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鬼界收获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203 2020.07.14 20:16

  这....这是哪里?

  熟悉的洞里,熟悉的床,熟悉的桌椅,还有熟悉的穷奇正看着自己,只是哪有什么大喜日子的大红装饰?

  千酒还没缓过神,穷奇已经屁颠屁颠地跑出去了,千酒捂着头,有些疼,勉强慢慢坐了起来,只隐约记得在鬼界跟那两个鬼道打了架,浑身疼得发紧,想靠着休息一会,休着休着意识越来越模糊,接着就不知道了。

  此时虽然自己身上还疼着,却是好了不少,且这明明是自己的酒仙洞,哪还是什么鬼界?难道自己学会了瞬移?想来心里还有点小兴奋是怎么回事?

  以为自己学会了瞬移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千酒便听见穷奇哒哒哒哒哒的跑了回来,后面还跟着沐阳跟玄天,沐阳见千酒醒了,顿时喜上眉梢道:“七日了,你终于醒了!”

  千酒看着沐阳松了口气的样子,想着他该是日日这么盼着,顿时心里感动得紧,沐阳继续道:“你昏迷这七日,我日日跑去找梦河来给你换衣服,可麻烦死了。”

  敢情不是高兴她醒了,而是高兴不用再去找梦河了?

  千酒一抹感动的神情都来不及收,颤颤巍巍僵在脸上,嘴角抽了抽。

  “你是说,我睡了七日?”

  沐阳撇了撇嘴:“那可不,也不知你身子怎么弱到这个地步,本不是什么伤筋动骨的大事,偏就迟迟不醒,害得我们担心。”

  千酒木然一怔,莫不是——因为要做那个梦自己才拖着不愿醒过来吧?!!

  可如今想来,那个梦做得着实没脸没皮,且玄天在梦中是个柔弱温婉的公子还要靠她美救英雄就罢了,反正玄天怎么样都很搭,但自己为什么是个猥琐油腻的山大王形象?

  千酒晃了晃头,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转头看向玄天,道:“那个,你救我回来的?”

  玄天来时步子虽有些急,但此时却是悠然地靠在一旁,看着千酒跟沐阳说话,淡淡笑着,见千酒问自己,随意道:“不然呢,难不成你救我回来的?”

  千酒心头咯噔一下。

  难道自己做梦的时候说梦话被玄天听见了?不能啊,自己做梦从来不说梦话的。

  巧合,一定是巧合!

  不过自己果然不会什么瞬移,千酒顿时眸光暗淡了几分。

  稳了稳心神,干笑了两声道:“自是你救我的,我这修为连自己都救不了,怎么救你呀。”

  “玄天抱你回来的时候,你面色惨白浑身是血,约莫着若是风再大一点,你怕是能被吹散了。”沐阳许是又想起了那日的场景,微微皱着眉。

  “抱?!”千酒不自觉脱口而出,下意识看向玄天。

  玄天迎上千酒惊讶的眼神,垂眸淡淡笑了笑:“唔,其实也可以背着或者扛着,但是未免都太不好看了。”

  没想到那种时刻玄天还不忘维护她的形象,千酒心里有些感动:“其实我怎么样都无所谓的,但还是谢谢你。”

  玄天却是一脸疑惑,道:“背你我就得驼着背,扛你我就得歪着身子,思来想去也就抱着看上去我比较有风度,你想什么呢?”

  千酒感动的表情又顿时僵在了脸上。

  沐阳看着千酒的表情不免有些好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想来应是背着你的话难免将你除了后背之外大大小小的伤碰个遍,怕是还没回得来就疼死在路上,扛着的话你头一路朝下肯定难受得不行。”

  听完沐阳的解释,千酒默了默,觉得有理,面色这才好了不少。

  心道这个玄天,逮着点机会都不忘捉弄自己,可竟不知他们二人何时这么要好了,还帮着另一个人解释,之前二人见面都是些许尴尬的,如今看来气氛确实好了不少,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殊不知三日前,就在这洞里,二人见千酒还未醒来皆是焦急,只不过沐阳的焦急是在这洞里走来走去,叹气一声接着一声,一直念叨这点皮肉伤早该醒过来了才是。

  而玄天的着急则是靠在墙上,抿着双唇,蹙着眉,时不时再去千酒跟前渡上几缕修为。

  沐阳看着千酒早已恢复血色的脸,此时如熟睡一般,本就早该醒来了,如今迟迟未醒,难道是....沐阳转头将目光放到了玄天的身上,终是忍不住问道:“你们回来时.....可遇上了什么?”

  玄天望了沐阳一眼,道:“并未遇上什么。”

  沐阳继续道:“那....小酒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玄天默了一默,淡淡道:“前辈有话不妨直说。”

  沐阳深知玄天从小心思就比别人细致些,如今又怎会看不出他的想法,便不再吞吞吐吐,道:“她这般久久不醒,是不是你...用了什么法术?因着...因着她是...流月的侄女?”

