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仙那个罚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654 2020.06.10 21:49

  风刮得千酒的阔袖青山裙呼呼作响,细看景色,是回九仙山的路上。

  她在路上是越想越头疼。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仙罚嘛,也不是没挨过。

  记得彼时自己才九百岁,还是个小女孩模样,沭阳舍不得弄肉给她吃,老说神仙就该吃素积德,将来修行也顺利一些,要不是被她经常看到沐阳嘴角若有似无的油光,小小年纪的她可就信了。

  有次她实在馋的不行,便偷偷下了凡尘去一农户家里偷鸡烤来吃,刚偷回来毛都还没拔干净呢,沐阳就气冲冲地走进酒仙洞把她逮住了,

  “千酒你是不是去偷别人鸡了?!”沐阳一脸又急又气,“你说你偷就偷吧,只要没人看见也不是不可以,可你怎么非得在人农户面前偷,人家本来好端端的,看见自家院子原地出现一个人影,偷了鸡,又原地消失,还以为见了鬼,当场就吓死了!”

  千酒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唬得一愣一愣的:“不可能!我偷之前明明看了没人我才动手的,他是怎么看见我的?你可别冤枉我啊。”

  “还冤枉?农户就坐在屋里,留了一条门缝透透气,刚好对着鸡棚,你只有被香喷喷的鸡蒙了眼才看不见吧!”沐阳一副要被气死了的模样,在她的酒仙洞里走来走去走得她头晕眼花。

  “那可怎么办,我就偷个鸡,偷出了条人命,严重不?”见势不好,千酒立刻显得有些委屈巴巴。

  她当时还小,以为凡人才短短数十载的生命,不是什么大事,大不了去求求命理仙让这个农户下辈子投个大富大贵的人家,算是弥补一下就行了,这样想着,千酒倒是放松了不少,只是沐阳还没点头,她也不敢确定这样能不能行。

  沐阳看着她松了口气的模样,大约是猜到了她心里的小九九,叹了口气,

  “小酒,你要知道凡尘的生老病死终有定数,我们虽是神仙却也只得旁观,若是不小心改了命理或许还有弥补的办法,可你今日是直接将这位农户的命理断了,他日会有多少人的命理因这而改变你知道吗?这事要想全身而退,绝无可能....”

  沐阳本是生的如花般美貌,虽比千酒大了几万岁,却丝毫看不出来,一双丹凤眼,小巧的鼻梁,柔美的下颚,许多女子见了怕都鞭长莫及,平时无事发生的时候沐阳经常跟自己一起打打闹闹没个正形,可遇上棘手的事情他就马上变成了这样沉稳的性子,表情大多都很正经,每当他很严肃的时候,他的脸配上正经的神情,看着总归是有些不搭的。

  如今沐阳脸上尽是愁容,虽是不搭,千酒眼看也有些慌了神,一时竟不知如何,沐阳又兀自踱了一会,便摇了摇头出了酒仙洞,留她一个人在那里手足无措。

  而后接连几天她都没有见着沐阳的影子,不知是去了哪里,当时她并不知道吓死了人会有何结果,也没人来知会一声,横竖她还是每天在酒仙洞里坐立难安,那时候还没捡到穷奇,在洞中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沐阳再回来已是七天后的夜里,千酒正躺在他用树藤做的藤床上反思自己以后出门偷鸡是不是该先找命理仙算算日子合不合适,免得又吓死人,□□着念着就看见沐阳穿着他墨黑色的衣袍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他步子有些不稳,脸上灰头土脸的,头发束得也不是很好,有几缕散在一边,细看他的手竟也有些发抖,本应是翩翩公子的模样,现在却像是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一般。

  千酒心觉奇怪,他平日大多时候都只穿银边白袍,今日却穿了一件平日很少穿的墨黑,看着他狼狈的模样,一时有些心疼,连忙走过去关切道:“你...还好吧?这是发生什么了弄成这样?”

