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北盛天殿下不是东西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981 2020.07.06 20:16

  这可糟了,自己之前还没想过这一茬,现下想来,她与那火仙素未谋面,自是不知那人是个什么性子,如若是个狡诈的,自己岂不是已经妥妥跳坑里了?那自己辛辛苦苦酿的酒可真是要血本无归,顿时悔恨了起来,自己当初就不该为了这点好奇心答应他。

  “呸!若是敢忽悠我,就.....就把你这老儿的胡子拔光!”

  千酒一边想着,一边自言自语了几句,诚然,她连那火仙有没有胡子都不知道,即便他有胡子,千酒也是不能真把他怎么样的,此时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罢了。

  一旁的穷奇见她此时一脸悔恨的模样,开心的在地上打滚,殊不知崇玉来的那日穷奇就因为千酒不带它去而独自低落了好久,一想到自己这些年都只是勉强管饱,许久没吃过一顿美餐了,就不由地向千酒嗷呜几声,却也只能叫一叫,然后乖乖接受现实,如今见千酒仿佛吃了什么大亏一般,那瞬间便觉得自己这么些年的委屈终于能缓一缓了,终于轮到她被欺负啦!

  千酒若是此时能知晓穷奇内心的想法,可不得气上个三五天,不过看它那欢快的模样,也知道定没憋什么好屁,顿时心烦意乱,冷哼一声,转身拂袖,径自去洞里歇息了。

  接连几天千酒都有些担忧,她越想越觉得,被忽悠的几率是最大的,好在终于到了宴请这日,那崇玉虽说午时开宴,可她却不能真的算准时间再去,还是须得早些去,才能让那位焱炽好好将自己带的贺礼布置了,总不能开宴才去摆酒吧。

  于是千酒起个了早,之前便与沐阳通过气,没过多久便见他慢悠悠地过来了,千酒又跟沐阳对了对自己的计划,若是见势不妙,就撒开了肚子吃喝,争取变成两个人形穷奇。

  约莫巳时的样子,千酒便跟沐阳一起御风直往火仙殿而去。

  刚到火仙殿,就见门口站着一人,不是崇玉又是谁,见他们来得早,也没多少惊讶的样子,只恭敬的问了安,就带他们往宴厅走去,看来是知道他们会来得这样早。

  这也是千酒不喜赴这些权贵宴请的原因,这些人大都不喜说实话,全靠自己去会意,若是一个不留神,便是权贵没攀着,还惹得权贵不高兴,如若此次千酒并未作他想,真真午时才来赴宴,免不得宴中会被怎么对待。

  这还未进门已是如此水深火热,千酒不免头疼,换成自己交情好的那些仙友,想她早来自会直说,那才是真的吃宴,个个有话说话,无话就吃肉,如今这里,不过是那群有心之人借着宴请的名头假意交友互相试探罢了,也是无趣。

  “前面就是正宴了,二位随我来。”

  千酒正胡乱想着,没注意此时已快走到正殿了,既被崇玉提醒了一番,便急急叫住了他:“崇玉,等等,我倒是差点忘了,这是我的贺礼,祝小仙君将来乖巧伶俐,修为精进。”说着,一挥袖,五十坛芙蓉白便整整齐齐摆在了地上。

  崇玉见了眉开眼笑道:“仙上此时尚有事在身,崇玉就先替仙上谢过仙君了。”说罢,拂袖收了酒,才转身继续带路。

  沐阳心觉疑惑,拉低了声音问向旁边的千酒道:“这小童诓你五十坛酒,竟连你名字都不知道么?”

  “唔,他好像没问过,我也就忘了说,如此看来,他估摸着一门心思全在我的酒上了,哪有闲心管我叫什么。”千酒一脸淡然,在她看来知不知晓名字倒是不太重要。

  沐阳看着千酒满不在乎的模样,一时不知说什么,便由着她去了。

  到了正宴之中,千酒便拉着沐阳找了个绝佳的位置,为等会的吃回本做好了万全准备,看着自己那一坛坛芙蓉白被摆在桌上,千酒心里凉嗖嗖的。

  赴宴的人陆陆续续来了,忽有一抹玄色身影看着甚是熟悉,但还没待千酒看清,便已不知去向,千酒不以为意,她正一门心思张望着焱炽说的那个她感兴趣的‘东西’,奈何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稍微稀奇点的,顿时些许垂头丧气,心觉自己约莫真被焱炽蒙了,那酒不出意外是打了水漂。

