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谦谦君子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961 2020.07.21 20:16

  入了夜,两个鬼鬼祟祟的人着了一身漆黑的夜行衣,蒙了面,在元家府宅外面摸索着。

  “梦河姐你快些,我刚刚探了,就前面那个拐角没什么仆从守着,我们就从那里进去。”走在前头的一个黑衣人说着话,细看之下正是千酒,此番正探头探脑的,警惕着四周有没有人。

  白日里两人在客栈坐着琢磨,千酒便提了提,还是得单独先见元礼一面才行,她们有什么招,也还是要那两个稍微配合一下的,起码得让两人知道她们来帮忙了,不至于因为不知情而坏了她们的事,年姑娘还好见,这元礼日日被紧紧盯着,料想也不怎么出府,就算出府也被人紧随,根本无法商量,现下得罪了元夫人,既然明面上见不了元礼,也只得夜里偷偷来了。

  千酒平日偷鸡顺鸭的事情做得不少,要她偷溜个府倒也轻而易举,只是苦了梦河,头一次做这偷偷摸摸的事情,没什么经验,只能学着千酒,弯着腰悄悄往前走着。

  元府后面连着一大片林子,杂草丛生,黑着天本就看不清,梦河没探多远就摔了好几跤,还得忍着不能出声,千酒便让梦河先在原地等等,待她先去探探路,如今正是找到了能进去的地方回来接她了。

  走着走着摸到了一个拐角,千酒抬眼左右瞧了瞧,确认了地方,二人又往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才捏了决,片刻便落在了元府的院内。

  元礼的院子之前梦河虽去过一回,印象却并不深,白日里或许还能凭着记忆找一找,夜里便是难了,寻了好一会也没寻到,一路上倒是差点被人发现,亏得千酒拖着梦河躲得快才算是有惊无险,院子这么大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千酒想了片刻,有了主意。

  元府里一个丫鬟正端着一叠酥饼径自走着,突然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嘴,挣扎着拖进了一旁不起眼的角落里,这才看见竟是两名黑衣人绑了自己,恐来者不善,丫鬟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惊恐地瞪着眼睛,哆哆嗦嗦的显得害怕极了。

  “嘘,我现在松了你,但你不能大喊大叫,不然小心没了性命。”梦河的手还紧紧捂在那丫鬟的嘴上,等她愣愣地点点头,才缓缓松开来,这丫鬟看着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十分胆小,松开后的第一句话便是求求二人饶了自己,还不忘梦河的叮嘱,求饶的声音放得极低,微微呜咽着。

  梦河望了千酒一眼,意在说她们好像做得有点过,真真吓到这个小孩子了,却瞥见千酒面纱挡着的嘴好像一动一动的,又没说话,往她怀里一看,这不是刚刚丫鬟端的那叠酥么?!

  看来刚刚自己绑小丫鬟的时候千酒还不忘将这叠酥稳稳地接了。

  顿时没忍住翻了翻白眼,低声道:“做正事呢你怎么还在吃吃吃,待会回去了再吃成么!”

  千酒嘴里还没咽下,说起话来嘟哝嘟哝的,费些力才能听清:“我...我怕碟子摔在地上弄出动静,本只想接...接了,谁知这府里弄的酥也太香了,我肚子饿,没...没忍住。”

  梦河无奈,挖了千酒一眼,才回过头来,准备问这个丫鬟元礼的院子怎么走,丫鬟听着二人这番没头没脑的对话,面上害怕的神情倒缓和了不少。

  见此,梦河借机安慰道:“你别太害怕,我们没有什么恶意,其实是我与你家公子元礼交情不错,奈何近日都不得见,又有要事要与他相商,这才出此下策,不知姑娘能否指个路?”

  小丫鬟闻言,虽仍是怯怯的,但还是缓缓抬手指了个方向,二人喜上眉梢,谢了谢小丫鬟,往那方向走了几步,千酒又折回来,轻声道:“对了,酥还给你。”说着,将酥递回了小丫鬟的手中,才跟上梦河,往元礼那边走去。

  丫鬟低头看那叠酥,少了一块,却还是摆得整整齐齐,丝毫没因她刚刚慌乱松手而散了。

  一番折腾,千酒二人终是寻到了元礼的屋子,见那屋里烛光明亮,应是还未歇息,屋前站了两个小厮,瞧着是派来盯着元礼的,千酒和梦河躲在暗处,朝反方向扔了好几块石头,一听得动静,屋前的两个小厮问了声‘谁’,便往外探了出去,这片刻的间隙,倒足够让二人进屋了。

