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突来的‘惩罚’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52 2020.07.25 20:16

  看着玄天生气的模样,千酒着实有些理解不了,尚且不说当时梦河姐也在一旁,纵使只有她跟中了药的元礼两人在房内,凭她的身手,不用法术也可以对付这看上去就不太擅长打架的元礼,思及此,便觉必须得解释解释,这玄天是在看不起谁呢?

  “我药量本就下得极少,况且以我的拳脚功夫,我.....唔...”一语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人堵了去。

  这次没有捂她的眼,对着这突然的堵嘴,千酒一双眸子瞪得老大,却只能看见玄天微蹙着眉头,桃花的眸子尽是不满,唇上的力道隐隐有加重的趋势,压得千酒喘不过气,还有些微痛,想来是被咬了几下。

  辗转了良久,玄天才终是缓缓放开了她,仍保持着俯身的姿势,侧到了千酒的耳边,沉声道:“不准再这样,听话。”

  接着才起身,端端正正坐了起来。

  千酒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吻得脑子里乱乱的,刚刚玄天说话时的呼吸打在耳朵上酥酥麻麻,惹得她往回缩了缩,见他起身,也一个打挺坐了起来。

  眼见玄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千酒羞着脸的同时又有些恼,顿时嚷嚷着累了困了要睡觉,起身拉着玄天就把他半推半拉地送出了门。

  房门‘啪’的一声关上,可见关门那人丝毫没有犹豫,门外的玄天想着自己片刻之前还坐在床榻上,看着酒儿又羞又恼的模样,如今却是失了机会了,只得无奈地笑了笑,缓步往外面走去。

  走到不远的长廊处停下,就着廊边小院里的桌案坐了下来,长廊七八步便挂了一个灯笼,用来给客人照明,此时虽入夜已深,小院也还算是亮堂,那坠子上的追踪术倒捏得不错,还有点用处,玄天兀自想着,一时也没有起身的意思,像在等着什么。

  房里的千酒经过刚刚那一遭霎时间毫无睡意,送走了玄天便径自躺在床上,脑中尽是刚刚玄天的脸近在咫尺的场景,越想耳根子越红,摸摸嘴巴,虽没有被咬破,但还是有些发疼,玄天力道掌握得刚刚好,不至于流血的同时,还让她一直记着刚才发生的事,想到他刚刚说的听话....面上是又红了几分,索性扯过被子,一把蒙住头,不去乱想。

  也不知过了多久,被子里才传来千酒轻轻的呼吸声,房门静静地打开,翩翩红衣悄无声息来到榻前,看着蒙住头的千酒,和歪七扭八的被子,玄天‘嗤’地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轻轻将被子往下扯了扯,露出千酒的脸来,被捂了这么久,脸上显得有些泛红,呼吸倒顺畅了不少,又把一团乱的被子理了理,玄天才悄悄出了房门。

  走了几步便没了踪影,只余明晃晃的灯笼,和还有一丝温度的石凳摆在那里。

  转眼间,玄天便落到了一处院落之中,院内房屋很是气派,应不是什么小门小户,院中小厮来回匆匆忙忙,并未注意到躲在暗处的他。

  千酒也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又是何时将被子扯下来的,不过还好自己扯了扯,不然捂着睡一晚,第二日定是不太舒服。

  起身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睡了这几个时辰,昨日夜里那些情绪缓和了不少,也不知玄天被自己赶出去之后去了哪里,门外反正是没有人,千酒也不着急,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就直直往前厅走去。

  未曾想刚到前厅,就看见玄天点了一桌子吃食,见她走过来,抬手朝她招了招,也不知他去哪里换了一身淡蓝的衣裳,褪去一身红衣的招摇,倒显得清爽,不过此番敛了气,让人见之不过是一位惊为天人的世家公子而已,但饶是如此,还是引得厅中其他客人纷纷侧目,隐隐议论着。

  “这人是谁啊,从前倒未在城中见过,凭他这副长相,哥几个的娶妻路怕是更难了。”一个相貌不扬,头发还很稀少的男子如是说。

  “就是,”他同桌的人附和着,“以前没什么钱,本就难成家,如今好不容易靠着点生意赚了银子,竟处处遇上这些公子哥,我看我们还是去些小城碰碰运气吧。”

  看来这桌子人本想来皇城娶妻生子,没想到皇城中个个都是好看又不缺银子的公子,这下才灰了心,想另外找地方了。

  旁边一桌则坐了几个看上去有些富态的小姐。

  “欸,水露,我看那位公子长相谈吐均是上乘,倒和你很配呢。”其中一位打趣道。

  话音刚落,另一位小姐就红了脸,应该就是水露,想来她也已经观察玄天多时了,听闻姐妹提起,假意嗔怪道:“就你没个正形,还不快快吃你的饭。”

