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动手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160 2020.07.23 20:16

  见自己身边终于清静了,元礼长出了一口气,正盘算着去哪里找梦河她们,却突然被一双小手扯进了一旁的巷子里,待站定之后,才见面前之人竟是梦河。

  刚刚被握过的手腕隐隐发烫,元礼赶紧做了一礼,微微一笑,柔声道:“梦河,我正想去找你,你就出现了。”

  “那我来得倒是时候,”梦河也轻笑道:“走吧,年姑娘和小酒正等我们呢。”说罢,便在前面引路。

  元礼看着梦河的背影好似有话要说,盯了半晌却没开口,只缓缓跟了上去。

  二人到了客栈,直直往千酒与年烟羽正坐着的角落里走去,刚坐下,元礼便瞥见桌上放着三个钱袋,细看之下,正是他与那两个小厮的。

  “想不到刚刚那人竟是千酒姑娘,”元礼笑道:“姑娘身手着实不错。”

  见有人夸自己,千酒仰了仰脖颈,一副很是得意的神情。

  “梦河姑娘,我们如今,要做些什么?”年烟羽见大家都齐了,不由出口问道。

  梦河闻言,与千酒对望一眼,缓缓道:“等。”

  “等?等什么?”元礼一头雾水,不知她们到底想的什么法子。

  “等你的小厮找上门来。”千酒抬手倒了杯茶,喝了一口。

  这下元礼跟年烟羽更是不解,就这么坐着等小厮找过来,不就白忙活一场了吗?念及此,正欲开口,却被千酒抢先一步。

  “你们就别问啦,这件事说来话长,现在不好解释,待会你们就明白了。”

  二人满腔疑虑就这么被千酒堵了回去,也只得作罢。

  四个人坐在角落里,就着茶水闲聊起来。

  “元公子,此事若成了,你与年姑娘就终于能在一起了,到时可得好好谢谢梦河姐,谢我就算了,我就是闲着没事出来转转。”千酒随意打趣道。

  年烟羽闻言只略略笑了一下,元礼也没多大的反应,淡淡道:“那是自然。”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千酒只当这两人从小被养的刻板了些,该高兴的事也不喜形于色,有些无趣了,转头正准备跟梦河说上几句,谁知就连她也是愣愣的,盯着茶杯里的茶,不知在想些什么,难道还在担心?千酒摇摇头,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只道事成之后一切便好了罢。

  约莫过了半柱香,千酒才同梦河开口道:“我看时间差不多了,那些小厮应是离这不远,我们走吧。”言罢,便同梦河带着元礼两人到了先前准备好的房间门口。

  “千酒姑娘是说,只要我同年姑娘进去,我们的事就算成了?”元礼听了千酒的计划,一脸疑虑道:“且不管这是不是唯一的办法,我们此番进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怕是于年姑娘名声不妥。”

  四人此时正站在房间的门口处,听得千酒让他们进去,元礼才不得已反驳道,年烟羽闻言也是并不情愿的模样。

  千酒见此只得解释道:“你们放心,我与梦河姐就在门外,不过半盏茶的功夫,我们就一起进来,你们在里面也不用做什么,站着就好,门是虚掩的,若之后有外人问起,便说我们同在一屋,这样便谁的名声也不会伤着,桌上有我备的安神茶,待会小厮找上来恐怕场面会有些混乱,你们二人都喝一些,到时多少也能镇静点。”

  听完她这番解释,元礼二人的面色方才缓了一些,又是斟酌了好一会,才勉强应了,叮嘱她们一定要及时进来,才与年烟羽慢慢走了进去。

  千酒看这两人表现奇奇怪怪的,倒越看越不像什么有情人,若是有人提出将她和玄天死死关在一处,她约莫能兴高采烈地自己去将关他们的地方选了,再叫那人关快些,不过自己到底活了几千年,或许是她理解不了凡尘里那些值得顾虑的罢,念着念着,正想跟梦河讨论一下,刚看向梦河,入眼的却是她一张黯然的脸,出神地望着某处。

  正想问梦河怎么了,却见她愣愣道:“小酒,这一下,就回不了头了,他们终于能在一起,本该高兴,可不知为何,我这心里总是紧紧的。”

  闻言,千酒心里咯噔一下,我的四盛天灵啊,难不成...

  “你莫不是喜欢上元礼了?!”

