷鞭,恭恭敬敬的答道:“尊公主命!”

  ......

  沈煜并不知道在千万里之外还有人惦记着他。

  他此时正走在一条蜿蜒曲折的小道上。

  其实,从大路也能抵达万法宗的祖祠,但却得经过峰顶处的演法场。

  此时三宗大比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万法宗有近半的高手都聚集在那,沈煜自然不会跑去那凑什么热闹。

  “本命殿平时是有一位心动境的长老看护的,但如今三宗大比,有五成的可能他也去看热闹了...如果人在,那就算了,没必要冒险!”

  落宝龙鲨如今能调配的药剂对付奠基三境那是无往不利,但对上化凡三境却未必能做到一击必杀,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哪怕只能发挥出一成的战力来,沈煜都未必对付得了。

  更何况,本命殿离演法场不远,动静大了,时时刻刻会被人围杀。

  虽然未必逃不掉,但沈煜做事喜欢将一切变数都掌控在手,自然不希望出现这种可能让自己身处险地的情况。

  这条小路到了尽头几乎都快呈九十度了,而且足有近千米长短,怪不得平时人迹罕至。

  三宗的主峰都禁空,特别是峰顶这些重要的场所,除了那些长老之外,那是真没人敢动用飞剑的——祖祠在此,你在老祖宗脑袋上飞来飞去是几个意思?

  哪怕是修士,肉体的强度也是有限的,谁又乐意有大路不走,走这种便于饭后消化的小路?

  一处青藤之后,沈煜探头探脑的张望了几眼,而后整理了一下衣衫,迅速溜到了一旁,绕了个圈子,从正门处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吕执事?您怎么来了?”

  一位融合境的修士正昏昏欲睡的倚在门框上,见到来人,顿时眼睛一亮,热情的迎了上来。

  这家伙估计在宗门内混的不咋样,否则也不会被委派来看守祖祠、本命殿这种看似重要实则没有半点油水的地方了,属于小透明,沈煜之前得到的讯息中并没有他的名字,也只能故作矜持的点了点头:“詹长老在嘛?”

  见自己的热情并未收到太好的效果,小透明颇为失望,语气也变得不咸不淡了起来,摇头道:“詹长老去看三宗大比了,你有何事?需要我给他传讯嘛?”

  要真论职称,这位也是执事,不过在宗门的地位和吕执事没法相比,估计就是厕所所长和税所所长的差距吧。

  原先想着搭上点关系,哪怕去丹库当个管事也比在这窝着强,但看见吕执事那态度,他也就没了那心思。

  既然这样,职称相同,你也管不到我这,又何必和你客气?

  沈煜松了口气,不动声色的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詹长老前几日给祖祠这的弟兄们申请了一批补助,我正好得空,就送来了...

  如今他不在也没关系,祖祠这还有多少弟兄在,都喊出来,我一个个发放了算了,回头你们签收一下就好,不麻烦吧?”

  补助?还有这好事?

  小透明顿时眼睛一亮,刚消失的热情又重新洋溢了起来:“不麻烦不麻烦,不过今日就我一个人看在这,其他师兄弟们都去看三宗大比了...要不,我来签收吧,回头我再转交给他们就是了。”

  “就你一个啊?真的?”

  “真的啊,您瞧,执事房都空着呢!”

  “呵呵,那挺好!来,这几瓶培灵丹,你先打开验收一下!仔细闻闻,别说我拿那种没药性的来糊弄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