  打趣的那位却又是笑笑,继续道:“你若是不喜,可别怪我横刀夺爱了。”

  “别!”水露急忙道:“谁说我不喜了。”

  另外一个见此也道:“谁抢到就是谁的!”说罢,几人皆是相视而笑,看向玄天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爱慕,见玄天在向千酒招手,几双眼睛‘刷’地就扫了过来,盯着她,个个都带了满满的不悦。

  这几位小姐说话的声音本来不大,但千酒好死不死刚好在她们边上,就将她们的话尽数听了进去,任何女子只要跟玄天认识在她们眼里就已经是十恶不赦了,如今还妥妥地将她们的墙角听了个清清楚楚,叫她们怎么不气?

  千酒被她们盯得浑身不自在,咽了咽口水,顶着快把她划了一万刀的眼神抬脚就往玄天那里走过去,往凳上一坐,猛地灌了几口茶水,这女子的醋意也太可怕了吧?让她现在都还觉得身后凉凉的。

  霎时对着玄天没好气道:“都怪你,行事这么张扬,害得我被人恨上。”

  玄天看千酒一路沉着脸走过来,刚坐下就数落自己,撇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模样,不禁轻笑了几声,道:“我不过就吃个吃食,还特意去寻了身普通的衣裳,行事怎么就张扬了?”

  说罢只定定的看着千酒,一脸要给他个说法的模样。

  千酒被他盯着,径自想了想,好像他说得也没什么不对,这吃饭喝茶不过最寻常的事情,的确没什么张扬的,思虑间,隐隐觉得身后凉意更盛,冷不防瞥了一眼,那几位小姐的眼里更气了。

  只得回过头,匆忙道:“你快吃些东西,别看着我,我都快被眼神给挫骨扬灰了。”说罢,自己也扒着眼前的菜,只吃菜不说话。

  梦河昨晚喝多了酒,起的晚了些,见千酒不在一旁,隐约记得她好像是去了另一间房,念及此,也不多想,收拾了一下,想着千酒此时早该醒了,便直接往前厅走去。

  到前厅一望,千酒正不出所料吃着吃食,不过玄天也在倒是意料之外,梦河走到桌前,刚坐下就觉得身后不太舒服,狐疑地往后看了看,也没看见什么东西,只当是自己多疑了,抬眼朝玄天笑了笑:“殿下也在。”

  玄天点了点头。

  一旁却传来正在吃东西的千酒幽怨的声音:“梦河姐,你吃些吃食,别跟他说话,容易引起民愤。”

  闻言,梦河不懂千酒在说什么,一脸疑惑,千酒见此解释了半晌,还朝那一桌看了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顺眼朝旁边一瞥,只见刚刚那几个要娶妻的男子也朝他们这桌恨恨地看过来,千酒顿时心生疑惑,那几位小姐不满自己也就罢了,这几个人算怎么回事?刚才还在说要娶妻,总不至于这一会就被玄天这张脸迷成断袖了吧?

  忍不住又往他们看了看,细看之下才发现,那些人恨的都是玄天....想必是梦河一来,一桌两个女子,这才引得他们不满。

  总归不是瞪自己,千酒稳稳出了口气,这一会的功夫,自己已经适应了不少那几个小姐的眼神,暂时也能坦然自若了。

  梦河也弄清了状况,只觉得好笑,摇了摇头,径自吃起面前的小菜来。

  三人吃完饭,结了账,梦河就要带千酒去跟年烟羽道歉,玄天也跟着一起,千酒琢磨了半晌,还是将玄天扯进一条巷子里,摸了一道假胡子出来,小心翼翼的贴在了他的脸上,不得不说,效果十分不错,现在的玄天年纪看上去比原来大了不知多少倍,虽然眉宇间还是意气风发,但因看起来年老,一路上也省了许多麻烦。

  到了年烟羽的大宅门前,有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正站在门口不时地张望着,看见它们三人就顺势迎了上来。

  “请问,来人是不是梦河和千酒姑娘?”

  想来这丫鬟等的就是她们了,于是梦河做了一礼回道:“有礼了,是不是年姑娘让你在门口候着我们的?”

  见他们正是自己要等的人,那丫鬟也回了一礼,面上却是没什么表情,道:“我家小姐猜测二位今日会来,特地遣了我在门口等候,好告知二位姑娘,我家小姐今日身子不适,不宜见客,请二位回吧。”

  闻言,千酒和梦河对望一眼,暗道不好,年姑娘这是真的生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