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睡还是不睡?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217 2020.06.24 20:19

  陶思远见安排妥当,也松了口气,本属他招待不周,好在二人也不是那些个斤斤计较的,虽千酒姑娘刚刚神色有异,大约也是女子更加腼腆些,念及此,也不觉奇怪了。

  当下朝二人作了个辑,说道:“我与兮舞下次相约的日子刚好在三日后,这几日你们就好好休息休息,村子离我与铁公子和老先生第一次相遇的百竹林不远,二位若有心,可以去看看,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二位今日早些歇息,三日后便要麻烦二位了。”说罢便作势要回房。

  此时千酒和玄天各怀心思,见陶思远要回房,也不多言语,各自与他打了声招呼,陶思远便朝自己房间走去。

  千酒看着另外一边的里屋,又看了看玄天,不知是进还是不进,玄天此时还在喝茶,脸上仍是那一副漠然的表情,看不出心中想法,也没什么动作。

  二人就这么径自坐着,喝茶的喝茶,乱想的乱想。

  “你老实说,此番你就这么答应与我同房.....呸!同住,到底有什么目的?”终是千酒撑不住先开了口,因着心下慌乱,一不小心差点说成了什么不得了的词语。

  与千酒有些急躁的情形不同,玄天似有一种什么情况都能保持云淡风轻的能力,这头明显就是说他预谋不轨了,他还是一点都不慌张,反倒微微笑了起来:

  “酒儿莫不是,将自己的心中想法说出来了罢?”玄天说着,一双桃花眼斜斜地看着千酒,似是在说刚刚的口误,“不过,我对酒儿还真的没什么想法,你方才也瞧见了,陶思远见你时可没初见我时那般目瞪口呆,酒儿不还有些生气吗,这么快就忘了?”

  千酒一愣,刚刚自己并未表现出对陶思远有什么不满,只是言语些许冷漠,没想他观察得竟这样细致入微,若玄天不是友而是敌,战场之上自己被看得如此透彻,只怕已输了大半,看来自己还是对他了解得太少。

  却犹是忍不住一问:“你怎么看出来的,我虽言语冷漠,但若是放在初见时分便是情理之中,有可能我只是不想让他看出我就是老先生,不见得是恼他。”

  玄天挑眉,往千酒面前凑了凑:“酒儿说的不无道理,可我料想,酒儿定是没那些个复杂心思的。”

  千酒不知为何,竟听出了些许柔软,登时晃了晃脑袋,定是自己喝茶喝多了,感官都喝出问题了。

  又听闻玄天继续道:“我还没问问酒儿呢,如此就答应与我同住一处,是否看我俊俏,想.....”

  玄天虽是没说出后面的话,可后面是什么也不言而喻,千酒见他如此言语,更觉刚刚是自己听岔了,玄天恐怕只会对无衣这种生死兄弟柔软吧,登时有些气急败坏道:“没见过你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要不是怕身份败露,我现在就劈了你!”

  玄天看她涨红的脸,不由得桃花双眸笑成了月牙儿,拂了拂袖,径自往房间走去,边走边不忘说道:“为兄先进屋了,酒儿也早些歇息。”这一番竟然将进是不进的难题直接抛给了千酒。

  千酒愣在原地,又接连喝了好几盏茶,终是抵挡不住睡意,左右看了看,陶思远的家也未免太过清贫,连一张软塌也不曾有。

  目光望向那一扇掩了的门,只得狠心走了过去。

  千酒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分明也算是进自己的屋子,这下看来倒是像要进屋偷盗的贼。

  屋里黑漆漆的,只有些轻微的呼吸声,想必是玄天睡下的声音,千酒此刻站在门口处有些为难,她直接去睡床上肯定是不妥,本来进房来也只是想打个地铺,毕竟地铺打在外面谁都能看见的地方也不太妥当,倒忘了这黑灯瞎火的,上哪去摸被子?

  正犹豫着要不要用手慢慢摸过去。

  “终于肯睡觉了?”忽闻一阵人声响起,还有挥袖的声音,几乎同时屋里的蜡烛都亮了起来,千酒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晃了晃眼,只见床上根本没有人,被子还是整整齐齐,玄天此刻正抬了一条腿坐在一旁的藤椅上,斜斜靠着椅背,慵懒的姿态让他看起来潇洒了不少,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她平日倒没见过玄天懒散的样子,这次算是头一回,又不知玄天特意不睡等在此处是个什么意思。

  “你干嘛不睡觉在这里吓人?”千酒不知玄天是何用意,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堂堂皇子之身,纵是几天不睡也能比你这小小酒仙睡上一月来得神采奕奕,三日后便真相大白,若少不得动手,酒儿可别拖我后腿。”玄天懒懒散散地说道。

  千酒有些愣神,刚刚那一番,没听错的话,他言语之间是说这几天他都不睡了,而是让自己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准备三日后的事?

