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我的胸膛可还结实?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21 2020.07.30 22:30

  要说多活几千年还是有一定的好处,见的东西多了,遇上什么突如其来的事也不至于那么慌,此时梦河与千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只见梦河略一思索之后,正了正色道:“表兄说的也有道理,总不能出嫁之时竟无一个家中人在身边。”

  眼看梦河顺着玄天说下去,千酒一时也没了主意,他们二人怎么好似商量好了一般,但没道理她不知道呀,看来等会私底下这也得问问才是,心想着,已然打消了开口让玄天送出嫁的念头。

  “也好,女儿家出嫁总归要有亲人在一旁的。”元夫人言语间也附和道。

  “梦河兄长的行踪不定,这一趟少说也得十几日,梦河做事向来沉稳,这些日子就刚好留在元府中与夫人商讨结亲细则吧,其他的就交给我和酒儿了。”玄天说罢,做了一礼转身作势就要走。

  梦河正诧异为何要留她下来之时,听见元夫人匆忙开口道:“且慢,这种事梦河姑娘还是一起去比较好,毕竟是自己的亲人,到时候也好一同商讨嫁娶事宜,先生以为呢?”她可不想梦河从现在开始就日日住在她府上,迎她过门纯属无奈之举,并不表示自己已经接受她了。

  本来听闻玄天一言自己心中很是疑惑,也没做真要留下来的想法,可元夫人的一席话,让梦河心中一顿,也是闭了口,想再看看玄天怎么说。

  “梦河兄长是个五大三粗的人,对这些事向来一窍不通,若等他商量,实是白白浪费这些日子的光景,”玄天停了步子,眸里带了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转过身缓缓道,“倒是梦河从小就心思细腻,此番又是自己的亲事,定会十分上心,想来比跟他兄长商讨要好得多。”

  坐在一旁一直没有动作的元礼此时也开口道:“母亲,我看表兄说得有道理,不如就请梦河姑娘留在府中,亲自商讨,若担心她兄长的想法,可等他来时再将结果与他一一详述,无异议则最好,有异议的话改起来也应会容易一些。”

  元夫人本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元礼担忧地望着自己,她的儿子有什么想法她岂会不知,只怕留梦河商讨是假,怕自己过了十几日后反悔才是真,其实他们元府在皇城中也算有头有脸的人家,既然答应了要迎梦河过门,自是做不出那种临时反悔的事,但礼儿心里在乎,就随他了。

  “也罢,就如你们说的吧。”

  眼见他们三人都如此决定,梦河虽心里不解,但也不好说什么,抬眼看千酒,只见她也是一副茫茫然的表情,看来是不指望她能为自己解惑了,事已至此,既然大家都要她留,她何不应了?也好提早适应适应如何跟元夫人相处。

  念及此,梦河不动声色道:“那这几日就承蒙夫人照顾了。”

  眼见安排妥当了,玄天走过来拉起千酒,一同向他们道了别,接着就被仆从引着出了元府。

  刚出元府,走在街上,千酒就迫不及待道:“为何要留梦河姐在那?你是不是也怕元夫人之后反悔?”

  玄天闻言挑了挑眉毛,道:“也?还有谁怕?”

  看着他明知故问的表情,千酒轻轻瞥了一眼,道:“元公子那番话想必是考虑了好久,才说得有理有据滴水不漏,让元夫人无法拒绝,个中含义不难看出,就差没明说了。”

  果然,玄天听罢并没露出什么意料之外的神色,只淡淡笑了笑。

  片刻才笃定道:“她不会反悔的。”

  诚然,他们元家在皇城中的地位他此前也侧面了解过,世家大族最重脸面,定是做不出来那等失信于一个女子的事,就算元夫人肯不顾颜面,但儿子的性命她不得不顾,若再三反悔,不知那元礼会不会再度郁结于心。

  心中的盘算并未告诉千酒,是以千酒并不知晓为何玄天这么肯定元夫人不会反悔,但也懒得去深究,既然玄天都这么说,梦河也留在了元府,那想必已不需要她再操心会不会反悔的事。

  正思虑间,却听闻玄天突然道:“让梦河留在那里,只因为她在的话我不太好下手。”

  嗯?下手?下什么手?

