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咬就咬,怎么还留口水?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684 2020.06.13 20:52

  千酒此刻正仔细盯着鸡汤,动静一起以为是听见了她的喊声进来端汤的,正准备招呼,刚抬头,一抹艳丽的红色就撞入了眼帘。

  来人一袭红衣,却是凌气逼人,腰间还是那块温润白玉,右手多了把黑色的折扇,倒似凡尘谦谦君子的做派,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有意无意地扇着,眉眼英气如旧,眼角朱红的痣甚是惹眼,嘴角带笑,眼眸却是深如潭水,令人猜测不透。

  千酒看得有些痴了。

  红衣似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

  千酒花痴中惊醒,又定定地看了眼前来人,不是那恼人的玄天又是谁!

  张口便道:“仙罚....神经病....玄天!”千酒一连说了好几个词,似是最后才想起他的名字一般,说完便冲到玄天跟前迅雷不及掩耳般拉过他拿折扇的右手手腕便用力咬了下去,直到嘴角尝到一丝腥甜才放手,而后又立马退到了三米开外诚然一副戒备的姿势,站定,看他。

  玄天没有想到她竟会是此番做派,讶异之下毫无防备就被千酒咬了一口,盯着自己被咬得流血的手腕,愣了神,直到手腕的丝丝疼痛提醒他刚刚不是在做梦,自己真的被人咬了。

  发生的事虽然出乎玄天的意料,可他也不是那随便就自乱阵脚的人,很快就恢复了让人捉摸不透的神情,从袖里拿出了一条锦缎擦了擦渗血的手腕,还有些....口水。

  而后笑道:“牙口倒是不错,咬得甚是整齐,可我委实不知,先生为何咬我?”

  千酒闻言顿时神色一变:“你果然知道我的身份!你究竟是何人,上次被你唬住,这次可没那么容易了。我知我大约是打不过你,所以先咬你一口以泄我上次被你愚弄之愤!”说罢露出一丝满意自己泄愤成功的笑容。

  “先生知打我不过还故意咬我,不怕我蓄意报复你伤得更惨?”玄天抬眸挑眉道。

  千酒宛然一笑:“笑话,左右都打不过,不如先泄泄愤让自己高兴了,废话少说,你究竟是何人!找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先生莫不是忘了,还欠我一个赌注未曾偿还,我为何找你不得?”

  看着玄天虽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和善的模样,但她心里总觉得,这人并不似表面一般人畜无害,他要做的事也不似只想讨回一个赌注那么简单。

  当下便沉着面:“你若不肯说实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虽打不过你,但别忘了你现在在谁的地盘上,今日刚巧为我九仙山一年一次的祭月节,大小神仙尽数都在,我打不过不代表我们一起都打不过。”况且还有沐阳这位山神都当了万年的人在,千酒想着,底气更足了几分:“你若无其他事,那就要请仙君离开我九仙山了。”

  玄天看着千酒一脸似是他再不说点其他令人信服的理由就要全力一搏的架势,神色变了几分,他倒不是怕他们群起攻之,而是觉得眼前这人看着虽柔柔弱弱,竟有这般魄力,属实...有趣,随即心中主意变了几分。

  “我此番前来...”玄天说着抬眼看了看千酒,她神色并无异,于是垂眸笑道:“的确不是为了赌注,赌注我还没想好,此次前来是为赴宴。”

  “赴宴?我可不记得我有请你这尊大仙。”千酒言语中透露着敌意。

  “哦?我看那前院不请自来的人似有许多,也没见先生一个一个的去赶,怎么到了我这,先生就不愿了?神仙也需得一视同仁才是。”玄天说着语气弱了不少,倒似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千酒听他一口一个先生的很是不受用,皱眉道:“你能不能好好叫人,我叫千酒不是什么先生先生,是我性别不够明显吗?”说着随即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是女装啊。

  “我正想,先生不知闹的哪一出,若是别人来辨,可不一定辨得出先生是女子。”玄天边说边用手中折扇敲了敲自己的脸。

  千酒心里暗叫不好,这脸还没洗呢,一时竟忘了,现在又在他面前丢一次人,真是可恨!

