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抱头痛哭,悔不当初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29 2020.08.01 20:16

  一语言罢,只又轻呡了口茶,也不看那赌气的人,好似是自言自语了一番。

  千酒的脸色却从了然又变为了疑惑,显然她赌气归赌气,玄天的一席话还是一字不落地全数听了进去,之前她还在苦恼那位胡诌的大哥到哪里去寻来,如今听得他说有现成的?可哪来什么现成的人供他们差使啊?

  狐疑之间不自觉地转过脸来问道:“你说有现成的?谁啊?”

  对面的人却是不开口,只揣着一抹明朗的笑意,定定地看着她。

  这才想起自己似乎还在生气....当下面上一紧,一双眸子到处瞟来瞟去,干笑了两声,不自然道:“我倒不知是谁,有些好奇,哈哈,好奇。”嘴上一说完,心里暗暗念叨着就让生气这事就这么翻篇吧.....

  “你这山头不就刚好有个吗?”好似读出她心中所想,玄天并未再提她生的闷气,刚刚紧张的气氛好了不少。

  千酒仰着头,将山上的神仙过了个遍,最后才缓缓道:“你是说....沐阳?”

  山神洞外。

  沐阳靠在院中的一颗玉兰树下,翻着前几日从千酒洞里顺出来的一本话文,身旁放着一壶芙蓉白,自然也是他和书一起顺出来的,也不知近日那个丫头去了哪里,连带着梦河和玄天都不在,自己初时还日日去望一下,喂喂穷奇什么的,之后迟迟没等回来他们,也就索性不去了,任由穷奇自己捉吃食去,只在回来时顺了一本书一壶酒,就当帮忙照看穷奇的报酬了。

  也不知是自己运气不好,还是千酒那里的话文都是这个模样,他是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那话文讲的是一个普通人家,家里有两个年龄差得有点多的姐妹,饶是如此,人家两姐妹感情还是很好,后来姐姐在外看上了一个富贵人家的公子,那公子一表人才,也是看姐姐一副花容月貌,就有了娶妻之意,奈何姐妹家底实在普通,那富贵人家的家里如何看得上?

  姐姐一时没有办法,终日在家以泪洗面,妹妹看了着急,便心生一计,让姐姐瞒着家里的父母去怀上了那公子的孩子,若是他们家不娶,就闹到人尽皆知,那位公子的家中碍于情面,只得不情不愿地答应了她们。

  奈何嫁过去之后日子过得并不舒坦,之前姐姐还有公子护着,可自从她们用了这个手段嫁入他家之后,那公子看姐姐的眼神就变了,由从前的宠爱有加,变为了后来的冷漠疏远,家中的长辈待她更是苛责,做事稍有不慎,也不管她是不是身怀六甲就是一顿打骂,日子久了,终是没保得住孩子,那家人一看姐姐没了孩子,随意寻了个理由就将她一纸休书赶出了家门,姐姐回到家里,跟妹妹说了一番来龙去脉,妹妹听罢,与姐姐抱头痛哭,悔不当初。

  看完这故事,震得沐阳一愣一愣的,难道凡尘如今都喜这个调调了?瞒着家中长辈就去怀上男子的孩儿,以逼迫娶她回家,如此心肠的女儿,这要是换做自己,非把她们姐妹打到听话为止,虽然他们天界不玩那一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以自由寻求姻缘,但也不能做出这等荒唐的事来。

  早知道就不顺这一本了,这不是瞎扯的故事么,正愤愤间,就瞥见千酒和玄天刚散了身旁的风,款步而来,倒是舍得回来了。

  沐阳酌着手中的芙蓉白,不动声色地看着慢慢走近的两人。

  待千酒走到跟前了,他才微睁了睁自己的丹凤眼,慵懒散漫地来了一句:“哟?玩够了?”

  眼见他手中拿着的是自己八百年的芙蓉白,千酒也不恼,沐阳嘛,自己人,只要不顺醉仙,凡事好商量,况且现在正是要他帮忙的时候,这样心想着,千酒轻咳了一声,堆了笑兴致勃勃道:“梦河姐要结亲啦!”

  闻言,沐阳差点没将一口老酒喷出来,这这这.....也太突然了吧?

