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路见小人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37 2020.08.09 20:16

  两人话了这许久,小绿已然好了不少,千酒看着斜斜的日头,竟不知已在这亭中坐了这样久,想起自己交代过守门的仆从,若是她兄长回来了,就赶紧来跟她说一声,念及此,千酒抬眼望了望远处,却丝毫没有仆从来通报的迹象。

  看来玄天还是没有回来。

  顿时心中怅然之意更盛,骤然就有倦意袭来,起身掩了掩呵欠,就直直往自己的卧房走去,小绿也乖巧地跟在后面。

  到了房门口,因着快到晚饭的时间,自己又没什么胃口,怕待会小绿进来将自己叫醒用饭,就先打了声招呼,让她不用叫自己,接着径直入了里屋,往床上顺势一倒,不时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长的时间,醒来已是漆黑的夜里,腹中没什么东西倒是有些难耐,千酒琢磨着让小绿拿些吃食来,刚打开门,便见廊上灯笼散着微弱的光,衬得府内沉静得紧,但府外却隐约得见似是灯火通明,十分亮堂。

  于是疑惑道:“小绿,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为何外面这么亮?”

  彼时小绿也正直直望着府外,听闻身旁有声响,还颤了颤,回过头来见是千酒,才乖巧地回道:“姑娘醒得巧,现在是戌时,正是今天最热闹的时候呢。”

  闻言,千酒眸光亮了亮,缓缓道:“我...兄长回来了么?”

  小绿摇摇头:“并未有人前来通报。”

  刚亮起的眸光霎时又暗了许多。

  虽然玄天一直没回来,但她还是止不住地想去逛一逛,正好去街上寻些吃食,想到这里,便跟小绿打了个招呼,看她一脸向往的表情,千酒失笑道:“不然带你一起去?你跟着就当伺候我了。”

  话是这么说,但小绿想了想,还是拒绝道:“谢姑娘好意,我若跟着只怕时时都要提防着被外出办事的仆从认出来,若是夫人知晓,定又是没什么好果子吃了,如此又会扰了姑娘的兴致,我在门口等着姑娘便好。”

  想必寻常丫鬟跟着主人家出个门并没什么大不了,只是在元府里自己不得元夫人待见,才连累小绿如此小心翼翼,毕竟自己只是暂住,而小绿是长久在这府中的,见小绿这么说,她也不好强求,只点了点头,便径自往府外走去。

  今夜的大街果然不似寻常时候寂静,纵使是偏远些的地方也是好些热闹,越往城中,出来游玩的人越多,小贩卖的玩物吃食也更精致一些,千酒挑了些顺眼的果子,买来捧在手中边走边吃。

  街上还有几个年轻的在卖艺,围观的人挺多,千酒见此,也踱了过去,准备好好欣赏一番。

  “你既然冲撞了本大爷,就别想就这么算了!”

  彼时卖艺的那几人正巧表演完了一个节目,千酒从腰间取了几枚铜板,刚打赏完,便听见身后闹闹嚷嚷的。

  “大爷,我孙子还小,实在不是有意的,您看您哪里磕着碰着了,要赔多少钱我们赔,我们赔的。”

  听上去好似是小孩子撞着人了,虽说乞巧节是有情之人的节日,但出来看热闹的确是男女老少大大小小都有,更有小孩拿着自己心爱的小玩意在人群之中蹿来蹿去,是以偶尔撞上人也是有的。

  世间人本就爱凑热闹,正巧这边卖艺的还在准备下个节目,本在这边的百姓听闻了身后的叫嚷,便都转头围了过去,千酒闲着没事做,也立在一旁观望了起来。

  只见站着的那个一脸尖酸刻薄小人之相的男子说道:“赔?说得容易,你们赔得起吗?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刘公子的衣裳都是哪里来的料子,那可都是上头御赐下来的,价值几何,你们算得清嘛?!”

  这话一出,周围旁观的人便七嘴八舌起来。

  “哎唷,他就是当朝宰相府里唯一的那个大少爷刘桓?”

  “可不是嘛,听闻宰相府中妻妾成群,却不知为何,无论生多少胎,都只是女儿,唯有大房出这一子,那宰相可是宠爱得很,有什么好东西都给了大少爷,御赐的自然也是不在话下。”

  “这么说,他穿的那身衣服,果真是御赐的了?”

  “那还有假?说是刘桓平日就最喜奢靡,巴不得有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显摆显摆,有御赐的衣袍肯定会穿出来炫耀的。”

  “唉,这刘公子仗着自己是宰相府里的独子嚣张跋扈惯了,平日就时常得理不饶人,又最是好色,我家那闺女都不知被他调戏过多少次了,现在是大门都不敢出啊。”

  “张老板遇上他可算是倒了大霉了,这件事以那刘桓的性格定是不能善了啊,也不知现在什么世道,真是谁恶谁有理。”

  “宰相的独子,谁敢惹啊,我还听说.......”

