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世外高人’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119 2020.07.27 20:16

  看着变脸比穷奇吃烤鸡还快的千酒,玄天眸中尽是笑意,轻轻敲了敲千酒的头,道:“刚才还说错了,怎的,这么快就忘了,又要准备由着性子来了?”

  冷不防被敲这一下吃了一痛,千酒本想发作,听玄天这么一说,不声不响地撇了撇嘴。

  只要不让千酒去绑人,梦河还是很乐意带着玄天去元府的,毕竟自己也一直没想出除了暴露身份以外的法子让元夫人接受她,玄天不像千酒,既然肯开口,定是有什么齐全的法子,念及此,便领着他直直往元府寻去。

  寻了好几条街,终是离元府不远。

  看着前方庄严的大门和一如之前守门的几个仆从,梦河犯了难,想必元夫人自她们上次起,就跟仆从们打过招呼了,是万万不会再放她与千酒进去的,若是他们三人此时一起走过去,恐怕之后连玄天也进不去了,如此,没想出什么万全之策的时候,他们三个最好是不要一齐上前。

  看着梦河止步不前,神色思虑的模样,千酒等了片刻终是忍不住,上前催促道:“梦河姐,都到门口了,怎么不走?”却是丝毫没有想到梦河的那些考量。

  玄天却好似已然意会,看了看元府的方向,径自道:“你们在这里等我。”说罢就悠然地往前而去。

  “欸!”千酒低呼一声正想跟上玄天,只一瞬衣角就被梦河攥在了手里。

  “小酒你小心些,别被那些人发现我们。”梦河望了望大门的方向,轻声道,见她呼的那一声并未引起守门仆从的注意,才松了一口气。

  “你为何拦着我?”千酒被扯得只能退回来,满脸疑惑道:“玄天也不认识那些人啊,他要怎么进去?”

  梦河默默瞥了千酒几眼,有些没好气道:“若你我过去,就算认识他们全府的人也是进不去,你忘了上次那元夫人的话了?”

  “不是吧,我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好歹身份不低,也算有头有脸的,难道她真这么小气就不让我们进了?”千酒一脸的不可置信,“可玄天也没理由让他们放他进去呀,难不成直接走过去就说要见元夫人?仆从怕不是会以为他要么头脑不清醒,要么就是来砸场子的。”

  闻言,梦河蹙了眉,其实她心里也是没底,这元府虽比不得帝王宫里那般戒备森严,但也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进的,想来若不是从前元礼带着她进去过,只怕她们上次也不一定见得着元夫人,但这一茬连她们都想到了,没道理玄天会忽略过去,既然还是去了,想必是有应对之法的,念及此,梦河面色才缓和了些。

  “他若是去了,想必已有把握,我们还是先看看再说。”梦河不再多言,望向元府那边,千酒见此也跟着梦河看去,二人就这么互相攀着张望玄天的动作,神色都有些紧张。

  玄天此时已缓步走到了元府的门前,仍是有个仆从迎上去拦住了他,只见他捋了捋胡子,不慌不忙地跟那仆从说了什么,那仆从顿时神情惊慌,半晌才转为一副戒备狐疑之色,像是厉声问着什么,玄天则是略有不满,回了没几句就作势要走,梦河和千酒心头一下就揪了起来。

  难道是被赶出来了?

  谁知没等玄天走出几步,那仆从便换了一副讨好的神色,匆忙上来拉住玄天,玄天还想推脱,却被那个仆从唤来的人手半推半就地拉进了府中。

  远处看着这莫名一幕的二人呆愣在了原地,这玄天若是被赶出来算在情理之中,若是能进去便算他运气好,但这被强拉着非要他进去又是个什么道理?

  要不是玄天此时还带着一把假胡子,虽眉宇英气但整体一副年迈的模样,说他细皮嫩肉的被元夫人看上拉进去做男宠倒还有几分可信。

  “糟了!”千酒突然惊呼出来。

  “一定是他们得知玄天与我们有关,硬是要把他拖进去打一顿才解气!”

