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成全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57 2020.06.29 19:28

  千酒见势,急忙拦了:“兮舞,你也知道他会难受,你这么做无非是饮鸩止渴,我们能关照他一时,也关照不了他一世。”

  “可我不能再让鬼气继续侵蚀他了。”

  兮舞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再这么下去,思远就真的没救了....”

  千酒虽话是这么说,却也不知道除了让兮舞消失在陶思远面前之外,还有什么能保住陶思远的法子。

  二人正焦灼之间,忽闻玄天轻笑了一声,说道:“想要保住陶思远性命又有何难。”

  听罢,二人都很惊异,同时齐齐向玄天看来,只见玄天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仿佛刚刚的话并不是出自他的口。

  “铁公子是说,有办法让思远活下来还能跟我在一起?”兮舞以为自己听错了,试探地问了问。

  玄天有些失笑:“你们夫妻二人怎么一个样子,一句话都需得我重复好几次才能听清?”

  兮舞闻言,虽不知陶思远之前是如何,但听得玄天如此称呼,仍是脸红了许多:“我们....我们还未....”听闻玄天确有法子保住陶思远的性命,兮舞显得放松了不少。

  千酒虽不知有什么法子能保住陶思远,但还是很高兴玄天想出了办法,急急跑来玄天跟前:“那你还不快救,有这法子早说呀。”

  玄天见千酒这一副急切的模样,挑了挑眉:“本来是不打算用这法子的,凡人的生死与我何干,不过,既然酒儿看起来这么想留他性命,那便留了。”

  千酒一愣,她是想救陶思远一命不错,可玄天不也一开始就说是帮他救陶思远吗?那想法子不是应该的?怎么又变成与他何干了?而且,这保陶思远一命,从玄天嘴里说出来,就怎么品怎么变了味,倒像是,她想如何便能如何。

  当下也不管玄天话中的蹊跷了,反正他一直都这样言语轻佻,只要能救下陶思远,他想怎么说便怎么说吧,见天色不早了,千酒看了看这个小屋子,大约也是住不了他们几个人的,当即催促道:“有什么法子快些使。”

  玄天听着千酒这几乎命令的语气有些好笑,这是劳人帮忙的态度么?这会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玄天也不再多想,对着兮舞道:“你现在去把陶思远叫回来,不用再装病了。”

  兮舞闻言不疑有他,急忙出了门,若这铁公子真有办法,那她不知该如何报答才是。

  ·····

  此时陶思远正独自一人坐在离小屋有一段距离的草丛中,垫了块大石头,怀里抱着什么,天色一点一点晚下来,他却丝毫没有察觉,满心只念着不知铁公子治好兮舞了没有。

  忽然,他身后的草丛隐隐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只见那东西正从高一些的草丛处悄悄往陶思远这边靠着,待它近了,草丛低矮挡不住它的身躯,方才看清,原来是一只凶恶的老虎,此刻正眈眈看着陶思远的后背,俨然是把他当成了猎物。

  那老虎躬起身子看了陶思远许久,作势就要扑上去。

  突然,一道几不可见的黑气打来,老虎毫无防备吃了一痛,惊异之下来不及看谁出的手,一溜烟便跑了。

  远处的兮舞见此,才是松了口气。

  陶思远这才终于注意到身后有动静,急忙转过头来,刚对上兮舞温柔的眸子,见她离自己如今距离也丝毫没有痛苦之色,不由得喜出望外,连忙站起来往兮舞那里跑去,还不忘紧紧抱着怀里的东西。

  兮舞见着陶思远也是心中一喜,见他将怀里的东西抱得紧紧的,笑道:“你这是什么东西,瞧着很是要紧。”

  “我也不知何时能回来,怕回来早了耽误治病,就寻了块石头坐在这里,等你们,等的时候见天色不早,又怕你们饿了,便寻了些果子,我刚刚尝了尝,很是香甜。”说罢面上添了几分紧张之色,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身子....可是好了?”

