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再入元府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100 2020.07.29 20:16

  两个仆从走到梦河和千酒的跟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礼,轻声道:“夫人有请,请二位姑娘随我们往府中前厅一叙。”

  “夫人?”千酒听罢,眼中满是诧异,“是元公子的母亲元夫人?”

  仆从仍是恭敬道:“自是元夫人。”

  看着面前两个客套恭顺的仆从,梦河和千酒对望一眼,都不知现在唱的是哪一出。

  “别是挖了什么坑等着我们跳吧?”千酒侧了头,凑到梦河耳边小声说。

  梦河也是一脸狐疑道:“请问元夫人有没有说为何要请我们进去?”

  “这个倒没有,只是公子醒了之后,夫人就让我们来请二位了。”仆从老实回道。

  “醒了?!元公子怎么了?为何现在才醒?”梦河顿时急切道,元礼根本不是什么贪睡之人,即便贪睡,也不会睡到现在这个时辰,更不会在今日这个重要的时候,可想而知,昨晚元礼回去定是发生了什么。

  两个仆从却是再不多说一分,直言道跟他们进去便知。

  如此,二人也顾不得有没有不妥之处,闷着头就跟仆从进了元府。

  一进门,千酒就在留意地上有没有什么拖拽或是打斗的痕迹,好在一路都很正常。

  又到了之前那个熟悉的前厅,仆从引着她们坐下之后,上过热茶,就退了下去,二人当下只得在厅中等着,坐立难安。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便见元夫人抬脚迈了进来,身后跟着元礼,看上去有些虚弱,像是伤了身子。

  见元礼这副模样,梦河‘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又好似发觉自己失态,稳了稳身形才关切道:“元...元公子,你没事吧?”

  元礼看见梦河,立刻快步走了过来,虽有些踉跄,但瞧着也能稳住。

  站定到梦河的跟前,一如往常般谦逊地做了一礼,柔声道:“我没事,不过生了场小病,劳梦河姑娘挂心。”说罢,朝梦河温和地笑了笑,似在让她放心。

  看着二人望向对方的眸中满是情意,元夫人轻轻叹了声气,她本不想将元礼带过来,毕竟他还需要休息,可如今的元礼竟一反常态地固执,一定要跟来,她拗不过,这才带了他,她心里其实清楚,元礼不过是怕自己为难梦河,若是他在,自己免不得要给梦河几分薄面,现在他们终于见了面,瞧着,倒真是用了真心了。

  千酒此时却没心情欣赏他们二人的情意,过了这许久,连玄天的影子也没瞧见,叫她怎么不着急,当下便朝门口紧张地望去。

  片刻,终是一袭淡蓝的衣角入了眼。

  只见玄天悠然地迈着步子,瞧见千酒二人,还朝她们微微笑了笑,径直走到一旁坐下,哪里有半点受了棍棒板子的模样,见此,千酒才缓缓舒了口气。

  元夫人带着玄天只是害怕元礼身子又出什么问题,不然早在刚刚打发那群医师的时候就将他也一并打发了,所以此番并没有过多关注他,自然也没看见他们一番仿佛认识的做派。

  眼见所有人都坐定了,元夫人望向梦河,淡然道:“听礼儿说,他与梦河姑娘情投意合,要娶姑娘为妻,姑娘可知晓?”

  梦河闻言起身,朝元夫人深深鞠了一礼,九仙山虽从来不大看重那些繁文缛节,但如今在凡尘,又是元府之中,礼数自是要做足的。

  “小女子不才,能得元公子一心,何其庆幸。”言语间,便是承认了一切,也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怕是元家上辈子烧了高香,这辈子元礼才能娶到梦河为妻吧,梦河虽不是什么修为厉害的仙上,但对于凡人来说,不知娶了是多大的福气,千酒听着梦河将自己放得那么低,不由得暗暗为她不平。

  梦河一语言罢,元礼看过来的眸中是难掩的情意。

  元夫人自也是看见了,又继续道:“只是对于姑娘家中的情况我们一概不知,也从未见过姑娘的父母,纵使我与礼儿的父亲同意,终身大事,姑娘独自一人可做不了主。”

  她语气虽很平常,但话里话外总觉有别样的深意,梦河听罢,也不慌乱,仍是客气道:“梦河家中实在偏远,也不是什么富贵的人家,元夫人没听过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望夫人相信,我并不是什么来路不明之人,至于家中的父母....”说到这里,梦河实在是为难,她本是一棵草木,又去哪变出一双父母来?

