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放下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11 2020.07.17 20:16

  两人正准备往洞里去,却听得洞前的小路远处隐约又有脚步声,千酒以为又是哪个攀关系的,便冲那处没好气地嚷到:“殿下也要休息的,今日天色已晚,仙友明日再来吧!”

  话音落了许久,那脚步声却越来越近,无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千酒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又照着意思嚷了一遍,那人走得还越发快了,不多时,便隐约见一人影,着黑袍,翩翩而来。

  自那日北盛天殿一别时隔几月,无衣再遇千酒,就看见千酒牢牢攥住玄天的手臂,攥得十分自然,玄天面上也并无不妥,仿佛二人已是什么相处许久的老相好了一般,无衣面上没什么表情,他自小便常穿梭在打打杀杀中,风月之事也不太懂,只以为玄天与千酒之间所有的做派都只为那一件事而已,但当他余光瞥到千酒腰间系着的玉坠时,面色微微一变,眼中隐有诧异。

  “殿下,您之前交待的事属下已办妥,特来回禀。”无衣单膝跪地,恭敬道,他这次来本只是为了之前鬼道的事,自是先将正事报了,若还有闲隙,尚且再将玉坠的事问一问。

  千酒倒没注意到无衣面上的变化,几月不见,只道无衣还是之前的模样,玄天这些日子住在她这里,也没处理过什么北盛天的事,自己多少还是会觉得是不是她将玄天养得散漫了,心里还是会稍稍忐忑。

  如今见无衣揣了事上门,主仆二人既有事要谈,千酒心下高兴,对着玄天连连摆手:“你们谈你们谈,就不用你洗杯子了,我去洗就好,洞口施术的事也缓缓,嘿嘿嘿嘿,可好好谈。”说罢便理了杯子高高兴兴拿去洗了。

  见千酒走了,玄天挥了挥袖,便见空地上多了一桌二凳,抬了抬手,示意无衣坐下说。

  方才坐下,无衣面上便有些欲言又止,默了一默还是开口道:“方才,那酒仙可是...可是让二皇子去洗茶杯?”

  玄天点了点头。

  “这如何使得?二皇子贵为北盛天的皇子,如今更是殿下,如何能做这些粗活?这小酒仙也太不像样了些。”无衣说到最后,已是愤愤的模样,似乎只一瞬就要去找千酒算账了。

  “嗤,”玄天忽然笑了出来,“你这样,倒很像一只护崽的老母鸡。”

  “护....护崽?老母鸡?我哪是....我....这.....”无衣霎时窘迫得不行,面色涨红,张嘴咿咿呀呀也没道出个所以然来,只得作罢。

  看着无衣手足无措的模样,玄天俨然憋不住笑,片刻才缓过来,道:“好了好了,不过是开个玩笑,你如此较真作甚,殿下是多了双眼还是多了只手?为何这茶杯你洗得她洗得,我就洗不得?”

  言语之间倒是让无衣一时还想辩驳,却又找不出哪里的不对,只得恹恹轻声嘀咕道:“寻常人家的殿下哪个不是被人好生伺候着,也只有我们北盛天的殿下这么毛毛糙糙了,还说些胡话戏弄属下,可真不知随了谁。”说罢还撇了撇嘴。

  玄天本就不喜无衣对他太过恭敬,本就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太过恭敬反倒显得见外了,如今见无衣小声嘟哝嗔怪他的模样,心下也温暖了几分,便继续玩笑道:“随谁也不随你,你这死板的性子,得多向我学学,别整日沉着个脸。”

  无衣不以为意,说起正事来:“此前二皇子吩咐我去通知其他几盛天有关鬼道的事,现下算是知会完了,还顺便着手帮他们想了些训练斗仙的法子,好尽快准备妥当,这些日子我也在各盛天挑了些斗仙,差他们去凡尘好好守着,尽量不许鬼道再偷偷夺了人的性命,只是一边要顾忌着不能在凡人面前暴露身份,一边又要料理那些鬼道,效果便差了些,不过聊胜于无,这一番下来,鬼道要成事自是难上许多,二皇子可以放心了。”

  知晓无衣做事一向稳妥,玄天一番听下来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略略点了点头,如今正事交代完了,无衣心中想着刚刚的玉坠,心中疑虑,顿觉还是问问清楚,省得之后猜来猜去。

  “刚刚来时无意瞥见那酒仙腰间的玉坠甚是眼熟,倒像是....”言语间眼睛有意无意往玄天腰上瞥去。

  玄天知晓他的心思,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是我那个坠子,已赠给酒儿了。”

  无衣面色一凝:“那玉坠可是玄武帝费好一番功夫才炼得,紧要关头可将危难抵挡一二的坠子,是用来护二皇子你的,怎可随意送人呢?”