  梦河本以为她有了什么眉目,闻言身形晃了晃,深深折服于千酒这不知都装了些什么的脑子,揉了揉眉心,暗暗希望着玄天此番被拖进去不是什么坏事。

  不同于府外的紧张,玄天虽是被硬拉进的元府,可身旁拉着的仆从无一不是一副恭恭敬敬的做派,拉了没多远,见玄天不再抗拒,也就尽数松开了他,看走的这条青石小路的方向,却不是元夫人一向用来接待宾客的前厅,而是元礼的那方小院,看着越来越熟悉的景致物件,玄天不动声色。

  走得越近,越隐隐听见一位妇人的哭声,仆从带着玄天的脚步也越发快了起来,终是到了元礼的房门前。

  门前围了许多的仆从,有端着热水的,有拿着锦帕的,也有只面色沉重低着头等吩咐的,远远地还站了几个捧着果盘与吃食的,只是那些吃食都是糕点一类,并没什么热菜,门的另一边站了好几个提着药箱的医师,看样子是已诊完了,正互相议论着,却不知为何都迟迟不走。

  身旁的仆从跑进去通报了,不一会就见房门从里面打开,请玄天进去。

  房内守着的仆从也不少,远远地站了一圈,留出条路给玄天,能径直走到元礼的榻前,榻上除了躺着的元礼,还有一位紧紧握着元礼的手坐在榻边正在啜泣的妇人,见玄天来了,急忙让身旁的丫鬟抬了张椅子,紧邻榻边,接着招呼玄天过去。

  待玄天缓缓坐定,元夫人才放了元礼的手,将被角扯过来掖好,用锦帕抹了抹泪,一双眸子布满了血丝,周遭因着长时间哭泣而又红又肿,面色显得十分劳累疲惫,妆被哭花了不少,额角的发丝有些凌乱,应是一晚没睡又强撑到现在,换作寻常妇人只怕早已体力不支。

  “听闻下人们说先生有法子救礼儿一命,不知先生姓甚名谁,师从何人?又是如何得知礼儿的病?”虽是一副极疲惫的模样,可元夫人问起话来还是底气十足。

  玄天不由叹了几声,如此地步了,这元夫人也不忘摸人的底细。

  “元公子得的什么病,想必外面那几位已经告诉夫人了,夫人不必知晓我的来历,若要公子痊愈,答他所念,应他所想,即可。”

  元夫人闻言,面色陡然一变:“你....你怎么知道?!”

  殊不知,昨晚元礼一回家,便口口声声说要娶梦河为妻,不然宁愿终身不娶,虽不知自己的儿子为何突然从要娶年烟羽变为要娶梦河,但年烟羽那等富贵人家自己都尚且不愿结亲,更别说让那样来路不明的一个女子做元家的新妇,定是那梦河使了什么狐媚之术,蛊惑了礼儿。

  念及此,她当即对这个要求一口回绝,元礼却不甘心,与她争论起来,谁知激烈之时,元礼竟一手捂住了胸口,生生倒在了地上,她急忙上前扶起自己的儿子,见他眉头紧皱,似是极难受的模样,怎么唤也唤不醒,顿时慌了神,当即遣了下人去寻医师,便是门外的那几位。

  寻医师的当口,她左右冷静了几分,心想元礼许是一时气结,才会晕过去,不是什么大事,但只为了一个女子,传出去就是家丑,叫他们元家日后还怎么与其他门当户对的官户人家结亲?

  于是待医师赶来之时,便有心瞒下了个中缘由,只说一回到家中就晕倒了过去,那些医师虽诊出元礼是郁结于心,却不知为何会郁结,断不敢胡乱下药,只得抓了些保守的药材,稳住元礼的身体,但并不能让他痊愈醒过来,做完这些,医师们本欲离开,却被他们扣住,只得留在此处。

  如今,本以为自己瞒得滴水不漏的秘密竟被此人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叫她怎么不心惊!顿觉此人莫不是什么世外高人不成?

  玄天听闻元夫人的疑惑,淡淡笑了笑,道:“我如何得知是我的事,要不要令公子痊愈醒来才是夫人此时最紧要的事,只是不知,在夫人眼里,官场名声和前途与令公子的性命相比,孰轻孰重。”

  话一出口,元夫人果然不再追问,而是静静默了,良久,才沉沉地叹了一声:“罢了,罢了,也许我一开始就是错的。”说完抬眼望了望玄天,担忧道:“只是就算我此时应他,恐怕他也听不见啊。”

  见元夫人终是松了口,玄天挑了挑眉,云淡风轻道:“无妨,我可以让元公子醒来,但醒来不代表痊愈,投机取巧的事,夫人斟酌,还有,我救治之时不便有旁人在,烦请夫人先退出去。”

  玄天一言,顺便将元夫人心存侥幸的后路给堵了一堵。

  “不知先生,打算如何着手?需不需要那几位医师从旁协助?”听闻要将他们二人独留一处,元夫人还是免不得有些担心,于是出口试探。

  谁料玄天却是沉了沉脸,冷声道:“夫人若是不信在下,大可将实情告知于门外的几位医师,想来那几位医师若是知晓个中缘由,应是也能救元公子的,虽免不得要十天半个月,但好在夫人信得过些,在下于令公子,可救可不救,如此,救或不救,尽在夫人一念之间。”说罢,也不看元夫人,只默默地坐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