  眼见她支支吾吾的模样,元夫人正要抓住机会,让她此时败退,却未曾想元礼突然开了口:“母亲,长兄如父,梦河的兄长就在这里,何不让他替梦河父母做了决定?”说罢,抬眼向玄天看去。

  元夫人霎时一头雾水,待她弄清,却宛如晴天霹雳,惊得她半晌才缓过神来。

  “你....你们竟是兄妹?!”

  看着玄天面对她的诧异一脸从容的表情,元夫人登时有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难免气血上涌。

  刚要发作之时,见玄天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元夫人,我是梦河的兄长不错,但刚刚我同夫人说的话里,绝无半句谎言。”

  元礼眼见自己母亲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也是愣了一愣,道:“母亲原是不知吗?”

  此时十分诧异的不光是元夫人,连带着梦河与千酒也是一脸茫然。

  原来元夫人并不知晓玄天是她们兄长的身份?那他是怎么进的元府?还能让元夫人见她们?还顺带答应了他们的婚事?一时间疑问此起彼伏,梦河千酒对望一眼,都没有说话,二人皆知现在不是解决这些疑问的时候。

  元夫人本想发作,却被玄天这一席话牵扯住了,礼儿到底是他救的,且还是几乎一盏茶的功夫就醒了过来,如此医术,应是不容小觑,梦河有这样一个能力出众的兄长,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也罢,自己本就没抱着能躲过这桩婚事的念头,刚刚的迂回也只是不甘心而已,谁让自己的礼儿对那女子种了如此深的情根呢,既然她的兄长在此,那便定下来就是。

  念及此,元夫人神色缓了缓,瞥了一眼玄天,冷冷道:“先生身份此前也藏得着实好了些,不知道的,还以为先生有什么密谋呢,”说罢,玩笑般半真半假地轻笑了几声,仍是嘴上得了几分好,方才说起正事来,“既然梦河姑娘的兄长在此,那便将此事谈了吧。”

  虽是让元夫人逞了几分嘴皮子的功夫,但玄天不想多耽误,也没必要跟一个妇人置气,于是做了一礼才道:“不是在下有心隐瞒,实在是担忧元公子的病症,这才一时疏忽,忘了告诉夫人。”

  这番说词倒是让其他几人都很受用,听上去颇有道理,也唯独只有元夫人知晓他就是在瞎扯罢了,只是这时再辩驳什么也改变不了结局,只得由着他去了。

  “梦河家中的父母年迈,若是一时要让他们长途跋涉过来,实在有些为难,想来元夫人也不是那等强人所难之人,梦河本有一位亲大哥,奈何他常年在外,不太过问家中之事,好在我与她家素来交好,伯父伯母此前也有意托我照顾梦河,我看元公子也是一表人才,既然他们二人已生情愫,不如就此定下来吧。”

  这席话一出口,元礼与梦河二人皆是松了口气,看来应是尘埃落定,若此时元夫人再有什么说词,不就是强人所难?且玄天言语之中将自己的决定比作梦河父母授意,更是再没什么不妥之处。

  元夫人自也知晓话中之意,垂眸思虑了半晌,这才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顾虑了,择个良辰吉日吧。”

  从自己深藏一颗心,到如今即将共结连理,多少个日日夜夜终是有了最好的结果,此时元礼难掩眸中的欣喜之色,连带着面上都红润了许多,若不是碍于母亲还在,只怕是早已大步迈到梦河面前,诉说他有多高兴了,虽是不能过来,但瞧见梦河此时看向自己的神情,想来她也是知道的。

  千酒也是放下心来,又开始暗暗念叨着梦河之前有多么靠不住,若是她们那个馊主意真成功了,那现在二人还结什么亲,只怕已是大冤家了,还好还好。

  正当千酒想想都觉得后怕的时候,玄天又开了口:“不过,还有件事。”

  闻言,所有人都一齐望向了玄天,有的紧张,有的不解,千酒急急朝他使眼色,生怕他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来。

  看着众人的神情,玄天轻笑了一声,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梦河终身之事我虽帮着做了主,但成亲之日却是不好再送她出嫁了,还得她亲大哥来才像样一点。”

  可梦河哪里有什么亲大哥?千酒闻言眼睛都快瞪到他脸上去了,本以为刚刚他一番说词只是为了信服于人,没想到竟是说真的,这下去哪里再找一位大哥来?他这是抽哪门子的筋?

  顿时脑仁疼得紧,这玄天大哥都当了,送送梦河出嫁又怎么了?念及此,正欲开口,却瞥到一旁的梦河面色如常,还隐隐有考虑之意,千酒霎时收回了都递到嘴边的话,有些拿不定现在的形势,准备先看看再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