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倒霉催的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926 2020.07.11 20:16

  千酒看罢,正要转身,却不知为何,神识忽地晃荡,带着步子也有些不稳,踉跄了几分,才被人从后面扶住。

  “你没事吧?”玄天关切道。

  千酒按着头,又默了片刻,才是回过神来,不知自己为何突然神识涌动,难道来了这北盛天久了还水土不服不成?

  “唔,没事,神识有些不稳,许是来时喝了些醉仙,发作了吧。”千酒何尝不知醉仙并不醉人,可左右也没其他的解释了。

  “我还是送你回去吧。”千酒步子仍有些不稳,玄天便一直扶着,只是走到门口时,玄天几不可见的往盛景处望了望,刚刚千酒神识不稳之时,盛景的眼睛隐约动了动,因着自己站得远,没看十分真切,过去扶千酒时,再看却没有丝毫迹象,如此,若刚刚自己并未看错的话,兄长归来之日只怕是不远了,自己得了这个消息,也算是不白让千酒过来这一趟。

  千酒却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走到天殿大门时,她也不急着回东盛天,而是看向玄天,欲言又止。

  玄天看出千酒的犹豫,便道:“酒儿有什么事,说来听听。”

  “我就是想问问...你可别生气,盛景殿下若是有流月偷走了的那株药草,就不会沉睡至今了么?”千酒鼓了好久的气,才问出这一句,说完便直直盯着玄天,生怕错过他一丝厌恶憎恨的神情,好在玄天并未如此,他只是淡淡的,甚至还有些轻笑,只是那笑在千酒看来甚是无奈。

  “酒儿多想了,兄长的...病,非一株药草能左右。”

  最后一块压在心上的石头落了地,千酒感觉现在一身轻松。

  “我送你回去吧。”玄天说罢,千酒也点点头,于是二人捏了决,便御风往东盛天而去。

  二人到了九仙山,还未落地,便见沐阳仰头张望着,待二人散了风,沐阳便匆匆跑了过来,见玄天和千酒一块回来,面上顿时有些不好。

  玄天既已送千酒安然回了九仙山,也不再多留,招呼了一声便走了。

  沐阳这才转向千酒,道:“我此前来寻你,见你不在洞中,还以为你又跑出去玩闹,竟不想是去见玄天了?你有没有....”沐阳言语有些紧张,自己之前并未想出有什么法子能劝劝千酒又不让她觉察什么端倪,左右又害怕千酒一个人在洞中头脑一热便跑去找玄天表明心意,是以今日来寻她,边守边想法子,怎料二人竟一同回来。

  不过看两人一派祥和的情形,千酒应是还未告诉玄天,沐阳不免稍微放松了些,却还是问一问比较安心。

  千酒笑靥如花:“你紧张什么,我总觉得还不是最好的时机告诉他,所以也不着急,不过我今天问了,盛景殿下的沉睡与那株药草并无关系。”

  沐阳闻言一惊:“是...是吗?他告诉你的?”

  千酒只道沐阳也害怕盛景沉睡与他们有关,如今知晓于他们并无关系,少不得惊讶一番,便笑道:“嗯,玄天亲口说的。”

  沐阳虽不知玄天如此说法到底是为了什么,却也发现玄天暂时应是不会让千酒知晓真相了,只是自己心里没由来的不痛快,总觉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但看着千酒如此高兴,嘴边劝诫的话却是说不出口,既然玄天言语间有意不将真相说出,那暂且便只得由着千酒去了。

  正月初一,凡尘年节,皇城每年的这个日子街上都是盛况空前,各种象征喜庆吉祥的物件挂满了街道和各个铺子,街上人山人海,皆是一片欢声笑语,只是,这热闹景象的背后,在一些无人问津的僻静之处,却是躺着几个凡人,每个都瞪大了眼睛,面上黑气沉沉,俨然是被抽尽了魂魄,死去多时。

  今日便是玄天计划去鬼界的日子,不知玄天那头如何,千酒是早早就来了皇城,这凡尘的年节千酒年幼时曾经常来逛逛,可长大后便看厌了,也是许久都没再来,此番再历年节,倒是出了许多新鲜的玩意儿,千酒边看边玩,偶然瞧见害人的鬼道,也偷偷跟着去解决几个,虽然她此番不是为了除鬼道而来,但若要让她袖手旁观也是不可能,就这么玩着除着,一番下来也过了好几个时辰,千酒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便买了果子,往兮舞之前说的地方寻了去。

