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鬼道此番行事不简单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822 2020.06.20 21:31

  两人很快便到了九仙山,落了地,千酒见玄天没有继续讨论往事的意思,她也不想总揭人伤疤,便没有再提,况且她还不知盛景是否因为没药草相助才沉睡,她想了好久却始终不敢问他这件事,若答案是肯定的,那她有何颜面面对玄天,别说是报恩了,纵是见一面她都心虚,不如不问,还能往好处想一想,说不定这件事与她没有关系呢?

  “你还有事,我就不留你坐一会了。”千酒说罢冲玄天点了点头,当作告别,玄天见此也点头回应,千酒不再多言,转身往山上走去。

  “酒先生,我已往前看了许多。”

  千酒走了一段路忽闻身后玄天开口,转头看了看,玄天却已然走远。

  她想了想玄天说的话,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反应有点慢,总是过了很久才答她之前的话,他说已经向前看了?那她倒没觉得,今日她提起,他还不是仍旧一副不高兴的模样?她顿时有些莫名其妙,怀着心思回了酒仙洞。

  漆黑的夜空中有一道艳红身影疾驰而过,不是玄天又是谁。

  不知不觉他竟耽搁了许久,也不知道无衣那边能否应付,念及此,玄天脚步越发快了起来。

  想起刚刚走时那番话,的确是真的,若他没有向前看,若如几千年前的自己,还不知道有救盛景的法子,如若不是临殿中正需要他之际,且自己也着实年轻了点,不一定打得过沐阳,他怕是早就杀过来了,别说千酒,就是这九仙山,他也要屠个干净。

  即便他当时知道盛景还有救,依着那时的性子,他也定不会让千酒过得如此轻松,就算不能杀,也要囚禁起来。

  可如今,殿中已然恢复了秩序,他却没了无论如何也要屠尽这九仙山的心,世间之事,有许多不是杀尽就能解决的,他这些年的成长,旁人断不能体会,那些为了加快修为增长而加倍努力的日日夜夜,一直陪伴他的,也只有一道道修行中慢慢增加的伤疤罢了。

  从一番思绪中回过神来,玄天落到了东盛天的某个边界处,无衣和几个风甲卫站在一起,似在等人,想来就是他。

  “是从北盛天跑掉的那些吗?都在这?”玄天走到无衣他们附近,低头查看着。

  “殿下。”无衣先是恭敬道。

  只见无衣他们附近竟躺了几十具尸体,皆是黑袍,每具尸体都面露凶相,鬼气逼人,不远处还躺了几具风甲卫的尸体,虽经过精心整理,但衣物上大片的血迹看来仍是触目惊心,似乎经过了一场十分激烈的打斗,再看无衣一行人,皆是面色沉重,每个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只是还不致命。

  玄天看见地上风甲卫的尸体,又看还活着的人都受了不少伤,心下一紧,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回殿下,当日殿下吩咐全力追杀这些鬼道,我便带了几个风甲卫,想来活捉应该不是难事,谁知这鬼道十分狡猾,一来二去我们竟跟丢了,好在后来重新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却是已经跑到了东盛天这边,我们追赶之时发现他们人数已多了一倍,原来途中他们已跟另外一批鬼道汇合,见我们追上,便与我们拼杀起来,这群鬼道在北盛天已吸食了许多魂魄,不知路上是否再度害了人,增强了修为,加上人数众多,我们一时落了下风,只得放弃活捉,下了死手,饶是如此,还是有几位将士....”

  无衣没说完,便低下了头,握紧了拳头,似是不甘,眉宇中又尽是沉痛。站在一旁的其他风甲卫也都是面露不忍之色,没有说话。

  “殿下,都怪我轻敌,害得几位将士送了命,若是多带一些人,定不会如此,请殿下责罚!”无衣说罢便应声跪下,面上一片苦涩。

  “殿下!属下也有责任,修为不佳,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弟兄,请殿下一并责罚!”其中一位风甲卫看无衣如此,也一并跪了下来。

  紧跟着他的越来越多。

  “属下也是!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弟兄!”

  “请殿下责罚!”

  “属下也...!”