  玄天默着没有开口,沐阳顷刻连呼吸都紧张了起来,半晌,才听得玄天轻声道:“如今酒儿于我而言,只是九仙山的小气酒仙,她不是谁的侄女,也与从前的事没有关系,我不会告诉她真相,前辈可以放心,至于她为何一直醒不来,我也不知。”

  沐阳闻言,心里五味杂陈,他知道千酒与当年的事没有关系,但站在玄天的角度却很难这样觉得,甚至玄天先前第一次找来时,他便做好了与千酒一同赴死的准备,沐阳并不奢望玄天能原谅他们,特别是自己,如今虽不知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若玄天肯将千酒当作普通人对待,那他此生实在死而无憾。

  沐阳长长松了口气,这些日子玄天顾千酒顾得的确仔细,还时不时就渡修为给她,一举一动自己看在眼里,想来他刚刚所言应该非虚,如此,沐阳放心了不少,与玄天之间自然缓和了些。

  好在三日后千酒便醒了,虽不知为何昏睡这么久,也不知为何突然醒来,但醒来便是好的。

  “对了,你这次冒这么大险去鬼界,查到什么了?”千酒想到她此番折腾得这么狼狈的目的,不由得问了起来。

  这些日子光顾着留神千酒了,竟忘了这件正事,念及此,沐阳也一本正经望向玄天。

  玄天思索了一会,才正色道:“我当时守在门口,见鬼道出去得差不多了才隐了进去,那时天色还早,我本以为能好好查个清楚,谁知我一路抓了好几个鬼道盘问,都不知那幕后之人现在何处,那人修炼至今,修为应当不低,我便催动元神想着说不定用神识能探出些许那人的气息,怎料一连探下来竟无一次探得,想来那人是用了什么法子将我神识挡了,虽在鬼界中我探识本也没外面灵验,但那人应是有几分厉害在的。”

  “左右探不了,我便只得漫无目的地胡乱找着,鬼界之大,这虽不是最好的法子,却是唯一的法子,路上我也试着再抓几个鬼道盘问,却无一例外皆是不知,这样一来二去天色便晚了,我本想先行出来再从长计议,谁知忽然碰上一大群鬼道向我在的方向走来,虽不是我的对手,但数量不少,一番打斗下来难免引人注目,为了不节外生枝,我便悄悄躲了。”

  “谁知那群鬼道脚程极快,我也只得加快速度,一时慌不择路,也没看清走的什么方向,待我停下来,竟发现面前是一个深邃的洞口,我见那洞口深处隐隐有幽蓝的光,便径直走了进去,半晌,才远远瞧见是一片湖泊,只是那湖面幽蓝泛光,并不是普通的湖泊。”

  “等等,”沐阳眉头紧锁,出声打断了玄天,“鬼界里哪来的湖....蓝色还泛着光....莫不是....凡人的魂魄?!”沐阳失声道。

  玄天也是面色凝重,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觉那湖水蹊跷,走近一看,竟是万千凡人的魂魄汇聚而成,此时正被法术缚着,逃脱不了,这么大的数量想来应是囤积了不少的日子,且地势隐蔽,我那日若非误打误撞,是绝不可能发现的,不过既然被我发现,那定是不能轻易算了,好在这地方虽选得偏僻,但那法术则比较一般,一盏茶功夫,我便解了,送了那些魂魄再入轮回,此后我不打算再多留,刚寻到门口附近便碰上了千酒。”

  余下来的事千酒与沐阳眼中都划过一丝了然。

  沐阳脸上很是沉痛:“光是你碰见的无辜之人便这么多,想来那没看见的不知有多少,甚是可怜。”

  玄天和千酒听着沐阳感叹也是低头默了默,片刻玄天抬起头道:“此番我虽没寻到那人的所在,但盘问之时鬼界的情况还是问了个八九分,日前我便让无衣将所得消息通知了其他几盛天,让他们抓紧准备,待时机成熟一举打入鬼界,我这次放走了这么多的魂魄,想来那人的修炼会受阻不少,我们也能松口气放心准备了。”

  沐阳轻声道:“你能发现那湖也实属万幸,”接着顿了顿,转头看向千酒,“这几日只能喂些鸡汤给你,你许久没吃东西定是饿了,我现在去弄些来。”说罢,便起身走了出去。

  穷奇看千酒没什么大碍也早已不知去向,洞里一时只剩千酒和玄天二人,玄天本靠在不远的墙上,见沐阳出去了,缓步走到千酒坐着的榻旁,也委身坐了下来,千酒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仍由他坐着。

  玄天刚坐定,就往自己腰上的带子伸过手去,一番倒腾像是在解着,千酒登时红了一脸,忙伸手按了过去,将玄天的手死死捂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