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酒醉千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有话好好说,别钻被窝!

一酒醉千天 申时时申 2801 2020.06.25 20:19

  千酒没想到陶思远还有这种想法,再看玄天,丝毫没有因自己的挑衅而神色有异,也没因陶思远的一番感慨之词而产生什么变化,一直都是微微的笑着,看起来心情不错。

  “陶公子过奖了,方才酒儿说的那些不过只是举手之劳,算不上什么,况且此番我们本就是专程过来帮忙的,陶公子更是无需担忧,我二人定是尽力而为。”玄天直接承了千酒的话,再随意带过,倒让千酒刚刚窃喜的心情不知所踪,本以为给了玄天一个下马威,却不料他竟坦然受了,如今又被他扳回一成,略感受挫。

  当下也不想再与他逞口舌之争,便对着陶思远道:“我倒是饿了,不知我们午饭用些什么?”

  “本来午饭是一些家常小菜,可铁公子说千酒姑娘喜食肉,一顿没有便不行,我又买不起什么好的,身子弱也捕不了什么,所幸铁公子自己去林中猎了只野兔,亲自烤了,估摸着此时火候刚好,既然千酒姑娘饿了,那便随我来吧。”

  陶思远只是随意说起兔肉的来历,可一旁的千酒却听得心跳了几跳,在九仙山的时候自己的确是顿顿都有肉,自己虽然喜欢吃肉,可每顿都这么吃也是不太好消化,是以每顿都有肉,实则是为了喂穷奇那个无底洞,每次大部分的肉几乎都被它给吃了,后来玄天来赖着不走的那几日自然仍是如此,可偏偏那几日自己突然很馋,由不得想多吃几口,穷奇向来是个只吃肉的,平日它吃多自己吃少或不吃的日子过习惯了,吃起饭来也没个缓急,刚巧那几日一口也没给她多留,她只得多看几眼穷奇嘴里的肉咽咽口水,也就作罢了。

  没想到自己完全没放在心上的一点小事,竟被玄天尽数看在眼里不说,还惦记起来,是以此次穷奇不在,便特意猎了兔子,烤来让自己解馋。

  心中动了一动,一时不知作何言语。

  陶思远已经走到了门口,转过头来等着千酒,千酒仿佛抓着了救命稻草一般,急急往陶思远走去,似想赶紧从这一腔莫名的思绪里逃出去,透透气,陶思远见她动身过来,便继续往前走去。

  千酒一路往外走,低着头,也不知为何一眼也不敢瞧玄天,刚走到门口,身后还坐在茶桌旁的人又开了口:“想不到酒儿那酒仙洞的棉被竟不是用来盖的,而是用来踢的,这一晚上光给酒儿掖被子便不知掖了多少次,下次还是直接施个术才好。”

  千酒先是心口一顿,急忙往陶思远看去,还好陶思远走得快,此刻离得远,并未听见,接着才回味起玄天的一番话,脸色通红,脚步越发快地往外走。

  一袭白衣的玄天一手端着茶,一手扶着额,想着昨夜自己正闭眼休息,忽地听闻一阵动荡,睁开眼借着月光,才约莫看见千酒踢被子踢得甚是潇洒,起身给她好好掖了,怕她再踢,当下便施了术困住,却并非刚刚说的掖了许多次。

  此时玄天嘴角笑意正浓,方才千酒的模样还历历在目。

  她急急从房里走出来,仿佛突然能呼吸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自己这心跳得属实不太正常,方才,玄天是说,他整夜都在帮自己掖被子?

  那自己一番睡相不是被看了个干净?这玄天好好地给自己掖什么被子?还烤兔子?千酒此刻被无数疑问弄得茫然,加上心跳得厉害,一时竟站在原地发呆。

  陶思远快走到饭桌了,回头一望,千酒却没跟来,只好往回走,看到她竟莫名站在空地上发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快步走过去,见她满脸通红,诧异道:“千酒姑娘你这是?”