  登时有些喜上眉梢,虽然玄天的理由不中听,但想到最困扰自己的一个问题就这么迎刃而解,管他什么理由呢,千酒心道,也不跟他过多争辩,担心他等会反悔,直直往床边走去,啪一下,就倒在了床上。

  因着是兮舞之前的住房,还留了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千酒对酒酿研究得透彻,对这香料却不太了解,只觉闻来甚是安神助眠,不由得对兮舞有了些其他的看法,想着若三日后发现她不是鬼道,那定是要将她这身怪病治好,圆陶思远一个团聚的梦。

  虽然这个假设实现的可能实在渺小了些。

  千酒东想西想,伴随着暗香,不一会便沉沉睡了过去,玄天看她熟睡时毫无防备的模样,径自浅浅笑了笑,回过头,仰头靠在椅背上合着眼,片刻之后,却是蹙了眉。

  令玄天困扰的并不是兮舞是不是伤陶思远的那个鬼道,也不是如何对付那个鬼道,毕竟凭他的修为,诚然对着区区一个鬼道是看不上眼的。

  真正困扰玄天的,是这个鬼道,一边似是十分想保住陶思远的性命,一边又不肯真正离开他,如此怪异的行径,到底是否知晓近日鬼道似在囤积凡人魂魄的内情,若并不知情,或是抵死不说,那自己这些时日算是白费了,且又会回到此前知之甚少的地步,之后又该如何才能悄无声息的顺利查探到自己想要的呢?

  玄天默然,听着不远的床上千酒均匀的呼吸声,双手环抱在胸前,眉宇间放松了不少,仍旧闭着眼,似是打算就这么休息了。

  本来千酒睡前想着头一次在陶思远这里借住,起来晚了大约是不好的,于是打算第二日醒个大早,看看有什么力所能及的,虽陶思远嘴上说着没有需要她与玄天帮忙的地方,但不知玄天怎么样,若是要自己在这白吃白喝清贫的陶思远这么些天,她心里定定是过意不去的。

  可千酒却忘了,这一切的基础都建立在今日她能起个大早之上。

  第二日一睁眼,那太阳早已晒得很高了,素日里自己睡觉喜乱动,起床时被子就没好看过,今日不知怎的这棉被倒是掖得不错,千酒只当出行在外,连自己身体也懂事了许多,变得规矩了起来,仰头往窗外看了看天色,发觉自己竟一下子睡到了巳时刚过,想来应是没料到那暗□□效太强。

  这个时辰,若是寻常些个用饭稍早的,只怕是已在用午饭了。

  玄天已然不在房内,千酒匆匆起床,也懒得再去洗漱,直接施了个术了事,也不知是不是昨晚睡得不错,连着今日精神格外的好。

  推开门,见玄天与陶思远正坐在昨天的茶桌旁,边喝茶边聊着什么,见有推门之声,齐齐循声往这边看了过来,陶思远见是千酒醒了,忙招呼她过去坐,千酒便自然走过去坐了下来。

  “我方才正与铁公子说着,你们此番从皇城中来,定是十分劳累,千酒姑娘大约才睡得沉了些,若是没休息好,过会用完午饭再去睡一会也无妨的。”陶思远笑着,瞧着是真心为他们二人着想。

  还没等千酒回答,那边玄天就接着陶思远的话说道:“多谢陶公子理解,我倒是不打紧,只是酒儿身子柔弱,这一路长途跋涉实在辛苦,待会用过午饭一定得好好再休息休息才是。”

  千酒看着眉眼含笑的玄天,嘴角抽了抽,他们二人这一路直接飞过来,不过一会的功夫,说什么长途跋涉?还什么身子柔弱?她若算身子柔弱,那世间这些凡人怕不是风吹一吹都能吹倒一片,陶思远听不出来,可自己确实清楚得很,玄天分明在笑她第一次借宿别人家,就睡到快吃午饭,俨然当成自己家了。

  一时却没法发作,毕竟玄天的话在陶思远看来再正常不过,还显得特别关心她,活活一个好哥哥的做派。

  “说辛苦哪有铁锤哥哥辛苦,一路上我不过只赶路,而哥哥今日帮西家找猫,明日帮东家找狗的,整日的体力活可比我累多了,我此番不过被房内那安神助眠的香气熏得睡过了头,竟不知兮舞姑娘有如此神奇的香呢。”

  千酒两三句就将玄天往那些爱管闲事的村妇作态上引,想着玄天的农妇模样,顿时心里不由得窃喜起来,挑着眉看向玄天,略有挑衅的意味。

  陶思远却是没看见,径自对着玄天,言语中还有些许激动:“想不到铁公子竟是个热心之人,我原还有些担忧让你们二人为了兮舞之事操劳是否不妥,既然铁公子本就乐意帮人,那可是再好不过,再好不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