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明白心意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928 2020.07.08 21:54

  千酒自上次跟沐阳从宴上回来,行为举止便古怪不少,从前千酒闲来无事,就跑去百竹林卖酒,或者去洞里挑挑拣拣,再不济也会破天荒地寻了原料酿上几百坛酒。

  说是破天荒,实则是因为千酒早些年寻到的酒方大多是新的,因着新鲜,便寻了回来就开始酿,可近几年寻到的酒方大多早已看过,就没了多少酿酒的欲望,横竖洞里的酒也够喝个万儿八千年的,便是很少再看见她酿酒了。

  可无论如何,从前干什么都是神采奕奕的。

  如今,千酒走到哪里,就发呆到哪里,在洞中坐着,就托着腮发呆;与梦河坐一起绣些简单的绣花,心不在焉把手刺破了,就流着血发呆,可把梦河吓得,以为她绣花绣痴傻了;为穷奇寻吃食,逮到只野兔,正欲杀了时,拿着菜刀发呆,让人家兔子情何以堪,看着刀就在旁边,又不下手,简直就是惨无人道的折磨。

  穷奇这几日看千酒这模样早已习惯了,如今见她又犯了毛病,便没有管她,径自跑来,将头一仰嘴一挑,野兔就入了它的口中,千酒全然未觉,仍是拿着菜刀傻傻愣愣的站着,隐有脚步声缓缓传来,原是沐阳上了门,一来便看见这诡异的场面。

  “你这是在作何?”沐阳疑惑道:“是要杀谁?”

  千酒被突如其来的言语声惊回了神,见是沐阳,面色平静了几分,道:“还不是穷奇,吵着要吃肉,我才逮了只野兔,正准备宰了烤....”边说边看向自己刚刚逮兔子的手——

  “....我兔子呢?!”

  沐阳见千酒这一副没头没脑的样子,摇了摇头,道:“你还晚点回神,穷奇怕是把兔子骨头都吃干净了,方才我在门口见它都已吃到尾巴根儿了。”

  见兔子不是跑了,而是正在被穷奇享用,千酒兀自松了口气,“哦”了一声,才放下了菜刀走到桌前坐了下来,寻了桌上的瓷杯倒了茶,全程没管旁边还站着的沐阳,也不问他来干嘛的,端着瓷杯却不喝,竟是又愣了起来。

  沐阳是彻底没辙,这小酒天天如此魂不守舍,倒像是被谁家歹人下了什么让人迷失神志的毒,正欲开口问个清楚,千酒却是忽然就回了神,一双澄澈的眼直勾勾地看着沐阳,道:“我是不是越长大越丑了?”

  “啊?”沐阳以为自己听错了,再三回想了几遍,才确定自己没听错,却是摸不着头脑:“怎的突然问起这个?”

  “你先别管,你就说,我是不是越来越难看了?”

  这小丫头冷不防直戳戳的就问这种问题,搞得沐阳还有点不好意思,愣了片刻才道:“呃...小酒自然是好看的,不过你小时候倒真不似个美人胚子,我因着担心,还暗自研究了许多种变美的方法给你用,你当时太小约莫是不记得,待你记事了,我见你越发长得不错,便也没用那些法子了,如今虽说不得你是什么盛世绝色,但也比其他普通的女仙君好看许多的,加上酒仙一脉独有的缥缈酒气,啧啧。”

  沐阳说完,颇感自豪,觉得千酒能长成现在这个模样,全靠小时候他的那些方子,忽然又好似察觉什么一般,面露了几分不悦:“难道是谁说你长得不好看?哪个不长眼的敢说这话?”

  “倒是没人这么说我,只是,若不是皮相难看,难不成是修为太差?”千酒皱着眉,露出一副发愁的模样,一手托着脸,一手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桌案上划来划去。

  “不然怎的这几百年都没人再来求过姻亲?”

  沐阳着实没想到千酒竟是在为这个苦恼,自千酒生来这几千年,一直没怎么在意过这些风月之事,从前有人上门表露求娶,千酒也是婉拒便再无后话,如今又为何突然在意起来?沐阳心里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感觉千酒介意的并不是这个。

  “其实吧,这几百年来的人虽不似能踏破洞槛那么多,但也是有的。”沐阳虽然内心翻滚,但面上还算平静,还是将实话告诉了千酒,他也实在不想她因为这点小事伤感。

  千酒闻言霎时一脸诧异:“你说有人寻来过?那为何我却不知?”