  千酒没注意陶思远走了回来,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摸了摸脸,还是烫得紧,只得干笑两声胡诌道:“热,呵呵,这天倒是热得很。”

  陶思远看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心中有些疑惑,又不好多问。

  “千酒姑娘方才不是饿了?快随我来用饭吧。”

  “对对对,饿了饿了,快走吧。”千酒见自己此时还离那房间不远,怕玄天突然就走出来了,急忙催促着。

  陶思远家里清贫,所谓饭桌也不过是在烧饭的屋子旁简单搭了个台子,千酒此刻便是坐在这饭桌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玄天竟是一直没过来。

  “那个,陶公子,我哥不用饭吗?”

  “哦,对了,方才你没起的时候铁公子跟我说过了,让我们用饭不用等他,他若饿了会自己过来,之前烤兔子的时候已经知晓饭桌的地方,便是不用我带路了。”

  陶思远漫不经心的说着,如今已然过了好一会,千酒刚刚莫名的心也沉静了不少,暗暗揣摩着自己这一番来来回回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平日里沐阳也为她烤鸡烤鸭,偶尔过来撞见自己睡着了,也会顺手掖个被子,若有急事便径自坐在房中的椅子上等她醒来,那时的自己也没像现在这样慌神,如今却不知是怎么了,难道是这几日玄天赖在九仙山,自己一点也不习惯,现在变得有点神经衰弱了?

  千酒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玄天仍旧呆在刚刚的房内,并没有过去用饭的打算,一缕不易察觉的白光飘了进来,玄天一下截住,施了术,白光中便传出了无衣的声音。

  “禀告二皇子,属下接连抓了好些个鬼道,跟之前那些一样的行径,就是嘴硬得很,到死也不肯说出内情,我会继续小心追查。”

  玄天昨日半夜便施了传音术给无衣,让他不要闲着,尽力追查鬼道之事,但不可操之过急,以免引起鬼道警惕,方才那道白光便是无衣的传音术回复,不愧是自己养的风甲卫,办事还算利索,不过连无衣也套不出鬼道的话来,想必这个秘密对鬼道来说十分重要,玄天的眉头皱了皱,又叮嘱了无衣几句,让他一定小心行事。

  “兮舞姑娘,你可别一无是处。”玄天冷声道,眉眼闪过一丝厉色。

  自从那日以后,千酒有意无意地躲着玄天,用饭时也是两三口匆匆解决,时常让陶思远担心她到底吃饱没有,晚上睡觉更是早早就躲在床上用棉被将自己捂个严严实实,让人觉得她大约会闷死在里面,还自己给被子施了术,坚决不让玄天再动手。

  要说在酒仙洞里千酒一般都不施这个术的,一来天天如此觉得麻烦,二来反正也不会着凉,这几日在陶思远这却是认认真真还要检查一遍施好了没,陶思远虽没看见她用法术,但其他行为也够怪异了,看得多了也架不住好奇,私下问玄天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唔,约莫,是水土不服吧。”玄天一双桃花眼笑得细长,轻描淡写的说着。

  陶思远不知自己妹妹水土不服身子不适为何这铁公子还要笑,又觉得千酒那模样也不太像是水土不服,仍是存了满腔疑惑,不知这兄妹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玄天却不管陶思远是否弄得清楚,这几日自己本忧心着鬼道的事,千酒的活宝表现可是让他心境开阔不少,但明日便是陶思远与兮舞的一月之约,意味着他这些日子终于可以有个结果,千酒这模样可不行,若到时候心不在焉放那鬼道跑了就不好了。

  自己得做点什么,玄天心道。

  很快便到了晚上,千酒像前几天一样匆匆吃了几口饭就往房间走,进了房间稀里糊涂就拿被子蒙着脑袋,一丝都不肯露在外面。

  这几日不知怎么了,自己没由来的就想躲着玄天,明天就是去见兮舞的日子,少不了一路同行,这可怎么办。

  吱呀。

  忽闻门打开的声音,千酒身子绷了绷,他今日怎么休息得这么早。

  当下便保持着平躺的姿势一动不动,装作睡着了。

  “酒儿这样,也不怕闷坏了自己。”玄天进屋便坐在了常坐的藤椅上,一边整理着衣裳,一边若无其事的说着。

  床上的人听见,几不可见的抖了一抖,仍旧装作熟睡的样子,一声不吭。

  玄天见她连装睡都不会,呼吸紊乱,被子紧绷,细看还有两处折痕,明显是被人紧紧攥在手里,心下只觉好笑。

  “你若不肯出来,我便只好钻进被窝来同你讲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