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调戏又轻薄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358 2020.07.15 20:16

  千酒慌乱道:“你你你你你,这大白天的,沐阳稍稍就回来了,你、你别乱来啊!”

  玄天被千酒捂着一时动弹不得。

  “放开。”

  “不、不放!”千酒仰着脸,一副不肯轻易就范的表情,本以为玄天还要说什么,或者直接用蛮力将她的手挡开,谁知玄天一句话也没说,直接侧身靠了过来,眼看玄天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千酒越来越慌乱,还是没忍住,抬手将玄天挡了。

  就在此时,玄天刚好将腰带那里解开,扬手一挥,千酒急忙将双眼捂上,急匆匆道:“男儿血气方刚本是正常,但我此时伤还未好,且青天白日的,你不会趁人之危吧,我虽心仪与你,但总归不能这么随便,还是得一步一步来不是?!”

  千酒一语胡乱又说得匆忙,言罢才发现刚刚好像并没有想象中衣袍翻动的声音,四周一时也没了动静,顿时心下打着鼓,慢慢将捂着双眼的手放了下来,却是被一个白色的物件晃了晃眼,再看玄天,分明穿戴整齐得很,面上还带着忍不住的笑意。

  自己果然又被捉弄了,许是习惯了,千酒一时也没发作,而是往那白色的物件看去,那通体雪白,祥云朵朵,一看便知十分贵重的不是玄天一直别在腰间的玉坠又是什么?

  原来他刚刚是在取这个东西,竟被自己看成了宽衣解带,自己是有多好色?!千酒暗暗皱了皱眉,又抬头看向玄天,面带不解。

  玄天丝毫没提刚才的事,看着千酒一脸疑惑,微微笑道:“这玉坠是小时候帝父帝母送我的,我一直佩戴在身上,这些年跟着我也养了些灵性,下次你再遇到那种危险,它便能引着我早些救你,也不至于伤成那样了。”

  千酒想了想,自己每次见玄天好似都的确看见他佩着这个玉坠,只是不知他此番话是何意,难道她有危险这玉坠还能千里迢迢感知不成?那这次怎么没见玄天早些来救自己?

  见千酒仍是疑惑不解,玄天无奈地摇了摇头,拍了拍千酒的脑门:“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这么明显了还不懂,”玄天说着努努嘴:“喏,这坠子,归你了。”

  接着拿着玉坠锦绳的手一松,眼见着玉坠往下落,摔在地上就是五马分尸,千酒还未来得及弄明白这是在唱哪一出,就下意识伸出手将玉坠牢牢接在了手里。

  不同于寻常美玉,触之冰冷,这玉坠入手便是阵阵暖意,若是握得久了,更是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十分舒爽。

  千酒面露不妥,道:“这既是你父母给的,又跟了你这么多年,就这么给我不太好吧?”

  玄天则不以为意,面上淡淡的:“他们给我的东西多了去了,我只瞧着这个顺眼些才一直佩在身上,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你收着吧。”

  可千酒左看右看都觉得这个玉坠不似俗物,但也不排除自己只是个小酒仙,平日没见过这些,才当作宝贝,或许这个玉坠在北盛天殿中就如玄天所说是个不太贵重的东西吧。

  念及此,千酒释然了不少,也不扭捏,直接将玉坠系在了自己的腰上,抬头正准备问玄天为何突然送她东西时,却见玄天一脸张扬地笑着,千酒被他笑得没由来心里一紧。

  接着便听得玄天幽幽的声音响起:“方才,我许是听见谁心仪....什么来着?”

  “你...你听错了。”千酒下意识回道,刚刚自己着急,那些话出口得太快,待一说完心里就有点忐忑,恐玄天会抓住这个不放,谁知他却说起玉坠的事情来,本以为是自己说得太快他没听清,才没有继续下去,可刚刚才松下的一口气,这下又被提到了嗓子眼。

  玄天见千酒眸光躲躲闪闪的,心觉好笑,有意无意道:“我倒是从来没听岔过,难道到了酒儿这里,耳朵都失灵了不成?”

  千酒闻言,垂着头,脸上发烫得紧,一时不知该怎么反驳,索性默着一句话也不说。

  玄天则是侧回了身,往着洞顶长长叹了口气:“唉,可怜我前脚被人调戏又轻薄,后脚那人就翻脸不认账了。”说着还不忘朝千酒那瞥上几眼,看千酒的反应。

  “胡说,谁调戏过你轻薄过你了...”千酒听玄天讲些莫须有的事忍不住出口反驳,却仍是不敢抬头,只小声嘟哝着,但也让人听得真切。

  玄天见千酒回了话,继续不慌不忙道:“那人说我家中有尚未足月的婴孩,可我从未娶妻,这不是调戏我是何?接着看我胸膛结实趁我不备狠狠摸了一把,不是轻薄我又是何?”