  还没待千酒将一腔疑惑问出口,她就已经不能好好说话了,只因她的下巴此时正被一双手捏着,那双手触之本是冰冷颤人,却惹得自己一张脸发烫得紧,突然反应过来他们正走在大街上,此时一个小姑娘被一个胡子大叔这么捏着,不知会引多少人的侧目,顿时心中一惊,抬眼朝身旁看去,却是四下无人。

  竟不知何时已走到了一条僻静的小道中。

  眼见玄天的桃花双眸此时眯眼看着自己,千酒一时被盯得实在有些发慌,顿觉这么被捏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勉强在脸上堆了堆笑,想让他放开自己。

  “许久未见酒儿脸红,倒是忘了会如此的让人.....”让人怎么样却是再没说完。

  正当千酒疑惑之际,玄天另一只手往她腰间一揽,千酒没有防备,被带得顺势就往玄天靠了过去,眼见两人越来越近,千酒忍不住闭上了双眸.....

  片刻后却并未迎来想象中的一吻,而是感觉到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肩上蹭了蹭,耳边还听得玄天的轻笑声。

  以为自己又被捉弄了,千酒抬手就放到了玄天的胸前,睁开眼的同时就准备推开他,想从禁锢中脱身,谁料入眼的赫然是玄天眼角那颗朱红的痣,手上的动作也因为这一眼顿了顿,紧接着唇上便是一片柔软。

  原来不是在捉弄自己,千酒心想,只是迟了一些而已。

  也不知过了多久,千酒心里已经连连惊叹了无数次他们到底走到了个什么小道,竟一直未见有人经过,玄天方才缓缓放开了她,而后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见之赴一生。”呼出的热气弄得她耳朵直发痒,片刻才反应过来,这原是在继续刚刚没说完的话么?

  正想问问他,却忽地看见自己的手还搭在玄天的胸前,他自然也感觉到了,低头看了看,意味深长地笑道:“怎的,酒儿是想看看这几日不见,我的胸膛可还结实?”

  可胸膛又怎会因为短短几日就不结实?这分明又在拿她打趣,看来胸膛这道坎算是过不去了,千酒顿时脸又红了一半,也不敢出口再问,担心他再说出什么自己招架不住的话来,正呆愣之间,好在玄天收了收神色,及时说道:“时候不早了,回九仙山吧。”

  千酒本就巴不得他出口解围,此时自是点头如捣蒜:“嗯嗯嗯,这天色已晚,我也觉着不太安全,是该赶紧回去了,寻兄长什么的明日再说,走走走走走。”说罢径直转过身,不再看玄天,却忽地瞥见地上躺了一把黑乎乎的胡子。

  难怪刚才并不扎人,原来之前在自己肩膀上蹭来蹭去的是他的下巴,千酒心中几分了然,也不准备捡,继续往前面更僻静的地方走去,身后的玄天跟上来,一把揽过她的腰身,御风往九仙山而去。

  听见身旁的风声刮得呼呼作响,千酒百无聊赖地看着认真御风的玄天,初时他们本还是自己飞自己的,费些力气,然后她便慢慢发现竟可以攀着点玄天的,谁知后来攀着攀着就变成现在这样,玄天御两个人的风,而她只妥妥地看风景或发呆便好。

  他今日好像御得格外认真,竟丝毫不关心身旁的景色,只直直地看着九仙山的方向,千酒盯了半晌又想起刚才他说的那些话,虽是让她脸红心跳,但细细想来更让她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忍不住低下头捂着嘴,怕自己不自觉笑出声。

  “看够了?”头上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千酒不由地抬头,见玄天还是只看着九仙山,仿佛刚刚说话的并不是他。

  分明时刻关注着自己,却非要装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千酒心想。

  “看不够,怎么看都看不够,美人如卿,得之我幸。”

  话音刚落,身旁本御得好好的风陡然一颤,风中的二人也随之晃了一晃。

  千酒三两下稳住了身形,几许得意,平时都是自己被逗得团团转,这下终于让她打趣了玄天一回,好生快活。

  玄天或许是羞了,半晌也没说话,就这么一路默着回了九仙山。

  刚散了身旁的风,玄天仍是默着,大步就往洞里迈去,留千酒一人在原地傻愣愣的。

  不是吧,这不过小小打趣一下,他羞也不至于羞了一路还不够,如今还羞着?莫不是被她惹恼了吧?按理说玄天也没这么小气呀。千酒想来想去也是不解,本还想问问他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看这样子也是问不了了,反正离约定的日子还早,还是先好好睡一觉吧。

  念及此,千酒高高兴兴地回了自己的房中,躺着熟悉的床榻,不一会就睡死了过去。

  而洞里的另外一处此时却听得一阵哗哗啦啦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