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哄小孩子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91 2020.08.03 22:00

  玄天竟然看见她拿走话文了?如今竟连喝醉了都还惦记着,可这最后一本不能再给他了,况且里面的内容还......好在他现在醉着,要是清醒,说不定自己就得认栽,千酒眼眸转了转,有了主意。

  只见她顿时满脸堆笑,换了一副语气,柔声道:“天儿乖,那话文太深奥了天儿看不懂的,天儿酒酒喝多了,姐姐扶天儿进去玩好不好,里面有只大老虎,最喜欢跟天儿一起玩了,要是看不见天儿它会伤心的,我们不要让它伤心好不好?”

  千酒去凡尘看那些父母就是这么哄小孩子的,玄天虽不小,但如今醉酒撒娇的模样跟个小孩子也没多大差别,那自然可以用这个法子了,凡尘那些小孩哄过之后就会乖乖听话,任人摆布,千酒忍住心中窃喜,期待地看着玄天。

  但这其中显然是出了什么差错,不然玄天此刻就该‘好呀好呀’地答应着然后乖巧地站起来跟自己回洞里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眯着眼蹙着眉,怀着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自己,片刻还稳稳伸出一只手来,掌心朝上摊在自己的面前。

  千酒猛地一窒。

  如果这时有个勤学好问的人来问她,知不知道窘迫是什么意思,那他恐怕只一瞬就会被千酒一拳揍出老远,然后被她扯着衣衫怒气冲冲地责问为什么要讽刺她,再任凭那人怎么解释自己只是好学都没用。

  两人一时就这么僵持着,玄天俨然没有丝毫退步的架势,倒是千酒面上的窘意越来越盛,干笑了好几声,吞吞吐吐道:“那...那什么,哈哈哈....”说了半晌也没个所以然,之后只飞快地从怀里将那个话文掏出来,递到了玄天一直摊着的手掌上,“给你。”之后便低头默着再也不敢看玄天。

  恍惚间听见纸张跟风撞在一起的沙沙声,千酒抬头伸出手想拦已然来不及,也不知是玄天运气太好,还是自己运气太差,他只随便翻了翻,千酒瞥过去那一眼就认出了里面的内容,正是最‘关键’的一节,霎时就无奈地闭了眼,准备迎接玄天的不悦。

  又是一阵翻页的索索声,预想中不满的语气却是迟迟不闻。

  片刻,只听得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原是如此。”

  千酒缓缓睁开眼,面前的玄天转头正望着远处,眸中深邃,刚刚撒娇的气息荡然无存。

  她顿时一愣,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被玄天逗弄了,其实他根本没醉,只是装醉诓骗让自己又出丑?

  越想越觉得事实如此,一时气上心头,几欲发作。

  却听得玄天低喃道:“酒儿,你愿与我子孙承膝么?”

  本还在气他诓骗自己,怎料他冷不防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千酒恍了恍神。

  这....是在问她愿不愿嫁?

  霎时脸上添了几抹意味分明的红晕。

  “我.....”还未等千酒说完,就被眼前红衣晃了晃眼,只见玄天一个欺身,一只手抬到千酒的前肩,捏着她的肩膀顺势一推,待千酒反应过来,已然向后仰去,身下虽是松软的草地,但事发突然,她并没有准备,这一仰下去,势必会磕到自己的脑袋,千酒急忙紧紧地闭了眼,准备吃这一痛,未曾想撞上的却是一个柔软又温暖的东西,侧目一瞥,玄天的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已放到了自己的脑后垫着,抬眸,玄天也已俯身在了自己的上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芙蓉花香,一红一白两道身影被花簇挡去了大半,看不真切,玄天背对着月亮,脸上刻了几道阴影,显得一副皮相朦胧了几分,墨色长发自他肩上滑下,轻轻落在自己的颈窝处,惹得她有些发痒,却无暇顾及,只因她全部心思此时都落在了眼前之人的身上。

  四目相对,芙蓉的香气都好像静止在了周围,玄天一双桃花双眸望得深沉,连带眼角朱砂都好似从未如此鲜红,仿佛要将千酒刻进眼里去。

  良久,才听得他沉沉道:“我是愿的。”话音刚落,眸子复又暗了许多,“可我不能,至少在兄长醒来前,我不能。”

  千酒此时拼命压抑着自玄天刚刚俯身那一下就躁动不停的心跳,仔细想听清他话中的几分隐忍无奈,却是听不真切。

  “你是说,有办法让盛景殿下醒来?是要用什么万年灵草,或是万年灵兽的内丹?你告诉我,我无论如何也去取来。”她被这突然的消息截了心神,心想一定要帮忙救盛景,虽并不知晓具体的法子,但想来该是会用到什么珍贵的药材,而珍贵的药材,定是万年以上的,一时间却忽略了,若只是需要药材内丹,倒也用不上她这修为薄弱的酒仙帮忙。