  又过了半晌,焱炽出来客套了几番话,正宴便开始了,千酒还是没瞧见什么她感兴趣的,此时正想着找焱炽问个清楚,死也死个明白不是,奈何焱炽讲完话就不知去了哪里,千酒准备起身去找,临走时给了沐阳一个眼神,沐阳立马会意,开始对那些菜肴风卷残云。

  从正殿寻到偏殿,又从西偏殿寻到了东偏殿,千酒终是看到了焱炽的身影,此时他对面站了一人,正与他说着什么,因隔得远了,也没看清那人样貌,约莫看着是身玄色的袍子,刚刚那熟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千酒正欲走过去看看那人是谁,怎料他们好似刚说完事情,不等她上前,那玄色袍子便直直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好在焱炽还在原地,千酒连忙走了过去。

  走得近了,见焱炽模样也算周正,瞧着不似那会做出诓骗之事的小人,千酒面色好了点,还是客气地问道:“焱炽仙君安好,在下千酒,是九仙山的酒仙,此前宴请我来时,说有一物于我甚是珍贵,不知那物件尚在何处?”

  “哦?崇玉竟是说的物件么?仙君许是有点误会,那北盛天的殿下实实在在的一个人,并不是什么物件。”焱炽虽突然被千酒堵着发难,但仍是从容不迫,慢慢解释着,边说边看千酒的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

  千酒却被焱炽一席话说得有点懵,玄天也来了?竟不知他与东盛天的火仙还有交情,不过以殿下之位,认识的人多倒也没什么奇怪的,但他刚刚说自己误会了,玄天不是物件?

  玄天自然不是物件,但他这很明显话中有话啊?!

  焱炽见千酒愣神一言不发,又道:“难道仙君刚才没看见玄天殿下么?”

  “没看见。”千酒下意识回答道,忽又心觉不对:“我看没看见他有什么关系吗?我是来拿我没来就会抱憾终生的物件的,物件呢?在哪?”

  焱炽一脸不解:“为何没关系?玄天殿下是北盛天的殿下,定是不常来我们东盛天,此番能见爱慕之人一面,难道不是没来就会抱憾终生?你一直说物件物件的,莫不是这是你独有的表达爱慕的方式?”

  爱....爱慕之人?

  千酒闻言直接傻在了原地,自己何时说过爱慕玄天了?!看焱炽这样子,也不像他临时编造,那这莫名其妙的消息到底是从何传来?

  焱炽看千酒呆傻的模样,伸出一只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怎的她好像对这件事全然不知?焱炽不由得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试探道:“仙君可认得地仙雾生?”

  雾生,千酒倒认得,数年前四处游历时结识的,当时聊了几句,二人觉得甚是投机,往后便交往了不少,算是交情不错,只是不知此事与他有什么关系。

  “认得,与我交情不错。”千酒木木地回答道。

  焱炽顿时松了口气:“那便是了,此前我去他的地界巡游碰上,闲聊时他说与我,他那独苗酒仙朋友,也就是你,最近开了窍,开始考虑自己的夫君人选了,只是眼光颇好了点,一选就选到那万中无一的北盛天殿下,一起出游还被他碰上,但那殿下许是不太喜欢你,表现着实冷淡了些,他还说要想办法帮帮你呢。”

  一起出游被他碰上?千酒一愣,只片刻,心里就有了答案。

  此前与玄天去找陶思远时半路的确是遇到过雾生,他当时还问他们这是去哪里,千酒想着本是友人,也不用欺瞒什么,就直说她与玄天是在去凡尘的路上,还没等她说陶思远的事,玄天就忽地打岔说他们只是偶遇,千酒当时想了想,玄天约莫是不想将鬼道一事声张出来,才如此说,便顺了玄天的意思,再不解释,却没曾想竟被他曲解成妾有意郎无情,偏偏那雾生什么都好,唯一一个缺点,就是话多嘴巴大,这下可好了,谁知道他到底跟多少人说了这件事,千酒哑然,顿时在心里把雾生骂了无数遍。

  焱炽看着千酒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只道是她不满雾生将她私心爱慕的这件事到处说与人听,女儿家的这些事许是不好张扬的,便开口道:“你不用太生气,爱慕玄天殿下的大有人在,你爱慕他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也不用谢我此番安排这个机会让你们见上一面,若不是家中夫人吵着闹着要用你的酒酿在宴上撑场面,我也不必安排这一出,要知道为了让玄天殿下来赴宴,可费了我个好宝贝呢,也不知他如此精湛的修为,还借那东西作甚。”

举报

作者感言

申时时申

申时时申

妈妈问我为什么要跪着写,我说这样才能有收藏有推荐票鸭

2020-07-06 20: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