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这是被调戏了?!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230 2020.07.03 20:19

  屋里的另一张桌子竟是为她自己准备的,亏她刚才还庆幸玄天肯留下来帮忙,原来他想的是留下来看戏,霎时心中猛然一窒,顿觉不行。

  正欲出口反驳之际,玄天仿佛知道她接下来的动作,忽然侧过身以旁人不易察觉的角度,先她一步开了口:“你可答应帮忙的,就当赔罪了。”

  千酒顿时就被噎了回去,脑仁疼得厉害,这玄天可是把她吃得死死的。

  不由得开始感叹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竟被人欺负到如此地步,还不能还手,如今只得眼巴巴的看着玄天兴致勃勃的走到人群中挑人,盼着他能多挑几个。

  半晌,玄天终是挑完了,千酒仔细看去,那孤零零的三个人跟在玄天后面,却仿佛有千斤重,压在千酒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一张脸憋得通红。

  玄天带着三人往屋中走去,路过千酒身边,有意无意道:“想不到这村子里的人身体都不错,挑了几番也只有这几个有些病症,那余下的便劳烦酒儿了。”

  若不是他说话时那一抹快要忍不住的笑意,旁人听来还真觉得玄天似有歉意呢,如今与其说他心有歉意,不如说他是在幸灾乐祸。

  陶思远与兮舞自玄天出来之时便一直看着二人,陶思远只觉这铁公子虽是一直怡然自得,可千酒姑娘看着却是不太高兴的模样,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询问,兮舞看出他的心思,连忙拦了,她自是知晓二人身份,这些村民难不倒他们,只是多费些时间和力气罢了,既然他们肯答应留下,定是已有打算的。

  况且,兮舞在一旁观察了这许久,只觉他们并非陶思远说的兄妹关系,只怕是二人为图方便诓骗他的,几番看下来这铁公子似有意作此行径,那千酒姑娘也并非不能接受,不然早就一走了之了,现下看来,他们二人还是不去打扰的好,便寻了个过得去的理由将陶思远拦了下来。

  到此地步,千酒是万般不愿堆在嘴边,却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看着黑压压的村民,垂头丧气地让他们一一排着,自己则走到玄天身旁的桌边,无奈的坐了下去,招呼着第一位村民过来问诊。

  闻声而来的是一位男子,只见该男子应是常年在田地里耕作,皮肤被晒得黑黑的,又因着是体力活,便是小臂肌肉比千酒腿都粗,走过来时步履沉稳,怎么看怎么健壮,千酒傻了眼,这哪里像有病症的样子?

  又不由地仔细看了看他的内里,怕是比那山中的老虎还健壮几分。

  若是接下来的每一位都如这位一般,那自己也算省事了不少,千酒暗自想着,正欲告知他身体健壮并无不妥之时,该男子忽地用手往肚子那一按,接着面露难色,道:“哎唷,我肚子好疼,姑娘你给看看,我这是哪里的毛病?”

  这装病装得实在拙劣了些,千酒只觉眼前这人逗趣得紧,不由轻笑出声,开口道:“公子本是无病无灾的,倒也不必硬装出一副难受的神情来。”

  男子望着含笑的千酒,不由看得有些痴了,见自己谎言被拆穿,却也不脸红心跳,只继续道:“姑娘好一双慧眼,不知是否有了婚配?如果没有,姑娘看我怎么样?”男子说罢,正了正端坐的身子,伸手拍了拍胸脯,似在展示自己的健壮,那眼中钦慕之色毫不掩饰,正一脸期待的等着千酒回话。

  千酒又一次傻了眼。

  这这这,竟是被调戏了?可看那男子神情无比认真,难道自己还真被瞧上了?

  千酒愣着神,自己虽也是被大大小小的神仙表露过心意,可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最近几百年是一个上门的都没有,她还一度以为是自己风采不比当年,好在自己并没把那些个劳什子的情情爱爱放在心上,寻方卖酒时便听闻凡尘情爱很是伤人,想来神仙的也差是不多,自己还是不去触碰的好,每天喝喝酒吃吃肉也乐得逍遥。

  可如今竟被一凡人表了爱慕,千酒虽不至于像凡尘未出阁的小姑娘般有郎君钦慕便害羞得脸红心跳,但太久没拒绝过别人,这心意又来得突然,一时之间倒不知如何应对,只得愣在了那里。

  那对面的男子见千酒一番迟迟没个决断,以为她是羞了,那小脸便是越看越喜欢,其实他初时并未有此表白的打算,毕竟二人身份悬殊,一个是村里靠耕种为生的农夫,一个是来自皇城那般金贵的地方,可千酒一笑笑得他心里麻麻的,本就是血气方刚的男儿,一咬牙就开了口,如今看来,或许这位姑娘并不在意世俗眼光,自己竟是有戏?