  不过想来也不是没有可能,梦河怎么说也算这山头的老姑娘了,是早就该成家了的,若真有意中人,自己一个男的不知道也很正常,许是只告诉了小酒吧,按梦河的年纪,换做其他仙家,着急点的怕是子孙都多大了,如今有了着落该高兴才是,好歹也是九仙山的人,自己怎么说也算她半个兄长,要是定了亲,他倒该帮着张罗张罗。

  念及此,沐阳站起来稳了稳身形,摸着下巴道:“唔,倒不知梦河何时有的这些个心思,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接着顿了一顿看向千酒,“不知是哪家的仙上?梦河是我九仙山的人,我也该登门去访一访,她出身不高,修为也比寻常的仙家低些,可别叫以后因为这些俗事而委屈了她。”

  梦河虽修为不高,但也是自己辛辛苦苦修成的天界中人,沐阳自然以为她要结亲的也是一位仙家,千酒闻言也愣了愣,才道:“不是哪家的仙上。”

  “唔,我们倒也不是那么看重修为的人家,不是仙上也没关系,那是哪位普通的仙家?亦或是同为草木之身的小仙?”沐阳听闻不是仙上也并不惊讶,正如他所说,修为高不高跟将来对梦河好不好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受着沐阳询问的眼神,千酒咽了咽口水,有些忐忑,瞥了眼玄天,见他只在一旁淡淡地笑,不禁心道这什么时候了,他不帮忙就算了,还在那里笑个毛啊。

  也不怪千酒这般紧张,自古神仙跟凡人结亲的就少之又少,倒不是因为神仙了不起,而是凡人阳寿不过短短数十载,以千酒的话来说,就是连她酿一坛芙蓉白的时间都不够,若跟凡人结亲,那相处的时间都不能叫短暂,只能叫眨眼就没,是以许多仙家即便爱慕哪个凡人,也因为不想忍受离别之苦,而就此作罢。

  就算有极少的愿意只相守数十载,也可能会被自己的父上母上责骂一番,毕竟有哪个父母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儿只几十年后就孑然一身?骂完的结果也只能是就此作罢。

  而自己既不介意离别之痛,父母也不介意凡人之躯的,虽有,但自古也就那么几个,不然怎么说元家赚大发了还不自知呢。

  千酒当初自然也为梦河考虑过这个问题,梦河以后的日子不知还有多长呢,若是跟元礼结了亲,等他百年之后,难不成要日日都在思念中度过?而当她问出口,梦河就只回了几个字。

  能得一心,足矣。

  她回的时候,没有迟疑,没有不甘,只余安稳,想来是情之所至。千酒当时就羡慕她的潇洒,随后才在心中顿了顿,默默想到,仙家之中也不是寻不到一颗心的吧....却是没敢说出口。

  如今,梦河过了自己那关,千酒当然会担心过不了沐阳这关,虽沐阳的意见也没有什么决定性的作用吧,但左右也不想有人反对不是?况且他若反对了,又要费些心思找那个胡诌的大哥了。

  “小酒?发什么愣?赶紧的说啊。”看千酒一副呆愣的模样,沐阳忍不住催了催。

  千酒回神一咬牙:“不是修为不高,他就不是个仙家,元礼是皇城里一个官户人家的公子!”

  沐阳闻言,登时有一瞬的失神,拧了拧眉心,而后轻声试探道:“谦...谦谦君子,一表人才?”

  虽不知他为何这副表情,不像是要反对,又不像是要同意,倒像是无可奈何,但千酒还是应了声‘嗯’。

  于是他眉头又拧紧了些。

  “那公子家中初时不愿,后来才勉强同意?”

  千酒霎时瞪大了双眼:“你怎么知道?难道一直在跟踪我们?”

  至此,沐阳心里咯噔一声,神色一凛,几不可见地瞥了一眼随意扔在一旁自己刚刚才鄙夷过的话文。

  原是他错怪那写话文的人了,他不光没瞎扯,可见还能将天界的仙家都带进去,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沐阳心中无奈,刚刚说要打死那对姐妹的的话好似忘了个干净,抬手揉了揉眉心。

  良久,再睁眼时已是苦笑:“说吧,几个月了?”

  对于沐阳这一番莫名其妙的做派,千酒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听他这么一问,还以为问的是他们在一起多久了,琢磨了片刻,才不确定道:“约莫好几月了吧。”

  “瞎说,好几月的话我怎么前些日子都没看出来?”沐阳笃定道。

  千酒也是不肯示弱道:“肯定有好几月了,梦河姐虽没细说,但从她言语之中不难听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许久,你跟我一样从头到尾都没听过他们的事,你这么确定干什么?”

  沐阳闻言一窒,没好气道:“谁问你这个了?!我是问有几个月了!”

  千酒却是三两步蹿了过去,风刮得她的衣衫沙沙响,足以见她是真的着急,到了跟前,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垂眸喃喃道:“没发烧啊,怎的开始说胡话了,被梦河要结亲的消息吓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