  一番急切言辞之后又好似想起了什么,继续道:“难道二皇子是为了盛景殿下?才必须护那酒仙周全?若是这样,那给她倒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在那之前,她必须活着,只是我见她与二皇子举止甚密,二皇子还是小心为上,若是被她发现了什么端倪,免不得还得动手,动也就动了,只怕之后倒是会麻烦许多。”

  无衣言语中处处为玄天考虑着,说完又径自琢磨了一会,见玄天半晌也没有说话,才抬头向他望去,只见他出着神,不知在想什么。

  “二皇子?我刚刚的话你可听到了?你到底是如何想的?”

  听着无衣的叫喊声,玄天方才回过神来,看着他疑惑的神情,玄天开口却是说着毫不相干的事。

  “依你看,酒儿修为如何?”

  无衣愣了一愣,不知玄天是何意,但还是略思虑了片刻,才开口道:“虽从未与她交过手,但几番相见下来,她的修为实属一般,说是稍差也不为过。”

  玄天点了点头,道:“以她的修为,便是稍微上进一点的鬼道都能将她打得找不着北,就算是你,进了鬼界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可她就凭着那点可怜的修为,只身进了鬼界那个龙潭虎穴,只因担心我在里面会有危险,我找到她时,她伤得很重,连说胡话都还记得我是以凡人的身份闯进去,说的都是让鬼道放过我这个‘凡人’的事,无衣,我不想瞒你,当我看她白袍浸血,昏倒在地上的时候,我心里从没这么慌乱过,却不是为了兄长,是为了她。”

  无衣闻言,顿时瞪大了双眼,他彼时正在西盛天,尚且不知出了何事,但若连那个酒仙顶着薄弱的修为都一定要进去的话,想来情况应该不容乐观,懊悔自己当时竟不在的同时,他也想不到这个酒仙会有如此行径,若是寻常人对自家的二皇子如此奋不顾身,那自己定是要好好答谢再想办法还了这个恩情的。

  奈何她却是这样一个身份。

  只得无奈道:“二皇子你不要糊涂了,她救你说不定只因着觉得亏欠你,并无其他。”

  “若只因一颗草药便要舍命相救的话,那这人也该去敬佩的,当年的事她并非心甘情愿,而是没有能力左右,我们如今作此行径,倒不似君子所为,你记住,此后,她便只是千酒。”

  无衣看着玄天心意已决的神情,心里奈何不得,想起前些日子玄天才跟他细说的法子,半晌才轻声道:“那法子还未用过,说不定....说不定伤不了她呢?”说到最后,却是越来越没底气,要想将盛景残存在千酒身上的元神剥离出来还不伤到她自身,细想便知没什么可能。

  玄天自是早已想过这种情况,也深知不可取,听无衣言罢,只淡淡道:“无须再多言,兄长我绝不会放弃,但也不代表我要用一个无辜的人去换,地久天长,总会有办法的。”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无衣想再说什么也多半是徒劳,其实若不是因着盛景的关系,他倒也真不想过于对千酒有看法,初见那日千酒虽是用了手段,但好歹真让自己填了填肚子,也是心善,奈何自己是北盛天的人,一言一行都须得为北盛天考虑,有些事他不得不思量,比如如何才能劝得二皇子利用千酒让盛景殿下醒过来,只是如今看情势只得先暂时作罢了。

  无衣一时心下难免杂乱,见时候不早了,也没什么事,便准备起身跟玄天告辞,也好回北盛天看看风甲卫,刚作了礼还只出口了一个‘我’字,便见远处千酒应是洗完了茶杯,端着一口硕大的砂锅摇摇晃晃的往这边走来,看那架势感觉随时都会端不住进而砸到自己脚上。

  看无衣望着远处愣了神,玄天也朝他目光所及之处望去,见了那口大锅,玄天回过头偷笑道:“你可完了。”

  无衣根本不懂玄天是何意,正想问,却见玄天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又摆摆手示意等千酒过来就明白了。

  待千酒晃晃悠悠地走到二人跟前,将那口大砂锅往石桌上一放,便叉着腰喘了好几口粗气。

  “可累死我了,你俩白白看着也不过来帮忙。”说着还瞥了他们一人一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