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等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172 2020.08.08 20:16

  七月初七。

  千酒卯时便在床上辗转,再睡不着,望着蒙蒙亮的天色,索性坐了起来,洗了把脸,刚打开门,就撞上守在门前的丫鬟,应是前脚还打着瞌睡,后脚就被她这忽地一开门吓了一跳,揉了揉眼,待她看清周围的情形,才慌乱起身,恭敬地问千酒是否要用午饭,复又望着周遭不太亮堂的景色,怔了一怔。

  气氛霎时有些尴尬,她这几日在元府里舒舒服服地住着,元夫人或许念在他们新婚,也并没有出来多加为难,是以她从来没有起得这么早过,大多都是中午的时候才会醒过来,门外伺候着的丫鬟自然是将用午饭念得熟络,这才出了这个岔子。

  她本也是不习惯有下人伺候的,之前倒是将想法告诉了梦河,梦河也觉得没那么多规矩,正欲将她周遭的丫鬟撤了,却又不巧碰上元礼,之后就怎么拗都拗不过他,只得勉勉强强给她派了一个在这里守着。

  见她一直没有说话,丫鬟有些为难,害怕是自己说错了话,惹了这位自家少夫人的妹妹,顿时怯怯地开口道:“姑娘莫生气,是小绿迷糊了,小绿这就下去领罚。”说罢做了一礼转身就要走。

  “等等等等。”千酒急忙将她喊住,头疼得紧。

  这些丫鬟仆从就是太过恭敬顺从了,这也是她不喜人伺候的原因,她在九仙山随性惯了,若是有哪里做的不规矩,在元府,也不是她受罪,是这些下人受罪。

  就拿这次来说,不过是她起得太早,丫鬟不小心打了个瞌睡,算是被她吓着了不说,意识不清楚说错了话,就一点也不准备辩解,直嚷着要去领罚,大事也罚小事也罚,来这府里当丫鬟的也不过十五六七,天天这样罚哪里受得住。

  念及此,千酒摇摇头,无奈道:“不过是些小事,别什么都去领罚,现在太早了,不想吃早饭,你替我准备一壶茶和一些清爽的糕点,放到荷花亭去就行,麻烦了。”

  小绿闻言,眸光闪了闪,免了一罚也不敢表现得太过高兴,只又恭敬地做了一礼,道:“谢谢姑娘,这是小绿应该做的,不敢说麻烦,我这就去准备。”这才缓缓地退下。

  看着小绿走远了也还是怯怯的身影,千酒扶了扶额,心想这越是大门大户,规矩就越多,也不知梦河这天长日久的若是日日如此,能不能应付得过来。

  有意无意地想着,脚上也不耽误,踏着地上的青石路就择了个方向款步而去,她在元府里待的时日虽不多,但整日蹿来蹿去,除了元夫人的那方院子尚未完全摸清,元府其他地方也是算是比初来之时熟络了不知多少,记得初来乍到便觉这元府大得深不可测,可那些院落拐角走得熟了也才发现不过如此。

  她走得并不慢,是以一盏茶功夫也就到了荷花开得正盛的荷花亭里,远远地就望见石桌上摆着一碟精致的小点,通体晶莹,微微透着绿色,还有一壶冒着热气的茶,还未走近便能闻到一股清爽的气息。

  这小绿办事会不会太快了点,茶还好说,那糕点也能做得这么快么?该不会是昨日用剩的吧,这夏日炎炎,糕点存放的时间要是稍微长一些,可就吃不了了,更别说放了一晚上的,自己刚刚才免了她的罚,她该不至如此才对。

  怀着狐疑的心思,千酒走过去轻轻捏起了一块,放到面前轻轻闻了闻,好似用了荷花池里的荷叶,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清香之中又带了些甜甜的味道,却不腻人,恰到好处,反正怎么看都不像放了一晚上的。

  正疑惑间,小绿又端了一碟粉嫩的糕点,放到了石桌之上,在这一池荷花之中,倒是应景,让人见了就想尝上些许。

  见千酒正捏了块糕点端详,小绿做了一礼道:“姑娘,那是荷叶冻,这是荷花糕,我去的时候厨房的小厮们才刚将这荷叶冻做好,因着时辰还早,荷花糕方才做了一半,我便先将荷叶冻拿过来,荷花糕就晚了些。”

  原是如此,夏日里下人们不知主人家什么时候想吃东西,就随时备着一些,这样无论什么时候要,都能吃上刚做的,只是尚且还这样早,他们就已经做好了一样,她若不是今日凑巧睡不着,便也是不知的,难不成这元府里还有谁像她今日一样时常起这么早?

