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又喜又忧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578 2020.06.11 20:55

  这哪是什么小玩意儿,明明是邽山的异兽穷奇,生得威严且善战,是求都求不来的珍兽,可是山神勺嵬养了许多年的心肝小宝贝啊。

  “小酒,你说这是你....‘捡’的?你怎么捡的?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这珍兽还能随随便便捡来?沐阳可算是开了眼界了,心想这丫头定是闯了祸还不自知。

  “这也不算我捡的吧,”

  果然不是她捡的,沐阳心想,可千万别是她故意偷的。

  “这算我救的,我闲逛的时候看见它被一群老虎围攻,我心下怜悯,就顺手救了,然后它就一直跟着我,听你的意思,你知道它是什么?”千酒好奇的看着沐阳,那模样是真的一无所知。

  闻言,沐阳登时一个头两个大:“你是说,它被一群老虎围攻?还是你救了它?”

  他脑子现在是真乱了,异兽穷奇最是善战,且不说寻常老虎,就是修为不错的神仙跟它打都未必有胜算,它围攻老虎还差不多,用得着千酒这个半吊子去救?

  如此想着,看见千酒还是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神情,便将穷奇的来龙去脉跟她解释了一番。

  “你是说,这是那勺嵬老鬼的心肝宝贝?!”

  谁知千酒根本不管他前前后后说的一通利弊,满心只听见这是勺嵬的宝贝,顿时喜上眉梢,这下好了,区区一坛芙蓉白就换得这样一头珍兽,还能让那老鬼心疼一把,把刚刚坑她的都还回来了,这买卖未免也太划算了些!

  “不过,它为什么装作软弱的样子非跟着我回来呀?”欣喜之余她也觉得奇怪,狐疑地问道。

  沐阳看她喜滋滋的样子,不知是福还是祸,思考再三,还是有了一个推论:“我想是穷奇也不太满意勺嵬的性子,看你面善,便耍了些小聪明跟着你回来了吧。”说罢看了看一直在旁边没吭声的穷奇。

  一旁的穷奇可没闲着,刚进洞就闻见的烤兔香可馋死它了,趁他们俩议论的当口,走过去就已将烤兔吃了个干净,现下吃饱喝足正趟在地上舒舒服服的快睡着了。

  沐阳瞧它这一脸满足的样子,大约是真的如他所想,穷奇重新为自己挑了位主人,左右现在还回去勺嵬也定会认为是千酒偷盗,既然如此,倒不如顺其自然。

  “也罢,它既然喜欢你,那你就养着吧,横竖勺嵬也不一定知道是你带走了,就算知道了,找上门来再说。”

  沐阳眼见得了这样一个珍兽与他俩作伴也是开心,便不再多说,不一会也回了自己的住处。

  千酒知晓穷奇是自愿跟她回来的,也是欣喜,趁着入睡还早,便带着它在这九仙山到处转转,穷奇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很快便跟她熟络了起来,一人一兽,走在山间,也是一副难得的景象。

  那边勺嵬今日心情本是愉悦,晚上寻了个野味烤了,就着白天诓来的芙蓉白,一口酒一口肉好不快活,想起自己的穷奇,有福也该同享,便唤了几声,却没有应答,勺嵬还以为是又跑远了玩去了,就出了洞口边走边找。

  两个时辰之后勺嵬找得满头大汗也没找到穷奇,平日穷奇也不是会跑得找不到的性子,顿时心下暗道不好,肯定是被偷了!

  一口气忽得堵住胸口,差点没缓上来,一张老脸气得通红:“是哪个杀千刀的连我勺嵬的心肝宝贝你都敢偷啊!可别被我逮住!不然我要你好看!!!”勺嵬怒吼着,整个邽山都是他的咆哮声。

  千酒寻了个住处刚刚才带穷奇去安置好,忽然没由来打了个哆嗦,也不知为何。

  如今穷奇也跟千酒相处四百年了,说是四百年,她现在想来,也恍惚不过昨日之事。

  心里揣着事,她现下也没心情管穷奇和小东西的打闹,急忙往洞里走去,想看看沐阳是不是如往常一般在洞里喝酒,走了几步忽听得洞里有动静。

  兴许是沐阳!千酒心想,顿时加快了脚步,还没走近就迫不及待开口道:“沐阳沐阳,这次你可得救我啊沐阳!”边说边抬眼望去。

  洞中桌案上摆了几个竹篮,放了些看是才采摘下来的芙蓉,桌前坐了一个人,玫红色的长裙将她婀娜的身姿极好地展现了出来,眉眼如花丛,一顾倾国城,嘴角含笑,手里正拿着针线绣着什么,听到千酒把她当成沐阳霎时噗嗤笑了出来,温婉道:“小酒,你这是醉了多少?把我都当成沐阳了,回去我可得跟我的小姐妹们好好说说你。”

  说话之人正是九仙山第一株成仙的玉兰,梦河。

  草木靠修行成仙是很困难的,生出意识已是煞费时间,要想成仙更是不知要修行几千几万年,就算成仙了,也是众仙中修为较弱的一类,所以纵使梦河年纪比千酒大了许多,修为却也是远远比不上生来就是神仙的千酒。