  一席话说得千酒是云里雾里,自己何时这样过?这玄天要编也编得像样一点,他说的这两件事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也太容易被识破了,难不成不是在说自己?可那言语里分明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千酒顿时抬头看着玄天不客气道:“我说,你要编也编得有几分令人信服吧,我何时.....”千酒的声音戛然而止,受伤时一些零零散散的片段就这么突然涌上了脑海。

  玄天看着千酒陡然瞪大的双眼满意地笑了笑:“如何?这些罪状酒儿可认了?”

  看着玄天逗趣的模样,千酒心里只盘算着酒仙洞的地硬不硬,自己此时撞上去能不能正好撞个坑将自己埋了,又或是为什么沐阳说去弄吃的,却去了感觉有八百年了还不回来,是不是和玄天商量好了故意整她,等她出于羞愧离家出走,然后他跟玄天就可以住她的洞,打她的穷奇,喝她的醉仙了。

  笑话,自己能这么轻易上当?

  有句古话怎么说的,羞到深处自然就变得没脸没皮。

  虽然严重怀疑这句话是自己临时想的,但千酒当下也不管了,只见她从容地收起了还张着的嘴巴,瞪圆了的双眼也恢复了正常的大小,稳了稳身形,抬手捋了捋自己被梦河整理过并不需要捋的头发。

  学着凡尘那些骄纵的富家小姐看上俊俏穷书生,将书生绑回自己家中,言语逼书生就范一般的做派,仰着头,斜眼瞧着玄天,微微露出一丝轻蔑与不屑,她这一番派头模仿得韵味十足分毫不差,不知道的以为她是那北盛天的殿下,而玄天才是相比之下微不足道的小酒仙。

  气势有了,千酒胆子还真大了几分,接着用着极尽慵懒的声音缓缓道:“没错,你刚刚说的都是事实,本仙就是看上你了,怎么着吧。”

  玄天看着千酒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有些哭笑不得,当下起了身,轻声道:“那小仙日后乃至终身,都要承蒙仙上照顾了。”接着抬手朝千酒深深做了个礼。

  千酒观摩过不少这种富家小姐强逼穷书生从了自己的戏码,不然也不能学得这么像,诚然那些富家小姐的说词都差不多,但那些穷书生就各有各的千秋,有的听罢就急了眼,说那小姐生为女子如此不知羞耻,寻常家的小姐听到这里叫家仆将那书生拖出去掌一顿嘴放了也就罢了,碰上个泼辣的,能与那书生争个面红耳赤,亲手将此人一通棍棒相加,再随便扔出去。

  也有书生听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就开始声泪俱下,说什么家中还有妻子等自己金榜题名,自己此番虽得小姐青睐有加,可实在不能对不起家中操劳的妻子,故只得对不住小姐的美意,还望小姐放自己归家去。

  还有的便如玄天此时一般,恭恭敬敬的鞠一礼,再婉言拒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那说词让人纵是被拒绝也不会恼怒,彬彬有礼,这种书生最得千酒的赞赏。

  总而言之,那些年千酒一场一场的看下来,就没几个是成了的,基本上都是以悲剧收场,可见强扭那些没熟的瓜着实不甜,是以这次千酒也没指望玄天会应了自己,所以他说的什么千酒根本没去细想,而是想着富家小姐们遇上这有礼貌的书生是怎么说的。

  只见千酒微微叹了叹气,言语很是可惜道:“我虽有意与你,但终究流水无情,既然如此,照顾你终身倒谈不上,我们好聚好......嗯?!”

  千酒猛然转头望向玄天,只见玄天淡淡地笑着,千酒刚才费力装出来的一番做派早就不知所踪,而是起身巴巴地凑到玄天跟前,眼里闪着光,道:“你方才说,以后都由我照顾了?!真的?!”

  玄天桃花双眸转了转,道:“假的,”千酒眼里的光霎时黯淡下去,有一瞬的失神,“自是我照顾你,以你的修为,我可还想多活一阵。”

  千酒也懒得怪玄天说话大喘气了,顿时眸里的光比之前亮了不知多少倍。

  第一次有意于一个人,又第一次表露心意就成功,这放在凡尘得是多欢喜的事呢,殊不知千酒只关心过富家小姐们的情事,自是以为第一次便找到命中的人很是困难,若是寻常百姓家中,依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次就成的那是大把的人在,不过那些也不甚重要了。

  因着欣喜得不行,她又起身,原地兴奋地琢磨了好一会,玄天则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笑着。

  待消化了这令人脸红心跳的消息,千酒方才冷静下来,盯着玄天,噗一声扑进了玄天怀里,玄天约是没料到这突然的一下,被撞得退了好几步,可见千酒力道很足,待玄天站定,才反手抱住千酒,怀中的人轻轻颤了一下。

  玄天含笑,这丫头刚刚扑进来的时候没觉着害羞,此时倒知道害羞了。

  千酒彼时头脑一热往玄天的怀里扑过来,其实扑进去的那一瞬便有点清醒了,奈何已经控制不住,只得生生扑了进去,被玄天刚刚那一抱,更是清醒得透透的,此刻窝在玄天怀里,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怀抱的主人好像也故意不给台阶下似的,只默默抱着,也不说说话,四周顿时安静得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