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其实我妹妹医术也不错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153 2020.07.02 20:28

  陶思远听着昔日村民帮助自己的一件件事情,也是有所感慨,不知不觉竟度过了这么多的岁月,而自己因着身体不好,也没怎么报答过他们,只是平日教过几次大家识字而已,如今一边是帮过自己许多现在说着要看病的村民,一边是不辞辛苦跋山涉水来帮他治好了兮舞病症的千酒姑娘二人,这么多人要看病,自己又怎么好再麻烦他们呢?

  千酒听村民吵了这么久,竟一点歇息的意思也没有,反而愈演愈烈,登时有点头大,旁边的陶思远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来也知晓个七八分他的顾虑,没等他开口,千酒就先说到:“想来你也是为难,就不用你开口了,你和兮舞先去屋里坐一会吧。”

  陶思远闻言,眼中些许感激之色,却也不敢真的回屋里,而是和兮舞站到了一旁,看着村民们的动静。

  千酒料他们放心不下,也不再多言,而是凑到了玄天身旁,刚刚他们的对话玄天也都听了个真切,左右也不是自己打的医师名号,而是玄天,便想来问问玄天有什么看法。

  且不论他们并不是什么医师,就算是,这一个个村民看下来,不知要看到几时,况且这些村民大多也不是真的有病症,只是难得遇上他们以为的名医,便觉先抓住机会瞧上一瞧再说,正如陶思远所言,寻个普通医师也是绰绰有余的。

  千酒凑过去,怕村民听见他们说什么,便离玄天很近,还压低了声音道:“你打算怎么办?”

  玄天见她离这么近,自己几乎能听见千酒衣衫下的心跳声,顿时感觉浑身有些不自在,便几不可见的往旁边挪了一小步,千酒因专心看着村民的动向,并没注意这边玄天的小动作。

  “什么怎么办?”

  千酒顿时想翻白眼,好在忍住了:“我说你真傻还是装傻,这么多人,要全给看了,怕是几天时间都不够,你若是真想看,我倒也不拦着你,毕竟做做善事也是功德一件。”想起昨晚玄天硬生生把她拦在这里,怕他今天故技重施,千酒连忙说道:“但你看病就看病,可别拦着我回九仙山!”

  玄天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随口道:“酒儿想多了,我才懒得管这些凡人的事。”说罢竟是打算就此走了,也没忘昨夜应了千酒的送她回家,还抓了千酒的手一起走,脚跟才刚离地,千酒便慌乱将他拉住,拦了下来,那边村民还正忙着争个先后,并没发现这边的异样。

  千酒虽知道玄天约莫是没什么好主意的,这凡人看病的琐事,不管不顾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可走的方式她却属实没想到,若是现在就这么走了,那前几天他们不白装了吗,若只是白费了功夫倒也好说,如今这么多村民在此,见他二人飞了,但凡有一个没被吓死,都算是四盛天灵保佑了。

  这么多条人命,那仙罚还不劈得她渣都不剩,虽不知玄天走得如此利落是否是有了应对之法,但她是肯定只有认命的,再说了,就算没有仙罚,平白无故吓死这么多人,也是于心何忍,好在自己及时拉住了,才没酿成大错。

  这一吓给千酒吓得着实不轻,玄天倒是看着她惊慌的神情有些好笑,他又不是什么冷血无情之辈,定是不会让这么多人白白送命,看着千酒还抓着自己,玄天眉宇间多了几分兴致。

  “怎的,酒儿想我留下来瞧瞧?”

  千酒一回神,看着玄天没有一丝懊悔,脸上便多了几分恼怒之色:“你还说!如此多的村民,你不给看病就算了,竟连他们死活都不顾么?”

  玄天看千酒属实动了气,料想若不是修为太差打不过自己,只怕此时已捏了数道法术飞过来了,见千酒对自己竟没有丝毫信任,还将自己看作那丧心病狂的人,刚刚的兴致全然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些许的不满,却也没有大肆发作,只是沉了脸一张脸。

  “倒是让酒儿失望了,我并非那铁石心肠之人,刚刚临走之际,我便捏好了法术,布下两道仙气在原地,化成我们的模样,再找机会婉言拒绝那些村民,让他们各自回家去,凡人性命虽渺小,我却也做不出残害这么多无辜生灵的事。”