  “倒是不知你们厨房忙活地这样早,这个时辰若是没人起床,那些吃食不都浪费了么?”千酒边说边将手里的荷叶冻喂进了嘴里,嗯,果然爽滑,甜而不腻。

  “姑娘不知,夫人伺候老爷更衣上朝的时候一向喜欢亲自准备,自是要起得很早的,伺候完老爷之后夫人也睡不着,大多时候就会寻些糕点吃着休息休息,厨房这才做的早些。”小绿平静地回答道。

  想不到那刻薄的元夫人对待自己的夫君还算细心,唔,对待元礼也是不错,看来,只要是她家的她就一心相待,不是她家的她就哪凉快哪呆,待人之道太偏激了些,殊不知纵使是外人也有真心的,譬如她的傻姐姐梦河,饶是那元夫人千般不愿万般推辞,都还要嫁进来,也是不知元家祖上积了什么不得了的德。

  千酒自顾自想着,出了神,小绿也不再言语,又不知去哪里摸出来一把团扇,站到她旁边轻柔地扇着,不得不说,她虽不喜有人伺候,但不代表有人伺候不舒服,比如现下正值暑热,不用自己动手也有这等微风袭来,怎么想怎么舒爽。

  享受了好几个时辰,小绿左右的手都换了几轮了,千酒这才发现她执团扇的手有些僵硬,抬眼望了望,竟不知不觉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一直这么扇风的话饶是男子都受不了,也难怪小绿面色发白,急忙叫她停了,又让她坐下休息一会,喝几口水。

  纵然小绿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但望着近在咫尺的石凳还是犹豫了,千酒见她半晌也没坐过来,以为晕在了身后,猛然回头,正好撞上她想坐不敢坐的表情,和微微晃动的身子。

  看这样子莫不是中了暑热,若不是自己没注意时辰,让她这样站了许久,也不至于生生受着,念及此,知晓她还顾忌着尊卑有别,千酒便直接起了身,硬把她拉过来,按坐在凳子上,又给她倒了杯茶。

  小绿坐在凳子上,一直低垂着头,缓了好一会,面色才红润了不少,刚恢复些许,就朝千酒欠了欠身,道了声谢。

  看着小绿胆怯的模样,千酒打趣道:“你不用害怕,我在我们家那边散漫惯了,倒是没这么多规矩,你也不用什么事都去领罚,若是把我换成你,做错了点小事都要受罚的话,我屁股早就不知百花齐放了多少次了。”

  话音刚落,就听得‘噗嗤’一声轻笑,小绿掩着嘴,这才没那么紧张了。

  “对了,今天不是乞巧节么,你们乞巧节有些什么好玩的?”千酒好奇道。

  闻言,小绿思索了片刻,才道:“我自小便入了府,府中事务繁琐,每每遇上这些欢庆佳节,也大多都是伺候老爷夫人和少爷他们过,这些节日下人们是过不了的,最多也就几个要好的胡乱庆祝一下,是以并不十分清楚外面怎么过,不过我要好的里面有个运气不错的,前年刚好在乞巧节这天出府办事,路上赶着看了几眼,说是城中有一棵高大的灵树,平日用大围栏围起来,看不见模样,只隐约看得见树梢常年都是葱葱绿绿的。”

  “灵树只在乞巧节这天才开放给百姓,要是有人能将与自己心仪之人一同结下的红绳挂在灵树的最顶端,那这两人就算结了姻缘,生生世世轮回千遍,也还是能找到彼此,不过要挂红绳不能借助任何东西,也不能从旁边的楼上抛过去,有那么做的人,他们的红绳永远都挂不牢,放上去的一瞬间红绳就会莫名其妙地掉下来,所以大家都觉得很灵呢。”

  “不能借助梯子绳子,又不能扔上去,那还怎么挂,怎么听上去像那些人胡乱编的?”几乎小绿话音刚落,千酒便脱口而出。

  小绿笑了笑道:“那出府办事的人也是不信,刚好办事的地方就在城中,他就顺道看了看,彼时灵树下面围了许多人,都是扔红绳的,纵使不断有人将红绳扔上去,但灵树的顶端始终都是绿油油的,没半点红色的影子,有人还搬来特制的云梯,将红绳牢牢系在顶上的树梢上,初时还在,可待他下来,那红绳也是没了踪影。”

  “真有这么灵?”千酒半信半疑道,她九仙山仙气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仙树都不一定有这么灵呢,这凡尘随随便便一棵灵树就这么能耐?唬些百姓还好,唬她可没这么容易。

  “听说是这样,但我没见过,也就不太清楚了,还有说如果挂不到树顶上,将红绳系在树上任意的位置也可保有情人恩爱这一世的。”见千酒亲切随性,小绿便将自己的见闻毫不保留的悉数都告诉了她。

  这话一出,千酒登时不以为然:“要是系在上面就能恩爱一世,那世上就没那么多三妻四妾,伤情之人啦,可见,那顶端的传闻多半也是有人胡诌的。”

  小绿仍是笑笑,柔声道:“世间事本就信则有,不信则无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