  梦河霎时瞪圆了双眼,满脸的难以置信:“不....不会吧,我与元礼不过知己好友,并...并无其他想法。”虽是嘴上如此言语,可从千酒一言起,自己就开始不安分的心跳得她十分没底。

  “最好是没有想法,不然这次可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千酒摇摇头,这梦河姐比她还活得久些,怎么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清楚,只得无奈道:“刚刚他们耽搁那么一会,不知小厮们如今到哪里了,我先去看看,你在这可得好好想清楚了。”说罢也不等梦河回话,径自往外探出去。

  没走几步却又神神秘秘地折了回来,伏在梦河耳边悄悄道:“会不会是喜欢上年姑娘了?”

  “..........”

  眼看梦河的巴掌就要落到自己的身上,若非千酒跑的快,恐怕此时已被打得嗷嗷乱叫了。

  门外的二人打打闹闹没个正形,门内却是一副低沉的气氛。

  元礼似乎有点不高兴,三两步走到桌前,倒了杯茶一口灌了下去,年烟羽还在门口附近,一脸担忧的神色。

  “元礼,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再这么下去,我也不知还能不能继续帮你。”

  “对不起,”元礼转过身来,言语尽是歉意,“我知道帮我这个忙很是勉强,可我担心,若是就这么跟她说了,会再也见不到她....不过你放心,看这情形,也不会容许我拖太久了。”说到这里,又是难掩的无奈之色。

  见元礼无奈的模样,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年烟羽也不忍心,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朝他走了过去。

  正准备安慰时,却隐约觉得空气中有股奇怪的气味,便疑惑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

  元礼一愣,又认真地嗅了嗅,道:“没有啊,你闻到什么了?”

  “说不上来,总觉得在哪里闻到过,”年烟羽一边找那味道的出处一边说,“方才我在门口都没有这味道,是我走过来才发现的。”

  越靠近茶壶,那味道就越明显,年烟羽想着,抬手将茶壶拿了起来,掀开了盖子。

  “这!这不是?!”年烟羽在仔细辨别确认了之后,脸红了大片,十分恼怒道:“她们怎么能这样做!”

  元礼看她气冲冲的,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着急道:“怎么了?这茶水不是安神的么?难不成有什么不妥之处?”

  年烟羽深深看了元礼一眼,皱着眉将那茶水下了情药的事委婉地告诉了他。

  听罢,元礼眼中是又震惊又失望,默了片刻才沉声道:“我此时还未察觉出什么异样,还好你没喝,你还是先赶紧出去,如今也由不得我继续拖延了,这件事我自会向她讲明,这些日子劳烦你了。”说完便在桌边坐了下来,望着地上,十分落寞。

  “你...别太伤心,这药的剂量下得极轻,加上先前与她们商讨的来看,应只是想借个由头,并非要真的让你我.....只不过这种法子,于我而言着实过分了些。”年烟羽说完,径自往门口走去。

  用力地打开门,见梦河正守在门口,眉眼之间好似失了魂一般,听见门打开,转过来的神情一脸茫然,年烟羽也不同她说话,自顾自往外面走去,只是路过她身旁的时候,深深看了她一眼。

  梦河心下本就一团乱麻,如今看年烟羽突然走了,且刚刚望向自己的一眼,有生气,还有不屑,顿时心下一沉,难道她们的法子被发现了?元礼此时并没出来,房里也好像没什么动静,千酒出去了又一直没回来,梦河有些着急,害怕是出了什么差错,便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前,想看看里面什么情况。

  才刚探了半个脑袋,里面就忽然伸出了一双有力的手,不由分说将自己跩了进去。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眼前就又是一晃,竟是被人紧紧拘在了怀里,想都不用想怀抱的主人是谁,此时房中也只有他在。

  心跳快得自己已经控制不住,梦河一时弄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只得本能地挣扎了几下。

  她这一挣,便听得头上忽然传来元礼低沉的声音:“别动。”

  元礼下巴抵在她的头上,这下才隐隐感觉他的呼吸有些沉重,梦河脑子里乱乱的,仿佛有十个穷奇在里面打架,想不到元礼平日看起来文雅翩翩,竟....还有这样的一面,也顾不得再挣扎,只愣愣地解释道:“元...元礼,其实我跟小酒想的法子,是....是....”

  “我知道。”元礼轻声说。

  “你知道?!”梦河言语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元礼淡淡道:“烟羽小时候差点被坏人掳走,虚惊过后她父亲便寻了医师教她识些迷魂散之类的药物,若再遇上歹人说不定能助她尽早发现及时脱身,今日这药也在辨识的行列里。”

  原来是年姑娘识出来了,难怪刚才那般生气,听得元礼言语中似有不快,梦河心觉十分过意不去:“对不起,这次是我们考虑不周,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再想个正当些的法子帮你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