  兮舞眼中蒙上了一层雾气,陶思远连身后有老虎都没注意,却会怕他们饿而去寻果子,见他担忧自己的模样,兮舞微笑着点了点头。

  陶思远端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又急忙问兮舞,千酒和玄天是否还在小屋中,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陶思远便匆忙拉着兮舞就往小屋赶去。

  到了小屋,推门一看,千酒与玄天正坐在座位上喝着茶,陶思远几步走到玄天跟前,作势就要跪下。

  玄天起身扶住他,其实他跪不跪自己本不在意,不过刚刚突然瞥见千酒眼色,意在让他扶一把,念之也罢,自己也不是讲究这些的人,这么弱的身子也不用他跪来跪去。

  “陶公子不必如此,我们本就是家中老先生遣来帮衬,有能帮到的地方便是最好,况且兮舞姑娘得的并不是什么疑难杂症,想必是之前那些医师一时没看出来,才害得你们这般艰难。”玄天淡淡的说着,像真的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陶思远暗道,一位医师出错情有可原,众多医师都出错便是闻所未闻,定是铁公子怕自己心中太过意不去,故意说来让他宽心,可真是个好人。

  当下便鞠了一躬,连连道谢。

  身后的兮舞却是些许担忧的看着玄天,也不知此番要如何才能救得思远,又一直没见他有什么动作,不由得着急起来。

  千酒见兮舞的神色,知她救人心切,便又看了看玄天,意思让他要做什么赶紧做。

  玄天似乎习惯了千酒如今这几乎命令般的样子,左手趁陶思远不注意,暗暗挥了挥,陶思远看不见,千酒和兮舞可看得清楚,只见一缕柔然的白光慢慢从玄天的手中,渡到了陶思远身前,钻了进去。

  玄天竟是渡了自己的一缕仙气与修为给他。

  千酒在旁边看得一愣,她还从没听过有这种法子能护住凡人不被鬼道的黑气侵蚀,不过自己也从没闲心去研究这种法子,不知道也实属正常,见一旁的兮舞也是一脸前所未见的样子,便更觉这定是什么没被传播过的法子,知道的人甚少,再看看陶思远,呼吸的确浑厚了许多,周身的黑气也在一点点消散。

  当然这一切都是趁着陶思远不注意的时候完成的,是以他并没察觉什么,只觉得自己身体突然轻松了些许,还以为是看着兮舞病好了,自己一愉悦,身体也舒服不少。

  “我还有些事需要问一问兮舞姑娘,烦请陶公子回避,几丈外便好。”玄天见陶思远已经没有大碍,便开口道。

  自己此番大费周章,为的便是鬼道一事,其实也大可直接抓了兮舞,逼问便好,但那样或许得不到最真实的消息,若是兮舞性子刚烈,许是什么也问不到,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鬼道,白白放弃未免可惜,不过这一趟下来,倒是有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玄天暗自想着,隐有笑意。

  陶思远听闻玄天如是说,只道是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没交代完,也不多问,道了声好,便走了出去,仍是老老实实按照玄天所说走了几丈远。

  一旁的千酒和兮舞不知玄天是何意,不过千酒暗道既然玄天没让她出去,便是她也能听的事,好奇之下也留了下来,兮舞则是面露疑惑,只等着玄天发问。

  觉着陶思远走远了,玄天喝了口茶,淡淡道:“兮舞姑娘许是不久前才从那个鬼窝里跑出来,不知可否知晓,近日为何鬼道猖獗,大量迫害凡人性命,夺取魂魄?”

  千酒闻言有些发愣。

  初时便奇怪,玄天堂堂一个北盛天的殿下,干嘛非要亲自跟着她来救人,还救的是一个凡人,本以为他只是想看看为何陶思远鬼气缠身却未殃及性命,如今听他言语,想必一开始便是冲着陶思远背后的鬼道来的,自己平日着实孤陋寡闻了些,竟不知近日有鬼道肆虐之事,修为也实属不怎么样,玄天还因着救她受了伤,连兮舞也只能靠她分神才能打过,看来以后得多长进长进才是,千酒暗自思虑。

  兮舞并不知晓玄天的真实身份,只道是修为甚高的神仙,此番提起打探起鬼道的事,虽觉突然,但也并不意外,自古两道便不相融,若有机会打探一二自是不能放过。

  “没想到铁公子如此信任,同为鬼道,就不怕我说假话吗?”

  玄天微微一笑,说道:“没必要。”

  兮舞听罢一愣,的确,她从逃出来的一刻就不想与那些鬼道再有什么瓜葛,况且玄天还救了陶思远一命,别说是只问问鬼道的近况了,就是让她直接杀回那个鬼窝她也是愿意的。

  念及此,兮舞也开了口:“实不相瞒,我因着自己的原故,并不与其他鬼道亲近,所以我虽听说过有这件事,却也不知个中内情,也从不参与他们的行动,我只听闻他们夺取大量魂魄之后,一半可用来给自身提高修为,另一半,却是要送去一个地方,至于是什么地方....”兮舞面色为难起来,似在回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