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醉酒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36 2020.08.02 20:16

  “我都叫你少看些话文吧!”沐阳一把扯下千酒拂在额上的手臂,隐忍道:“你看看你现在惹出的叫什么事!”

  她被吼得一脸茫然,不知道沐阳到底在说什么,梦河要跟凡人在一起也不是她干的呀,反对也不用拿她做文章吧?问沐阳,他又不说,只瞥向一旁的地上,循着他的眼神看去,这才发现原来地上还躺了本话文,整个九仙山也就她喜欢收这个东西了,顿时眸中如获至宝,那可是唯一残存的一本了呀!

  急忙走过去捡起来,不解为何沐阳要盯着它看,于是随手翻了几页,不巧,她虽已不常再看话文,但这本她却刚好看过,若不是此时翻了一翻激出些记忆来,只怕她早已将内容忘到四盛天外去了。

  不过既然里面的内容被激得记了起来,那沐阳的话此时就变得好理解了许多。

  千酒面上一红,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玄天见此轻轻挑了挑眉,好似看见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千酒一时不知怎么开口,要是只有沐阳在就算了,偏偏玄天也在这里,要是让他知道她平时看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文,那说不得会挨揍,她也着实冤了些,平日买话文的时候总是兴致一来就买了,也没看见里面的内容,后来想起时一翻才知晓,并不是故意要买这个调调的来看。

  现在她处境有些尴尬,眼见沐阳分明是误会了,又不知要怎么开口跟他解释,干脆话锋一转,直接将整件事规规矩矩地一一讲给了沐阳听,只是将下药之事小心地略了略,玄天也没拆穿。

  待千酒讲完,沐阳才长长地松了口气,扶着额有种大起大落的感觉,想再确认一番,于是道:“你是说梦河还没有唔.....”

  还没等他问完,千酒一个健步就冲上去捂住了沐阳的嘴,再看向玄天,‘呵呵呵’地干笑了几下,转头狠狠盯着沐阳,咬着牙道:“当然还没过门啦,哈哈哈,这不就是找你帮忙来了嘛。”说罢,又是向他威胁地瞪了几眼,才放开了手。

  突然被捂住嘴,顿时还有些喘不上气,沐阳虽知晓了她的意思,但仍是哀怨地瞥了千酒几眼,缓了缓才道:“梦河出嫁我自是要去的,至于什么身份,倒是没那么在意,当她兄长还算是我讨了好,当然可以。”

  想不到沐阳答应得如此干脆,此番也算顺利,千酒难掩眸中的雀跃,跟沐阳对好了日子,便嚷着要亲自下厨弄一番丰盛的小宴,转身往林中跑去,想必是捉材料去了,走时还不忘将那话文悄悄揣进了袖里,一同带了出去。

  任她以为天衣无缝,却没想到她的小动作已然被一旁的玄天尽收眼底,霎时唇畔浮了一抹笑意。

  因着千酒去捉食材时天色就已晚了,是以待她费一番功夫摆好小宴时,沐阳腹中方才按捺不住吃下的吃食都不知消化了多少,他一向不喜吃得太多,也就没再过来,梦河自是不在,路通也不知引路引去了哪里,说是小宴,却只有千酒和玄天两个人,好在穷奇一个顶十个,那些香喷喷的烤肉也算没有浪费。

  望着案上原本想大家一起享用的十几坛芙蓉白,千酒摇了摇头,早知道就不拿这么多出来了,现在还得一坛坛的又提回去,说罢,手上就已提好了两坛,玄天用过饭后就径自曲着一条腿坐在一旁,红色的衣摆洒了一地,拿了一壶装好的酒,一口一口的喝着,许是有什么心事,也许是饭后的小酌,总之剩的这些酒她一人也能搬回去,吃得太饱是该动一动,也就没让玄天来帮忙。

  因着手上提着两坛酒,步子迈得也稍微重了些,千酒走路的声响在寂静的洞中显得格外清晰,若是认真听来,几乎能听见她走到了哪里。

  刚到放酒的洞口,便发现乱七八糟的酒坛散了一地,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唔,约莫是近日雀跃不少,竟忘整理我的酒了。”千酒自言自语道。

  话音刚落,看着手中还提着的两坛,千酒无奈地笑了笑,将手中的两坛放到了一旁,仔细着脚下,抬了抬裙子,以免酒酿被牵扯得打翻在地上,踏进洞中就开始从里面整理起来,看这满洞的杂乱无章,应是会费一番功夫了。

  一个时辰过后,洞里看上去总算有条理了不少,这通折腾下来,感觉刚刚吃进腹中的吃食都被消耗殆尽,虽还是没有以前千酒天天都整理的那般整洁,一时间倒也不用再理。

  不过自己过来了这么许久都没回去,竟也没见玄天寻过来看看,在自己洞中就一定安全么?万一....万一自己被酒绊倒了,酒洒得到处都是,而她脑袋撞上什么尖锐的东西直接晕过去,然后伤口的血流了一地,之后夏日燥热,不知从哪里来的火星子将洒出的酒点燃,那她不就葬身火海了么?这么看来,她一个人可就太危险了呀。

  .........