  话是如此,可梦河生性善良温柔,对待千酒更是如同妹妹一般宠爱有加,千酒也没亲人,自是看重这个姐姐,她们之间从没在意过修为的事。

  “梦河姐你别笑话我了,我今天可是倒霉透了。”千酒说着坐了下来,拨弄着桌上的芙蓉,语气里又气又失落。

  梦河看她丝毫没有怜惜自己劳动成果的意思,一双凝霜玉手将筐里的芙蓉搓来揉去,似是在撒气。看来不管是遇上的什么事,定是苦恼得很。

  看自己妹妹如此低落,也是不忍,逗趣道:“小酒,我好心忙了大半下午,才摘了这最好的几株芙蓉给你,让你洞里添添生气,你倒好,几句话功夫就快给我全弄烂了,你赔我。”说罢撅着嘴,斜眼看着千酒。

  “都怪那祸害的仙罚,本来我今天去百竹林卖个酒乐哉悠哉的,谁知我运气如此不济,碰上这么个莫名其妙的,我真是气死了。”千酒起初没在意,现在一看手里,娇滴滴的芙蓉此刻全成了残花败柳,又听得是梦河姐姐忙活了那么久得的几株,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立刻把事情都推给这个罪魁祸首。

  “仙罚?你没弄错吧,你今天要是遇了仙罚,还能如此这般毫发无伤?你偷偷跟我说说,你是怎么修行的,修为增长这么快?”梦河边说边往千酒那边凑,似是真有什么秘密法子一般需悄悄知晓。

  “你说什么跟什么呢,我要是有这种法子别说东盛天,我早去叱咤四盛天了,然后让我的手下败将天天出去给我找酒方,我呢就呆在这酒仙洞里酿酒,酿好了天天酒池肉林,纸醉金迷,潇潇洒洒,岂不快活一生。”千酒越说越高兴,仿佛马上就能迎来这种生活似的,眯着眼痴痴的笑着。

  “打住!打住行么,”梦河看她这呆呆傻傻的模样有些哭笑不得:“刚刚还人神共愤的样子呢,这才多久功夫,就忘得一干二净,你这心眼,莫不是长歪了?”梦河嘴上调侃,看着千酒这般笑得真切开怀的天真模样,心里也是开心,希望她以后若遇上什么坏事,也能如今日这般不会紧咬着不放,该开怀时就开怀。

  千酒眯眼瞧了瞧梦河,有点赌气被她打断了自己的春秋大梦,缓了缓还是开口道:

  “我今日遇上一人,生得一副无人不痴的骄阳之貌,并非常人,盈盈含笑在我酒桌之前,与我打赌,我输了,他却不急,说改日再来找我算账,那眉眼间胜券在握的模样,我当时便心有慌乱,姐姐你说,这是不是我要遭仙罚的征兆了?”

  千酒念及此,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心里暗暗叫苦,她才多大年纪呀,这世间潇洒快活的事还没尝遍呢,若是就这么被仙罚交待过去,可真真的舍不得,什么同归于尽,也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罢了。

  梦河闻言,神情也是认真了起来,毕竟仙罚之事不得儿戏。

  思索了一会道:“非也,我修行至今,也未曾听过有什么人形仙罚的说法,小酒切莫胡思乱想,许是那南盛天的哪位神仙无聊了,来逗你玩呢。”

  南盛天的朱雀大帝为人洒脱,不求自己有个什么不得了的功绩名扬四盛天,但求自己做事以正为本,无愧于心,除此之外自己活得快活就行。而南盛天的神仙们大多追随自家大帝的作风,是以南盛天就慢慢成为了四盛天中最好玩乐,也是最乐观的一派,遇事不强求,但求逍遥游。

  “南盛天喜乐我亦有所耳闻。”千酒抬了抬眼道:“可若需得我看不出神仙的身份,便是个修为也还不错的神仙,敛了气千里万里寻到东盛天来,如此曲折若只为逗趣而已,着实有些牵强,且看那人气势,并非逗趣那么简单。”

  她低了低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梦河姐你有所不知,当时我心下慌乱,面上没挂住,出了好些洋相,他若只为逗趣。那时便已得手,何必又说还要来寻我。”

  梦河想来也觉得此事蹊跷,左右又没其他法子,只得沉默作罢,手里的绣活也是许久未动。

  沐阳外出回来就看见洞中一大一小两人,坐在凳上苦着两张脸,心生疑惑。

  “哟,这是怎么了,我们家大米被偷了吗你们两个都这副模样?”沐阳故作打趣,随后又看着桌上一堆芙蓉的残骸,转头瞥见梦河手里还未绣完的衣裳,正是他前些日子托梦河绣的,好似恍然大悟般。

  “我说,小酒你这就不对了,这衣裳可是我托梦河绣的,你自己又没说你也要,现在看着我有了你眼馋不得就把人家辛苦摘的芙蓉弄成这样了?”

  梦河和千酒都没说话,齐齐转头看着沐阳这个活宝,翻了个白眼儿。

  “那是小酒摘的芙蓉梦河全给杀了?”沐阳不肯作罢,继续按着自己的想法说。

  千酒此刻可没心思看着他耍宝,来来回回将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个明白。

  “这可奇了,我也觉得南盛天的神仙来作弄你不太现实,但人形仙罚是肯定没有的。”沐阳笃定道。

  “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仙罚那是什么,神经病?”千酒有些气恼了,那人看尽了她的洋相不说,现在还弄得他们三人在这手足无措,要是他真只为作弄一番,那最好是真的来寻她,她一定把他修理个高兴,打不过也要咬上两口泄愤。

  她默默在一旁咬牙切齿,脑子里不知道把那人打了多少次,这头沐阳想了一会却迟迟也没个所以然。

  “这样吧,要是他真的找来,你就马上召我一声,我来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这般行径。”沐阳正色道。

  千酒觉得言之有理,便应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