  心里暗暗不甘心时,又想起玄天刚刚的一番话,一时恼怒:“你的意思是,你知我是女儿身?”

  玄天一脸不可置否。

  “纵是知道,还要叫我先生?”千酒头疼了起来,这到底是遇上了什么人?

  “现在不是了。”

  千酒眸色一亮。

  他继续说道:“现在是酒先生,多谢酒先生告知姓名。”说完还礼貌地鞠了一躬,一副真心感激的样子。

  千酒霎时被气得不行,正不知如何应对的时候,门口又响起了脚步声。

  “小酒,你的汤呢,怎么端这么久还没端出来啊,你是睡着了还是偷喝完了。”一道男声由远及近,言语逗趣,正是沐阳。

  刚刚竟忘了再见玄天要把沐阳叫来,不过现在也好,他自己进来了,千酒心想。

  沐阳本在外传了菜就招待着,料想还只余一道鸡汤千酒可以应对,就没再进来,可过了这么久也没见千酒端着汤出来,以为她在洞里偷喝,这才走进洞来想抓她个现行。

  一进灶房便看见一红衣少年背对他负手而立,周身气势磅礴,修为不低,沐阳也不由一惊。见他与千酒刚刚似在说着什么,竟不知她有一位这样的朋友,心下念着从少年身旁走过往千酒处去,准备回过头看看是哪一路的仙友,一看之下却愣了神,此人竟有如此惊世之貌,自己相比之下也是暗淡了几分。

  可细看那眉眼,竟是似曾相识,有种熟悉之感油然而生,伴随着一丝忧虑,这一丝忧虑在见了少年眼角红痣之时如江洪突发,卷了沐阳全部心智。

  莫非,是他?!

  沐阳望着来人,心中七慌八乱,又不敢完全笃定,只得试探道:“竟不知小酒有此等客人,敢问仙友是何方之人?”

  “沐阳前辈也是贵人多忘事,也就几千年的光阴,竟记不得我了,可那些往事,莫不是也一同忘了不成?”玄天面上一沉,冷声道。

  沐阳登时神情紧张,犹如大敌当前:“果然是你!你跟小酒说了些什么?如何与她相识又与她是何关系!你此番处心积虑暗中前来,究竟有何目的?”

  面对沐阳劈头盖脸的一番质问,玄天并未立刻答话,而是眼眸微转,收了折扇,端了副泰然自若的样子,片刻才悠悠道:“前辈此番话,甚有不妥。”

  跟沐阳的忐忑不定相比,犹如一静一动。

  “我与酒先生不过一面之缘,有一赌之约而已,算不上什么关系,再者,我并非处心积虑暗中前来,我此番赴宴自是正大光明来的,是你与众多宾客饮酒食肉并未注意我罢了,最后,我倒不知除了赌约之事,我有什么需要跟酒先生说的,不如前辈指点一二?”玄天说罢面色平静如水,不知在想些什么。

  刚才心急竟将一些不该提的话脱口而出,如今被玄天逮住痛处,沐阳不由暗自懊悔,那件事发生之时玄天已不是孩童,定是一清二楚,如今咄咄相逼,是要他自己将整件事和盘托出,沐阳暗暗瞧了千酒一眼,小酒逍遥自在了这么多年,向来无忧无虑,想起自己对那人的允诺,也算是没有辜负,若是将那件事说与她,以她的性子,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沐阳念及此,顿觉托出之事,万万不可。

  千酒本在一旁见两人认识已是吃了一惊,又见沐阳对上玄天竟如此慌乱,殊不知沐阳虽只是个山神,但修为已高了寻常山神许多,为何一直在山神之位止步不前她没问过,也并不在意,料想沐阳有自己的原因,就当个山神整天陪着自己也是好的。

  他向来不怕千酒惹事,纵是上次仙罚也没这么紧张,如今过了这许久,修为更是大有长进才是,若还是如此慌乱,那玄天看着年纪不大的模样,修为竟是深不可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