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喜欢我,算是不堪?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341 2020.07.07 20:57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那个....”

  她本想解释,但又怕越描越黑,若直说雾生误会了,她并不是爱慕玄天,这焱炽说不得只会认为她是在害羞,然后更加确信这个消息,千酒顿时欲哭无泪,想来刚刚那熟悉的身影就是玄天,宴上闲人众多,也不知他若听闻这荒唐的误会,会作何感想。

  刚刚质问焱炽的气势早已荡然无存,千酒此刻显得有点没精打采,焱炽见此情况心觉不便打扰,也径自走了,千酒左右不知道怎么办,肚子也饿了起来,只得先往正宴走去,打算坐着边吃边想。

  待刚走到正殿,还没来得及坐回位子上,便见沐阳鬼鬼祟祟寻来,表情甚是古怪,见着千酒,张了好几次口,却蹦不出一个字,整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千酒从未见过沐阳作此模样,狐疑道:“你怎么了,刚刚都还好好的,难不成是你吃得太猛太多,被赶出来了?”

  “不....不是.....”沐阳有些吞吞吐吐。

  千酒因着刚刚的事本就烦闷,见着沐阳一反常态,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样更是心烦,便不耐道:“到底怎么了,有什么就说,谁赶你出来我找他去!”

  沐阳只得支支吾吾道:“那个...刚刚我用饭时听旁边的仙友在闲聊,初时还好,说着说着竟说到九仙山的酒仙,我一想那不就是你么,就凑着听了听他们是不是嚼你舌根,结果....结果.....”说到这里,沐阳又是停了下来。

  不过听到这里,傻子也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千酒又在心里痛骂了好几遍雾生,才没好气道:“是不是说我爱慕玄天?还是个单相思?”

  沐阳张大了嘴巴:“你也知晓这事?”后又想了想,这闲话里的主角不就是千酒么?自是该知道的,却不知千酒也是才刚从焱炽口里探得。

  “这事我倒是从未听你提起,不过你近日老是跟那玄天在一块,难不成真的....”

  沐阳脸上隐有愁容,这小酒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那玄天,可他们之间.....这如何能成?

  “你别听他们瞎说。”千酒无奈,连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沐阳说了个明白,沐阳听罢,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顿时轻松不少。

  “那就好,那就好。”

  千酒听来奇怪,疑惑道:“不过,就算我无意那玄天,可你这么庆幸作何?难道你?!”说完故作一脸惊讶,眼中还略有深意,道:“想不到你竟藏得这样好。”

  沐阳忍不住白了千酒几眼:“瞎想什么呢?你毛长齐了么?我是怕人家玄天好好的白菜被你这猪吃了。”

  千酒闻言,撇了撇嘴。

  沐阳也不再打趣,而是叹了口气,道:“我刚见玄天也来了,此番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他解释吧。”

  “有什么好解释的?碰见雾生那天他就在旁边,此中因果除了我就属他最清楚了,且若不是他打岔,又怎会让那雾生误会,将我传得如此不堪。”千酒嘴上振振有词。

  “原来喜欢我,在酒儿眼里,算是不堪。”

  千酒跟沐阳此番谈得入神,竟不知身旁何时多了一人,循声看去,正是那颗白菜,看样子,自己刚刚跟沐阳的一番话他是听了个真切,看着玄天冷着的脸,千酒心下忽地一阵慌乱,为了掩盖只得干笑两声:“哈哈,你怎么也在,吃好喝好,别客气别客气”,却是有点胡言乱语了。

  沐阳再见玄天,免不得心底情绪复杂,又见千酒如此反应,心里更是咯噔一下,看来,自己刚刚那口气松得太早了些,一番思绪下来,沐阳并未言语,只是神情多了几分旁人不易察觉的怅然。

  “我自问,修为不错,家世也算过得去,长这么大,还从未听过别人说我半个丑字,如此,为何不堪?”

  玄天这番话问得千酒一愣一愣的,她刚刚只是兴头上随口一说,自是没想到玄天会在这个问题上死磕,此时无奈只得赔笑:“北盛天的殿下自是哪哪都好,方才是你听错了,听错了。”

  玄天闻言眉眼轻挑:“这么说,酒儿喜欢我并无不堪了?”

  “当然,当然。”千酒接话接得快,待反应过来,却是脸红了大半,慌忙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他们误会了,我不是喜欢你,你那天分明见着那雾生了,应是知晓因果,怎的还和旁人一样来糊弄我。”

  玄天前些日来找火仙相借一物,便在殿中听闻了传言,联想到那日偶遇千酒的友人,知是误会,就并未放在心上,如今鬼道一事还未解决,自是无暇顾及这等风月之事,更别提那人是千酒,为了兄长,也不能与她有更深的关系,于是径自作罢,待寻到火仙,焱炽却让他宴请时再来,虽不知为何,但毕竟有求于人,就应了下来。

