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铁锤哥哥~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61 2020.06.22 20:19

  二人一番准备之后便御风到了百竹林,再徒步往不远处的息宁村走去。

  天色还早,息宁村的村民还在劳作,见远处有两人缓缓走来,看打扮并不似寻常人家,便多看了几眼,待他们走近,村民更是纷纷开始驻足观望。

  此番千酒只注意了让玄天低调一点,可忽略了自己也本是个出尘样貌,加上此刻的玄天也并不‘低调’,两人站在一起,竟是将路过村民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见此情况,深知暗中行事已然不可能了。

  见村民大都聚集在此,千酒仔细看了看,陶思远并不在其中,也不扭捏,柔声问向一位看起来面善的妇人:“请问这位婶婶,村中是否有一户主人名为陶思远的人家?”

  那妇人本跟着众多村民看热闹,突被问起,还有些慌神,见她十分礼貌谦逊,不像坏人,便直爽道:“有的有的,我瞧着二位不像本地人,找他有什么事吗?思远这人心善,想必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祸事吧?”

  息宁村远离城镇喧嚣,村民大多质朴,见来人不似歹人,也没敌意,便热情起来,千酒见此,也不由得赞叹陶思远找了个好去处,又听妇人叫得亲切,应是与陶思远很是熟络。

  “实不相瞒,我二人从皇城而来,此番有些私事需找陶公子一叙。”她话不拐弯,直接说明了来意,但具体细节还是隐瞒着。

  人群听说他们二人从皇城中来,顿时热闹了起来,有人起哄到:“怪不得二位生得这么好看,原来是皇城的人家,我从前听人说,皇城中的贵公子和千金小姐生得那可叫一个俊俏呢!”

  千酒此番说他们是皇城来的不过是想着息宁村离皇城着实偏远,想来村里的人应不了解皇城中事,越是不了解,对于他们来说行事便越方便,如今村民似是已然相信他们二人的来路,看来这次自己押对了方向,误打误撞博取了村民的信任,千酒心里想着,脸上浮现着一丝窃喜。

  不过,此前自己去过皇城找酒方,那里的人生得俊俏是不错,加上皇城多是权势人家,府中儿女娇生惯养,如此更是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可气质却不是人人都有,她一个小小酒仙靠着自身这点微薄的仙气纵使皮相美不过一些倾城之姿,气质也能胜个几筹,如此看来,让众人以为玄天是从皇城出来的公子,也是委屈他了。

  念及此,千酒有些心虚,便一眼也不去看玄天此时神色。

  思索之间,村民的讨论声已经慢慢小了下来,刚刚那位妇人此刻也站了出来,对千酒他们友好道:“我姓秦,大家都叫我秦姐,二位从皇城来算得上是贵人,如果不嫌弃,也跟着乡亲们叫我秦姐就是,我们村穷乡僻壤的,还没来过这等客人,要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二位千万不要往心里去,我这就带你们去思远那里。”见事情已有定论,村民们也不再拥着看热闹,而是渐渐散开,各自忙各自的事去了。

  千酒见秦姐是个直爽的性子,说话也实诚还不粗鲁,挺对自己胃口,便不由得对她又多了几分好感。

  村子本就不大,二人在秦姐的带领下,很快便找到了陶思远的住处。

  秦姐示意他们稍等片刻,转身走近门前,轻扣一声,不一会,便听得门内脚步阵阵,接着便开了条缝,门后公子一脸清瘦,正是陶思远。

  “秦姐?找我有什么事吗?”陶思远疑惑地问道。

  “思远啊,你皇城中的朋友来找你了,说是有事,你可好福气呀,皇城中的人,可不是随意就能认识的。”

  陶思远此番并没有看见在不远处的两人,只以为是秦姐有事找他,如今听她这么说,心想自己并不认识什么皇城中的朋友啊,正疑惑间,一个可怕的念头划过。

  难道...是他们?!

  陶思远霎时眉头紧锁,虽然不知这些人是如何找到他的,但现在就算知道也已经晚了,顿时看向秦姐,急切道:“秦姐,你说找我的朋友,在哪?!”