  日前便让兮舞帮忙寻皇城鬼界的入口,兮舞因着本就是鬼道,寻起来方便了许多,其他鬼道也不容易察觉什么,按照兮舞说的,那鬼界入口离皇城也不算很远,只是较隐蔽,且施了术,寻常凡人便看不出来,千酒抱着果子,想着兮舞描述的模样,慢慢寻着。

  因着兮舞说得清楚,不多时千酒便看到前方有一处黑气弥漫,似是从哪里渗出,源源不断,想来这便是鬼界的入口,千酒没靠太近,那黑气虽伤不了她,但被鬼气围绕也是心头不快,便在远处寻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一边盯着入口处,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果子。

  不消一会,千酒便庆幸自己还好找了个远处看着,并未守在门口。

  只见时不时就有几缕鬼道化作的黑气进进出出,若自己刚刚守在门口,免不得已经被大战多少回合了,若是碰上些修为低下的鬼道也就算了,解决了也是一件好事,若是碰上几个兮舞那般修为的,便是有点吃不消了,况且她一个神仙来人家门口打架,不惹鬼道注目都不行,此刻玄天还在里面,自己还是少生事端为好。

  思及此,千酒又往更远的地方挪了挪,只需看得见入口即可。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越发阴沉了起来,眼见回来的鬼道越来越多,千酒不免有些着急,不知玄天此番是否查探清楚了,为何还没出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又过了一个时辰,此时天色视物已然困难,眼看又进去了一拨回来的鬼道,千酒暗道不妥,这样下去,回来的鬼道越来越多,玄天在里面只怕是会越来越危险,千酒一时没有法子让玄天即刻出来,心下一横,用了大半修为敛了全身气泽,看一时附近还没有回来的鬼道,身形一晃,便径自进了鬼界。

  鬼界里昏暗不已,千酒费了费神,才慢慢看清,想着不宜在入口待太长时间,若是有鬼道这时回来岂不是刚好撞上,却又不知该从何处找起,便随便选了个方向,轻声摸索着去了,还没走几步,便听得前面似乎有人声,千酒小心张望了一番,暗骂了声倒霉,刚进来便遇上两个鬼道。

  “你说,咱们这替他找魂魄的事还要多久啊,老子可是要忍不了了,每次辛苦得来的魂魄就这么拱手让人,看着都他娘的来气,我看倒不如咱哥几个直接把他给分了。”

  “再忍忍吧,若那人真是万中无一的身份,待他收了这四盛天,魂魄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别说凡人魂魄,便是要那些神仙的元神来供我们修炼,不也是轻轻松松吗?若那人不是那块料子,肯定是要被兄弟们吃个干净的,急什么。”

  接着便传来两人不怀好意的笑声,千酒此时正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权衡着,如今还不清楚二人修为如何,若是贸然冲出去说不定倒被二人追着打,此番玄天还没见着,自己先被打残算什么事,于是按耐着,过了半盏茶功夫,那边没了声音,为求万全,千酒仍是再等了一会,才轻手轻脚的站起来,见那边一个人影也没有,正欲松口气,忽闻身后一道厉声骤然响起。

  “你是何人!竟然擅闯鬼界!”

  千酒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身,见面前两人一脸凶恶,鬼气瘆人,这不是刚刚在那边说话的鬼道吗,想不到他们早已发现了自己,还假装走了,引自己现身。

  “哟,想不到还是个挺标致的可人儿呢,来爷这,爷疼你~”

  千酒刚一转身便打量过二人,修为在她之上,只是此番她用了大半修为只为敛气,才让他们一时没看出自己的天道仙身,只以为她是凡尘误入鬼界的凡人,不过想来若是修为比她低,也不会发现她了,大约是因着以为她是凡人,所以言语轻浮,千酒还是第一次听人夸她听得快要吐了。

  且不说自己大半修为还敛着气,就算自己悉数修为尽在,只怕要跟这两个鬼道打,胜算也只有几分,眼看那鬼道步步逼近,千酒还算冷静,仍盘算着有无其他法子,却是杯水车薪。

  转眼那鬼道已经快到跟前,千酒无奈,只得散了敛气术,如此,便只得好好打一架了。

  顿时周身气泽一览无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