  一时间,求玄天责罚的声音此起彼伏,不一会,所有风甲卫竟都跪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场景,玄天不免心中波澜起伏,这些风甲卫都是他亲自挑选出来的,修为定是不差,自跟了他那一刻起,所有人就开始一起生活,一起训练,一起受功,一起挨罚,大家早已情同手足,如今对他们来说便是牺牲了几位兄弟,没有人不痛心。

  “都起来吧,我何时说过责罚你们,你们跟了我,便日夜不停地修行、训练,比其他斗仙辛苦了何止百倍,也从未埋怨过,今日,若是我早一步前来,结局也不会如此,若是要罚,便是我也该一同受罚!”

  “可大家别忘了,杀害他们的,是那些穷凶极恶的鬼道,我们可以在这里自怨自艾,也可以重振旗鼓,下次杀他们个片甲不留,不过我相信,后面一种才是这几位死去的将士希望看到的。”

  玄天一语言罢,众风甲卫的眼神皆慢慢坚毅了起来,虽眉宇间还有沉痛,更多的却是重燃的斗志,纷纷站起来,附和道:

  “对!我们不能让弟兄们白白牺牲!”

  “下次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玄天快步走到无衣跟前,将他扶了起来,点了点头,无衣会意,也不再张口闭口求罚,而是暗自握紧了拳头,同样的错误,他以后誓不再犯。

  “此地不宜久留,将众位将士的尸首带回去好生安葬,其他鬼道的尸体处理掉,不要留下痕迹。”玄天沉声吩咐了下去,叫上无衣,两人先回了北盛天,他需要知道更加详细的经过,直觉告诉他,鬼道一事并不简单,还是尽快查清为好。

  两人一回到殿中,便往玄天的书房走去,进了房间,玄天走到书桌后坐下,无衣则径直走到一放了茶水的圆桌前。

  “二皇子渴不渴,是否要喝水?”无衣问道。

  “不用,你喝吧。”玄天淡然道。

  无衣跟玄天单独在一块时显得随意些,便径自倒了一杯,自个儿喝了,才走到书桌前,坐在了玄天的对面。

  “你们此番去追,可觉出什么端倪?”玄天见无衣喝完坐下,便开始询问正事。

  不久前,玄天收到消息,说近日鬼道肆虐,已残害了北盛天诸多凡人性命,他们身为天道,鬼道肆意害人便在他们管束之内,于是他率领一众风甲卫前往最近的一处刚发生的地点,正巧与一群鬼道撞上,杀了大半后本想将余下的活捉带回去拷问,却不想给他们跑了,便遣了无衣带人去追,接着就发生了后来的事。

  “二皇子,属下此番不知是否算收获,若是寻常,这些个鬼道忌惮天道众仙,定是不敢如此猖狂,如今大量吸食魂魄,行为极其古怪,我们追踪之时,发现他们吸食魂魄后只消耗一半以增强自身修为,另一半却是存于体内,不知作何用处,后他们与另一波鬼道汇合,我观察了一番,另一波也是如此,我们只发现了这一次便如此大的数量,若是从肆虐之时算起,应是不少的人命了,且若是寻常时候,那些鬼道被我们如此追赶,定会留下几人与我们拼搏一番,可这次他们似乎只想着匆匆逃走,并不想有什么伤亡。”无衣疑惑地说完,看向玄天,似在等待他的结论。

  “如此说来,”玄天听罢,面色凝重,“这群鬼道存一半于体内并不消耗,定不是为自己所用,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无衣听他这么说,心下也是一紧,看他神色,这件事定是棘手得很,一时之间,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对策,只得将目光重新投向了玄天。

  玄天此时若有所思,眉头紧皱,似在想法子将此事再弄清楚一些,鬼道行事神秘,一反常态,定不是什么好事,怎奈如今我在明敌在暗,这件事还要细细斟酌,不能盲目下定论而打草惊蛇,他此番让风甲卫不留痕迹地处理掉那些鬼道的尸体也是这个原因,暂时不能让他们有所警觉,若是失踪,其他鬼道只会觉得是他们贪恋修为,自己跑了。

  玄天沉思了一会,双眸一亮,似是想到什么,接着嘴角一扬,竟是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该是心里有了主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