  果然,玄天闻言,眸光闪了闪,又深深看了她几眼,便低头埋到了她的颈里,千酒愣了愣,抬起手,也轻轻拢住了他。

  “殿下,未有所获。”

  耳边又好似响起了无衣的声音,他这些日子,回去北盛天除了处理殿中事务外,还有一事挂在心上,但任他翻阅了多少古籍,都寻不到其他不伤害千酒也能让兄长醒来的办法,而上次他寻了一半,便感应到千酒好似离开了九仙山,本以为她只是出门玩闹,未曾想接连几日都没回去,这才放了最后一本古籍,先赶来确认她的安全。

  而放下的那本古籍,是他最后的希望,若也无果.....

  “难道是十万年的?百万年的?”见他一直不说话,千酒疑惑道。

  一语落了许久,仍是未得到一字回应,只是抱她的力道又紧了紧,千酒还想开口,却听得耳旁一阵低沉的声音响起:“酒儿,世间事,难两全,我从前不信,”他顿了顿,“我醉了,酒儿别放在心上。”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人承认自己醉了,那些真的醉酒之人不都拼命说自己没醉么?可玄天此时这些不着边际的话,又好似的确是醉了,听得他话中句句无奈,千酒这才发现,与他相处的日子,自己只顾着欢愉,却没想过,风轻如玄天,到底也是有烦恼的。

  从一番思绪之中回过神,不觉已然过了良久,耳边传来阵阵均匀的呼吸声,想是睡得沉了,蹑手蹑脚地将他翻过身来,却见本该意气的眉眼处,蹙得紧紧的,原是醉了也会睡不好啊。

  因着与元家约定的日子是在大半月后,千酒虽已然找好了那胡诌的大哥,却是不太好现在就露面,不过她闲来无事暗地里也去元府偷看过几次,梦河将自己和元礼照顾得很好,府里上下都在准备着迎亲要用到的喜庆物件,元夫人除了偶尔出来闲言碎语几句,迎亲的大部分事务都交给了梦河自己张罗,也不知元夫人是不介意还是太介意,总归没看见过几次。

  自从那次玄天醉酒,之后千酒每每提起,他都会装傻,明眼人一看就知晓他不想再提,千酒也不强求,只是仍旧有意无意地侧面打听几句能让盛景醒来的办法是什么,又不好太过明目张胆地发问,既然玄天不愿说,那定然是有什么她不方便知晓的内情,她若要一鼓作气问到底,或许也没什么好处。

  那日被玄天拿去翻过几下的话文也不知扔去了哪里,她把玄天搬进洞里就累得差点没走回自己的房内,想不到他看着不重,却是拖都拖不动,第二日再去找那话文时,就已不知去向了。

  又在洞里过了大半月的清闲日子,玄天也难得地没有回北盛天,不日终是可以结伴去元府。

  沐阳显得很有兴致,一大早就来洞口等着,千酒看玄天穿着那身淡蓝的衣裳,想了想,还是先将胡子给玄天贴了上去,看着沐阳一副妖娆皮相,摇了摇头,转眼手里又多了一顶更显老气的胡须。

  “为什么我的这么多白胡子?!”沐阳看着千酒手里捧着白了大半的胡子,又转头看了看玄天脸上还算年轻的颜色,些许不满道。

  千酒却是一边上手一边说道:“你年纪太小的话看着不沉稳,那元夫人不好镇住,不如弄得大些,也给我们涨涨底气不是。”三言两语间,已将胡子牢牢贴在了沐阳的脸上,他嘴上虽不满,倒也是没躲,一番下来贴得还挺顺利。

  “可是,”沐阳摸了摸自己的新胡子,又调整了一下不舒服的地方,“我这头发这么黑,胡子这么白,完全不搭调啊。”

  倒是没想到这一茬,千酒捏着下巴,想着要不要再弄一顶假发出来。

  “这个容易。”却是一旁的玄天淡淡道。

  话音刚落,刚刚还是如墨的长发已然变得花白斑驳,沐阳今日又穿了一身十分老气的深褐色长袍,这样看来竟是特别顺眼,已经十分接近千酒想象的沉稳大哥形象了。

  看着沐阳忽然就斑驳的头发,千酒转过头看向玄天惊讶道:“你能做得这么方便怎么不早说,害得我粘胡子白粘得那么辛苦。”

  玄天却只撇撇嘴,不以为意。

  回过头来,千酒盯着沐阳的神情又有一丝古怪:“其他的差不多了,只是沐阳这脸....好似太嫩了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