  千酒走在梦河后面,小心翼翼地合上了房门,一转身,入眼的便是一个儒雅的谦谦君子,此时笑着,顿觉整间屋子都温暖了起来,墨发如夜,随意散下,只着了中衣,外披了件薄袍子坐在一张圆桌前,桌上沏着茶,手里握着一本书,应是刚刚正在夜读。

  这元礼的模样不知比他母亲温润了多少,到底是与梦河交好的,千酒心想。

  “我还当家里进了贼,原是两位姑娘,”元礼做了一礼,声音轻柔,随后侧目望向梦河,道:“近来可好?”一番做派自在坦荡,恭敬有礼,并没有因着她们突然地闯入而慌张,只微微拉紧了本随意披着的薄袍子,挡住了中衣。

  梦河回了一礼,轻声道:“近来还不错,这是我表妹千酒,此番回家我同她商讨了一番,定了计策来助你和年姑娘,想着先来与你通个气,免得到时误了事,只是今日早些时候见过元夫人,言语之间多有不妥,惹得元夫人不太高兴,想来十分过意不去。”

  元礼闻言摇了摇头,无奈地笑笑:“今日的事我听小厮们提了,母亲那人说话不太好听,你们二人别太放在心上,其实她本意不坏,只是我父亲在朝为官,官道中的尔虞我诈数不胜数,稍有闪失家中便是天翻地覆,母亲没有办法,只得在亲家身上下功夫,希望我娶的人家能在朝堂上与父亲互相帮衬,站住脚跟而已。”

  “那她便能不管自己儿子一生的幸福了?”千酒闻言,忍不住出口责问,梦河扯了扯她的袖子,才方觉失言。

  好在元礼并不恼,仍是一脸和煦:“母亲自是将自己认为最好的给我,是不是我想要的,在她眼里倒没那么重要了。”说罢,低着头似有些伤感。

  眼看着气氛略沉重起来,梦河连忙开口道:“别说那些了,我与小酒已想好了办法,帮你与年姑娘渡过这一次,只是如今还不能将法子告诉你,你只需三日后找借口出门,往集市处去,其他的事我跟小酒自会解决。”

  元礼听闻也真就没多问,只微微应了,又为难道:“我如今出府天黑之前必须回来,有什么法子定要在白天就使了。”

  梦河点点头,示意元礼放心,三人又坐着说了些需要注意的细节,方才觉得稳妥。

  明月高照,亮着烛光的房间忽地打开了门,只见元礼齐了装束,缓步走了出来,两个小厮早已重新守在了门口,一脸疑惑道:“公子这么晚了还要去哪里?”

  “睡不着,去花园走走,你们不用跟来。”说着,元礼便径自往外走去。

  话虽如此,可元夫人交代的话二人哪敢违抗,于是关了门急忙追了上去。

  半晌,那门吱呀一声,似是又从里面被打开了,千酒伸出颗脑袋,左顾右盼,见四下无人,才将门又开了些许,拉上梦河,趁着院中无人,寻了个角落御风又翻了出去。

  元府的花园中,两个小厮在一旁打着瞌睡,元礼坐在花园的石凳上,望着自己院子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千酒二人此时走在回客栈的路上,元礼这边算是交代妥了,只需明日再去年烟羽那边说一下,就可以准备着三日后的动作了,一路上千酒细想刚刚与元礼的对话,总觉得奇怪,不由问向身旁的梦河:“梦河姐,我看刚刚元礼听闻有法子帮他们二人时,好像并未露出什么高兴的神情,反倒一直淡淡的。”

  梦河抬眼想了想,倒是没太注意元礼的神情,便随意道:“元公子向来都是谦卑恭顺的,自是不好在我们前面太过张扬,你不用多心。”

  闻言,千酒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想到既然梦河都这么说了,那也就罢了。

  第二日一大早,二人就去了年姑娘的宅子,倒是比想象中还顺利,很快就见到了年姑娘,果然如梦河所说一般温婉娴静,叫人一见便心生好感,只是那面上总是有意无意欲言又止的神情,看得千酒摸不着头脑,问她她又直说没事。

  千酒一头雾水,梦河却没觉不妥,还直说千酒太敏感,年姑娘本就是如此模样的,千酒不以为意,与梦河一起将事情告诉了年姑娘,一番安排后,二人才心满意足地出了年宅。

  回去的路上刚好路过一家药铺,这个法子最关键的便是情药,二人念及此,抬脚便跨了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