  这样一想,那男子双眼不由神采奕奕起来。

  “姑娘,你别看我长得五大三粗的模样,我待人可细腻得很咧,更别提待娘...娘...”娘了半天,对面那人硬是没把娘子说个完整,好似突然被什么堵住一般,千酒心生奇怪,转头往一旁的玄天看去,玄天此时正专心的询问着病人什么,完全没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

  倒是奇了,难道这人本就是个结巴不成?若是结巴,之前怎的话又那么流利?千酒心里思虑着,对面男子还在那里“娘....娘....娘”,似是因为十分着急而说得满脸通红。

  千酒见此,也是暗自松了口气,正愁不知如何拒绝,这下倒好,“公子身体并无不妥,此番若是口舌不利,我倒是没什么好办法,不如先回去日后再寻其他医师吧。”

  对面男子还欲解释,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本该是一番暧昧的氛围,此时却尴尬至极,只得起身,往门外走去,嘴上虽开不了口,心里却嘀咕着:中了邪了,平时自己的口齿虽不算伶俐,但也与常人无异,此番竟不知为何一时之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自己平时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啊,怎的被邪祟找上了?真是白白葬送了一段好姻缘咧。

  见男子虽不情不愿却好歹还是走了,桌下一只捏了决的手才收了回去,反观主人,此时仍旧一副淡淡的神情,想着面坐之人的病症,另一只手执了笔,径自写着药方,凡人的病症要治起来倒是不难。

  这一来二去,倒是浪费了不少时间,千酒急忙叫了后面一位村民进来,见来人是一中年妇人,还松了口气,这次总不能再给表白了吧?

  千酒稳了稳心神,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妇人,相比这个偏远又不太富裕的村子来说,这位妇人倒是太过于丰腴了,虽在这样穷苦的条件下也算是好事,但若一直这么发展下去,如今这内里倒没什么,可免不了以后有些病症找上门来,念及此,千酒便如实与妇人道来。

  “这位姐姐,现今没什么病症,以后只控制一下饮食便可。”

  面前妇人初时听得千酒对她的称谓倒是很受用,面上喜形于色,可到后来听得千酒竟是说她过于肥胖,面上便冷了好几分,后来更是略有不满道:“你个小姑娘懂什么,我这叫丰满,你这竹子似的身子才是难看。”

  千酒几千岁的年纪称呼别人姐姐实在算是占了别人便宜,见自己好意提醒竟换来如此的不满,也不想过多争辩,与凡人倒是没什么可计较的,便准备请下一个看病的村民,可眼前这妇人看来是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只见她眼睛转了两转,忽得靠近千酒,低了声音道:“小姑娘,你这兄长模样俊俏的很,可有心上人了?”

  千酒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这些村民倒好,打着看病的幌子,不是来找娘子的,就是来找夫君的,你说你找就找吧,他玄天看起来模样不过二十有余,可眼前妇人却是当他母亲都绰绰有余。

  她顿时忍着抽搐的嘴角,试探地问道:“姐姐,您这是,看上我兄长了?”

  面前妇人难掩娇羞:“小姑娘说哪的话,我这年纪做他姐姐还合适,其他便是多想了。”

  做他姐姐也是多想吧...

  千酒忍住没有出口,不过好在并不是要找夫君,千酒正欲问妇人是否还有什么事才迟迟不走,那妇人便一脸喜上眉梢:“倒是我家有个侄女,刚好二八年纪,我瞧着合适得很咧。”

  “......”

  俯身刚坐下,千酒便扶着额,脑仁一阵生疼,刚才好容易才将那位替自己侄女找夫君的妇人送出去,现下不禁担忧起来,前两位都是如此,若之后个个都这样不着正题,怕是今天都别想走了。

  后又陆陆续续诊治了十几位,果然,好几个都又是为了些繁杂的琐事来的,还有些个粗鲁点的,竟是问她皇城的青楼里面什么样。

  那青楼千酒从前因着好奇倒是化作男子进去探过一二,不过是些莺莺燕燕,与她来说着实没趣,酒也粗糙得很,不多时便出了大门,之后就再未去过,本来将所见所闻跟人说说也无妨,可奈何她现在是女儿身啊,若口不择言,免不了被人说道,她倒不在意,可陶思远和兮舞还在这村子里呢,总不好让他们也被人指指点点,且这人问一个女子青楼模样,说不得也是不怀好意的,千酒便怒声将此人斥了出去。

  那人出去后千酒一时没再让后面的村民上前来,思忖再三,还是觉得需想个法子将这些打着看病的由头做闲事的打发了才是。

  千酒托着腮,暗暗琢磨着如何才能好好地打发了他们又不惹得不愉快,全然没注意旁边那人早已把自己的三个病人诊治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