  好吧,这确实太勉强了些,若她真有这么倒霉,那还要玄天救什么救,被烧死算了,反正要是跟着一身倒霉的体质,就算今天烧不死,明天也可能喝水被呛死,走路被绊到地上头朝下摔死。千酒一时垂了垂眸,有些丧气地往还没收拾完的小宴上走去。

  走到厅中,原本被穷奇的爪子翻得一片狼藉的桌案竟已整洁如初,别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碟子,就连千酒剩下还没搬过去的芙蓉白也没了踪影,玄天也不知去了哪里。

  “好家伙,”千酒喃喃道,“现在的贼偷酒还顺带收拾残羹剩饭加桌案的么?”接着低头默了一默,“或是把我的碟子也偷了?那这个贼眼光不怎么样,凡尘随意买的碟碗也看得上眼。”

  虽是如此做想,但千酒也心知这个想法倒是不大可能的,好歹刚刚玄天在这里守着呢,若真是有贼,只怕也是讨不了好,看这厅里也没什么打斗的痕迹,许是玄天帮她收拾好了吧,只不过他人和自己的酒去了哪里?

  怀着满腔疑惑,千酒将洞里的其他房间寻了个遍,皆是未见任何的身影,只得往洞外探去,从洞口处走了不过几步,便远远瞧见有一抹张扬的鲜红,坐拥万千芙蓉却毫不逊色于哪一朵,之前束着头发的红色飘带不知去了哪里,此时玄天背对自己,散着墨发,衬着红衣,月色皎皎,夜空浩瀚,他手里还隐约握着陶泥的酒壶,只是身形有些不稳,像是醉了酒。

  千酒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他的身后,他却没有察觉,仍是抬手饮酒,旁边歪七倒八地躺了许多的酒坛,正是她之前还未来得及搬回去的芙蓉白,看样子,他是将十几坛都喝了个干净,倒不知玄天酒量如何,喝了这么多,可是醉着?

  无声无息地走到一旁,千酒膝头一曲,紧挨着玄天坐了下来。

  听着身旁有动静,玄天微微抬了抬眸,见了来人,笑道:“唔,酒儿来了,刚才本想替你将芙蓉白收了去,怎料闻着香甜,一时没忍住,喝了些许,酒儿莫生气。”

  话音落下,他仍是像平日一样淡淡笑着,除此之外也未见有什么不妥之处,只觉那唇畔的笑意肆意了许多,像是被压抑过,如今才得了片刻的自由,一时间千酒竟看不出他醉是没醉。

  拨弄着那些酒坛,千酒发现里面竟是一滴不剩,想来那些芙蓉白此时已尽数入了玄天的腹中,要知道,这芙蓉白不同于醉仙,可最是醉人,虽不醉她这个酿酒的人,可除她之外,普通仙家独自饮上一坛就会找不着北,玄天喝了这么多,也只是笑得意气了些,千酒不得不惊叹于他的酒量,与此同时,也朝他腰腹的位置瞥了几眼,竟仍是平坦如初,这就厉害了。

  许是千酒太过沉浸于摸清玄天为何喝了这么多酒肚子却一点也不鼓,难道是在意自己的形象到了这种奇怪的地步?竟一时没发现他从刚刚开始双眸就定定望着自己,似在等她的回答。

  见她一直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玄天蹙了眉,不满道:“酒儿莫非真的气我不成,不过区区几坛酒,若是不舍,我赔你便是。”言语中的几许委屈撒娇之意震得千酒愣了半晌。

  若刚刚还看不出来他醉是没醉,那如今千酒已然有了七分把握。

  他定是醉了,一向只会调戏自己的玄天都醉得会撒娇了,可见她的芙蓉白说不得还有什么神奇的功效,以后自己若是无意败光了仙产,就拿芙蓉白出去卖大钱,玄天就是她的金字招牌啊招牌。

  虽是欣喜,但千酒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缓缓道:“玄天你喝醉了,我扶你进去休息吧。”

  刚搭上他的肩膀,想将他扶起来,却被他轻巧躲开,言语有些含糊道:

  “话文,乱七八糟,不看,给我。”

  虽是语无伦次,但千酒显然听懂了他的意思,只见她身形颤了一颤,面色有些尴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