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纠葛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321 2020.06.28 19:53

  玄天此刻心中微动,刚才千钧一发之际,眼见千酒竟然不躲,满腔怒意铺面而来,无论如何在那个时刻到来之前她是断断不能出事的,想起自己那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兄长,他庆幸自己挡得还算及时,虽吃了一痛,但千酒好歹毫发无伤,盼了不知多少岁月的时刻已然指日可待,他决不允许千酒这个时候出些什么岔子。

  “修为差就算了,怎么连跑都不会?”

  千酒在一旁并未言语,见玄天虽呼吸还有微微急促,但却已缓过来了大半,当下松了口气,想来虽然他凭着这一身精湛的修为没什么大碍,但因为自己生生挨了这一下,她心里还是万分过意不去,见他此时也不好再立刻对付兮舞,千酒便将他扶到了一边,自己捏了印诀,面向兮舞,神色严肃了起来。

  此时此刻也由不得她再细想兮舞与陶思远的事,先制住她才是首要的。

  兮舞刚刚那一击本就耗费了她不少气力,虽没伤到千酒,伤到玄天也是意料之外。

  眼见玄天受了她那么用力的一击,看上去竟没什么异样,只有些呼吸急促,兮舞不由得惊叹这个铁公子的修为到底高深到了何种地步,不过这样也好,一直与那铁公子打是万万没有胜算的,瞧着这位千酒姑娘修为与她约莫差不多,便是还有几分希望。

  且见铁公子刚才的一番动作,这位千酒姑娘似是极为重要,到时若以她做要挟,兴许还能逃过此劫,此时见千酒已对着她,自己刚好也休息得差不多了,便又全神贯注起来,好应对千酒的进攻,此番总体来说敌强她弱,大意不得。

  玄天在刚刚与兮舞打斗时便已试探出了她的修为,与他猜想得八九不离十,虽在鬼道中算用功的,但如今千酒回过了神,料想也是能应付的,自己本来看上去伤得也不重,实际上更比看上去轻了不少,继续与兮舞打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想起刚刚千酒扶他到一边时严肃的神情,便也由得她去了,若是有什么性命之忧,自己再出手也不迟。

  千酒也不过多试探,抬手一道白光就飞了出去,她知晓自己对上兮舞并不轻松,虽不想杀她,如今却也不能留什么余地,不然伤的就会是自己,是以出手时便使出了全力。

  兮舞见她来势汹汹,侧身闪过的同时也打了一道黑气出去,力道十足。

  二人一时间就这么来来回回,兮舞比刚刚跟玄天打时显得轻松了不少,也不再一直落了下风,而是势均力敌,坐在一旁观望的玄天也暂时没有帮忙的意思,仍由她们二人你伤我一道,我伤你一道,谁也没占什么优势。

  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兮舞显得有些慌乱起来,时不时看向门口的方向,没了初时的全神贯注,千酒见此,知晓她是怕陶思远过了这么久,突然回来,发现她的身份,这不免又让千酒疑惑,若只为害陶思远性命,又何必在乎身份暴露?

  当下也不好再多加思考,若要想弄清,趁现在兮舞心不在焉便是最好的时机,先制住她,再细细盘问便是。

  千酒心中有了打算,趁着兮舞又望向门口的空档,一道白光就向兮舞打去,虽快,却不似之前的力度,而是留了余地,果然,兮舞因着心慌意乱,并没躲过,一下正中肩膀,兮舞捂住伤口,倒在了地上,千酒也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而是急忙跑过去,制着兮舞,让她不能再还手。

  一旁的玄天右手正微微捏了决,本想趁千酒下死手的时候稍稍妨碍一下,毕竟他这一趟可不是为了置兮舞于死地的,见此番千酒并没有杀她的意思,玄天微扬了嘴角,酒儿做事倒合他心意。

  “要杀便利落些。”兮舞见千酒只是过来制住她不能再动手,玄天也还在那边没什么动作,不知这两人究竟是何意,当下便冷冷道。

  “你就这么甘愿赴死?那被你鬼气侵蚀的陶思远何错之有,为何要害他?”千酒沉声。

  “甘愿?”兮舞冷笑一声道:“我何时甘愿过?只不过如今被你制住,无还手之力罢了。”后忽地想到什么一般,神色温柔起来:“至于思远,我从没想过害他,我寻了无数珍贵的草药,就是为了把他的身子养起来,拂神香我见你们身上沾了些,大约也是闻过了。”

  “那香西盛天殿中独有,是我费尽心思才窃了些回来,只为让他睡得好些,我又何尝不知,纵使我寻便天下奇珍,荼毒思远最深的,也不过是我自己,可我选择不了我的出身,只得骗他得了怪病,离我远些,他的身体便好一点,任我如何思念,也只得一月才能见一面。”