  千酒听着玄天这一番解释的话,越听越发心虚起来,虽玄天仍是酒儿相称,可此番听来竟是疏远得紧,话里讽刺的意味更是不言而喻,她当时情急,现在想来,确是隐约看见两道仙气,如今玄天在她误会之下本可一走了之,却留下来跟她好好解释,看来是拿她当了朋友的,反观自己,面对相处了这么久的人,若是当时能仔细想想,便也知道玄天定不是那罔顾性命之人,现在想来自己刚刚的表现可真是惭愧至极,看着玄天低沉的脸,千酒恨不得马上原地挖个洞遁了。

  过了良久,千酒的头还低着,心里也十分不好受,道歉的话一直提在嘴边,却是说不出口,玄天也闭口不言,相隔数米远的村民们还争得热火朝天,陶思远与兮舞刚在一旁站了没多久就又去劝着了,只有门前站着的两人四周静得可怕,千酒不敢抬头看玄天,便不知晓他此时什么表情,是否还气着,一直没说话定不是什么好兆头,应是在等她先开口。

  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又憋了半晌,千酒终是硬着头皮开了口道:“那个,刚刚是我太过心急,你堂堂北盛天的殿下,定是心胸开阔,你就原谅我吧,你若想走,也不用再留仙气幻化了,我留下来寻个理由把村民挡了就是,你看行不?”

  一语言罢,千酒自认为已经很客气了,不但不用他留仙气,还自告奋勇帮他挡了这诸多村民,料想玄天该是没那么气了,便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玄天脸色,果然已不再似刚才那般冷漠,缓和了许多,只是仍没说话,盯着自己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千酒也不敢再开口,任他看着,不过也没刚才那么紧张,放松了不少。

  “那若是我要留下来替他们看病,便是你也会留下来帮我了?”

  玄天好不容易开口说了话,却说得千酒云里雾里,刚刚玄天明明没有丝毫考虑便打算离开,如今怎的又突然反悔?

  虽是疑惑,千酒嘴上却还是顺着他说:“那是自然,刚刚答应你的事,你走也好不走也好,我定办妥了。”

  玄天听千酒这么说,点了点头,转身往屋内走去,还示意千酒跟上,千酒只得乖乖跟在了后面。

  进了屋,玄天径自在茶桌旁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随意望了望屋内的陈设,道:“你把这里布置一下,找两张桌子,并排着放,再寻四个凳子,一边两个便好。”

  千酒见玄天这番做派竟是真打算留下来帮忙,心里高兴了不少,毕竟她刚刚的自告奋勇只是情急之策,为了他当时能原谅自己,后来想到这么多村民要她一人解决,就头疼得紧,如今两个人一起,也算分担了一些。

  话不多说,千酒就在屋子里找起桌子来,陶思远家并不富裕,整个屋子的陈设也不多,可一番好找,才让千酒找到两张凑合能用的桌子,又是好一会的布置,才看起来像个能诊治的地方,一阵下来,千酒额头渗了些细密的汗珠,玄天全程都坐在那边喝茶,倒是清闲,不过千酒也没太在意。

  眼见收拾得差不多了,玄天起身,理了理衣服,似是准备开始了。

  千酒刚刚收拾的时候就一直没想明白玄天打算如何将这么多的村民悉数诊治,想来该不是真的一个一个看,也大多没那个必要,如今见玄天悠然自得的模样,还是没压住好奇,道:“你打算怎么看?这么多人,不会一个一个来吧?”

  玄天瞥了千酒一眼,道:“当然不会,酒儿莫担心,一会你就知道了。”说到后面,竟是笑了起来,看来心情不错。

  这一笑却是笑得千酒没由来的打了几个哆嗦,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只得暂时作罢。

  玄天也不再多说,往屋外的村民走去,千酒也顺势跟上,想知道玄天打的什么主意。

  此时屋外的吵闹声已经小了不少,许是大家都吵累了,大多都坐下休息了起来,见玄天一出现,又纷纷起身看向他。

  “大家听我说,我因着昨日为兮舞姑娘诊治,已是劳累,若今日再为所有人看病,断症恐会出什么差错,好在我此番前来,还带了我的妹妹,她的医术不在我之下,待会我叫到的村民由我来医治,余下的便由我妹妹诊断了。”

  村民们见玄天都如此说了,也不好再争论什么,那些个没病的自己心里也清楚,不过是想抓住这白白的便宜罢了,既然他们已经答应,自是十分高兴的,也不在意是谁诊治了。

  一旁的千酒却是听傻了眼,原来自己刚刚不好的预感竟是这个意思,这下终于知道玄天为何突然反悔留下来了,想来若是医师都走了,村民还看哪门子病,自己见势便可随意胡诌个理由,再好好安抚一下村民,虽是麻烦,可最多不过一两个时辰,便可从这为难的处境中解脱出来,现今玄天的一番说辞,摆明了把她往火坑里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