  千酒将周围人的议论妥妥地听了个遍,终是摸清楚了个中的内情,此时站在一头趾高气昂洋洋得意的那位自然就是他们口中那个宰相的独子刘大公子刘桓,堂堂当朝宰相,能将独子养成这个蛮横无理小人得志模样也是不容易,要说围观的人议论声也不小,那刘桓应是听得清楚,可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奢靡炫耀,张扬跋扈,他都好像别人在夸他一样,越发地沾沾自喜,得意忘形,她是越看越好笑,这刘桓蛮横得有些缺心眼了罢?

  再看另一头跪着的爷孙俩,那小孩不过四五岁,此时已被眼前的气势吓得抖个不停,微垂着头,一汪眼泪先是直直在眼眶里打转,然后大颗大颗地掉下来,复又是新的眼泪积了会再往下掉,来来回回,整个衣襟被哭湿了大片,却不似寻常小孩子那般撒泼闹腾,只乖巧地跪在那里,压抑着小声啜泣,倒是个懂事的。

  那位张老板千酒倒是认识,此前与梦河在城里闲逛的时候去他家酒坊吃过几盏茶,那酒坊位置不错,客人络绎不绝,若非她们当时去得巧,刚好走了一桌人,不然她们还吃不了那几盏茶呢。

  虽说酒坊生意很好,但也没店大欺客的臭毛病,卖的茶酒吃食都是合理的价钱,遇上熟客还会赠些小点,她们上次去算是面生,张老板还特地亲自过来问了问她们茶点合不合口味,总之那次的休憩还挺舒心,千酒也就对这位老板有些印象。

  “原来是刘公子,小人有眼不识,望公子莫怪罪,公子这件衣袍值多少,我们赔您就是。”千酒思虑之间,张老板又是低声求饶。

  千酒抬眼望了望,只见刘桓今日穿的衣袍是很浅的青色,是以衣摆上几处鲜红的印记格外明显,看上去像是小孩子爱吃的糖葫芦,千酒侧了侧身,果不其然,那小孩手里正紧紧将那串糖葫芦抓着呢。

  只不过...这衣袍上的印记看着感觉怪怪的,有点刻意了,若真是小孩奔跑中不小心撞了人蹭到了衣袍上,那该是杂乱无章,只余一团一团的糖才对,可他衣袍上的印记只需稍加分辨便不难看出是糖葫芦的形状,如此一来....

  千酒不动声色地朝刘桓那边靠了过去,走近仔细一看。

  果然。

  那衣袍上的印记根本就不是糖葫芦造成的,而是有人刻意画上去的,应是使了些小手段,才让那印记看起来像是慌乱之中被蹭到了一般,再反观周围的人,有几个看面色应是也注意到了这点,只是碍于宰相的威名,不敢出言得罪,而张老板离得远,此时又惶恐不安,自是注意不到,即便注意到了,千酒觉得他也不敢指正出来。

  可刘桓为什么要故意陷害这个小孩,难不成只花钱的生活太过枯燥,闲的没事做靠逗小孩子取乐?现在世家公子都这么变态?

  正疑惑间,刘桓嚣张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御赐的东西,宝贝得很,你今天要是拿不出来五千金,我就让我父亲报到朝堂之上,到时候什么结果嘛,可就不好说了。”说罢,又是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话音刚落,周遭的人群顿时更加沸腾了,有的人这辈子连一金都没见过,更别说五千金,纵然是千酒,听刘桓这么一说,也是倒抽了口冷气,心想自己卖酒才五文一碗呢,他是哪里来的脸皮,嫁祸人家还好意思要这么多钱?那张老板虽是酒坊的掌柜,但一直都是老实经营,养家糊口的生意,想必也是拿不出来这么多钱的。

  果不其然,张老板一听,顿时面如土色,额间冷汗直冒,连后背也浸湿了些许,嘴唇张着抖了半晌也没说出什么言语。

  看他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刘桓好似很满意,欣赏了片刻,又慢悠悠说道:“没有五千金的话,要饶了你们也不是不可以,只需张老板将那城中的酒坊让与我便好。”

  他这话一出,明眼人也都能看明白了,恐怕这刘桓从一开始就是冲着张老板的酒坊来的,千酒闻言也是点点头。

  嗯,不错,正愁弄不清楚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陷害他们爷孙俩呢,这就老老实实说清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