  今日宴请,自己赴约再来找他拿东西,焱炽这才为他解了惑,得知他借的东西算是千酒用几十坛芙蓉白换得时,玄天不免失笑,千酒此番稀里糊涂倒是帮了他大忙,待他拿了东西折返之时,随意走了走,竟是遇见千酒跟沐阳说着什么,本想打个招呼,一来便听千酒说喜欢他是不堪,自己一时没忍住,才有了刚刚的对话。

  如今见千酒不知所措的模样,心中些许复杂,只得故作随意道:“我自是清楚,此番不过打趣,你如此慌乱作甚。”

  玄天虽一语将此事带过,可刚刚自己的反应实属些许奇怪了,只是为什么会这样,他却下意识没有去细想。

  “说来,此番还得谢谢你的芙蓉白。”

  千酒闻言,想了想便知道他在说什么,顿时挺了挺身板,颇为自豪:“小事而已,若不是此前不知,我定带个二百坛给你撑撑场面。”左右东西已到手,自然由着她怎么高兴怎么吹了,倘若真让她现在补上一百五十坛,她可不得肉疼个三五载的。

  玄天见千酒说得高兴,便顺着她:“酒儿自是大方的。”

  这一来二去,氛围缓和了不少,千酒也不再似刚刚那般尴尬了,只是沐阳仍是一言不发,看着他们二人你来我往,沐阳不知此番到底是福是祸。

  “对了”,千酒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一般,道:“焱炽说你找他借的是个宝贝,是什么宝贝?”

  玄天本也不打算隐瞒,既然千酒提起,便如实道:“敛气珠。”

  话说这世上本没有敛气珠这个东西,因着千年前,火仙焱炽得了令去烧一片容易让凡人迷路的林子,几百年来已有许多人进了林子找不着出路,冤死在林子里,许多都是命理未尽,龙帝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决定烧了一了百了,谁知那林子百年来已养出了灵性,待焱炽用天火烧完,竟发现林子中央有一物甚为夺目,近看是一澄澈圆润的珠子,焱炽带回去琢磨了几十年,发现这珠子带在身上,不用敛气术也能让人看不出是何身份,便称它敛气珠,千年过去,焱炽有颗这样的珠子也早已不是秘密。

  一旁的沐阳闻言,倒是突然开了口:“你要那敛气珠作何?以你的修为,寻常之事只怕是用不上的。”

  千酒也问道:“是不是那个用来敛神仙气泽,就算修为不高,但别人也看不出端倪的珠子?”

  沐阳向着千酒点了点头。

  千酒看向玄天,疑惑道:“这敛气珠于我这种小仙来说还算宝贝,可你那修为甚高,施个敛气术约莫也是没人能看出你身份的,还用得上敛气珠?”

  “敛气术也会耗费气力,此番我要做的事,多存一分实力,便多一分胜算。”

  沐阳闻言一愣,随即问道:“你要去哪儿?”

  “鬼界。”玄天沉声。

  此前沐阳便从千酒那里听过鬼道的事,如今听玄天意思,神色一凛:“难道你想直接进去鬼界查探?这未免太危险了,纵使你一身修为精进无比,可只身一人,只怕也是易进难出。”

  玄天也一反往日的云淡风轻,此时微皱着眉,道:“现在四处抓鬼道慢慢拷问已很难有所进展,倒不如一鼓作气,想来那人还没这么容易完成最后一步,修为还没有那般难以抵挡,此时出其不意,若是运气好的话,便能擒贼先擒王。”

  沐阳看着玄天与他一同商讨的模样,有一瞬的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北盛天的那些日子,恍惚一过,却已是物是人非,回过神来,言语有些急切:“我同你一起去,多个人也有个照应。”

  玄天知晓沐阳的心思,摇了摇头,道:“不必,我一个人不易被发现,此番带敛气珠也只是以防万一,倒不是一定要拼命,没有八九分的把握我不会出手。”

  沐阳则低头认真考虑着,后来想到自己的修为着实差了玄天老远,若到时照应不成反倒拖了后腿便是得不偿失,这才只得作罢。

  千酒这一番听下来也明白了七八分,却是心中不解:“既然凶险,为何不直接带足了兵杀过去?”

  沐阳转过头,眼里充满了嫌弃:“小酒你傻呀,对面有多少鬼道,修为如何,那鬼帝又修到了哪种程度,我们全然不知,贸然出手莫不是凶多吉少?”

  玄天也开口道:“这几千年来,鬼道从未有过什么大动作,免不得是在养精蓄锐,还是谨慎为上。”言语间也是附和着沐阳。

  千酒这才恍然大悟般点点头,心觉沐阳到底是活了几万岁的老头,看事情是要透彻许多,玄天就不说了,毕竟天赋在那,倒是自己,活了几千年,脑子也没见精进些。

  三人一时无话,此时宴请也刚好到了尾声,玄天的事既已办成,便也不用再留在这里,于是向沐阳千酒道了别,此次虽得了敛气珠,也还须得回去好好准备一番,待时机成熟,才好如他计划一般,前往鬼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