  兮舞说到最后,已是极其难过的样子。

  千酒听闻那暗香竟是拂神香,也是意外,原先是听过西盛天独产一种植物拂神,拂神生长的条件极其苛刻,只在西盛天的气候下存活,吸收着天地的灵气,却不能用仙气护着,只得极其小心的养护,自然生长,就算遣了人轮着日夜不停地看守,产出量也是微乎其微,最后做成的熏香更是少之又少,是以只有西盛天的殿中才有存放,兮舞能偷得些许,看来定是费了不少功夫,更少不了被人发现后尸骨无存的巨大风险,也怪不得那香连自己也招架不住。

  千酒念及此,神色柔和了些,此番兮舞定是以为自己将死,才把心里的话全都一吐为快,不想死了还让他们以为她是在残害陶思远,不料一番话却将自己的疑惑解了不少,看来她与陶思远之间,确是有真情实意。

  “我们此番,是为保住陶思远的性命而来,不是为了除鬼道。”千酒说完,往后退了几步,不再制住兮舞,示意她可以随意活动,一旁的玄天见此也没说话,似是默认。

  兮舞有些愕然,本以为二人只想杀她,没想过还有什么挽回的余地,如今见他们竟有放过她的意思,有些不敢相信,后又想到千酒刚刚的话,苦笑道:“可唯一能保住思远性命的法子,便是杀了我。”

  “你还可以离开,与陶思远再不复见。”千酒急忙道,出口后才反应过来,这最易想到的办法,兮舞肯定想到过,若是可以,只怕早已没现在这些事了。

  果不其然,兮舞听闻神色暗淡:“离开?我这一生,只有遇到思远之后的日子才算活着,如果让我再不见他,我宁愿死了。”

  闻言,千酒垂眸默了默。

  “你这....身份,是怎么与陶思远到这个地步的?”千酒心下好奇,左右也不知说什么,便试探性地问到。

  兮舞神色一凛,缓缓说道:“我初为鬼道时,年轻气盛,为了快些增进修为,夺了不少无辜之人的魂魄,这么过了一千年,我惊觉那些普通人只因我修习所需便要被夺走性命,何其无辜,于是我便不再借助他人魂魄,而是靠自己慢慢修习,虽修为增长十分缓慢,却也心安不少。”

  “可有些鬼道看不下去,说我这是丢鬼道的脸,逼着我去杀人,奈何我打不过他们,只得听了,即便是如此,我也是去凡人的牢狱之中取一些穷凶极恶的歹人魂魄,借此安慰自己,久而久之,我忍受不了他们隔三差五就来逼迫我,便从鬼界跑了出来,彼时他们追着我,说我既然不愿做鬼道,不如炼了我给他们增进修为,我慌不择路,跑到了一座山中,山中树林茂密,我逃跑的速度便被拖慢了许多,眼看就要被他们追上,却忽地被一个人拉进了一个隐蔽的山洞中。”

  兮舞说到此处,眉眼中尽是温柔,似是回忆起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是思远救了我,那洞本是他辛苦找来过夜用的,因着十分隐蔽,寻常野兽不易察觉,他听闻外面有追赶声,出来看看,见我被追得辛苦,便顺手救了我,我们聊了不少,彼时我才知道,他父母因着黑暗的官场丢了性命,他此番一人跋山涉水,为的就是离开那个伤心的地方,我也因着没地方可去,便说好与他结伴同行。”

  “我本想只与他待上月余,之后再离开,那他最多只是被我的鬼气沾着一点,休息一阵便没什么大碍,谁知,这一路上我们竟十分投机,不知不觉我离开的日子一推再推,甚至与他找了一处村子住下,待我终于发觉之时,我们已是情投意合,那时思远身子还不似现在柔弱,我便心存侥幸,寻了许多名贵药材,想着,或许能这样保住他的性命,虽柔弱些,但我们能一直在一起。”

  “我也曾害怕思远并不这样想,也跟他玩笑过如果跟我在一起会身子越来越弱,他可愿意,他却说,只要能同我共度,便是丢了性命也值得。”兮舞说到这,脸上浮了些红晕,本是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话,千酒听来却甚是感伤,因着陶思远是真的会丢掉性命。

  “我原以为将他身子好好养着,便能与他一直在一起,殊不知,我与他本就殊途,多名贵的药材也抵挡不住我周遭的鬼气。”兮舞说罢轻叹了一口气,似是接受了什么一般:“我拼命拖了这么久,终究护不了他周全,他还寻着人治我的病,却不知自己才是危在旦夕,他对我情深义重,我又如何能带着他的情意自私地活在这世间?其实你们不来,我也打算不久后便自我了断,只是从前担心我走后思远太难过,身边又没什么劝解他的朋友,他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好在如今你们来了。”

  “千酒姑娘,你们是思远的好友,待我走后,烦劳你们多关照关照他,别让他太难受。”

  兮舞一席话说罢,抬了手,竟是准备当下就此了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