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醒来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3043 2020.07.28 20:16

  诚然,十天半个月什么的,只是唬她的,元礼此番并不严重,若让外面的医师来治,虽不比自己一道气泽就能让他马上醒来,治上三五日就醒来还是绰绰有余的,其实单要让外面几位医师知晓真相就已足够让元夫人打消这个念头,自己唬她不过为了再多几分把握而已。

  果不其然,元夫人闻言只片刻,就开始着手遣走房内的下人,待下人都退了出去,元夫人走到门口,又深深朝这边望了一眼,正欲推门,却听得身后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夫人有没有想过,那女子并不似你想的那般不堪,”元夫人转过头,看着忽然开口的玄天,见他继续道:“能娶那女子,也算元家前几世修来的福气。”

  结亲于仙,福泽千年。

  元夫人虽听得玄天话里有话,一时却也没心思深究,自己这么多年的苦心,惹了那么多前来说媒,想与元家结成秦晋之好却因为帮衬不了元家而被她拒绝的人家的白眼,如今却是功亏一篑了,虽是为了礼儿的性命,但仍是让她揪心得紧。

  默了半晌,只淡淡道:“承先生吉言。”便打开门退了出去。

  此时房内只有玄天与榻上躺着的元礼,看着元夫人落寞的模样,玄天摇了摇头,他也只能说这么多,其他的只得随她去了,又是自嘲地笑笑,竟不知从何时起,自己也变得这么爱管闲事。

  收了一番思绪,玄天走到元礼榻边,一双修长的手抬了抬,便见一缕柔和温暖的白光,缓缓注入了元礼的胸口,正是那口郁结之气所在的位置。

  榻上的人眉眼颤了颤,微微有睁开之势。

  元礼刚一醒来,便见自己的榻边坐了位并不认识的先生,虽胡子一大把,但眉眼尽是英气,瞧着不是什么普通的先生。

  顿时疑惑道:“您是?”

  “元夫人已经答应你迎娶梦河了。”却是答非所问。

  “什...什么?!先生此话当真?”一得知这个消息,元礼面色以看得见的速度好转了起来,也不管玄天是何人,抓住他的手臂就是一脸求解之色。

  见元礼气色好了不少,玄天这才缓缓道:“我是酒儿的兄长,自然也是梦河的表兄,此番知晓了你们的事情,特来劝一劝元夫人,她如今已经答应了。”

  元礼闻言一愣,他的母亲岂是随便劝一劝就能答应的,若是如此,那他此时也不会躺在榻上了,虽不知玄天到底用了何种方法,但现在也不是计较那些的时候,元礼现在只有满腔的高兴,对着玄天做了一礼,道:“见过表兄!烦请表兄将我母亲叫进来。”

  元夫人出了房门并未走远,贴门留意着里面的动静,起初只是隐约听得似有说话的声音,既不真切,自是不能莽撞地直直进去,若是惹恼了里面那位,说不得又得费上一番口舌,于是忍下推门的心。

  之后那说话声大了些,几番听下来,才确信正是礼儿的声音,心中急切万分,当下便推门而入,正好撞上看样子是来开门的玄天,也顾不得赞叹他的好医术,跌跌撞撞往床榻奔去,要亲眼看见自己的礼儿是真的醒了。

  抬眼望去,床榻之上一位和煦公子半坐着,看向她,眉眼似是极欢喜的模样。

  “礼儿!”元夫人坐到榻边,刚止的泪霎时又流了下来,“你终于醒了,你知道为娘有多担心吗?”

  眼看自己母亲如此憔悴的模样,元礼于心何忍:“母亲别哭,礼儿让母亲如此担忧,实在是不孝。”

  安慰了好一会,元夫人才慢慢缓过气,抬头望向门外,招着手:“快,那些端着糕点的,快拿进来。”又转过头来一脸慈爱道:“礼儿许久没吃东西,定是饿了,我吩咐他们一直备着,你吃一些。”说罢又转过头催促了两声。

  门外一直候着的仆从听闻夫人的传唤声,急忙走了进来,见自家公子醒了,皆是面上一喜,端着吃食匆忙走了过去,元夫人抬手接过,递到元礼的面前。

  看着面前这一碟子精致香甜的糕点,元礼却没有胃口,经过刚刚一番交谈,眼见自己母亲的情绪好了不少,一直揣在心头的那些话,他迫切地想问个明白。

  边上的玄天从刚刚开始就抱着手靠在一根房柱上,注视着母子二人的动作,眼底一直淡淡的,面上也没什么表情,此时正瞧见元礼朝他看了一眼。

  “母亲,听说...你同意我与梦河的亲事了?”元礼的眼里满是期待。

  端着碟子的手僵了僵,元夫人也朝玄天看了过来,却不同于元礼,眼中尽是期待,元夫人的眼神若是能代她触碰到玄天的话,只怕玄天此时已被赶出了门外。

  虽有不满,但也不好对刚救了自己儿子的先生太过苛刻,那眼神只一瞬便又收了回去,对着元礼柔声道:“礼儿啊,你的身子要紧,先吃些东西,其他的事我们以后再说,为娘能答应的,一定答应你。”

  那不能答应的呢?