  秦姐不知为何陶思远这么紧张,生怕自己好心办了坏事,可那二人此刻正站在不远处,如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一咬牙,转身为陶思远指明了方向,心想若形势不对,自己就马上去找乡亲们帮忙。

  陶思远顺着秦姐手指的方向看去,见其中一人是玄天,当下便长出了一口气,几步走过去。

  “原来是铁公子,方才秦姐说我有皇城中的朋友来访,我便吓得不轻,还以为是...”陶思远说到一半,看了看在后方的秦姐,似有顾虑,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原来铁公子是皇城中人,旁边这位是?”陶思远看了看旁边的千酒,言语疑惑。

  玄天从刚进村子到现在一直是他惯有的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此番也并不准备回答陶思远,而是转头看着千酒,似要她自己回答。

  刚才秦姐去敲门,正巧将二人表情挡了个七七八八,千酒并未看得真切,只看得陶思远初时一脸紧张兮兮的模样,后看见玄天才恢复常色,又听得陶思远过来时的一番解释,料想他方才定是把他们当成那些害他家人的贪官污吏了,还好他认得玄天。

  不过,他第一次见玄天时目瞪口呆的模样自己还记忆犹新,怎么如今轮到自己,他却只是微微惊异了一下便神色如初,自己虽比不上殿下之貌,也不至于这么挫吧?

  千酒一阵胡思乱想,见玄天突然看向自己,才想起刚刚陶思远好像在问她是谁来着。

  回过神,面无表情道:“我是酒先生的侄女,先生将上次的事都与我说了,他回去后一直感到有些过意不去,便遣了我二人前来,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

  她暂时还不打算将实际目的告诉陶思远,毕竟他一个凡人,若是有人突然跑出来说他被鬼道缠身却不死,甚是奇妙于是跑来看看能不能帮他顺便研究研究,轻则会以为此人是神经病,重则发动全村村民抄上家伙把这群妖言惑众的人全赶出去,她此时两个都还不想体会,还是隐瞒比较好。

  千酒此番言语之间,若是以老翁身份来讲,与陶思远好歹算有些交情,实是冷漠了点,但若是以第一次见面的生人来说,冷漠一点也并无不妥,就看她是否有此等心思了,一旁的玄天不动声色的想着,几不可见的挑了挑眉。

  陶思远见她道明了来意,似有思索,一时之间,三人都没再开口,一旁的秦姐见陶思远没什么危险,便轻声道:“思远啊,既然真的是你的朋友,那我就不打扰你们谈事了,先走了啊。”说罢打了个招呼,便利落地走了。

  “二位的意思是,”秦姐走后没多久,陶思远便开口说到:“是老先生让二位来的?可我这,每天虽是一些粗活,但也不重,实在没什么需要二位帮忙的地方啊。”陶思远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无妨,陶公子你有所不知,我家老先生难缠得很,如果知晓我二人来此一趟什么忙都没帮上的话,回去免不得责罚我们,若是不叨扰的话,还请陶公子留我们几日,我们回去也好有个胡诌的由头。”连千酒都做不到在除开沐阳那几个亲近之人的面前,将欺骗老人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此番竟被玄天面不改色地说出来,她实在佩服他的脸皮。

  连一向云淡风轻的玄天都求收留,看来鬼道之事于他到底有些分量。

  可,求收留就求收留吧,需要说是自己难缠这么损的理由吗?千酒不由地转过头狠狠瞪了玄天一眼,而后又不得不回过头来对着陶思远点了点,表达出认同之意——总不能白跑一趟不是?

  见二人都拉下脸来这么说了,陶思远也不好再推辞,心觉就当作友人探望做个伴也好,便答应了下来。

  三人进了屋,陶思远示意二人随便坐下,便径自出门泡了些茶水进来,坐定之后,开口道:“还不知姑娘作何称呼?”

  “我叫千酒。”千酒此番本就没打算隐瞒姓名,她一个小小酒仙,让凡人知道姓名也无妨,只是玄天这边就不一定了,毕竟身份特殊,还是谨慎为好,于是顺着上次说:“这是我的哥哥,铁锤。”她之前已经说过自己是老先生的侄女,便不好再更改,却没见旁边的玄天,神色几不可见地动了动。

  “原来是千酒姑娘,二位远道而来,虽然我这里没什么需要二位帮忙的地方,但二位若是愿意多住几日与我相伴,思远也是感激的。”陶思远一脸的诚恳,想来他一身书卷气,在这以劳作为生的村落中,许是少有志同道合的好友说话,也着实寂寞。

  “陶公子客气了,本就是我们叨扰在先,又因着家里老人脾气大,才不得不请陶公子留我们几日,若是陶公子不介意,那便最好了,”说罢顿了顿,望向一旁的千酒抬了抬音调道:

  “酒儿,还不谢谢陶公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