  门口的穷奇吃完了兔子本趴在地上小憩,顺带听个墙角,听到这里,却忽然小心翼翼的起了身,蹑手蹑脚的缓缓往外走去,鬼鬼祟祟,似不想被人察觉。

  洞里的沐阳继续道:“说来这事发现得也巧,我有次下山,走到半山腰,便见穷奇和一白衣仙君在一块说着什么,看那举动颇为激烈,穷奇时不时还一副凶狠恶煞的样子,我怕他欺负人,就过去看看,问了一番原委,才知那人便是来寻你的,说是上次与你一同吃了个酒局,交谈之下不觉甚是欢喜,回去之后便思念得紧,想来是心仪了你,知你并未有亲,遂壮了胆子来这九仙山走一遭,哪曾想还没见着你的面,便被穷奇拦了去路,我见穷奇的模样,料他是不喜欢这人,便与他解释,说穷奇是你在养,那人见此,面露不悦,丢下一句‘养兽如此,算我看走了眼’便径自走了。”

  千酒听来,非但没有怪穷奇擅自给她挡了桃花,眉宇还隐有舒展之势:“这么说,我也是有人仰慕的?”

  “自然,想来这些年来寻你的虽不知有多少,但穷奇竟能悉数挡去,也是了不起,约莫是怕你有了夫君忘了它,再者那些人它也看不上眼罢。”

  千酒闻言面上又是开朗了几分,径自小声嘀咕着:“若有人仰慕,那我便不是一无是处,总是有优点的。”

  沐阳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将自己心中的猜想确认一番,见千酒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道:“你嘀嘀咕咕些什么呢?此番突然问起这个,到底是何意?”

  千酒看向沐阳,眼前人自她出生时起便悉心照顾着,如今过了这些年,早已是她的亲人了,对着亲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者那件事横竖也不算丢人,如此,倒不如大方些。

  “我这心,许是付了半颗出去了。”

  千酒眼中澄澈,言语坦荡,轻声细语却听得沐阳心中一沉,心道自己猜想得果然没错,原来,千酒真是中了毒,只是那毒不伤肉身,那下毒之人也不是歹人,可这毒,却是千酒注定难以招架的。

  诚然,若是站在千酒知晓的角度,喜欢了玄天也没什么,要是玄天也喜欢她,一棵草药自是不能横在他们中间,但真相实非如此,玄天如今虽与他们相处心平气和,但并不代表他会允许自己喜欢上千酒。

  “你确定自己喜欢上玄天了?”沐阳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若是假的,那再好不过,他们可以将玄天当作很重要的朋友,在敌人面前他就算舍了性命也会护住玄天的周全,可千酒若是喜欢上他,十有八九会被自己的这份情意所伤,那会比敌人划在身上的无数刀还疼得多,沐阳不愿千酒求而不得,一生痛苦,也害怕她向玄天表明心意,玄天却视如草芥,甚至将真相告诉千酒让她死心。

  若是千酒知晓.....沐阳不敢再往下想。

  千酒听出沐阳言语中的疑虑,低了头,她从前听来的那些凡尘的故事,讲的皆是一见那人便会心生欢喜,不见那人便会低落不已,那人一笑便如旭日东阳,那人一哭便是痛若揪心,诚然,她并未见过玄天哭,其他也没凡尘讲的那样玄乎,只是他闹她时,她会生气,他护她时,她也看得痴,想来自己刚刚说付了半颗心,实则究竟有多少,她也不清楚,不过许多许少,总是有的,初时还担心自己不讨喜,如今得知是穷奇在捣鬼,连最后一丝顾虑也消了不少。

  念及此,转头向沐阳轻点了一下:“嗯,虽不知有几分喜欢,但若是有了,我便要好好对待的,只是我不知他是何意,有机会我得问上一问,他若有意,自是皆大欢喜,他若无意,我千酒也不是那死缠烂打的人,说开了就好。”

  沐阳见千酒此番是认了真,一时语塞,他心想劝,却不知如何劝,只得愣着不说话。

  看沐阳皱着眉,千酒以为是怕她以后对他疏远了,便笑道:“你别愁眉不展的,玄天和你是两码事,左右还没个结果呢,你这么紧张作何。”

  可他哪是担心这个呀,沐阳无奈,心觉这事急不来,需得慢慢考虑,在千酒这左右是没那个心思了,便胡诌了个理由,回了自己的住处。

  千酒也不以为意,顺了沐阳,回头还是径自坐着,只是眼中多了些光芒,也不再痴傻着发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