  虽心里对现在的情形也有些许准备,但左右还是存了希望的,如今眼见自己母亲这模棱两可的态度,算是把他心底刚刚才存的希望又碎了七八分,顿时眸中的光彩灭了个干净,只余满眼的失望,也不说话,就这么蓦然失了神。

  自己的儿子才刚醒过来,如今突然这么愣了,元夫人到底还是怕的,只得退一步急忙开口道:“礼儿啊,你别瞎想,为娘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结亲之事也不是一下就能商量成的,况且此时梦河姑娘也不在,总得等你好些,再去寻她来一起商量不是?”

  正当元夫人迂回之间,门外响起一道急匆匆的脚步声,抬眼望去,一位仆从匆忙跑进来,停到元夫人跟前,弯腰做礼恭敬道:“夫人,刚刚守门的来传,说看见梦河与千酒两位姑娘又出现在门口了,只是一直在远处徘徊,并未上门前来,不知是要做些什么。”

  望着闻言便回过神的元礼,元夫人心中气得像被来人打了两巴掌一样,暗道这群下人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都还不清楚,自己真是白养了他们,面上更是没什么好脸色,冲着来人厉声道:“知道了,还不快下去!!”

  传话的人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被这一斥身子陡然颤了颤,听得夫人话中的怒意有些害怕,又不知自己哪里惹恼了她,明明是她之前吩咐的若是瞧见那两人就立即向她禀报,如今倒像是自己做错了一般。

  心中虽是有怨,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主子,有什么委屈也只得认了,当下就朝元夫人又深深鞠了一礼,低低地道了声‘是’,才急忙退了出去。

  玄天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原本没什么情绪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笑意,轻咳一声道:“元夫人,令公子才刚醒来,还是不要再受什么刺激变故的好,若是再晕过去,要救可就难了。”

  三言两语间,却是将元夫人本就不稳的心绪,搅得更乱了。

  本以为自己还能在其中周旋周旋,如今看来,也是奢望了,这看病的先生虽说话不讨她的喜,但也是在为元礼着想,念及此,元夫人不情不愿地叫了个小厮进来。

  “你去将门外二位姑娘请到前厅去,叫她们稍等片刻。”

  闻言,元礼一直晃晃悠悠悬着的心终是落了下来。

  不同于房内玄天这怡然自得的模样,元府门外徘徊的两人气氛就紧张了许多,初时两人还小心地躲着,后来见玄天一直不出来,千酒急得迈着步子走来走去,这才被守门的仆从看了个正着。

  “怎么办梦河姐,玄天这都去了多久了,成是不成都该出来了,这还不出来,该不是忌惮他们一群凡人,一直不肯用法术,被生生打死了吧?”一有了这个想法,千酒又是慌乱了许多。

  “小酒你别这么着急。”相比之下,梦河则显得冷静不少,她虽也急切,但只是想尽快知道结果,千酒如今很明显是病急乱投医,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她都能给你想出个花样来,且不论玄天是不是被元府的人困住了,就算是,以玄天的能力,千酒的理论稍微想一想都明知不可能。

  “殿下肯定没事的,再等等吧。”看着焦头烂额的千酒,梦河只得出口安慰道。

  正当两人踌躇之际,却见元府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两人急忙朝那边望去,本以为是玄天出来了,未曾想却是一个小厮探出了头来,接着不知跟守门的几个说了些什么,一语言罢,那几个仆从齐齐朝她们看过来。

  见其中的两个向她们走来,千酒不由骂骂咧咧道:“他们有病吧,这条街是他们元府建的吗,我俩这么远都要来赶?!”原是以为要来赶她们了。

  梦河却看了看缓缓走过来的两个仆从,若有所思道:“我看他们样子毕恭毕敬的,倒不像是来赶人的模样。”

  千酒闻言,还是收了收刚才的性子,只冷眼看着来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