  沐阳有些虚弱地一笑:“无碍,你还记得你前几天吓死了的农户吗,神仙干扰凡尘命数应受仙罚之灾,你准备准备,这几天该会应验。”沐阳一口气说完便急着走了出去。

  那时的千酒糊里糊涂地还不知道仙罚是多严重的事,沐阳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以为也不是什么难事。

  没曾想那仙罚来的这么快,第二日便应验了。

  一时之间九仙山电闪雷鸣,千酒只觉头晕眼花,身上像散架了一样疼痛,便是雷电一道道打在她的身上,虽然没持续多久,她却早已支撑不住。

  沐阳此刻不在,本以为这个时候,沐阳是会在她身边陪着的,这种紧要关头也容不得她细想沐阳此刻在哪,只是硬生生受着,待这仙罚之灾受完之后,她便晕了过去。

  醒来时沐阳倒是坐在千酒床边,温和地看着她,见她想起身便立刻要来扶,千酒想着她受仙罚的时候他竟然不在,气就蹭蹭往上冒,作势不理他,沐阳也不解释,默默扶她起身,再端了一碗熬好了的桂花红枣粥。千酒实在是饿了,闻到甜甜的粥香也忍不住,只得放下了架子狼吞虎咽起来。

  那时的她还小,气消得快,没几天就又跟沐阳开始打打闹闹,忘了这一茬,其实在沐阳回来的那一天,如果她眼神再好点,就能看出他墨黑色的衣袍上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纹路不是玉兰仙子绣的芙蓉花,而是血,代她受仙罚之灾时流的血。

  这些也是她多年以后偶然看见别人受灾才明白,那仙罚才是真真儿的,分为风雨雷电两个部分,风雨不伤肉身一丝一毫,只摧残受灾之人的元神,体内一缕可怜的元神被左吹右淋,那人在地上身体蜷曲,眉头紧锁,双目紧闭,牙关紧咬,瞧着是极难受的模样,却是一个字也叫不出来,个中滋味恐怕只有受灾之人方能体会。

  如此这般忍受三个时辰之后,便是雷电,雷电是肉身的劫难,在风雨吹完元神之后,紧接着就是雷电落下,从天灵盖直直打到脚心,第一下便打得人皮开肉绽,这般也需忍受三个时辰,方是仙罚结束。

  千酒那时观望的人修为尚浅,好不容易挺过元神的一关,而后还没打几道雷电便没了生息,更别说挺过三个时辰。

  而她当时仙罚不过受了几道雷电而已,受完还支持不住晕了过去,看着那人的仙罚,千酒料想她的不可能那么轻松,于是逼问沐阳他才支支吾吾道:

  “是我擅作主张先替你大部分都受了,那日我受了之后也有点吃不消,被伤了个七八分,代人受过也不可全都替了,还是需得应验在正主身上的,我料想着就剩几道雷电应该也不是特别严重,第二日实在起不来才没来看你。”他边说边瞧了瞧千酒,眼见她听了面上十分难受,又急忙道:

  “谁知道小酒修行这么浅,简直弱不禁风,太丢神仙脸了。”

  沐阳说的时候脸上的盈盈笑意,她却是现在都还记得。

  那些也都是些陈年旧事了,千酒如今的修为可不是那个九百岁的她能比的。

  她想,就算这玄天真是一个人形仙罚,她大概也是受得的,就算不能像沐阳一般大半月就完全恢复过来,躺个大半年的时间应该也还吃得消。

  要是实在不行,就拉着这仙罚同归于尽!

  这样想来,顿时神情便有些壮烈。

  胡思乱想着,九仙山不一会就到了,上到山顶便是她的酒仙洞,洞外穷奇还是像往常一样跟小东西打打闹闹,小东西其实是一只得了病的小老虎,永远都只有两尺那么大,在这野兽遍地的山里可不得被吃成骨头渣,实在可怜,才被千酒带回酒仙洞合着穷奇一块养了,横竖也多吃不了她几块肉。

  而穷奇则是她四百年前去邽山拜访邽山山神勺嵬,实则主要是为了瞧瞧有没有新酒方子的时候顺道捡的,说是捡,实则也有一番渊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